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車隊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高速行駛的悍馬車隊,向着原本制定的撤離地點行進,同時和特警聯絡之後,警察也已經出動了。 不過,此時坐在中間悍馬車裏的雲天卻面色凝重,四周漆黑的夜晚雖說有月光,但是在車燈的照射下,他什麼都看不見,可是身爲兵王的直覺告訴他,危險就在眼前。

2020-11-06By 0 Comments

“潘瑤,都有誰知道你今天回來住?”

現在還有很多問題沒有搞清楚,尤其是這詭異的襲擊讓雲天不得不懷疑,這裏面有人給外邊通風報信。

“我爸昨晚纔要求我回來,當時除了我和我爸之外,就只有管家了,可管家是從小就在我們家長大,他父親也是我爺爺的管家,所以他不可能害我。”

潘瑤想了想後,這件事情也只有他們父女倆以及管家知道,因爲昨晚決定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所以今天很多事情都是管家一早安排的。

“不會是管家,否則你在上午就被綁架了,這些人就算是得到消息,也應該是早晨之後,所以對方纔先行破壞監控器,然後偷偷潛入小區觀察。”

雲天搖了搖頭,否定了潘瑤的懷疑,不過這內鬼是沒有想到下午潘瑤會突然要彈琴,所以這安保人數從之前的十個人一下子變成了四十多人,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你不是說他們會設伏嗎?可剛纔身後有槍響,是不是他們衝進去了?”

坐在悍馬上的潘瑤疑惑的回過頭,雲天不是說不走纔是最安全的嗎。

“他要是不開槍,怎麼會讓咱們認爲他們衝進宅子了,單憑一個人一把手槍五顆子彈,就把一羣人趕出家門落荒而逃,這不就是打草驚蛇,再來一個引蛇出洞嗎?”

雲天搖了搖頭,若不是那幾聲槍響,他還會懷疑自己的推斷呢,但是正因爲他們的故作聰明,雲天更加斷定對方一定是有更深的目的。

如果留在花園中,四十多個保鏢對付一個持槍的綁匪,他們纔是立於不敗之地,可一出來的話,四處都是暗藏的危機,到底對方在哪裏設伏,雲天現在也無法推斷了。

“那怎麼辦?”潘瑤可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看着坐在一旁的雲天,在確認了他身份之後,潘瑤對他可是無比的信賴,需要一級權限才能閱覽的部隊裏,存在的人可都是兵中之王。

再加上剛纔的有意試探,提到雲天的配槍問題時,雲天回答話語時的思考,很明顯就是一種回憶,所以潘瑤堅信自己的推斷,雲天一定是屬於戰鬥小隊的成員。

“見機行事,既然他們使用引蛇出洞,相信也是倉促而爲,而且之所以要把我們引出來,也就證明他們肯定是火力不足,手槍或者微衝恐怕就是他們的極限了。”

身爲兵王的雲天可不是第一次上戰場,也曾經執行過保護任務的他,很清楚綁匪的心態,而通過剛纔的槍聲判斷,對方應該不是職業綁匪,否則不會有這麼古董級的武器。

“對了,你這裝扮不太適合運動,恐怕一會我們需要應變。”沉寂了一會之後,雲天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潘瑤,她現在是拖地的長裙,若是跑起來的話,雖說好看,但絕對會被自己絆倒。

“這個簡單。”就在雲天考慮要怎麼才能讓潘瑤行動更迅速的時候,卻沒想到潘瑤直接解開了裙帶後,一伸手就把那連衣裙撤了下來,而穿着的運動背心和短褲,真是讓雲天一愣。

“沒想到古裝下還有這樣的保護!”沒有了長裙的拖累,一旦發生什麼危險,雲天相信一定可以帶着潘瑤脫困,且不說她和狗頭還有聯繫,就算是平白無故,雲天也不會扔下潘瑤面對危險的。

“沒辦法,這長裙太長了,之前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而且還出過醜,所以這以後我裏面都有穿運動裝,就是防止一旦摔倒扯破衣服就不好了。”

潘瑤吐了吐舌頭,之前的糗事她可不會忘記,剛剛穿上這身古色古香的長裙時,她可是沒少摔跟頭,有一次還因爲走急了,踩到裙角,硬生生把裙子撕爛,好在周圍沒人,纔沒有讓春光外泄。

“那就好。”雲天點了點頭,又看了看車窗外,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不過根據雲天的推斷,他們已經駛離了這個別墅小區。

安靜的車廂裏,雲天和潘瑤誰都沒有開口,看着面色凝重的雲天,潘瑤也很緊張,不過她更想看到,雲天到底有什麼本事,那神祕的特殊部隊裏,到底會有什麼人呢。

雲天的心裏卻有些不舒服,現在暴漏在外的車隊,無疑就是送上門的大魚,不知道在哪裏設伏,也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更不知道這個陷阱會是什麼,被動挨打的他只能希望於,可以用自己的隨機應變化解危機。

不過,安靜並沒有持續多一會,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下,雲天的神經再一次繃緊,而車子上的對講機裏,傳來了安保隊長的呼叫。

“一號車掉入坑中、一號車掉入坑中,所有人員立刻後退,五車變一車,立刻撤離。”安保隊長剛剛還在得意的時候,趙虎率領的一車突然掉入了路面的大坑裏。

寶貝甜妻,抱一抱 這大坑之上原本是用三合板僞裝,快速行駛的一號車根本來不及發現,就已經掉落進入,而作爲隊長,首要保護的是潘瑤和古琴的安全,所以即便知道兄弟危險,但是他也必須要立刻離開。

“呯!”可不等五車反應過來,側路里突然被車燈照亮,緊跟着一臺剷車已經衝了過來,重重的撞擊在了五號車的側面位置。

“五車遇襲、五車遇襲。”坐在四號車上的管家急忙通過對講機呼叫,前有大坑、後有剷車,一時間車隊被硬生生的攔截在了路上。

此時車隊左右兩邊都有建築物,無法掉頭的他們,陷入了對方盡心佈置的陷阱之中,而隨着五六個煙霧手雷的扔出,狹窄的小路立刻一片混亂。

“呯!呯!呯!”一陣槍聲響起在車隊的頭頂,這片半拉子工程的樓頂之上,劫匪已經開始射擊,讓剛剛想要推門而出的保鏢們,再一次回到車中。

“抓人!”帶着京劇臉譜的綁匪一聲令下,黑夜之中射出的人影已經手持微衝撲了過來,直接衝向中間三號車的他們,目標正是潘瑤。

巨大的鐵錘硬生生的砸在了車門之上,並不是防彈的車窗瞬間碎裂,三個持槍綁匪撲了上來,可等到他們拉開車門的時候才發現,車輛的後座上除了一條白色的裙子外,竟然沒有人。

“老大,人跑了!”沒想到這才十幾秒的時間,潘瑤竟然逃跑了,三個人急忙對着樓上大聲喊道。

“立刻給我追。”很顯然,他們對於四號車上的古琴並沒有任何的興趣,隨着樓頂上傳來的怒吼聲,一捆捆綁緊的稻草被退了下來,而被汽油浸泡過的乾草被點燃後,黑夜之中頓時火光沖天。

不過好在,安保隊長反應迅速,從後備箱裏拿出滅火器衝出來後,立刻開始了救火,這才避免了車隊陷入火海。

“咳咳咳,大小姐呢?大小姐呢?”濃煙滾滾下,管家的臉已經被燻黑,不再有平日那禮貌性微笑的他,一把抓住了安保隊長。

“好像是和那個小子一起逃跑了。”安保隊長此時也是狼狽不堪,一邊組織人員去營救一號車和五號車的隊員,一邊還要滅火。

“快點找啊,要是大小姐出了什麼事,我們怎麼和老爺交代啊。”管家怎麼也想不到,一切都被那個毛頭小子說中了,不過此時那個他看不起的窮小子,已經帶着潘瑤跑了出去。 這裏是一個度假村,不過在建成一半的時候,因爲土地糾紛而擱置,原本的五星酒店、度假套房全部停工下,幾年的時間裏讓這裏雜草叢生。

奔跑在原本應該是風情小鎮的廢墟中,看着身後的火光沖天,被雲天拉着的潘瑤有些擔憂的回過頭去。

“他們不會有事吧?”潘瑤有些擔心管家以及安保人員,畢竟自己是目標,這一次連累了別人。

“放心吧,他們的火力有限,所以不會把人都殺了的,而且事實證明,這些綁匪並不專業,否則我們不會有逃跑的機會。”雲天搖了搖頭,他們的目標是潘瑤,只要發現潘瑤逃跑,自然第一時間追捕,又怎麼會浪費在那些安保人員的身上。

“爲什麼這麼說? 婚不由己:壞老公請住手 難道我們跑出來就證明對方不專業嗎?”潘瑤好奇的問道。

在一號車突然掉入深坑的時候,雲天竟然就已經反應過來,隨着車輛停下的瞬間,他已經打開了車門,在煙霧彈的掩護中,他拉着潘瑤逃入了旁邊的小巷。

“如果有一個防毒面具的話,他們就不會給我們留出十多秒的時間逃跑了,只不過你的裙子恐怕要重新做了。”雲天搖了搖頭。

好在雲天機警,撕爛了潘瑤的長裙,並倒上後座的礦泉水,製作成爲了最簡單的防毒面具後,兩個人才有機會逃離對方的煙霧彈。

“而且要說的是,他們扔出來的並不是煙霧彈,而是民用的除蟲彈,雖說也有煙霧,不過因爲是除蟲使用,所以磷含量很低,引爆之後的前五秒鐘,煙霧量並不大。”

作爲兵王,雲天對於這些軍事用品當然瞭如指掌,而且根據他對於剛纔槍聲的判斷,那步槍應該是64式步槍,現在算起來絕對是老古董的東西了。

那麼也就是說,這些傢伙所使用的,都是中國老式淘汰的武器,在加上除蟲彈當作煙霧彈,這一切證明這些傢伙不是職業綁匪,不過不得不說他們還是有點實力的。

“謝謝你,要不是你就麻煩了。”潘瑤聽着雲天的話,真是一臉的崇拜,沒想到他單憑聲音就推斷出對方的武器。

“先別謝,等我們逃出去再說吧,恐怕綁匪比我們熟悉這裏,若是被他們找到,就麻煩了。”看着四周的半拉子建築,雲天搖了搖頭,現在他們人生地不熟,在這裏亂走恐怕會被發現。

“嗯。”被雲天一直拉着手的潘瑤點了點頭,雖然有些尷尬,但現在可不是害羞的時候,好在今晚月亮很亮,所以在黑暗中,兩個人還是可以分辨出道路的。

很快,雲天就找到了一個算是比較安靜的角落,兩個人蹲在那裏,看着外邊寂靜的黑暗,這度假村佔地不小,而眼前的荒廢也讓他們有了更多的隱藏條件。

“你不出去幹掉他們嘛?”雲天的身手,潘瑤剛纔已經見過了,手腳靈活的他,爲什麼不主動出擊呢。

“現在不需要冒險,相信管家他們已經報警,最多半個小時,就會有大批的特警趕到,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獲救了。”雲天搖了搖頭。

兵王不是超人,任何作戰都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危險,如果不到萬不得已,身爲軍人的雲天絕對不會輕易冒險,現在只要捱過二十分鐘,那些綁匪肯定會逃跑,到時候他們就會獲救。

“怎麼和電視上不一樣?那些軍人都會衝出去和敵人搏鬥。”潘瑤突然有些失望的對着雲天說道。

“真正的戰爭不是玩笑,任何人都會有失手,唯一確保勝利的方式就是儘量減少戰鬥,隱忍不是懦夫。”雲天的雙眼一直都看着窗外,安靜的夜色裏,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看着這邊。

現在他們手中沒有任何的武器,而即便是有武器,在這種完全不熟悉的場地裏,他若是開槍必然暴漏自己的位置,到時候兩個人都陷入困境的話,那纔是魯莽。

щщщ •ttκa n •c○

腳步聲響起,讓潘瑤急忙捂住嘴巴,透過縫隙的她,有些害怕卻又有點興奮的向外張望着,而云天的雙眼也死死的盯着外邊的一舉一動,而遠處人影晃動,證明有人已經找到這邊來了。

“是孫伯陽隊長。”帶人影靠近,潘瑤一眼就認出眼前的人,這不正是安保隊長孫伯陽嘛,本能的喊出聲的她,雲天再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變身蘿莉劍仙 “誰?”孫伯陽此時也已經聽到了潘瑤的聲音,急忙向着這邊摸來的他很快就看到了兩人。

“大小姐,你沒事吧?”當看到潘瑤平安無事之後,孫伯陽懸着的心這纔算是放下,沒想到她竟然逃出來了,這讓一直後悔不已的孫伯陽終於鬆了口氣。

“我沒事,管家他們都還好吧。”潘瑤搖了搖頭,她最擔心就是別連累別人,剛纔火光沖天又有槍聲,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大家都沒事,最多幾個皮外傷的,只要你沒事就行。”孫伯陽搖了搖頭,若是大小姐出事的話,自己這個隊長也沒臉活了。

“我沒事,多虧了雲天在,才能順利逃出來了。”說道這裏,潘瑤情不自禁的看了看站在身旁的雲天,要不是他的話,這一次恐怕就麻煩了。

“謝謝葉少爺救了我們家小姐,剛纔是我冒犯,如果不撤退的話,就不會出事了。”這一次雲天可是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是對的,孫伯陽嘆了口氣,要是聽人家的就好了。

“先不用謝,事情還沒完呢。”雲天搖了搖頭,恢復到冰冷狀態的他,臉上沒有一絲笑容,依舊四周觀察着。

“沒事了,我們已經聯絡警方,最近的警方再有一會就趕來了。”孫伯陽急忙說道。

潘家可是大門大戶,剛纔槍聲響起就已經聯絡了警方,現在首批趕到的特警已經向着這邊趕來,用不了多一會就會到達。

“恐怕對方也很清楚。”雲天話裏有話的看着遠方,而這句話潘陽和孫伯陽並不明白,但還不等他們問的時候,遠處已經有人喊了起來。

“隊長,找到大小姐了嗎?”隨着聲音響起,一個人影已經向着這邊走來了,而孫伯陽一聽就認出,這正是自己的副隊長趙虎。

“找到了,大小姐沒事。”孫伯陽對着趙虎擺了擺手,於是趙虎立刻向着這邊走了過來。

“你別過來。”可就在這時,雲天突然喝止了對方,同時一伸手拉起潘瑤護在身後。 雲天突然的反應讓潘瑤和孫伯陽都驚呆了,疑惑的看着一臉冰冷的雲天,他怎麼突然這麼大聲音,難道不怕把那些綁匪吸引過來嗎。

“他是我的副隊長。”孫伯陽急忙對着雲天解釋道,趙虎是自己人,雲天反應過激了。

“我知道,我還知道他是一號車的領航員,但是你忘記了嘛,這條路絕對不是回城的路線,剛纔岔路口他的右轉,才把我們帶到了這裏面的。”

盈華觴 雲天看着愣住的趙虎,上車之時他清楚的看到,趙虎是跳上了第一臺車,那麼也就是說,他是這一次帶領撤退的領航員。

雖然雲天第一次來到這裏,不過在來的路上,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卻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這片廢棄的度假區,而且他來的時候是靠在車廂的左邊,剛纔跳車是右手邊,所以他斷定,他們走過一個岔路。

還記得在車上的時候,旁邊人在岔路的時候,還說過這裏,不過他們口中可是鬼影重重,而當時雲天只是當作耳旁風,剛纔回想起來後才發現,他們是偏離了回城的道路纔來到這裏。

“你說什麼呢,這條路也可以回城,而且也是隊長說走B線路的,沒想到還是中計了。”此時雙方相距二十多米,趙虎停在那裏對着雲天說道。

“他說的沒錯,剛纔在車上,是我同意走B線路的,這條路雖然有些繞,可也是爲了防止有埋伏才走的小路。”孫伯陽點了點頭,趙虎說的沒錯,這是他同意的線路。

“那提出建議的應該也是他吧,而且你能給我解釋一下,掉落到那足有三四米深的大坑,你走路怎麼還如此的靈活,就算是安全氣囊也會讓人胸骨受傷吧,但是你的步伐實在是太健康了。”

雲天一邊拉着潘瑤後退,一邊對着趙虎說道,他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懷疑有內鬼,所以剛纔不想讓潘瑤叫孫伯陽的,但是沒有來得及阻止,才引發了這次事件。

“隊長,我可是一心趕過來幫忙的,這小子就這麼誣陷我,真是太過分了吧。”被雲天說的啞口無言,趙虎立刻望向孫伯陽。

“啊!”可就在潘瑤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站在那裏的雲天突然一腳,向着一旁的孫伯陽踢了過去,直接踹在他臉上的橫踢,帶着巨大的力量,孫伯陽毫無準備之下,頓時慘叫着倒在地上。

“快跑!”潘瑤驚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過月光之下,她赫然發現,這孫伯陽的身旁,竟然掉落着一把54手槍,而此時的雲天,已經拉起潘瑤就逃。

“別跑,再跑我就開槍了。”看着雲天拉着潘瑤就跑,趙虎立刻從腰間摸出一把手槍,對着雲天和潘瑤大喊道,不過雲天卻完全充耳不聞,拉着潘瑤向着前方猛跑。

“呯!呯!” 總裁別太壞 兩聲槍響劃破夜空,但是雲天可沒有跑直線,以Z字形移動的他,輕鬆避開了身後的襲擊,轉眼間兩個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怎麼辦?”兩槍不中,趙虎急忙跑了過來,而孫伯陽這時才從地上爬了起來,雲天的突然襲擊,讓他剛想從後腰掏槍的動作愕然而止,毫無防備下,他的口鼻還在不斷流血。

萬沒想到,自己如此精妙的演技都被雲天識破,原本還想等趙虎一起抓人的孫伯陽,大爲的惱怒。

“追,不能讓她跑了,否則我們誰都逃不了。”

孫伯陽擦了擦臉上的血跡,沒想到突然出現的雲天竟然讓他們原本順利的計劃變得如此周折,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孫伯陽一咬牙,對着趙虎說道。

“是,快把他們找出來。”趙虎急忙對着身後的喊道,五六個人立刻衝了出來,向着雲天和潘瑤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而孫伯陽和趙虎也急忙跑了過去。

黑夜中,雲天拉着潘瑤疾馳,剛纔發生的鉅變,已經讓她都驚呆了,完全沒有想到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綁匪竟然是自己的安保隊長和副隊長,這真是太恐怖了。

“我跑不動了。”跑了一會,潘瑤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香汗淋漓的她已經咬牙堅持了,但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體能根本不可能頂得住,而且一夜之間發生了什麼多複雜的事情。

“那你先躲起來。”看着潘瑤呼呼帶喘的模樣,在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人生地不熟的他們再跑就要進山了。

“那你要做什麼?”潘瑤被雲天拉着,來到了一個角落,躲在暗處的她有些害怕的對雲天說道。

“戰鬥!”雲天知道自己別無選擇,現在是安保隊長叛變,恐怕警力一時半會也不會到來了,而潘瑤的打扮也不適合進入山林中,所以他無可避免的要和綁匪正面對戰了。

“那你小心。”潘瑤點了點頭,雖然很害怕,可她也知道雲天的身手應該不錯,尤其是他竟然可以提前發現孫伯陽和趙虎是綁匪,那麼他應該也有對付他們的方法。

“嗯,你呆在這裏,哪都不要去,除非我過來,否則其他人走過也不要發出響聲。”雲天叮囑完,再一次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沒想到原本的撫琴竟然變成綁架,真是毀了這麼好的夜晚。

一朵雲彩遮擋住了皎潔的月光,或許這就是夏天的腳步,多變的天氣恐怕一會還會下雨,而云天猶如一隻無聲無息的貓,幾下就攀爬到一棵大樹上,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腳步聲響起,身後的綁匪們已經追了上來,雲天輕輕撥開樹葉,張望着對方的動向,算上趕來的孫伯陽和趙虎,他們一共是八個人,其中三個人手持微衝,而另外五個人都拿着手槍和砍刀。

“他們一定就在這附近,立刻給我搜,絕對不能讓他們跑了。”之前勘察過現場的他們,對於這片廢棄的度假村非常瞭解,再往前走就是荒地,放眼望去無遮無擋,所以兩個人一定還在附近。

“是!”其他幾個人立刻分散開來,帶着手電的他們,分成四組開始在這片區域搜索了起來。

樹上,雲天的雙眼一刻都沒有離開過這八個人,看着他們的步態、神情,以及持有武器的動作,雲天在心中已經給這八個人的實力進行了評估。

孫伯陽和趙虎是經過訓練的,走起路來下盤穩重,持槍的動作也比較專業,而此時他們每人帶着一個人,向兩邊走去。

而另外兩組實力相對弱一些,從他們的神態以及步伐就可以看出,他們只是普通人,沒有軍事化訓練過的他們,持槍的動作也不專業,所以雲天把他們列爲了首選目標。

於是雲天偷偷的滑下大樹,躡手躡腳的向着其中一夥人靠近,而之所以襲擊他們的原因,正是因爲他們兩個人都是手槍,而另一組中有一個人才持有微衝,相對他們的火力和實力都是最弱的。

夜貓的代號可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雖然沒有猛虎、狂熊那樣的霸氣,但卻是最符合雲天身手的代號,快速移動中,即便是穿着軍靴,雲天依舊毫無聲息,動作矯捷猶如夜間的貓一樣,轉眼間已經向着兩個人靠了過去。 手電光不斷的在夜色中閃爍,八個人分頭行動,尋找着躲藏起來的兩個人,而此時,這一組的兩個人已經來到了未完工的商業街,隨着一腳踢開那早就殘破不堪的木門,手電光已經照向了裏面。

“沒有。”有些乾瘦的男子搖了搖頭,一頭的黃毛讓他顯得有些頹廢,深陷的雙眼一看就是一個喜歡熬夜的傢伙。

“下一間。”另外一個是矮胖子,身材不高的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長袖衣服,光頭的他擺了擺手,握着手槍向着下一間房走了過去。

黃毛和光頭再一次接近了一個房間,相互使了一個眼色後,光頭一腳踢開了木門,不過當他的手電照進房間的時候,這裏依舊是空蕩蕩的,除了幾隻老鼠被驚嚇的跑開,其他一無所有。

“咔!”可就在光頭踢門的瞬間,一個黑影已經從旁邊的房頂一躍而下,猶如蒼鷹般扣住那黃毛的右臂,雲天雙手猶如老虎鉗一樣,直接擰斷了他持槍的右手。

“啊!”一聲慘叫,黃毛根本就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劇烈的疼痛讓他的身體也隨着跪倒在地,而腦袋直接撞在了雲天的膝蓋上,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誰?”光頭急忙回頭,同時右手的手槍已經本能的轉了過來,不過還不等他開槍,他的右手已經被雲天一個橫踢擊中手槍,巨大的力量直接把手槍踢掉。

“噗!”雲天不會給他太多的時間,右掌直接拍在他的太陽穴上,巨大的掌風直接命中了他的耳膜,巨壓之下,光頭的耳朵立刻鮮血流出,雙眼一花的他還不等叫,雲天的左掌已經拍在了他的咽喉。

劇痛和窒息,讓他的大腦暫時性的昏厥,雖然只有幾秒鐘,但已經足夠雲天發揮。

雙拳不斷連續擊打他的小腹,暴漏出來的軟弱部位讓他再一次本能的低頭,但卻把後腦勺完全的暴漏在了雲天的面前。

“呯!”雲天一記手刀,那可是有開磚裂石的力量,光頭頓時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在這邊。”不過,剛纔那個光頭的呼喊,再加上他們手中電筒光芒亂掃,讓不遠處的孫伯陽發現了不對勁,一邊扣動扳機,一邊大聲的喊道。

“果然……”聽着槍聲響起,雲天一個前撲,順勢一個跟頭,他再一次消失在了這個十字的商業街中,來不及去撿掉在地上的武器,雲天的偷襲只算是成功了一半。

孫伯陽的呼喚立刻讓其他幾個人紛紛的跑了過來,不過在想找雲天已經消失無蹤,此時倒在地上的兩個人已經昏迷不醒。

“這小子到底是誰?”趙虎看着這兩個傢伙,剛纔那詭異的身影實在是太快了,這那裏是人能夠做到的。

“不知道,但是大家都加點小心,恐怕這次比較麻煩,絕對不要單獨行動,抓到人我們就撤,趙虎你帶着他們兩個,其餘人跟我,絕對不要分開。”

孫伯陽雙眉緊鎖,撿起了黃毛和光頭的手槍後,對着趙虎說道,這突然出現的小子,真是徹底打亂了他們所有的計劃,但既然他們已經做了,就絕對要做下去。

躲在暗處的雲天,早已經消失在了這個區域,既然暴漏了行蹤,下次攻擊的難度也就加大了,不過這也沒有辦法,畢竟自己現在不再是特戰隊員。

對付那兩個傢伙,雲天最少有十種方式一擊斃命,但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首先,他不再是特戰隊員,所以他不能取人性命,其次,他也不想剛以來到這個城市就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一旦死人的話,他恐怕就要被調查,到時候又要牽扯軍方,這是他非常不想見到的。

“從此以後我不再是軍人,我也不需要執行命令。”這是雲天把自己的軍徽撕掉時候說過的話,而他就是這樣一個固執的人,否則也不會因爲那件事情而選擇退伍,離開了部隊。

黑夜,再一次恢復了寧靜,現在提高警惕的六個人,讓沒有武器的雲天可是非常的難以偷襲,不過他還是尾隨着趙虎他們的身後,對比起來他們手裏只有一把微衝,也是雲天考慮解決的原因所在。

現在,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安靜的午夜中,沒有任何的聲響,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的尋找着潘瑤,同時也在提防着黑暗中的偷襲。

“咚!”突然一聲響動在身後傳來,趙虎立刻本能的轉身,停住腳步的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去看看。”剛纔雲天的動作已經然趙虎心有懼意,若不是欠了太多外債,他也絕對不會鋌而走險,無路可退的他只有硬着頭皮,對着一旁的小子說道。

“嗯!”雖然害怕,好在手中有槍給了他一些安全感,一點點的向着那響動聲傳來的方向走去,他可是加倍小心,而趙虎和另一個人則跟在他的身後,手指扣在扳機上,隨時都準備開槍了。

“啊!”眼看着他們已經快要來到發出響動的房間前的時候,黑夜之中一聲尖銳的慘叫,讓他們再一次停住了腳步。

“嗖!”可就在他們擡起頭尋找聲音來源的時候,黑暗中,半塊磚頭已經向着趙虎身旁的男子砸了過來,直接命中他頭部的磚頭,讓他瞬間慘叫着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猶如獵豹一般,從黑暗中衝出來的雲天已經撲了過來,一腳踢中趙虎的手腕,他手中的手槍頓時掉落在地,而藉着這個時機,雲天回身一腳連踢,踹在趙虎胸口上後,卻藉着這個反震的力道,再一次向走在前面的男子撲了過去。

“呯!”猛然轉身的男子本能的扣動了扳機,不過他還是晚了一點,在他扣動扳機的瞬間,雲天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腕,那顆子彈貼着雲天的左肩飛出。

隨着雲天左手用力外扭,對方的身體已經向着右邊傾倒,重心不穩的他,此時空門大開,而云天的右手手刀,已經重重的切在了他的脖子上。

被雲天踢到的趙虎感覺到胸口巨疼,這種好似被車撞過一樣的力量,差一點讓他昏厥,不過此時他還是爬了起來,看着走過來的雲天,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撿地上的手槍了。

剛纔那聲慘叫是來自於潘瑤,雖然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恐怕這聲慘叫已經引起了孫伯陽的注意,所以雲天必須儘快解決掉眼前的趙虎,再去解救潘瑤。

“你到底是誰?”突然冒出來的小子打亂了他們所有的計劃,不僅因爲古琴的原因,讓原本六個保鏢增加到了四十個,更是在他們設伏地點搶走了潘瑤。

對於趙虎的提問,雲天並沒有回答,時間寶貴的他毫不猶豫的衝了上來,揮動雙拳直取趙虎的面門。

雖說這趙虎不如雲天,但卻也是經過職業化的訓練,搏擊技能絕不是普通人可比,眼看着雲天襲來,他雙臂彎曲,靠在頭部左右,身體微蹲將重心降低,快退兩步的他避開雲天的直拳,弓步上前已經向着雲天襲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