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身份?”劉父一愣,他還真沒想過,他們還真以爲是劉致澤的朋友。

2020-11-06By 0 Comments

“這位叫周復生,是關羽手下週倉的後人,這位是關瞳,是關羽的後人,張飛的後人,趙雲的後人,馬超的後人,這位……”再指到南宮劍的時候,劉致澤沉吟了片刻,才繼續道“他的確是來打醬油的。” “什……什麼?”劉父一愣,嘴巴張的老大,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原本他也這麼懷疑過,但是卻沒有細想,畢竟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真有後代的存在,可是現在聽劉致澤這麼一說,他才震驚的叫了起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的身份可就不一般了,無論是周復生還是關瞳,他們的身份哪怕是在自己面前,都是平等的。

就因爲他們都是先祖手下的後人,特別是關瞳張伊和趙龍,這三位可是先祖兄弟的後人,那檔次就完全不一樣了。

“爸,要不然你以爲我會隨便帶朋友回家嗎?”劉致澤眯着眼睛問道。

劉父依然是震驚的表情,他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劉致澤剛纔的做法也是情有可原了,這些人的身份可都不低,哪一個不比劉根的身份高啊。

“小澤,沒想到你竟然已經把他們聚在一起了。”劉父呆滯的說道。

劉致澤笑了笑,不可置否。

這下,劉父就沒話說了,非但如此,他還很認同劉致澤的做法了,要是自己的話,估計也會這麼做吧!

“那今天晚上呢?我們怎麼辦?”劉母不懂這麼多,不過他看到劉父的樣子,也算是認同劉致澤的做法了。

寵妻有毒 取而代之的是想到今天晚上,難不成自己一家人要被當成笑話來看待嗎?

“媽,你去準備飯菜吧,爸你去把二伯他們一家叫過來就行了。”劉致澤說道。

至於自己大伯,呵呵,那就完全是沒有必要了。

劉母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就開始去準備飯菜了,不過還好,有劉致澤和洛羽靈的幫忙。

而劉父的話,在知道了周復生等人的身份後,立刻變得恭敬了起來,雖然他們不值得自己恭敬,但是他們的老祖宗是值得讓他恭敬的。

在寒暄了幾句之後,劉父就大笑着離開家了,而周復生等人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院子,他們沒有等到劉致澤喊,他們就主動去幫忙了,之前該幹什麼的就幹什麼。

只有周復生和馬淵則是下着棋,就當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很快的,劉父把劉佟叫了過來,劉佟一家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來了,畢竟自己兒子也鬧出了這樣的事,不過卻是被劉父給強行拉扯了過來。

等來到劉致澤家後,劉佟陪周復生下棋,二孃和劉元軍則是在幫忙準備飯菜。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頓豐盛的年夜飯已經準備好了,此刻,在不遠處的劉根家,劉根和他老婆看到劉佟家一個勁的在幫忙,兩人也是被氣的不輕啊。

“爸媽,這個劉致澤太過分了,真是一點教養都沒有。”劉欣欣站在身後憤怒的說道。

一旁的劉元友同樣點了點頭,覺得劉致澤做的有些過分。

“哼,他要是有教養就不會這樣對我們了,不過也罷,反正我們也不差他家的這頓飯,我們自己吃。”劉根冷冷的說道。

“爸媽,等會,我男朋友和大哥的朋友們到時候要上門來,到時候我讓我男朋友來拜見你,給你長點臉。”劉欣欣笑了笑說道。

劉根一愣,含着笑點了點頭,就算自己不去劉純家吃飯,自己家裏照樣熱鬧的很。

很快的,就見村口有車子慢悠悠的開了進來,先是三輛車子直接開過了劉致澤家門口去到了劉根家門口,並且放起了煙花,那一連串的煙花,吵鬧不已,讓村裏面的人是羨慕又恨。

羨慕有人去劉根家,又恨他們家這麼吵。

就在那三輛車子停下之後,又接着來了好幾輛車子,還是停在劉根家門口的,這更讓劉根一家人笑的合不攏嘴了,自己家纔是村裏的大戶纔對,劉純家算什麼。

又是一連串的煙花聲,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光聽這些煙花的聲音了,而劉根爲了彰顯自己的地位,更是叫的老大聲了,彷彿是怕別人不知道他家來客人了似得。

劉致澤家內,他們正打算吃飯呢,聽到這沒玩沒了的煙花聲,頓時也是無語了。

“額,別管他們,我們吃我們的。”劉佟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二伯,等會,他們既然喜歡熱鬧,那咱們也來熱鬧一下唄。”南宮劍在一旁笑了起來,他跟劉致澤是平輩,所以叫劉佟也是叫二伯。

“啊哈?”劉佟一愣,有些沒反應過來。

“我們剛剛訂了一大車的煙花,估計今天晚上是沒有覺睡了。”南宮劍摸了摸鼻子,滿臉的無奈之色,說完,他和關瞳幾人相視一眼,紛紛笑了起來。

“什麼?”劉致澤一愣,這事,他都不知道,然而,這時,就看見有輛大貨車來到了劉致澤家門口,關瞳張伊趙龍南宮劍甚至還拉着馬淵快速的跑到了外面去。

劉致澤只是微微的撇了一眼,卻是嘴巴張的老大,臥槽!!這些人什麼時候訂的煙花啊?都快堆成山了吧?

就見那大貨車一個一個的煙花擺的整整齊齊的,別說一個晚上,就特麼三個晚上也放不完啊。

很快的,劉致澤就遭受到了一系列的炮火攻擊,從關瞳他們離開後,煙花聲一直不停的響着,整個村子都震動了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爲是煙花廠搬到村子裏來了呢。

然而,還沒等他們放完,就見一輛紅色的寶馬車從村口開了進來。

從中走下了一個短髮清秀的女孩,正是胡秀,這麼多天過去了,她總算是擺脫了那個糾纏自己的男人,這纔來劉致澤家。

他看到一羣人關瞳一羣人正打算放煙花,立刻大叫了起來,“關瞳,你們在做什麼?”

“哎喲,主母來了。”張伊笑了笑,一羣人趕忙迎了上去。

一輛寶馬車,而且又是紅色的,別提有多顯眼了,原本這煙花聲就已經驚動了所有人,當他們看到這個女孩之後更加震驚了,緊接着,就看到胡秀走進了劉致澤家中。

“哇塞,那個女孩好漂亮啊,她是什麼人啊?”村裏的人連年夜飯都快吃不下去了,都跑了出來。

只是一瞬間,整個村子再次炸了起來,關瞳一羣人已經開始放煙花爆竹了。

好不容易等那吵鬧的聲音過去了,胡秀才拿着一大堆的東西,讓關瞳他們搬了進來。

“叔叔阿姨好,我是胡秀,是劉致澤的女朋友。”胡秀來到劉父劉母的面前滿臉的笑意,她看了一眼一旁呆坐的洛羽靈,陪了自己男人這麼久,也該夠了吧!

“女……女朋友?”劉父劉母包括劉佟一家人在內都是滿臉的驚愕之色,這個是劉致澤的女朋友,那……那位小仙女又是誰啊?

彷彿是看到所有人的目光了似得,洛羽靈尷尬的轉過頭來,笑了笑,道“額,我是夫君的妻子。”

臥槽!!劉佟一家人差點沒倒在地上。 而劉父劉母雖然震驚,但是卻也笑的合不攏嘴了,兩個這麼漂亮的兒媳婦,誰不喜歡啊,而且兩個的話,到時候自己抱的孫子孫女就會更多了。

想到那個兒孫滿堂的時候,劉父劉母都忍不住偷笑了起來。

胡秀在聽洛羽靈說完話後,也沒有什麼不滿的,反而是直接把劉致澤給擠了出去,而她和洛羽靈坐在了一起。

劉致澤一臉的懵逼啊,臥槽的!!我特麼招誰惹誰了啊。

很快的,劉父劉母就和胡秀聊了起來,一下子就熱火朝天的,完全把劉致澤拋在腦外了。

劉致澤撇了一眼自己父母,當即咂了咂嘴就走了出去,而一旁的劉佟同樣是把劉元軍給趕了出去,劉元軍現在學聰明瞭,二話沒說立刻就追着劉致澤而去了。

此時,在馬路上,周復生關瞳等人還在玩着各式各樣的煙花爆竹,讓四周的村民們羨慕不已。

“少爺,來,給你一個,去點起來。”關瞳遞出了一個大的炮筒給劉致澤。

劉致澤一愣,甩手就給丟了出去,道“玩個毛線啊,多大個人了,還玩炮仗。”

不過,那個被劉致澤丟掉的炮筒很快就被劉元軍給撿了回來,他倒是很喜歡玩這個,直接和關瞳一羣人點了起來,一時間,整個村子再次炸了。

一道道的煙花直衝雲霄,震動了整個村莊,哪怕是遠處的隔壁村子都被波及到了,他們都羨慕不已,誰家這麼有錢還能這麼花的啊。

在村內劉根家,劉根和他老婆兩人咬牙切齒的看着劉致澤一羣人,都是因爲他們,自己好不容易長起來的臉又這樣子沒了。

億萬總裁溫柔點 “爸媽,別看了,咱們吃飯吧。”劉元友和劉欣欣一人端着一碗飯走了出來說道。

“吃什麼吃,你沒看見別人都要炸了我們家了。”劉根憤憤的說道。

都怪自己的兒女不爭氣,現在整個村子的風頭又被劉老三一家給搶過去了。

“爸,別管他們了,咱們該幹嘛就幹嘛好了。”劉欣欣雖然有些氣,但是卻也沒有辦法。

因爲他不能像劉致澤家一樣,買了一卡車的煙花爆竹來玩,就算自己肯,自己男朋友也不肯啊,那畢竟是無意義的事情。

“嗯?你們看,好像又有人來了。”這時,劉欣欣驚叫了起來,他指向了村口處,正看見一排一排的車子正緩緩的開了進來。

“肯定是親家來了,趕緊準備一下。”劉根看了一眼,當即驚叫了起來。

就連劉欣欣也放下了碗筷,趕忙衝進了屋子內把自己的男朋友給叫了出來。

假如我輕若塵埃 一家人正在等待着華寧縣的有錢人上門,眼看着那些車子就開了進來,他們更加激動了,只是,當那車子快要經過劉致澤家的時候,卻是停了下來。

“這個劉老三家到底要做什麼?開了一輛大貨車是故意攔路的嗎?”劉大娘憤怒的叫了起來。

很明顯,她是覺得,那些人不開車進來是因爲被劉致澤一家人買的煙花車子給攔住了,所以那些車子纔沒有繼續往裏面開了。

“算了,我們去接一下吧。”劉根嘆息一聲,畢竟有輛車子在那攔着,外面來的車子的確是進不來,而且自己還可以順便去嘲諷一波劉老三,自家人熱鬧有什麼用,還不是自家人,有本事,讓這些大佬去你家啊。

說完,劉根帶着他老婆還有劉元友就走了出去,然而,就當他們剛剛走出大門的時候,卻是看到那些車子上都走出了一排排的人。

他們手中都提着不少的東西,一個個有說有笑的,然後直接進入了劉老三家。

臥槽!!劉根一家人直接無語了,他們目瞪狗呆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不是來我家嗎?你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啊。

然而,就在這時,又一輛車子開了進來停在了門口,秦海還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從中走了下來,正是秦玲玲,那些本地的土豪們看到秦海後一個個的都打起了招呼,然後同時走進了劉老三家。

“嘖嘖,真羨慕劉老三家,一下子這麼多人來拜年了,甚至連華寧縣做生意的大老闆都來了。”村內的人紛紛驚叫了起來。

雖然他們不認識秦海,但是卻也見到過不少華寧縣的大老闆什麼的,畢竟自己還有些親戚在那些大老闆的公司打工吶。

只是,秦海一羣人剛剛進入劉老三家後,又來了兩輛車子,前面一輛車內,再次走出了一個類似於土豪級別的男人,他就是安南,一旁的安花溪也跟着走了出來。

她的臉色緋紅,偷偷的看了一眼安南,就沒有再說話了。

“把所有東西都搬進去吧。”安南指揮着後面車子的兩個人說道。

那兩個人點了點頭,搬起了東西,一眨眼間,一大堆的東西就被搬進了劉老三家,而安南和安花溪,這才慢悠悠的走進了劉老三家內。

今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啊,在安花溪離開後,緊接着,又是八輛黑色車子同時開進了村子內,正是捅天幫的人來了。

看着那一個個帶着肅殺之氣的捅天幫成員,所有的村民都是爲之一驚!我靠的!!劉家竟然和黑道也有關係?這……這可就有些太過於誇張了吧!

而後,莫塵也來了,當莫塵一羣人來了之後,好傢伙,整個村子裏的馬路都已經停滿了車子,簡直跟特麼停車場似得了。

而此刻,最爲震驚的,也就只有劉父劉母還有劉佟一家人了,這個劉致澤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呸,什麼大事啊,這麼多的大佬同時來家裏吃年夜飯?

而且秦海和安南好像今天晚上不打算離開了,他們好像要在這裏住下了。

劉佟和劉二孃差點就沒有噴血了,他們雖然不認識這兩位,但是看到華寧縣的大老闆都對他們這麼恭敬就知道這兩人的身份不簡單的。

而且聽他們和劉父劉母的談話,好像是要把自家的女兒放在這裏似得,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劉佟一家人不知道,因爲劉佟已經帶着一家人灰溜溜的逃跑了。

這裏已經不是他能夠坐的地方了,他覺得還是自己回去吃點剩飯剩菜比較好。

而對於劉父劉母來說,無論是洛羽靈還是胡秀,還是安花溪和秦玲玲,都是美若天仙的女生,他們都喜歡的不得了,只是他們在想,現在這個社會能一夫多妻嗎?

這都快可以湊成一桌麻將了吧! 而此刻在劉老三家的大門口處,關瞳張伊趙龍南宮劍還有個馬淵,同時點燃了一排排的煙花,甚至連後山都跟着震動了起來,彷彿要崩塌了似得。

就在劉致澤無語的時候,又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從村口開了進來,諸葛若綿也來了,而且還帶着那個南諸葛的老頭。

看到這老頭,劉致澤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原本還想着不知道如何尋找南諸葛的下落,這不,就已經送上門來了,劉致澤趕忙跑了上去。

可是,那老頭一看到劉致澤就直接躲在了諸葛若綿的身後,讓劉致澤也很是無語啊。

“你……你來了。”劉致澤叫道。

“什麼?”諸葛若綿一愣,因爲關瞳南宮劍他們煙花放的太多了,導致劉致澤說話都聽不見聲音了。

“我說你來了啊?”劉致澤大叫道。

諸葛若綿笑了笑,道“是啊,我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妻,自然要來一次才行。”

然而,這時,那煙花爆竹的聲音停止了下來,諸葛若綿又加上了法力,那聲音之大,估計整個村子都聽見了。

我靠!!劉致澤的未婚妻?有沒有搞錯啊?

一個女朋友? 超級手機 一個妻子?一個未婚妻?三角戀嗎?而且還都特麼的這麼漂亮一個,如同仙女一般,真特麼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了。

諸葛若綿也知道自己的聲音大了點,當即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把自己身後的老頭給扯了出來,道“三爺爺,我們進去吧。”

老頭點了點頭,趕忙從車上拿了點東西就越過劉致澤向着屋內走去了。

看着諸葛若綿和那老頭的身影,劉致澤正打算追上去,然而,這時,一輛車子快速的開了過來,差點沒有撞到劉致澤。

劉致澤轉頭一看,又是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車門慢慢打開,一個大晚上戴着墨鏡的女人走了下來。

這不是劉詩語嗎?她怎麼也來了?

“哇,你們快看,那是不是劉詩語啊。”村子內的人也都看到了劉詩語,一個個的都驚叫了起來。

劉詩語,那可是活在電視上面的人物啊,他們甚至都沒想到劉詩語竟然來這裏了。

“嘿,請問一下,你家在哪?”劉詩語拿着大包小包的東西來到了劉致澤面前問道。

劉致澤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下意識的指了指自己家,劉詩語說了一句謝謝之後就直接離開了。

劉致澤看到劉詩語離去,差點沒有當場噴血,這小妞又跑過來湊什麼熱鬧啊,劉致澤趕忙跟了上去。

“澤哥,這不是劉詩語嗎?她怎麼也來了?”南宮劍走過來問道。

“我特麼怎麼知道啊,進去看看。”劉致澤無語的說道。

他用人格發誓,自己和這個劉詩語是真的沒有半點關係,但是劉詩語卻是也來了。

而此刻,劉家內已經站滿了人,人山人海的,不過華寧縣的那些大老闆們也都紛紛要準備離開了,畢竟他們都只是來送禮的,送完也就可以離去了。

等到他們一走,劉家內才空曠了不少。

而此刻,在屋內的秦海安南景軒等人看到劉詩語走了進來,他們也是臉部抽搐了起來。

怎麼還有啊?臥槽的!!這個劉致澤到底禍害了多少女生啊。

“七伯,七娘,新年好。”劉詩語笑嘻嘻的走了進來,拿着手中的東西就遞給了劉父劉母。

而劉母則是一愣,三娘?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個侄女啊?自己不是除了劉欣欣以外就沒有侄女了嗎?

然而是劉父卻是皺起了眉頭,他的臉色有些難看,很顯然是因爲劉詩語的到來讓他這樣子的。

聽到劉詩語的話,就連跟進來的劉致澤一羣人都是無比的震驚,他們的臉色也是一瞬間就變了,這個劉詩語和劉致澤竟然是兄妹的關係?怎麼可能啊?

“你是劉家人?”劉父皺着眉頭問道。

“七伯,是我,我是劉詩語。”劉詩語笑了笑說道。

“你跟我來。”劉父皺着眉頭說了一句,直接向着三樓走去了,劉詩語緊跟在其後,只留下大廳內一羣懵逼的人相視着。

“劉夫人,既然如此,那咱們的事情那就明天再談吧,明天我們再來喔。”秦海笑了笑,說完,直接帶着秦玲玲就離開了。

安南也是帶着安花溪離去,景軒在看了劉致澤一眼後,劉致澤也點了點頭,他才和莫塵一羣人離開。

原本正熱鬧的房子內,一下子就變得冷清了下來。

劉致澤一羣人走了過來,坐在了凳子上,他看了劉母一眼,對劉詩語的身份也有些好奇,不過劉詩語應該是劉家人沒錯了,不然也不可能叫自己父親叫七伯了。

“劉夫人,是這樣子的,我們諸葛家呢,原本就和你們劉家有着約定,如今輪到了劉致澤和我家若綿,所以你看他們什麼時候能夠結婚呢?”諸葛老頭望着劉致澤的母親問道。

“啊?”劉母一愣,完全沒有搞清楚是個什麼狀況。

幸運俏妻娶進門 不過洛羽靈胡秀卻是直接惡狠狠的瞪向了劉致澤,感情這裏有兩個了,你還要有一個未婚妻的存在啊?

劉致澤表示也很無語,這可真的不關自己的事啊。

“額,這位老先生,等會,我丈夫有事離開了,等他回來再說吧。”劉母苦笑一聲的說道。

諸葛老頭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強求了。

反而是一旁的諸葛若綿,臉色緋紅的,其實說白了,她今天帶着南諸葛的三爺爺來就是爲了擺正自己身份的,劉致澤是我諸葛若綿的未婚妻。

時間在流逝,半個小時之後,劉詩語從樓上走了下來,她對着衆人笑了笑,緊接着,又來到了劉致澤面前,道“哥,你可不要忘記了你對我的承諾喔。”說完,劉詩語就大步離去了。

桌面上的三個女生聽見劉詩語的話後,立刻像是看着殺父仇人似得看着劉致澤。

承諾?連自家的妹妹都不放過嗎?

“小澤,你來一趟。”劉父也走了下來,他對着劉致澤找老宅手就再次上樓了。

劉致澤一臉的懵逼,看了衆人一眼就上樓去了,他已經不想再被這羣女生的眼神輪那個啥了! 而且看劉父那臉色,很明顯劉詩語的到來讓劉父有了心事,只是不知道劉詩語和劉父說了些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