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迷迷瞪瞪的坐起身,頭上還頂着一簇證明他睡姿相當不老實的呆毛。

2021-02-02By 0 Comments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七夜對自己的情緒引導作用越來越小,越來越不明顯。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最近酒精攝入過量,導致的錯覺。

至於昨天晚上,回來之後發生的事情?

重新倒回牀上的雲落天,扯過被子捂到頭上,表示還是忘了吧!

那個人絕對不是自己!

稍稍躺了一會兒之後,雲落天還是狠狠心,在臉上抹了一把,起身了。

今天,還要去找第五夜——貪夜!


到底是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怎麼也賴不掉的,早點弄好了,去看看祝贛。

畢竟是骨折,可能會耽誤訓練了。

想到這裏,雲落天磨磨牙!

昨天,就不該那麼輕易的放過那幫人!

祝贛是誰?他雲落天哥們!而且還是被當成弟弟寵着的那種!

平時的時候,可能大家夥兒都喜歡去逗逗他,尋尋開心。

不過,那也是他們這幫人才可以!

昨晚上那些傢伙,什麼鬼?!

越想越覺得不忿,雲落天決定找個時間,查查那幾個人什麼來歷,非得再把他們收拾一頓才行。

現在還是趕緊找到要找的東西,然後去看看祝贛的恢復情況,如果……

雲落天突然想到易鶴手裏似乎有種特效藥,對於骨折效果特別好,也不知道有沒有帶在身邊,說不定可以……

眼珠一轉,雲落天動起了小心思。

只不過……眼前突然閃過易鶴虛弱的樣子,雲落天最終還是狠狠搖搖頭:不行,不能這麼做!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給易鶴添麻煩。

放棄了腦中的想法,雲落天打起了兌換的主意,然而打開界面之後,怎麼也沒有找到那種藥物的相關信息。

這纔想起來,那種特效藥是易鶴獨有的,甚至因爲產量稀少的原因,只特別供給易鶴所屬軍隊。

敲敲腦門,雲落天覺得自己大概是睡糊塗了!

都想些什麼?

直接從牀上起身,腳踝出傳來絲絲痛楚的感覺,雲落天這纔想起來,艹!自己昨天也被那幫孫子弄傷了!

這下好了,新仇舊恨的,雲落天感覺自己要是不找機會好好整死他們,都可以不用姓雲了!

等等,姓雲?

自己一點兒也不想跟雲書狂那傢伙一個姓,艹!

想到渣爹雲書狂也姓雲,雲落天整個人都不好了,想要把姓氏換掉的想法突然間涌上心頭。

改成和母親一個姓!

只是現在還不行,暫時先頂着雲這個姓,讓自己記住自己有個什麼樣的渣爹!等到雲書狂付出他應該付出的代價之後,再換掉姓氏,徹底和雲書狂、雲家斷絕關係!

擡起受傷的那隻腳,看了看,沒有滲出血來,但是總感覺哪裏有點兒不一樣,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

小小的糾結了一會兒,實在沒想出什麼來,只好暫時放棄,先做正事兒去了。

從牀頭處,拾起之前放着的紙條,掃了一眼!

“!”

大吃一驚!

上面竟然寫着:“搜索你的房間!”

什麼叫搜索你的房間!

雲落天掃視了一眼自己亂七八糟的房間,手有點兒抖!

不會吧!

難道易鶴把酒藏到自己房間裏面了?

親自進來藏的?

雲落天感覺自己很方。

“你想的還真多!”一道清冷的女聲突兀的響起,雲落天心下一驚!

“是誰?”但是環顧四周,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你覺得以易鶴的性格,他會進你這個狗窩一樣的房間?”女聲沒有理會雲落天的問題,嘲弄着雲落天的沒收拾。

在女聲的提醒下,雲落天想到之前在貧民區的時候,自己因爲身體不適沒有按照約定的時間去易鶴那邊。

以至於易鶴有些擔心自己的情況,找上門來。

推開門之後,卻怎麼也不肯進來,就那樣站在門口。

因爲那個時候只有自己和葉子還在宿舍裏面沒有出門,自己還病得暈暈乎乎的,膽子相當小的葉子逼不得已,怯生生的湊上前問易鶴找誰。


身上的味道,直接將易鶴薰得倒退了好幾步。

勉強問清楚自己的情況之後,留下藥劑,就趕緊離開了!

想到這裏,雲落天有些遺憾,沒有見到易鶴狼狽的樣子!

不過倒是應了那道女聲的話,易鶴大概是不會進自己的房間。

那麼……進來藏東西的,肯定就是斬暨了!

靠!這也沒有比易鶴直接進來好多少吧!

雲落天突然覺得,比起找貪夜,自己大概更需要先把房間老老實實的收拾收拾。

但是!剛剛說話的女的到底是誰?

“你到底是什麼人!”雲落天朝着剛剛自己仔細辨別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邊,連個鬼影都沒有!

“說你蠢,你還真是蠢!你這麼問,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實情嗎?”女聲依然實力嘲諷。

說時遲,那時快!

雖然女聲的位置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是還是被雲落天聽出了位置。

自從解禁之後,一直呆在雲落天手腕上的燼空蛇王更是直接朝着那邊躥了過去。

不過躥過去的速度有多快,躥回來的速度就有多快。

當燼空蛇王重新盤迴雲落天手腕上的時候,雲落天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雲落天甚至還能感受到,盤在手腕處的燼空蛇王的身體正在發抖。

這恐怕是燼空蛇王第一次這麼害怕,有心想要問什麼,偏偏雲落天和燼空蛇王物種不同,溝通不良!

當然,想要藉助燼空蛇王找到房間裏面潛藏的“女人”的計劃也就直接落空了。


“就憑你和一條小笨蛇也想找到姐姐我?想的倒是挺美的!就是不切實際地很!”女聲嗤笑一聲,徹底銷聲匿跡了。

任憑雲落天怎麼大喊大叫,都再也沒有了反應。

雲落天沒有辦法,準備還是先忙正事兒吧!

先找貪夜,再去看看祝贛!至於突兀出現在房間裏,還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的女人?

雲落天表示到時候和易鶴先報備一下再說吧,自己這裏也沒有什麼值得偷的東西。

不過想來不會是什麼小偷之類的存在。

至於會不會是想要殺自己的人?雲落天卻相當的肯定,絕對不可能!

畢竟就這樣手神出鬼沒的技巧,這女的要是想動手早就動手了,也不至於出聲暴露她自己。

最大的可能性應該還是易鶴認識的人,聽易鶴先說起過自己,然後潛到了自己的房間,想要觀察一下,看看到底如何!

只是……好像讓她失望了?

這下丟臉丟大發了!

雖說人沒有找到,雲落天還是努力的忍住了想要捂臉的衝動,已經夠丟臉了,可不能繼續丟人!

收拾收拾心情,雲落天開始翻箱倒櫃起來。

這一折騰,原本好歹算個窩的房間,逐漸開始向着小型垃圾堆放場發展了。

東一堆、西一堆的!每一堆都堆得相當的“好看”。

偏偏因爲堆放太多,有時候自己都忘了那一堆東西是自己堆出來的,有重新翻找了一遍。

簡直不忍直視!

雲落天倒是沒有感覺到什麼,全身心都集中在找東西上面去了。

這裏沒有!這裏也沒有!這裏還是沒有!雲落天越找越急躁。

牀上翻找過了、衣櫥翻找過了、甚至連衛生間也找過了!

沒有!沒有!統統沒有!

要不是確認紙條上面的筆跡確實是易鶴的字跡,雲落天都忍不住想要懷疑,到底是不是有人故意想要涮自己了。

看了看被自己翻找得亂七八糟的房間,雲落天有些沮喪。

連個東西都找不到!真沒用!

心裏狠狠的唾棄自己一番之後,雲落天開始收拾東西起來,該疊的疊好、該放回原位的放回原位。

中間還不忘伸手往牀底掏一掏,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被忽略了的。

就是地毯,雲落天都顯露好幾次,又重新把它鋪好!

可惜的是,要找的東西,並沒有如願出現!

重新收拾好已經找過的牀和衣櫥,雲落天的視線落在了一邊的書桌上。

那個地方……自己從沒有過去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