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越是看到那些熟悉的臉孔,伏地魔發現,自己內心中的許多感情,就開始翻涌了起來,而小湯姆,這個世界中的另一個他。

2020-11-03By 0 Comments

經歷着跟他相似,卻又完全不同的人生。

大家都非常喜歡小湯姆,就算不能再成爲朋友,可是大家卻依舊相信小湯姆,他們相信小湯姆天真的夢想可以實現,他們相信小湯姆口中幸福的未來。

簡直像是一羣天真的人,相信着天真的夢想,然後聚集在一起努力。

伏地魔擡手揪着胸口的長袍,他感覺心中那種羨慕和嫉妒的感覺不斷交織,還有一種感動到想要哭泣的感覺。

可是他什麼都做不了,他只能看着,他突然在想,也許他來到這裏是一種懲罰?梅林懲罰他的罪孽,所以讓他看見另一個自己,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那些讓他羨慕到恨不得想要完全摧毀又捨不得的人生。

不屬於他,而屬於另一個他自己的人生。

小湯姆長大了,漸漸不再如同小時候那般粘着莫芬·岡特了,看莫芬·岡特的表情,他不知道那個人的心中是否是有一種失落了。

щщщ ⊕TтkΛ n ⊕¢Ο

好不容易帶大的孩子,終於要離開了自己,去更加廣闊的天地,未來夢想,拼搏。就算是受了傷,也不再會如同小時候一般,委屈的哭着說出來了。

孩子長大了,作爲長輩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放手。

放手,讓他飛的更高。

在小湯姆畢業的時候,上一代的魔王格林德沃的時代剛剛結束,鄧布利多因爲將格林德沃送進監獄的功勞,一躍成爲最偉大的巫師。

相信愛與正義,強大的白魔法,鳳凰的主人,霍格沃茲的校長。這就是鄧布利多。

而離開了學校的小湯姆,帶着那些跟他一般天真的巫師們,開始在這個時代的舞臺上活躍了起來。

他們進入了魔法部,身處不同的位置,小湯姆做出決策,而他們負責讓決策可以順利實施。

一切並不總是一帆風順,但是經歷了小小的挫折後,他們越走越好。

巫師界看起來活躍了很多,而小湯姆引進了一些麻瓜的東西來到巫師界,他提出了很多的理論。

關於巫師的血脈、神奇動物、魔法物品還有很多。

好像只是轉眼之間就過去了幾十年,巫師界有一部分跟麻瓜界漸漸融合在了一起,並且生活的挺不錯。

幾十年後的世界,已經跟曾經的荒涼完全不同,就連巫師界的巫師們,都會準時打開電視,然後看着電視上的巫師明星,當然,麻瓜們並不知道被他們所追捧的明星其實是一個巫師。

當年因爲戰爭與小湯姆失散了的小夥伴也陸陸續續的被找到了許多,但還是有一些小夥伴就此音訊全無。還有一些能夠確定的……死在了戰爭之中。

小湯姆帶領着巫師界的巫師們,還有已經成長起來,在麻瓜界已經非常有能力,卻依舊抱着天真的夢想的麻瓜們,一同改變着這個世界。

麻瓜們不知道他們所使用的物品中,有不少是饞了魔藥所以效果特別好,而巫師們也開始爭相比拼誰的手機最新潮。

其實他們沒有太多不同,只要做到相互的平衡,找到合理的平衡點。

小湯姆讓巫師界擺脫了“閉關鎖國”,同時又保護着這些人們,他總是很忙。不過小湯姆卻一直很開心,他說,總是有人認同他的理念,然後更多的人來幫助他建立那個幸福的未來。

шωш¸ т tκa n¸ ¢〇

對於普通人或者巫師來說,可以相互找到平衡點,和平相處的幸福未來。

有的小夥伴提到當年要統一世界的夢想時,大家也就都是一笑而過,小湯姆說,“現在的大家都很幸福,所以他只要做到自己能做的就好了。”

小湯姆卻是做了很多。

小湯姆成爲了二十世紀末和二十一世紀初,巫師界中最偉大的巫師,麻瓜界中奇蹟一般的投資者、慈善家。

他改變了麻瓜界和巫師界的整個時代。

沒有誰不知道他,沒有誰不敬愛他。

當小湯姆一百四十歲的時候,他已經年老了,回到倫敦的老房子裏,他像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一般,坐在當年莫芬·岡特常坐的沙發上,拿着莫芬·岡特曾經經常看的書。

巫師的壽命比之麻瓜要長些,但終究還是有盡頭的,而小湯姆這麼多年一直爲了自己的夢想拼搏,他的身體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好。

而他在麻瓜界中的身份,也於十幾年前“過世”了,而那對麻瓜來說,已經是非常高壽了。

坐在沙發上的小湯姆曬着太陽,小小的睡了一覺,再睜開眼時,他突然扭頭看向了伏地魔,他的視線與伏地魔對上,這讓伏地魔微微的吃了已經。

伏地魔已經習慣了這一百多年來,自己無人可以看見的情況。

小湯姆已經變成了老湯姆,他看着伏地魔的眼中,帶着一種慈祥的感覺,還有微微的疑惑與驚奇,半晌他說:“你好,另一個世界的我,我剛纔做了一個夢,看見了身爲湯姆·馬沃羅·裏德爾的我的人生……”

伏地魔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因爲太久沒有說過話,他說話的語速有些慢,“而我正在看着你的,並且看了一百四十年。”

小湯姆微微笑了起來,“……我這輩子過的非常幸福。”

伏地魔:“……”

小湯姆:“如果可以,希望你也可以幸福,雖然你已經死了。”

小湯姆自顧自的說:“我有些想念莫芬叔叔,但是人老了,總是會過世。莫芬叔叔當年說了慌,他說永遠不會離開……不過我不怪他。”

小湯姆:“因爲有他,我的一生都很幸福,所以,”小湯姆輕輕的說,“另一個世界的我,這麼多年了,該放下的也放下吧。”

……

溫暖的陽光從落地窗外照射進來。

靠在沙發上的小湯姆慢慢合上了眼睛,起伏的胸口漸漸停止,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站在那裏的伏地魔垂下眼睛,好半晌輕輕的說:“看到你的一生,我也感覺很幸福。”因爲你就是我,另一個世界的我。

你得到了我祈求了一輩子,也沒有得到的一切,看着你的人生,彷彿我也重活一次。

伏地魔轉身,半透明的身影漸漸消散。

—— 這一次的戊煦睜開眼睛時,感覺到的是自己正從高空往下落。

不論是視野還是風拂過身體的感覺,都區別於平常,當他落進了水中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變成了一隻天鵝。

雖然落進了水裏,可他依舊漂浮在水面上。

他已經有許久沒有再次變成除了人以外的事物了,仔細想來,還是變成動物或者植物,更能夠使人心境平和,起碼跟這個世界上沒有太多的牽掛。

也所以,那些牽掛,就是他的劫數。

天人五衰,歷劫而歸。經歷過這件事情的天人並不少,但真正能夠在歷劫之後回去的,卻並沒有多少。因爲紅塵劫數,總是易使人心迷離,忘記曾經。

而他也是自那一次沉海之後,纔想起了許多曾經被忘記了的東西。

可是想起來,也沒有多少用處,只不過使他不會在無休止的輪迴之中忘記自己是誰,爲什麼要經歷這一切。

其實……對他來說,即使無法回去也沒有關係。

這個世界自由其運行的規則,天人也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環節,不論是在天上或者紅塵歷劫,說起來,並沒有太多的區別。

щшш¸ T Tκan¸ ¢O

可即使是天人,偶爾也會感到寂寥。

戊煦漂浮在海面上,還沒有適應好現在的身體,就看見有另外幾隻白色的天鵝從天空中落了下來,它們將戊煦圍了起來,不停的鳴叫,彷彿是在擔心戊煦。

戊煦抖了抖翅膀,心中有些好笑,不過在適應了現在的身體後,很快就再次飛了起來。

那些落下來的天鵝也一同在天空中盤旋了一會,少卿就一同再次飛向太陽快要落下的放向。

天鵝的身體很輕,戊煦跟在其他幾隻天鵝的身後一同飛行,總是覺得這些天鵝飛的似乎有些快,彷彿是在趕着要到哪裏去。

他並沒有在意,只是習慣性的在每次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後,打開了系統的人物信息介紹。

他以爲自己會看到一個非常簡短的天鵝的鵝生經歷,結果在看到那麼一大串的解說後,戊煦的心中沉默了兩秒。

原來這一羣加上他有十一隻的天鵝,全都是王子變的……

剛纔因爲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內心,戊煦並沒有注意到,現在一看,果然每隻天鵝的頭上,似乎都有一個小小的王冠,不知道的還以爲這些天鵝是哪個有錢人養的,有錢有權到給天鵝的腦門上套純金製作的王冠。

一羣王子變的天鵝,光是這一句話就能感受到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而“敬業”的系統果然不負他所望,後面跟了一大串非常煽情的天鵝鵝生介紹。

他們這一羣天鵝曾經是東方王國中的王子,生活的非常幸福,就連用的畫筆和畫板都是純金的。

但是自從他們的母親死後,他們的父王另娶了一位王后,這位“後媽”非常盡責的當着“後”媽的角色。

拿走王子們平日裏總是會佩戴在身上的所有金飾,王子們的伙食也直接從昂貴的鵝肝醬變成了乾麪包配蘋果醬。閒着沒事的時候就在國王的身邊不停說着王子們的壞話,而令人更加無語的是,那位以前應該算是比較疼愛他們的國王,竟然對新王后的話全都確信不疑,越來越討厭他們。

就連曾經非常疼愛的公主艾麗莎,國王也不太關心了,連王后把艾麗莎送到了鄉下的農舍裏都表示,“王后果然賢良淑德。”

戊煦不想吐槽這個國王到底是怎麼想的,或者是不是被王后控制了起來。只是在新王后掌權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位王后就聯合了宮殿裏的大臣們,對王子進行了詛咒。

原本新王后是想要咒死他們的,可因爲人數太多,咒語把他們變成了野天鵝。

變成了野天鵝的王子們被咒語驅趕着離開了國家,他們走的時候,公主艾麗莎還睡在農舍中沒有醒來。

這一走,就過去了五年。

國王完全沒有想過要尋找這十一位失蹤的王子,因爲國王聽信王后,這十一位王子因爲不敬國王而離開的話,不但沒有找,還一直在對他們生氣,認爲王子們不孝。

戊煦:“……”也許這十一位王子都不是國王親生的?國王故意藉助新王后的手將王子們產出,這樣即使事發,錯也不會在國王?

戊煦這麼想着,可是在系統的介紹裏找來找去都沒有任何的相關信息,最後戊煦也就把這一點放到了一邊去。

說不得是國王迷戀新的王后,對其所做的事情全都不在意也不一定,戊煦見過的人很多,而他非常清楚,這個世界上真的是什麼樣的人都有。

略過這個問題不想,後面還有一些其他的信息。

比如變成了天鵝的王子們依舊非常思念國王,可每年回到王國的時間卻只有十一天,他們總是被咒語驅趕着不停的飛翔。而當太陽落山的時候,他們就會重新變回人類的模樣。

飛在天空中的天鵝們,並不能說話,但也許是同樣身爲天鵝的原因,戊煦可以從其他七天的動過和“眼神”中感覺到他們大概想要表達的意思。

就快要到了。

天就要黑下來了。

當太陽落山的時候,大家終於飛到了一片森林中的湖邊紛紛落下,太陽的光芒剛剛消失,落在地上的天鵝們就變成了人的模樣。

而且大家的身上還穿着貴族的衣服。

戊煦也變成了人的樣子,一頭金色的長卷發從肩膀上滾落下來,在月光下看起來非常漂亮。

“二哥哥,你今天怎麼飛着飛着就落了下去,是太累了嗎?”最小的弟弟剛落地就跑到了戊煦的身邊,一雙藍色的眼睛有些擔心的看着戊煦,說完了他還揉揉自己的肩膀,說,“確實有些累呢,不過也都已經習慣了。”

十一王子把話全都給說完了,便也不需要戊煦說什麼,他只笑笑,而他一笑,十一王子也就開心的窩在了戊煦的身邊。

其他幾個王子看了看戊煦這邊的情況後,很快就轉過頭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也不過是找一個稍微舒適的地方閤眼休息,或者相互之間聊聊天,亦或者安靜的坐在那裏,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五年的時間,似乎已經讓王子們完全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他們也沒有什麼多愁善感的樣子。而且看起來,大家對在這樣的森林中夜宿,也都非常有經驗的樣子。

十一位王子的年齡相差並不大,可十一王子看起來卻還是有些天真的樣子,他窩在戊煦跟前的樣子,讓戊煦想起了小湯姆。

不過在他離開那個世界的時候,小湯姆已經變成了一個非常偉大的人了,當年的小湯姆也早就變成了人們口中偉大的岡特巫師。而他也已經有許久,沒有見到過小湯姆了——自從小湯姆成年之後。

戊煦並不喜歡跟人們之間有太多的牽掛,但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一些讓你感到美好又不願意割捨的東西。

戊煦想着,面上微微揚起笑容,擡手輕輕蓋在了十一王子的頭上。

十一王子略微有些奇怪的扭頭看向戊煦,他眨了眨眼睛,“今晚的哥哥不吹口琴了嗎?”

“口琴?”戊煦想了想,還真的從懷裏掏出了一把口琴,小王子見了,立刻眯起了眼睛,轉頭喊道,“二哥哥要吹口琴啦。”

其他的王子聽見了,便也都轉頭看過來,或者微笑的走過來或者繼續安靜的坐在那裏。

戊煦把玩着手中的口琴,不一會便抵在脣邊,輕輕吹奏了起來。有一些平和安寧的感覺,讓人聽了心境平和。

等到他吹完之後,那些坐在不遠處的王子們,多數都已經睡着了。只有小王子依舊趴在他的腿上,睜着一雙大大的眼睛盯着戊煦,“哥哥今天跟平時好像有一些不太一樣。”

戊煦垂眸看着他,“有哪裏不一樣呢?”

小王子想了想,“以前的二哥哥看起來一點兒都不開心,就連吹奏的口琴都很難過或者生氣的樣子,但是今天的二哥哥感覺卻非常平靜。”說到這裏,小王子頓了頓,突然睜大了眼睛,“難道二哥哥今天是被摔壞了腦袋?”

戊煦:“……”默默伸手戳了小王子腦門一下。等到他做了這個動作後,才突然愣了一下,小王子似乎也非常意外戊煦的動作,但是兩人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驚訝和呆愣,繼續找下一個話題。

而下一個話題卻是戊煦提出來的,“父王一點兒都不關心我們,也沒有找過我們,爲什麼大家每年還會回去看一看呢?”

小王子的表情糾結在一起想了想,小聲的說,“雖然很難過啦,不過我們每年回去,最多的看的都是妹妹艾麗莎還有母后不是嗎?而且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們的父王,大概是被王后控制住了吧。”

小王子說完這一段後,表情立刻變得更加糾結了,因爲這一段話似乎連他自己都無法完全說服。

不過他這一段話剛剛說完,在兩人不遠處並沒有睡着的大王子突然睜開了眼睛,“當然是回去看看他是怎麼死的。”

見戊煦和小王子全都扭過頭來看着他,大王子的表情幾乎是麻木的,“那個在母后剛剛過世後,立刻就娶了其他女人的傢伙,能夠對我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難道還要指望他有多愛我們嗎?”

“當然是要看他,怎麼被那個女人玩死。”

—— 在大王子說出了這句話後,其他那些原本看起來像是睡着了的王子,也全都睜開了眼睛。

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同樣非常麻木,也許曾經他們都渴望過父親的關愛,祈盼過父親能夠快點找到他們,發現那個惡毒女人所做的一切。

但是已經過去了五年,看着一直毫無作爲的父親,王子們已經不再抱有曾經那種幻想。

父親不要他們了,就是這麼簡單。

“也許父親想要跟那個女人一起生一個繼承人。”十王子小聲的說,他蜷縮着身體,窩在被樹的影子遮擋的地方,“不然父親怎麼可能完全不來找我們呢?”

“小哥哥。”小王子喊了一聲,十王子不再說話,而其他的王子卻沒有任何的人來反駁他,誰又能說他說的不對呢?那個男人對新王后的喜愛,可根本不曾掩飾過。

曾經的他們在王國之中有多麼的受到國民的喜愛,受到過多麼好的教育和對待,現在的他們就過的多麼悽慘。

自從變成了天鵝之後,他們除了飛行,到了夜裏變回了人之後,還要格外小心野獸的襲擊,他們都已經不記得自己上一次見到人類是什麼時候了。而那些到森林裏來的人,基本全都是獵人,只想要把他們抓回去做成一盤菜。

小王子扁扁嘴,被哥哥們的情緒感染,他是那個還抱着天真幻想的人,但他的心中也明白,事情的真相大概就像是哥哥們所說的那樣,“我的衣服都已經好久沒有換了。”小王子小聲的抱怨。

作爲嬌生慣養下長大的王子們,這五年來的生活,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煎熬。不僅僅是生活上面的,最令他們感到痛苦的,自然還是父親的態度。

而在變成天鵝的這五年中,王子們的生活水平也是直接從最頂級的變成了原始級的,如果不是魔法的存在,他們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就已經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和什麼味道了。

“想要報仇嗎?”戊煦突然說,他的這一句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並且所有人眼中之前的麻木,全都染上了不一樣的神采。

他們略微帶着一點兒奇異的看着戊煦,他們也明顯感覺到了戊煦與曾經的不同,但是因爲戊煦是他們的兄弟,所以戊煦沒有說,他們也沒有多問。

戊煦:“你們是想要如同所說的那樣,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還是想要自己動手報仇呢?畢竟,我們的妹妹還在那個女人的手中……她能把我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誰又能知道,她最後會對艾麗莎做出什麼呢?”

戊煦的話說到了王子們的心中。

“可憐的艾麗莎。”陰影裏的十王子走出來看着戊煦,“父王最喜歡艾麗莎了,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吧?而且,艾麗莎只是一個公主,並沒有繼承權的不是嗎?”

大王子:“你還能相信父王嗎?”

十王子垂下頭,陷入了沉默。

大王子環視了一眼其他的人,扭頭看着戊煦:“你今天跟往日裏格外不同,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如果你有方法的話……”

戊煦與大王子對視,拍了拍趴在自己膝蓋上的小王子,“並不着急,我們先找到一個有人的地方吧,我們已經很久沒有進入過人類的國家了吧。”

在天陽升起之後,王子們再次變成了天鵝飛了起來,應着戊煦的要求,他們向着人類的國家飛了過去。

自從變成天鵝之後,王子們爲了自己的安全考慮,一直沒有接近過人類的國度,但是既然戊煦說了,王子們便也沒有什麼異議。

戊煦根據沿途所看見的小村莊,還有系統裏提供的資料發現,這個世界非常獨特。

這個世界裏生活的人們基本上都是西方人的體型和膚色,看衣着還有生活方式,也跟中世紀的歐洲有些想象,卻又完全不同。

起碼這個世界裏的人家要更加的整潔,人們的生活也要更加快樂一點。這裏有貴族有平明,階級分明,可是經濟上看起來卻要比中世紀的歐洲好上很多。而且這裏的一些國家也有夜市。

還有一些比較奇異的存在,人們稱呼那些可以實現他人願望的人爲仙女。

戊煦沒有見過仙女,也許仙女有辦法可以解除他們身上的咒語,但任何事情都是由代價的,而且仙女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尋找到的。

因爲王子們變成天鵝後多是在野外活動,遇到的也基本都是小型的村落,到了夜裏,那些小地方全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然很難接觸到其他的人。

但是戊煦這一次卻是要求大家停在了一座國都內的水潭邊。

這是一座並不小的城市,當太陽落下,王子們變回了人的模樣後,這個國家的夜市也就開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