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趙公子請言,邀月俯耳靜聲聆聽。”邀月目光微閃,心中也有點訝異,她想不到趙風作詩詞的速度這麼快。

2021-01-30By 0 Comments

趙風此時真像一個名副其實的詩人,閉着眼搖頭晃腦的緩緩道來:“閣樓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邀月聽聞,迷人的雙瞳頓時閃爍起縷縷異光,旋即掩嘴輕笑道:“趙公子繆讚了,奴家哪有那等驚世之顏笑。”

“我沒有繆贊,以你之容顏,當世難得一見,其實我題的詩詞還不夠表達與你。”趙風搖頭,眼前這名爲邀月的女子真的有那般驚世核俗的貌顏。

“趙公子的兩句詞我收下了,我很滿意,多謝。”邀月由衷而道。

趙風周圍,不知何時有了數十人圍觀,雖然其不能修煉,但是他那橫溢的才華,卻不是那不能修煉的那個廢物名頭可蓋壓的。

圍觀的人多是被趙風吸引而來,畢竟雖然其是個修煉廢物,但是其他方面可不廢,不但不廢,而且還特別優秀,別人難以企及。

至於那少數便是因邀月了,有一絕世美女再此,能吸引的人絕對數不勝數。

圍觀的人羣聽到趙風的詩詞,無不伸出大拇指,紛紛笑道:“趙公子果然是才華橫溢,此等佳作也只能出至他之手了。”

趙風微微一笑,對邀月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那便就先這樣吧!我還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就此告辭了。”

說完,不做停留便抽身離開人羣,大王找他有大事,他可不能在這裏停留過久。

離去的時候,趙風嘴角微翹,輕幽道:“今天我很高興,再贈你兩句,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支紅杏出牆來!”

聽聞趙風離去說的那兩句,絕美的臉上竟是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這傢伙居然敢調戲自己……

看着趙風離去的背影,邀月有些悵然若失,輕語呢喃道:“想不到這趙風居然還是個風流才子呢。”

趙風一走,除卻圍觀的人羣,街道兩邊的商鋪裏也頓時冒出一大堆人來,紛紛擠到了邀月所在樓外樓下。

一時間,此地居然人滿爲患,趙風留下的諸多傑作,早已都是名揚整個神創大陸,此詩一出,遠處還有聞訊而來的人不斷涌來……

趙風受人矚目,樓上的邀月也不列外,這樣一個絕世美女現身居然是爲了得趙風一詩,這讓很多人側目,感嘆不已。

一個人那怕不能修煉,只要有才華,他就會耀眼,惹人矚目,佳人喜歡的多是才子。

一人呆癡的看着邀月,流着口水道:“如果能與她一澤芳親,讓我少活十年都行啊!”

他這話一出,立刻便招到周圍人羣嘲笑:“你也不看你自己的樣子,你覺得有可能嗎?”

那人不甘折了面子,反駁道:“我有的是銀子,我就不信進不了她那屋,把我惹急了我拿銀子砸了這裏。”

“你銀子再多也沒用,你也不用用腦子,樓上那美女我一看就知道不是我等能染指的。”有人出聲道。

“對,這樣美麗的女子肯定大有來頭,你這等小人物鐵定招惹不起的,有些時候錢再多都沒用的。”又一人好心出聲提醒。

看着趙風消失的背影,邀月絕世迷人的臉龐展顏一笑,細聲低語:“趙風,此次專程到此聞你一詩,果然才華橫溢,沒有讓我失望,祥雲第一才子當的名副其實,就算是整個神創大陸也難有與你相提並論之人,至少在我知曉的人裏,沒有·能及你,只是可惜啊……”

舒展了一下誘人的嬌軀,邀月嘆息一聲,無聲無息的關上了窗戶……

樓邊隔幾房的一個茶樓裏,一個男子全身白紗纏身,周身有微弱的霞光繚繞,讓人看不清其樣貌。

在其身旁,還有兩名青年,氣宇軒昂,藐視周圍,一看就知道來歷不凡。

“邀月這算什麼?大費周折的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就爲了見那個出了名的廢物一面。”一青年喝了口茶水有些不滿的道。

“還求詩詞,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另一青年也道。

“她怎麼想的你們就別紛議了,一個廢物而已, 她想見見便是。”那白紗男子放下茶杯,凌厲的目光掃過兩青年。

那兩青年頓時嚇了一跳,嚥着口水,連連擺手點頭道:“對,雲哥說得是。”

微微出言說了一下兩青年,白紗男子則陷入了沉思之中,眉宇緊皺,似乎在想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

“對了,你剛纔注意了沒有,我只看了一眼,怎麼總覺得那個出了名的廢物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一青年道。

另一青年微思慮便驚異道:“你這一說,我細細回想還真是……”

兩青年的話語自然入了白紗男子的耳裏,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握緊了拳頭,眼中浮現雪白的元力,一股無形但卻恐怖異常的威壓瀰漫開來。

他身邊的的兩青年到是沒什麼事,不過周圍至整個茶樓的其餘人卻是全部紅着臉,青筋暴跳, 跪、趴、蹲……在地上。

紅臉的都是修爲實力還稍微不弱的戰士,那些修爲低下的均是鮮血橫流,隨時就要爆碎開來一樣,生命垂危。

人皆如此,至於那些桌子和木椅茶壺茶杯的更是在第一時間全部爆碎,化成粉末。

這一切的一切僅僅只是因爲白紗男子的無意之舉,由此可想而知其真正的修爲實力之強大。 “雲哥,你怎麼了?”白紗男子身旁那兩青年憋紅着臉,顫抖着音出聲詢問。

白紗男子聞言,這纔回過神來,感知到周身情況,迅速元力內斂,威壓緊隨消散無蹤。

威壓消失,周邊的那些人紛紛跑路,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衝出茶樓,生怕再不跑就會丟了小命似的。

櫃檯處,掌櫃的和幾個店小二顫抖着身軀躲在裏面,不敢探出頭來。

發現這一狀況,看着亂成一團糟的茶樓,白紗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歉意,放下數錠銀子,帶着兩青年悄然離去。

許久之後,掌櫃和那幾個店小二才探出頭來,發現那恐怖之人不在離去之後,皆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那地上的那數錠銀子,掌櫃頓時眉開眼笑起來,他這裏被毀壞的也不過就那些桌椅板凳,才值幾個錢?

翔雲帝國帝都外,幾道身影先後飛瓊而出,最後全都停留在了一處峭壁。

“小月,既然你主動要求前往獸元絕林,那就得以任務爲重,我們不能再耽擱了。”白紗男子對前方的邀月沉聲道。

邀月撇了撇嘴,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輕語道:“好了好了,我要辦的事已經辦了,不會再耽擱任務的事了。”

白紗男子淡淡道:“如此便好,那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出發吧!”

邀月微點螓首,看向遠方,面色微微嚴肅起來,柳眉也彎了起來。

旁邊,那兩青年也是嚴肅起來,皺起眉頭,這次的任務可不簡單啊!說不定一個不小心他們就會丟掉小命。

四道身形化作幻影,向着獸元絕林而去,那裏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趙風雙手託着腦袋懶洋洋的走在街道上,在進皇宮大門的那一刻,他懶洋洋的樣子全都徒然消失無蹤,神色緩慢的嚴肅起來。

有些該有的禮數他還是會遵守,畢竟白雄對他這麼好,視如己出,雖然他知道其中更多的是因爲他父親的緣故……

大步走進皇宮,趙風徑直向白雄所在的書房走去,對於每天都在這裏走上幾遭的他來說,這皇宮幾乎沒有他沒去過的地方,所以自然是熟悉無比。

輕車熟路的來到書房外,趙風神色恭敬,拱手輕聲道:“雄叔,小風來了。”

“唉,上次不是說了嗎?以後你直接喊我父親的嗎?怎麼還叫我雄叔?非得我將穎兒嫁給你了你才肯叫我父親嗎?”書房內傳出翔雲帝國國王白雄的聲音。

“父親!”趙風深吸了口氣,這才叫了出來。


趙風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父親兩個字對於別人來說很普通,但是對於趙風來說卻不一樣,這個稱呼他一共叫了三個男人,不過最先前的那一個,卻是叫他失望了……

好久沒有說出那兩個字,如今說了出來,趙風突然心裏卻是莫名觸動了一下,這兩個字他有多久沒說了?

細細算來,已經有了十年之久了吧!

不知不覺間,趙風已經來到了翔雲帝國十年了,他也從那個五歲的小屁孩成長到了一個略微成熟的少年了。

“哎!”書房內,白雄哈哈大笑的聲音濃郁傳出。

趙風喊了那兩個字,突然之間他也笑了,到翔雲帝國的十年以來,白雄對他是呵護百般,叫他一聲父親又有何不可?

“哎呀,我還沒嫁呢?你們怎麼就能確認關係了。”突然書房裏傳出輕鈴的少女聲。

白雄聞言,哈哈大笑之聲更甚了。

少女羞澀難當,嘟着小嘴瞪着白雄,不過白雄卻直接將她的目光給直接無視了。

惡狠狠的瞪了白雄一眼,少女不再理會大笑不止的父親,對書房外的趙風說道:“風哥,我說你怎麼不進來?你在外面我跟你說話好累的。”

趙風尷尬的撓着頭走進書房,之前白雄沒說進,他便沒有進去,不過好好想一下,這倒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父親都叫了,進個房間還需要像外人一樣經過許可嗎?

一進書房趙風便見着了白雄和白穎,他們便是翔雲帝國的國王與公主,平常人難得一見,而他卻是天天都相見。

趙風對白雄行了一禮,在白雄的示意下,他坐在了白穎身邊。

其特意差人叫自己來,而且說明了有大事,現在他來了,白雄也該說到底是什麼大事了。

果然,趙風一坐下,白雄便收斂起笑容,表情開始嚴肅起來,眉宇間也微皺着,雙目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句道:“獸元絕林又爆發獸潮了,這次不是向以前一樣,只是某幾處小型獸潮,而是全面爆發,邊境地界與周邊國家邊境均是受災異常嚴重,我已經令白霸將在外的軍隊全部調集過去了,我也準備親征,與其匯合共同抵禦獸潮,在你故鄉那裏,我想問一下你,一起去嗎?”

趙風聽聞,身軀巨震,獸潮…又再次爆發了嗎?……

咬緊牙齦,白雄沉聲道:“沒有多少時間給你考慮,中午就出發,這次其他國家的國王全都御駕親征了,我可不能落於他們之後到達。”

趙風身軀一震,牙根緊咬,輕聲道:“我要去。”

“好,那你快回去準備準備吧!沒多少時間了。”白雄提醒道。

“嗯。”趙風點頭,對白雄和白穎道了一聲便匆匆離去。

趙風離去後,白穎突然才道:“父王,我也要去。”


“哦?爲什麼?這次可是很危險的,獸潮雖然壯觀也難得一見,但是最好不要見。”白雄有些驚異。

白穎甜甜笑道:“我想去看看風哥以前生活的地方。”

“哦,是嗎?爲了去看小風以前生活的地方,即便那裏再危險也不怕嗎?”白雄慈祥的笑了起來,溺愛的看着白穎。

“嗯。”白穎雙眼滿是堅定之色,倔強的點着小腦袋。

白雄沉吟片刻,好生告誡道:“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你就與我一同前往吧!不過你不能離開我半步,要隨時待在我身邊,不然我立即送你回來。”

“嗯嗯。”白穎立刻開心的笑了,水靈大眼都笑成了月牙狀,顯得異常可愛美麗。

ps:今天大爆發,這是第三更,敬請期待!! 趙風風馳電掣的回到府邸,來到大堂卻不見蕭靈和白福的身影,搖了搖頭他便向蕭靈房間走去。

有事要離去,他要告個別的,不然一聲不響的走了府裏該着急了,還未走近,趙風便見到蕭靈一個人呆呆的矗立在窗前,不知在想着什麼。

快步走去,趙風正準備打聲招呼,卻是看到蕭靈手裏拿着一張畫像,上面畫着一個他異常熟悉的人——李玄元。

微微沉默,趙風搖頭嘆息,嘴角殘留一抹苦澀的淡笑,隨即悄無聲息的離去了,他沒有打擾蕭靈……

回到房內,趙風收拾了一些需要換穿的衣物,便在府中尋找起白福來。

“少爺,你在找什麼?”尋找間,一位侍衛出聲詢問道。

趙風輕輕一笑,說道:“我在找福爺,你有看到他嗎?”

“福管家啊!他去拍賣行了,聽說今天有個極其重要的物品,不容有失,他說得親自照看,少爺要找福總管的話就去拍賣行吧!”侍衛道出了自己所知。

“哦,知道了。”趙風迴應。

沒有停留,趙風直接向拍賣行漫步走去,畢竟他要做的事情都做了,還有半天時間,所以他並不着急。

拍賣行在翔雲帝國沒有多少,屈指可數,最大的當然莫屬凌霄拍賣行了,它的來歷莫大,分行幾乎遍佈整個神創大陸,其總部在神創大陸的最中央,那裏是神創大陸最繁盛的地方,也是強者焦距,全英薈萃的地方。

那裏強者如雲,神創大陸邊緣地界的九階強者在那裏,猶如街上的大白菜,數不勝數。

當然,這不是說他們天賦異稟,比邊緣地界的人要妖孽,而是因爲那裏有至尊聖藥和奇異元藥,能助人修行。

其中至尊聖藥是能生死人肉白骨之功效,能讓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一瞬間成爲一個睥睨羣雄的蓋代強者,不過這種逆天的東西,數量稀少,即便在中央也是數百年難得一見的東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