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趙寅好整以暇的看着劉縣令與白寺丞!

2021-01-30By 0 Comments

“等等……!我寫,我寫還不行嗎?”

趙寅的話音剛落,剛剛還拒絕簽字的盧掌櫃立馬抓起毛筆,在轉讓書上籤下自己的名字。

沒辦法,這小子實在是太狠了!

如果他不籤,這小子一定會讓人把他活活打死,再讓白寺丞兩人做個見證!

現在的他,已經被趙寅逼的無路可走,只能認命了!

失去一個制墨工坊,起碼還能活着!

若是他今天死在這,可就連仇都報不了了!

“你若是早點簽字,本駙馬還用得着費這麼大勁?我這書坊門前差點見了血!”

……

“都去了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回來……?”

大理寺卿張寒,在府衙內等了許久,都不見白玉晨的身影。

此刻正焦急的來回踱着步子。

若是其它皇親國戚,他一點都不擔心,可這次辦的是駙馬的案子!

這傢伙是出了名的滾刀肉,極其難纏!

出去這麼久都沒回來的話,不會是出了什麼意外吧?

這小子就是個活閻王,只要惹到了他,必定沒有好下場!

前兩天族長過來找他,說這次有了十足的把握,他這才同意的!

他也親自去查看過,確保萬無一失了,纔派人出去的!


若非有了十足的把握,他也不會去惹這位煞星! “嘩啦啦……!”

就在大理寺卿張寒隱隱不安的時候,忽然闖進來一羣衣衫襤褸的人。

這些人個個鼻青臉腫,衣衫不整,根本無法辨認!

並且,他們相互攙扶,似乎受傷不輕,踉踉蹌蹌的走進來!

“白玉晨?是你嗎?”

這一百多號人,他一個都認不出來,因爲他們滿臉的血跡,面目全非,無法辨認!

他也只是根據殘破的官袍猜測而已!

“唉……!”

白玉晨深深的嘆了口氣,並沒有說話,搖晃着身體,在衙內找了個凳子坐下後,苦着臉說道:“下官無能,駙馬的這個案子,沒辦成!”


“沒找到罪證?”

張寒見他這幅悽慘相,有些詫異!

“嗯……!”

白玉晨點了點頭,繼而又搖搖頭。

“到底搜沒搜到,你倒是說話啊?”

一向老練的張寒徹底坐不住了,急躁的問道。

帶了一百多號官兵出去的,結果渾身是傷,相互攙扶着回來的。

如果要是找到了他謀反罪證還好說,他一定有辦法將那小子扳倒!

若是沒找到,那就慘了!

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睚眥必報!

“我們連書坊的門都沒進去啊!”


白玉晨雙手一攤,無奈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帶去了一百多號官兵嗎?直接衝進去不就行了?”

張寒急的直跳腳!

他們一早就踩好了點,確定書坊只有十幾個侍衛把守,這纔派出了一百多名官兵!

難道這一百多號人,連十幾個侍衛都打不過?

“你沒看到,不知道爲什麼,當時書坊外面聚集了一千多號百姓,我們還沒上呢,就被淹沒在人海里了!”

“書坊不是隻有十幾個侍衛把守嗎?哪來的那麼多人?”

張寒十分不解。

難道他們當中有奸細?

走漏了風聲?

“下官也不知道啊!”

白玉晨垂下了頭,哭喪着臉說道。

“完了……!這下全完了!”

還沒等白玉晨說出招供的事情,張寒已經急的團團轉!

“另外,下官還有一事要稟報,還請張寺卿恕罪!”

白玉晨心一橫,打算實話實說!

他們兩個都是盧家的人,這次將駙馬給得罪了,早點告訴他,他也能有個心理準備!

“恕罪?”

張寒略微一愣,繼而似乎想到了什麼,朝他擺擺手,苦笑着說:“這小子不是個好惹的主,這次沒能找到罪證也怪不得你,是他詭計多端,你也沒有料到,算了,以後再說吧,唉……!”

“不是這事……!”

白玉晨搖搖頭。

“哦?還有什麼事?”

“下官與萬年縣令,被那小子逼着寫下罪狀,還簽字畫押了!”

“什麼……?簽字畫押?”


張寒的眼前一黑,差點倒了下去,“你……你都說了什麼?”

“下官將盧掌櫃企圖栽贓一事都說了,還有張寺卿派下官去找證物這些事……!”

白玉晨心虛的看了他一眼,低聲說道。

ωωω ●ttka n ●C○

“什麼?你全都招了…..?”

剛剛還安慰他的張寒,頓時暴怒,“你特孃的真是個廢物,帶了一百多號人過去,連個罪證都找不到,這也就算了,竟然將老夫給供了出來?你到底有沒有腦子?你閉口不招,他還能當衆殺了你不成?”

“哼,不可理喻……!”

見他跟個瘋子一樣大喊大叫,白玉晨氣憤的起身走出了府衙。

他們兩人平時關係還算不錯,他甚至打算將他視爲知己!

可沒想到,患難見真情!

在這生死關頭,他終於露出了真實面目!

幸好自己當時將他給供了出去!

不然的話,這老小子一定會將這口黑鍋,推到自己身上!

現在好了,他寫罪狀的時候,將責任全都推到了張寒與盧掌櫃身上!

這樣一想,今日這頓打,也算是沒白挨!

起碼命是保住了!

如果運氣好的話,沒準連官職都能保住!

可那老貨就不一定嘍!

光是串通七大家族,栽贓駙馬這一條,就夠他喝一壺的!

就憑趙寅那小子的狠勁,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張寒的!

“皇上口諭!大理寺卿張寒,官商勾結,構陷駙馬,罪不可恕,罷免其大理寺卿一職,打入刑部大牢候審!”

果然,他前腳剛走,皇上身邊的大太監王德,就帶了一隊人馬,將大理寺卿張寒帶走了。

……

“各位,我們很有肯能被皇上擺了一道!”

盧府內宅,七大族長全部聚齊後,盧氏族長皺眉說道。


“盧兄此言何意?”

鄭氏族長有些疑惑。

今天十萬火急的將他們全都找過來,他在路上就隱隱感覺到,一定是出事了。

現在看到盧家族長滿面愁容後,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們的斷糧計劃,怕是要泡湯了!”

盧氏族長唉聲嘆氣的說道:“我們今天剛剛接到消息,說戶部在江南大肆收糧,現在已經將我們七大家族的庫糧全部買走,眼下正運往長安!”

“我們不是已經出人馬,讓他們通知江南那邊,不準賣糧給朝廷嗎?”

李氏族長皺着眉頭,詫異的說道。

“可是我們的人沒有傳達清楚?”

另外一位族長也是非常疑惑。

“不是,我們的人晚了一步……!”

盧氏族長搖了搖頭,悔恨的繼續說道:“我們是第二天接到的消息,當即就派人去了江南,可還是晚了一步,等我們的人到的時候,戶部已經將我們的糧食全部買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