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走向楚憐,“你現在回宿舍麼?”

2021-01-31By 0 Comments

搖了搖頭,“我要回家,我爸手術剛出院,沒人照顧,剛好明天上午沒課。”

“嗯,那我送送你吧,天挺黑的。”

“不用啦,我一個可以的,我家就在附近的棚戶區,一會就到了,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劉明並沒有回去,這麼晚了,讓一個小丫頭一個人抹黑走向棚戶區可不是他能接受的。

拉起楚憐的手,就往棚戶區走去,並沒有反抗的楚憐,看着前面那霸道的拉着自己手的劉明,那挺直的脊樑,爲自己不惜得罪黃偉,從沒又受到保護的楚憐,一行清淚不受控制的落下。

恰好那淚落在還握着楚憐小手的劉明的手上,感受那經風吹拂而變涼的淚水。回過頭來看着已經梨花帶雨的楚憐。劉明並沒有說話,拉着她坐在了附近的休息處。

看着楚憐因爲風吹過而瑟瑟發抖的無助神情,走過身邊脫下了自己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擡起頭了,看着劉明眼中的柔情,倔強的並沒有去躲避,而是直視它。

“劉明大哥,你知道麼,小時候因爲家裏窮,又因爲我是個女孩,我媽媽離開了我們,我和我爹相依爲命,我總想着努力學習而有出息,將來可以回報我的爸爸,可是考上大學的我,才知道大學並不是讓人出人頭地的天堂,因爲窮,我不敢接觸太多的人,因爲窮,我不得不放棄所有的自由時間去學習,因爲窮,我拒絕了所有追求我的人,只爲有更多的時間去掙錢。然後老天總是會去捉弄哪些本就窘迫不堪的人。”

聽着楚憐的訴說,劉明只是靜靜的聆聽,此時的他任何行動都是多餘,楚憐只是需要一個發泄情緒的聆聽者。

“就在上個月父親因爲腦溢血被送往醫院急救,本已負債累累的我們哪裏拿的出高額的醫療費用。看着父親一天天虛弱的身體,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這個世界我再也沒有親人。此時的我不得不接受黃偉的追求,只因爲他有錢。也許我的價值就在於此。因爲黃偉的支持,我父親終於成功擺脫了危險。可是黃偉卻要我陪他去賓館,早就料到有這一天的我,在這一天真的來臨只是我真的害怕了,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也許只有我的身體還值錢吧。嗚嗚……。”

看着此刻已梨花帶雨的楚憐,劉明緊緊的握住他的手,楚憐沒有反抗,依舊哽咽的訴說着。

“可是,可是那個混蛋,我既然無意間聽到他和他的兄弟說,等他…等他…,等他過後,他要把我送給他的手下,我真的好害怕,所以我沒有出現在那個賓館。第二天我就和他分手了。並告訴他我一定想辦法還給他錢,可是他並不罷休,成天的騷擾我,還罵我是**,現在只要認識我的人,每次看到我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我真的好怕,好怕進入這個學校。”

劉明伸手將楚憐攬入懷中,沒有任何的雜念,只是希望給這個無助的女孩一點安慰吧,感受這懷中女孩那瑟瑟發抖的身體,看着她那一臉的無助和絕望。

“痛苦也好,開心也好,既然已經熬過了這一關,何不抱着希望,帶着信心去面對下一關,我不是上帝,所以我也無法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我相信,靠自己的努力去面對迎面而來的一個個困難,即使你失敗了,起碼你不後悔。”劉明抱着懷着瑟瑟發抖的女孩說道

楚憐擡起頭來,臉上掛着淚痕卻一臉平靜的說道,“劉明大哥,你說的對,我有我想要的生活,我有理由去奮鬥。”

劉明嘆了口氣似乎想要突出心中所有的無奈,看着楚憐說道“走吧,快回家吧”

站起身來的兩人,楚憐此時主動拉着劉明的手,一路無話。

“劉明大哥,今天謝謝你,我會記住今晚的。”說完還不等劉明反應過來迅速在劉明的臉上印上了自己的初吻。


看着迅速跑開的楚憐,似乎還意猶未盡的劉明一臉苦笑的摸着那冰涼的脣留下的痕跡。自言自語道,感覺似乎不錯。 想要好好體味大學生活的劉明,一早就爬起來,喊起了一個個還在夢遊的室友。

這節課是西方經濟學,對於像劉明他們學經濟的人來說,這節課還是很重要的,況且授課老師還是他們學校有名的四大名捕之一,逃課率幾乎爲0。

趕到班級的劉明,才知道那些勤奮的女生已經霸佔了教室裏所有的前排,拿着課本走向後排沒人的位置。此時的班級裏已經大部分知道這就是劉明,所以也省去了劉明的一番介紹。

慕容圓圓早上來的很早,自己佔了個位子,還特意給劉明在旁邊佔了一個,看到劉明進來,臉上洋溢着小女人才有的幸福期待着劉明坐在她的旁邊。然而劉明壓根就沒有看她一眼,頓時如卸了氣的皮球一般,氣呼呼的嘟着嘴脣。

“慕容,這是給我佔的位子麼?”說完這個戴着大框眼睛的女孩就坐在慕容旁邊。

等到姍姍來遲的西方經濟學老師到來,西方經濟學也順利開堂了。

戴着個眼睛,儼然一副老學究樣的人站在課堂上可是進行他那古板的教學。

劉明那開發了將近了百分之四十腦域對付這枯燥乏味的西方經濟學可謂是手到擒來,早已爛熟於心的知識讓劉明沒有再聽下去的興趣。

拿出手機給沈瑤莉發了條信息,“我回學校了,中午我去找你啊,一起吃飯,等我哦。”

看着劉明的信息,沈瑤莉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此時的沈瑤莉早已不在生氣,反而對劉明產生了一種思念。現在看到劉明的信息哪有拒絕之理,但是拿不下面子的她又不好直接答應。

“中午你來了我再說答不答應你吃飯,看你誠意如何。”

興奮的拿起手機看着沈瑤莉的回覆,知道沈瑤莉不再生氣了,一臉的興奮不加掩飾,那嘴角馬上都裂到後腦勺去了。

還沉浸在興奮的劉明,突然被一隻粉筆偷襲,心生警覺的劉明突然從座位跳起。一生怒喝“誰。”

全班鬨笑。

反應過來的劉明看着教授那已經變色的臉龐,悻悻然的低下頭去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

可是教授哪裏會容許學生在課堂上如此搗亂,有意刁難下劉明讓他漲漲記性,在我的課堂還敢開小差,“那位同學,你起來說下我們講到哪裏了,講的什麼內容。”

劉明哪裏知道講到哪裏,看着教授那憤怒的臉龐,硬着頭皮答到“我不知道,對不起,教授。”

可是教授根本不放過劉明,“你既然不知道你幹嘛不聽課,到底你是教授還是我是教授,像你這樣不學無術的學生還來到學校幹嘛,根本就是在浪費國家的資源。”在全班同學的面開始奚落起劉明。看的慕容圓圓在一旁直皺眉,恨不得站起來指責教授。

然而實在忍無可忍的劉明,突然擡起來了,銳利的眼神直視教授.“教授,我不聽課,完全是因爲我覺得你的課堂太無聊,而你那所謂的知識在我眼中完全和小學生的一加一一樣,因此我覺得我完全沒有必要花費時間學習這些無聊的知識。”

完全無視教授那想要殺人般的目光。全班同學除了慕容圓圓都像是看笑話一般看着這位突然容貌大變的劉明如何應對教授接下來的百般刁難

“你說你都知道是吧,那請你告訴我西方經濟學的靜態分析和動態分析各指什麼?”

“靜態分析是在假定其它條件不變的前提下,以某些經濟變量爲自變量,研究作爲函數的另一些經濟變量隨作爲自變量的經濟變量取值的變化而變化的規律。它是一種組合選擇分析,其中自變量與函數的不同取值之間是一種並列關係,不存在時間先後順序和前後演替關係。這種分析體現的是機械論的思維方式,它假定其它因素都不變,只有一種或幾種可變因素,在此前提下,孤立地研究可變因素對經濟現象的影響,並把這種影響看作是某種鐵定不變的精確關係。而動態分析則是以時間爲自變量,研究各種經濟變量,隨時間的變化而變化的規律。這是一種過程演化分析,其中不同的變量狀態之間是一種生長生成、演替進化關係,有一定的時間順序和前因後果關係。這裏體現的是系統論和隨機概率論思維方式,它將各種相關因素看作一個系統整體,考慮這些相關因素之間的交互作用,研究它們各自以及它們共同對經濟現象的影響,並認爲這種影響並非鐵定不變,而呈一種概率關係。”

一番洋洋灑灑的敘述不僅震驚了包括慕容圓圓在內的學生,更是讓教授深感驚訝,爲了難住劉明,教授特意抽了個課本意外的知識,可是對這個陌生的學生依舊是毫無阻礙的回答出來。

看着教授那驚訝的臉色,在做的學生都知道劉明準確無誤的答出來。失去了繼續刁難劉明興趣的教授擺了擺手示意劉明坐下。完全無所謂的劉明此時在班裏完全被認爲是一個怪物。

看着自己的心上人一鳴驚人,被這麼多的人崇拜,慕容圓圓別提心裏多開心了。好像比自己出風頭還要讓她興奮。

一節課下來教授根本不在難爲劉明,而全班同學的那崇拜的眼神,教授根本也無法控制,只能任由他們。這節課可謂是上的憋屈之極。

終於等到下課了,還處在亢奮中的劉明趕快向校外跑去,他可不想誤了和沈瑤莉見面的機會。

“劉明,等等我。”慕容圓圓的聲音適時的從後面傳來,不好表現的太過冷淡的劉明只好停下那繼續前進的步伐。回過頭來劉明疑惑的看着慕容圓圓,似乎不明白她爲什麼無緣無故叫住他。

把劉明的臉色看在眼裏,心裏有種淡淡的憂傷,卻被她很好的隱藏起來了。“沒事啊,看到你就喊了唄,你今天上課好厲害哦,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深不可測了,嘻嘻。”

無語而又不耐煩的看着慕容圓圓,想要打發她走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慕容圓圓把這些都看在眼中,卻並不放棄她接近劉明的決心。“對了,你這是要去哪啊,去校外啊,剛好我也要出去,一起沒問題吧。”

很想回答有問題的劉明看着慕容圓圓那希冀的眼神,實在不好意思直接開口打發她走,於是只有苦笑的接受這強行的“約會”,兩人一起並肩走向校外。 “請問是劉明麼?”剛出校門,就看到兩個穿着警服的人向劉明詢問到.說是詢問,但是看他們那囂張的申請哪有詢問的覺悟.

一臉疑惑的劉明看着這兩個身穿警服人的答道“是,請問有什麼事?”

“因爲你昨晚在聞香來餐廳聚衆鬥毆,還傷及多人,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我們警方希望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希望你配合。”看上去一本正經的警察迅速將劉明拷上。生怕劉明拒捕.

冷色劃過劉明的臉龐,卻一閃即逝,他知道此時出手的後果,只有強忍着心中的怒火。

然而站在旁邊的慕容圓圓不願意了,一臉焦急的道,“你們幹什麼,你們有什麼證據就抓人,我不允許你們帶走他。”

像看着白癡一般的看着慕容圓圓,小警察內心想到“這可是黃局長親自交代的,說讓這小子不老實,連黃偉公子也敢得罪,估計這小子要倒黴了。”

這兩人也不理會慕容圓圓的焦急,帶着劉明走向旁邊的警車。此時的慕容圓圓害怕又焦急的說到,“你們敢傷害劉明,我一定要你們好看,你們都不允許傷害他。”

劉明將慕容圓圓眼中的焦急都看在眼中,安慰到“放心吧,沒事的,他們沒有證據也不敢對我怎麼樣,自己早點回宿舍吧。”說完一臉從容的離開了,壓抑着心中的怒火。“黃偉,下次見面,你會後悔的。”

看到劉明離開,知道靠自己根本沒法就出劉明的慕容圓圓,掏出手機。

“爸,我同學被抓到警察局去了,我求你救救他,他不會做犯法的事,一定是被冤枉的,你要是不答應今年我都不會再回家陪你。”

電話那邊的慕容智苦笑的聽着自己女兒的訴說,他可不敢得罪他這個寶貝女兒。只能無奈的答應她。“也不知道圓圓要救的是誰,是男是女,我要好好調查調查,可不能讓圓圓被人騙了。”

慕容圓圓知道只要爸爸答應了自己,就說明這件事肯定可以解決,他們慕容家想要讓警察局放一個人,還不廢任何力氣的,只是從來不想動用自己父親權利的慕容圓圓今天卻爲了劉明破例了。摸着自己略微發燙的臉頰,洋溢的是一種幸福的笑容。

時間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左右了,站在宿舍樓下的沈瑤莉此刻再也沒有心情繼續等下去了。

“死劉明,臭劉明,你別想讓我再原諒你。哼……。”此刻還不知道劉明被抓的沈瑤莉氣呼呼的跺着腳,彷彿想要將劉明踩在腳下狠狠的揉膩一番。

警察局內,劉明坐在審訊室內。對面坐着的是兩個異性警察,看摸樣應該都是新進警局的。不過那位男警似乎只是個陪襯,看着他那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劉明都感覺丟男人的臉。

看着他們那一副嘴臉,劉明真的不想再繼續看下去,隨即低下頭開始想辦法怎麼解決問題。

“看着我,犯錯了才知道低下頭有什麼用。”那位女警官開始發話了。

完全過濾了那位女警官的話,繼續他的思考。

看着劉明根本不把她當回事,這位暴力的女警察生氣的拍在桌子上。“幹什麼,我讓你看着我,你這樣的小混混囂張什麼,老孃讓你好看。”


被這位女警察的暴力着實嚇了一跳,擡起頭盯着這位暴力女警的胸看了起來。看的劉明直流口水,這碩大的胸足有D罩了吧,想着還用手開始比劃了起來。

暴力女警看着劉明的猥瑣樣,口水馬上都掛在嘴上了,真想把劉明一頓暴打。

強忍着自己殺人的衝動,對着身邊的男警怒喝到,“你,給我出去,我要單獨審問他,不要打擾我。”

劉明好笑的看着那個顫顫巍巍離開男警。

“笑什麼笑,給老孃站好了,有沒有犯人的覺悟。等着坐牢吧。”本就一肚子火的李月瀟看到劉明笑容就想衝上去對劉明進行一頓暴打。

“有什麼招你就對我使吧,你告訴黃偉一聲,等我出去我一定要他好看。”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審訊室,劉明冷笑的看着李月瀟。

刺骨的寒冷襲來,平白讓李月瀟消了些許怒火,憤怒中帶着點疑惑看着劉明。

“什麼黃偉,你鬥毆傷人怎麼扯到局長兒子身上。”

曾經研究過心理學的劉明,看着李月瀟似乎不像說謊,“難道真的是我弄錯了,這妞不是黃偉老子指使來的。”

看着李月瀟眼中詢問,劉明試探的問道“難道不是你們局長派人來抓我的?”

“你犯法當然局長派人抓你,告訴你,你給我好好呆着,不然別怪了老孃不客氣。”雖然心有疑惑,但是他可不想就此敗給劉明這個小混混。

然而正準備向劉明施暴的時候,審訊室的們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穿着警服五大三粗的大漢和一個身材略微發福的中年人。


“瀟瀟啊,你出去吧,我親自審問一下這個犯人。”

想要衝劉明發泄心中怒火的李月瀟,奈何局長親自發話了,不得不離開審訊室,“是,局長。”

劉明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看來,正主來了。”

等到李月瀟離開,黃水剛回頭憤怒的看着劉明,“劉明是吧,昨晚上聞香來的事是你做的?我已經調查清楚了,你強搶民女,不顧我家偉兒的阻止,並將其和手下打傷,是不是?”

看着這個一臉道貌岸然的局長,劉明沒有去回答他,只是一直盯着他,眼中慢慢變得冷冽。

似乎被劉明的無視讓局長感到很沒面子,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隨即指使那個跟隨的警察教訓劉明。

看着逼近的警察。“呵呵,局長是吧,我真後悔沒有廢了你兒子。”

被劉明的話着實氣的不輕,“你動作快點,只要不把他打死就行。”說完就推開門除了審訊室。

劉明哪裏會坐以待斃,一個飛起橫掃踢向爲首的那個彪形大漢的胸膛之上,大漢只是悶哼一聲,並沒有停下他揮向劉明的拳頭,本無所謂的大漢感受着劉明腳上傳來的力道,不得不對劉明正視起來。

看到在眼中慢慢放大的拳頭,知道躲之不及,隨手拽過身邊的椅子,迅速的甩向大漢,這也只是短暫的阻擋了大漢的拳頭,然而並未阻擋其拳頭擊向劉明,胸膛上傳來的劇痛讓劉明不自覺的退後數步。

感受的危險的劉明此刻再也不見那種懶散,眼中爆發出嗜血的光芒。

這可謂是劉明來到這個世界上接觸到的最有實力的人,身體恢復如初的話,劉明或許不把他放在眼裏,然而此時的自己不得不正視這個對手。

似乎也知道對手不好對付的大漢,此時竟也放慢了出手的速度。

兩人慢慢的僵持一陣,忽然大漢又揮出了比剛纔還要力道十足的拳頭,劉明感受着耳中呼嘯而來的風聲。罕見閉上雙眼,並沒有出拳還擊。感受這越來越肆掠的拳風,突然一個側身迴旋踢,不僅避過了那力道十足的拳頭,而且順利的擊中了大漢的肚子。

感受着從肚子蔓延至全身的劇痛,大漢皺着眉頭似乎不敢又進一步的動作,然後此時的劉明並不給大漢的喘息時間,又一記寸拳揮出,砸向大漢的胸膛,劇痛再次襲來。此時氣勢敗北的大漢哪裏還會是劉明的對手,看着一拳拳在眼中放大,然後砸向自己的身體各處,早已放棄了抵抗。

打的過癮的劉明此時終於停下那疲倦的雙手,居高臨下帶着噬骨的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大漢,“今天你讓我很爽,所以我不殺你,希望下次再見你可以給我驚喜。” 話說黃水剛在門外聽到打鬥聲本是興奮之極,然而隨之而來的一個電話卻讓黃水剛如墜冰窖。這僅僅是因爲剛纔黃水剛接到的一個電話。

對劉明一番調查的慕容智哪裏不知道昨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本不願多管閒事的慕容智奈何是女兒的請求,不得不因權謀私一次。

“是黃局長麼,我是慕容智,京城慕容世家的家主,聽說你們那裏有個犯人叫劉明是吧,那個小子和我比較投緣,還望黃局長賣老朽一個薄面,下次一定拜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