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一刻,看着靈魚和虛影,陳浩有些懵。

2020-11-02By 0 Comments

這特麼,爲什麼有種似是而非的熟悉感?

它就好像……莊周,臥槽,就是莊周,這特麼見鬼了!連莊周都冒出來了!

陳浩一臉無語。

這時候,靈魚身體一抖,一股無形波動擴散,把街道兩邊的玻璃震碎一片,之後,它猛然衝向了陳浩這邊。

陳浩不動聲色的退後,飛掠上一座房頂。

白人男女一個拿出了一把寬大的長劍,一個拿出了銀白色的雙槍,身上浮現乳白色,略顯神聖的力量。

而黑人則掏出了一個小巧的骷髏手鍊,唸唸有詞,手鍊上散發出邪惡的黑氣。

光年彼端 倒是小鬼子,嗯,還在冷酷擺姿態。

看靈魚撲過來,白人女首先動手,雙槍擡起,對着靈魚開槍。

一道道子彈爆射,直接穿透了靈魚,就好像射中了水面一樣,盪開一層漣漪。

那子彈上似乎也有神祕的力量,卻沒有絲毫作用。

白人女面色微變,卻沒有絲毫驚慌,依然在開槍。

只不過她射擊的地方不斷在變,似乎在尋找靈魚的弱點。

白人男則手持大劍,奔跑起來,在靈魚靠近的時候,直接撲了過去,暴喝一聲,大劍上亮起驚人的白光,一劍斬下。

下一刻,靈魚被斬出一道傷口,幾近分裂兩半。

不過靈魚蠕動間,那傷口又快速癒合了。

白人男見狀,對黑人叫了一聲。

黑人當即揮手,骷髏手鍊上冒出一道黑氣,黑氣中有骷髏虛影,張牙舞爪的飛向靈魚,落在了白人男斬出的傷口中。

下一刻,靈魚傷口癒合,恢復正常。

黑人臉上露出一抹奸笑,正要念咒呢,下一刻,奸笑變成了黑人問號。

他手中的骷髏手鍊……突然破碎了。 挖特?

滿臉懵逼,黑人正要查看手鍊什麼情況,突然面色大變,一個跳躍翻滾,靈敏的逃出了六七米。

隨後,靈魚從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衝了過去,把一堵牆撞碎,衝入了房屋內。

黑人驚魂未定的爬起來,急忙遠離,跑到了白人男女所在,顯然三人才是真正的一夥。

陳浩正俯視觀察呢,突然感覺不對,身影一掠而起,隨後腳下所在的地方砰的破碎,然後靈魚衝了出來,張大嘴巴,咬向陳浩。

陳浩人在半空,冷哼一聲,反手間大桃木劍掏了出來,對着靈魚一劍斬下,瞬間,一道劍光凌厲,從靈魚身上直接閃過。

咻的一聲中,靈魚從頭分裂成兩半。

但是劍光過後,靈魚再度融合,看起來毫髮無損。

陳浩皺眉,沒有纏鬥,身影藉助劍罡反退,落在了十多米外的另外一棟建築上。

這時候,靈魚落下,似乎感覺到了陳浩的不好惹,選擇放棄硬骨頭,先挑軟柿子,魚頭一轉,衝向了扮酷的小鬼子。

小鬼子看靈魚撲過來,依然無動於衷,造型帥氣,動作超炫,一派高手風範。

即便是白人黑人也看的暗暗驚歎,這倭國小鬼子,有這麼厲害嗎?居然面對這種打不死的邪靈,也如此淡定。

這種驚歎,維持了不到一秒。

因爲靈魚撲過去,小鬼子沒動,靈魚撲到身上了,小鬼子,破碎了。

就好像一塊玻璃,突然崩潰,化作片片散去。

靈魚有些楞,黑人白人也都傻眼。

說好的高手風範呢?這特麼,人呢?

陳浩看到這一幕,沒有驚訝。

之前他看到小鬼子這種表現的時候,就有些懷疑了,此刻見到,心中浮現了一種倭國忍法的相關介紹,鏡像幻身。

這是一種幻術糅合倭國許多本土陰陽術,造就而成的神奇忍法,最大的作用就是弄出類似身外化身一樣的假身。這種假身,幾乎和本體的氣息一模一樣,不攻擊到根本就無法察覺。

當然,鏡像幻身沒有任何的攻擊和傷害能力,最大的作用就是矇蔽,造假。

或許有人覺得這麼牛逼的能力,居然只有這麼垃圾的作用,那就太小看倭國忍法了。

忍法的厲害,不是單一,而是結合,刀術,幻術,潛行,結合一起的忍法,本身就是倭國陰陽師創造出來的戰鬥分支,經驗豐富的忍法,甚至能夠越級刺殺更厲害的修行之人。

隨着鏡像幻身破碎,在靈魚愣住的一瞬間,消失的小鬼子再次出現,就好像憑空一閃,然後就是一道刀光閃過,小鬼子再次消失。

而靈魚身上的虛影,半邊腦袋被切掉,露出一片空白。

一愣之後,虛影震怒,駕馭靈魚,瘋狂擺動,震開一層層的波動,把四周破壞一片。

不過小鬼子消失不見,再也沒有出現。

這一幕被黑人白人看到,都是眼瞳縮小。

邪靈可怕,那小鬼子也不差啊,這隱身之後,根本察覺不到真身所在,而且攻擊十分刁鑽,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三人比較了一下,自問面對上這樣的攻擊,能夠避開的可能性太小了,這不完全是實力的差距,還有警惕性,戒備心理,稍有疏忽,後果難料。

相互看了看,黑人白人長久的合作立馬明白了對方的心思,然後三人一轉身,跑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打又打不過,殺也殺不了,那還留下來幹雞毛,這樣的戰鬥毫無意義好吧。都是常年混江湖的老油子,誰都不會正義心爆棚,非要弄個你死我活,那是初出茅廬的傻逼纔會乾的事。

三人跑的賊快,轉入隔壁街道就消失不見。

站在屋頂,陳浩沒有阻擾,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靈魚所在。

別人看不到小鬼子,但是他這一現身,陳浩立刻就鎖定了他,升級版的陰陽眼,一下子就發現了小鬼子的真身所在。

他好像使用了什麼法器,不僅遮蔽了氣息,身影,更附有效果不錯的隱身效果。

在潛伏之後,完美的和四周環境融爲一體,若非陳浩目視着他潛伏的動作,也幾乎不能察覺他的存在。

由此對倭國忍法,陳浩也是驚歎。

根據之前看的一些道卷資料,百年前道門和倭國陰陽師大戰時,有不少道行高的修士,就是被忍法刺殺,導致後來道門修士和陰陽師戰鬥前,都會先用大威力的道法來一遍覆蓋式毀滅性的打擊。

此刻看到這個小鬼子如此出色的忍法修爲,陳浩佩服之餘,伸手掐捏法決,凝聚了一團清水,然後彈指間,清水飛射,直接砸向小鬼子。

小鬼子感知到危險,哪敢繼續躲藏,急忙從潛伏狀態掠出,躲避清水。

他這一動,頓時被靈魚虛影發現,撲了過來。

小鬼子怒視陳浩這邊,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了。

陳浩咧嘴一笑,絲毫不慫。

不能光國外來坑華夏的新生代修士,這遇到了國外的天驕,能坑一把是一把,否則日後這樣的天驕成長起來,對華夏威脅怎麼辦?

避開了靈魚的撲擊,小鬼子再次一閃消失,準備潛伏。

可是他這一動,又是一團清水擊來,破壞了他的潛伏。

連續幾次後,小鬼子直接放棄了靈魚,身影閃動,向陳浩這邊潛行過來。

等到了近前,小鬼子二話不說,直接暴起,對着陳浩,刀光一閃,剎那間,陳浩一分爲二。

不過小鬼子卻是不喜反驚,急忙身影一退,就要隱沒身影。

但是這一退,小鬼子錯愕的發現,自己衝入了一個懷抱中。

“別人都走了,你還不走,我覺得,你的目標不是什麼精魄,而是這條魚吧!”陳浩幽幽的口氣在小鬼子耳邊響起。

小鬼子大驚失色,反手就是一刀捅了過去,卻落空。

隨後小鬼子就發現,一張面孔出現在眼前,和自己幾乎臉貼臉,正是自己想要斬殺的那個華夏修士。

“你潛行暴起的一瞬間,那速度絕倫,攻擊可怕,但是一般情況下,速度太慢,攻擊一般,果然忍法就是極端的刺殺之道,不成功,便成仁。”嘴裏說着,陳浩伸手掐住小鬼子的脖子,冷冷道:“想死,還是想活?” 被陳浩手掐住脖子,小鬼子想掙扎,但是一動,頓時就感覺一種強烈的電流浮現,頓時小鬼子慘叫一聲。

陳浩聞聲卻是愣住了。

這個聲音,是女的!

臥槽,這特麼短髮,面容硬朗,還有喉結,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陽剛小夥子,怎麼是個女人!

凝目一看,陳浩終於在小鬼子身上發現了異常,彈指一道法光落下,小鬼子那硬朗的臉部快速轉變,變得柔和起來,眉毛變細,眼睛變大,嘴巴變小,皮膚都變白了許多。

這時候,除了依然是短髮外,小鬼子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女孩,看起來年紀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年輕的有點過分。

奸臣 而被陳浩法光逼迫,一道虛影從小鬼子身上脫離,凌空懸浮,卻是一個虛幻的鬼影。

這是……式神!

陳浩恍然。

這小鬼子用式神附身,把自己變成了男性模樣。

這特麼,有必要嗎?看起來不算醜,也沒有多漂亮吧,身材更是……哎,你這樣,朋友都願意勾結搭背喊兄弟,至於用式神來假扮男人?

陳浩無語。

感覺到被發現了真實身份,小鬼子渾身顫抖,艱難開口,用略顯蹩腳的華夏語道:“放過我,我是大陰陽師暗月的嫡傳弟子秋名。”

“我管你什麼暗月明……咦,暗月,就是那個把天狗派來華夏借種的那個奇葩女人?”陳浩突然想起什麼,驚訝的問道。

小鬼子臉黑,不過卻沒有反對。

被抓了現成,現在天狗都還被華夏道門關起來當rbq呢,想反駁都不成。

看着小鬼子的臉色,明顯被猜中了。

陳浩咧嘴一笑,正要開口,突然面色一動,帶着小鬼子一閃,飛掠幾米之外,然後靈魚撲過來,震盪一層波動,地面都顫抖了一下,一大堆雜亂東西被震飛。

避開了靈魚的攻擊,陳浩反手間一道陣法覆蓋過去,把靈魚困在中間,任由它衝擊,自己則看向小鬼子,繼續道:“既然你是暗月的弟子,看在有那麼一點交情的份上,我可以不殺你,不過這個靈魚是什麼情況,你要跟我說清楚。”

小鬼子沉默。

陳浩語氣一轉,幽幽道:“你也可以不說,但別忘記這是死城,在這裏發生什麼意外都有可能,別逼我辣手摧花,到時候你魂飛魄散,死無對證,誰也找不到我頭上。”

小鬼子感知到陳浩一絲殺意臨身,頓時嬌軀一顫,這纔不甘心的開口道:“這是鯤靈魚,那虛影是墟靈。它們來自墟界,是一種雙生一體的靈體,介於虛實之間,虛化之後,無形無影,萬法不傷,實化之後,能夠發出靈波,威力巨大。”

“威力巨大?就是這樣嗎?”陳浩看着靈魚衝陣卻無法破開,撇嘴不屑。

威力是有,巨大未必。

小鬼子道:“那是因爲它進入人間,消耗太大,還受了傷,需要進食,現在的威力,不足全勝時期的十分之一。”

“哦?那這樣還有看頭。不過它的進食不會就是吃人吧?”陳浩問道。

小鬼子道:“鯤靈魚只要吞噬靈體就能長存,墟靈則需要吸收活人的精氣神纔可以療傷,甚至變強。”

“那你爲什麼要對付它?不會是想抓它當式神吧?”陳浩問道。

小鬼子沉默。

陳浩繼續道:“好了,我不問這個,最後一個問題,怎麼才能滅了這玩意?”

小鬼子大驚,急忙道:“能不能不要殺。”

陳浩笑道:“你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格,它死,還是你死?”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小鬼子苦澀道:“道友,鯤靈魚本身是沒有太多智慧的,完全受墟靈掌控,你要殺墟靈可以,這鯤靈魚能不能讓給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陳浩眼神微動,笑了:“你修行的是忍法一道,這鯤靈魚虛化之後,無影無形,你若是能夠收它成爲式神,得到鯤靈魚的能力,那你這潛行的能力增加的可不止一點點啊,這麼大的好處,你說你能拿出什麼來交易。”

小鬼子沉默。

陳浩道:“不過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如果你願意用你的人來交易,我還是可以考慮的。”

小鬼子怒視陳浩:“這不可能,道友身爲一個華夏大修士,爲何如此無理,說出這樣有損身份的話語。”

陳浩好笑道:“我怎麼就有損身份了?我只是讓你簽訂一份契約,爲我工作,難道這就不行了?那這樣啥也別說了,乾脆殺了得了。”

說着陳浩擡起手,雷光在掌心浮動。

小鬼子愣住,急忙道:“道友你不是要得到我的身體?”

陳浩臉黑:“我說你們倭國女人都這麼自戀嗎?你是臉蛋漂亮,還是胸大屁股翹,我至於這麼飢渴?”

小鬼子也臉黑。

這特麼意思是說我不堪入目嗎?還嫌棄我沒胸沒屁股?你眼瞎嗎,我這是纏起來了好吧!

“如果是簽訂契約,我可以答應,不過道友要幫助我得到鯤靈魚。”小鬼子不想浪費時間,直接說道。

陳浩笑道:“這樣纔對嘛,來,跟着我念,我……嗯,你叫啥?”

小鬼子氣結,一字一句道:“秋名。”

“哦,想起來了,你剛纔說過,你直接這樣,以道心對天道起誓,我秋名,自願追隨陳浩,一生不背叛,不陽奉陰違,若違誓言,修行入魔,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秋名:“……”

“怎麼?不行嗎?”

秋名咬牙切齒道:“道友,你過分了,這樣的誓言,我絕對不可……你幹什麼?”

她還沒說完就發現陳浩又擡起手,掌心中雷光閃爍,看起來要打她。

陳浩理所當然的道:“打死你啊,華夏自古有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這麼有天賦,日後肯定會變得很強大,到時候對付我華夏怎麼辦?那時候有無辜之人被你害死,我也有責任的,與其如此,不如現在打死你,一了百了,也免得我以後自責。”

秋名:“……”

自責你妹啊,我什麼時候說要和華夏爲敵了,你這理由太牽強了吧!你這就是無恥的逼迫!是卑鄙的威脅!

眼看陳浩一巴掌就要打下來,秋名大聲道:“等下。”

陳浩笑眯眯的道:“你答應了?”

秋名憋屈的道:“道友,你這樣,就不怕得罪我師父?”

陳浩眯起眼睛:“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得罪的厲害人物不少,你師父還排不上號。”

秋名:“……” “希望你別後悔。”

看陳浩軟硬不吃,秋名放棄了反抗,開始發誓。

畢竟是個年輕的小女孩,而且年紀小修爲不弱,有着美好的未來,在沒有觸及底線的情況下,她還是願意妥協的。

隨着誓言說出,一種莫名的韻味在秋名身上浮現,那是道心之言,就算沒有天譴之類,如果違背了,也會在內心中留下陰影,短時間內看不出來啥,可是在修爲突破,或者修煉某些帶着危險性功法的時候,這陰影就是最大的威脅。

看秋名認慫,陳浩滿意的笑了:“不錯不錯,你很有倭國人服從強者的本性,這是一種良好的習慣。”

秋名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陳浩:“既然道友自認爲強者,那這墟靈就交給你了,把它和鯤靈魚分開,然後滅殺。”

陳浩道:“怎麼分?又怎麼殺?”

秋名道:“墟靈不是活物,也不是死物,而是一種獨特的靈物,它可虛可實,無懼道法,我師門有一本祕典中,介紹了這類靈物,說想要殺它們,只能打,把墟靈本身的靈氣全部打散,沒有了靈氣的支持,墟靈就會消失。如果依靠我自身,想要磨滅墟靈,可能性不大,道友行不行,我就拭目以待了。”

陳浩咧嘴一笑:“我說怎麼砍不死,原來是這樣,那交給我了,另外,糾正一下你的說法,不要對男人說行不行。”

話落,陳浩放下黑貓,身影一掠,衝向了鯤靈魚和虛影。

秋名一愣之後,撇嘴看向陳浩。暗道行不行也不是嘴上說說的。而後她目光也是緊盯陳浩,隱約有些期待。

身影到達被陣法困住的墟靈和鯤靈魚面前,陳浩就發現。這墟靈發現破不開陣法,直接化虛,變得肉眼不可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