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也是修鍊之人進入修仙過程一個必不可少的功課。

2021-01-29By 0 Comments

靈體也稱為人體的另一個元神,所以便將此過程稱為凝神層。

蘇徹的計劃非常詳細,他打算拿出兩天半的時間來進化元神,凝成靈體,這時間相當於在六層冥想宮殿之中待近四十天之久,這樣的速度對於現在達到中階凝神層的蘇徹來說,遊刃有餘。

也沒有繼續發獃,蘇徹立刻開始了修鍊。

雙目緊閉的同時,蘇徹的身體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時間的滑落在現在的六層塔之中,過得非常的快,幾乎就在瞬息之間,四十天的時間已經悄然逝去。

再當蘇徹的眼睛慢慢睜開的同時,他的身體就在瞬間散發出了大量的青色靈氣。

「呼……大功告成!」蘇徹爽快的大喝一聲,這時避水金睛獸忽然出現在了蘇徹的面前。

「完成了?不錯,不錯。」避水金睛獸說道。

蘇徹笑著對他說道:「這個過程還不是很艱難,不過接下來的事情,才是最難的。」

「你準備著手修鍊了?」避水金睛獸的面色上,就在此刻也興奮了起來。

「是啊,讓它積攢的時間也太久了。這次修鍊完成,我能感覺得到,距離五層九合天需要的靈氣就不遠了。」蘇徹長出了一口氣,從腰間拿出了一個木盒子。

「吃下它,就能完成你所有需要的靈氣了。」避水金睛獸嘆息了一聲,「現在想想,我剛遇見你的時候,你不過歸元層,現在你就要步入齊雲層了。」

蘇徹聽避水金睛獸這麼一說,自己也是憨笑了起來,「時間過的可真快,不過這也就證明,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你說他們讓你去風殘月到底是為了什麼?」避水金睛獸問道。

蘇徹搖了搖頭:「不過據我的猜測,可能是和木離大師臨死之前說的那個預言有關係。」

「哦?你是這麼想的?」避水金睛獸疑惑的說了一句,片刻之後,緊接著說:「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知道,古念心經在你的手裡?」

「不太可能。」蘇徹說道:「古念心經的事情非常的保密,就連木離大師在臨死之前才知道,我沒有給他去告密或者將這件事告訴他人的時間就了解了他,所以這樣的猜想不太成立,不過我倒是認為,和一件事情有關係。」


「什麼事情?」

「你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在那個客棧里見到巫舵主的時候,他的變化嗎?」

避水金睛獸聽蘇徹這麼一說,低頭思索了起來,忽然它抬起了頭:「你說他的實力已經增長了許多?」

「我懷疑上次八荒雪蓮的事情,很可能他們的殿主已經葬身在那裡,現在要巫舵主擔任冥靈殿的殿主。」蘇徹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

「你說,上一屆殿主死了,這一屆殿主上來的第一件事情應該是做什麼?」

「火靈會出現?」

蘇徹點了點頭,「風殘月乃是九州大陸上獨有的一種奇觀,沒有規律,沒有人能預感它的威力,但是它每次出現之前都會有人能夠預測到它的出現,況且在風殘月的時候,月光消失的一瞬間,會播下靈異種子,雖然靈異種子對於修鍊什麼的沒有任何的幫助,但是它可是可以讓妖獸的實力大增!」

「你說火靈是一個妖獸?」

「現在沒有別的猜測了,如果一切猜測都是正確的話,那麼下一步冥靈殿的動向,就是在風殘月的那天得到火靈,現在火靈已經被妖控制,如果讓它落在了冥靈殿手裡,他們掌握了天下火種,那可能會出現非常可怕的場景。」

「所以那天我們非去不可了?」避水金睛獸無奈的笑了笑。

「現在,讓我們吃了這個妖怪和這朵花吧!」蘇徹大笑著,一口將八荒雪蓮吞下了肚子。

瞬間,他周身出現了碩大的紅光,而就在這時,蘇徹大喝一聲,開!

他的腦門之上,瞬間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封』字,那這個字漸漸的又消失了。

蘇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影。

正是那日在九千嶺深淵之下和蘇徹戰鬥的妖獸。

「你小子,竟然還敢放我的靈氣出來!」妖獸怒喝道,他惡狠狠的看著蘇徹,目光似乎要將蘇徹撕扯爛。

蘇徹不慌不忙,現在八荒雪蓮的靈氣已經在他的體內四散開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八荒雪蓮的幫助之下,將沒有吸收完的八星妖獸全部的靈氣,盡數吸收入自己的體內。

剎那間,蘇徹的身上彈射出了千百道銀色的絲線,打射在了八星妖獸的身體之上,牢牢的將其控制住了。

「又來這一招!」

妖獸想要掙脫,可是它竟然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無論他怎麼用勁,那些銀絲似有巨大的力量一樣將他束縛,他根本無法動彈。

銀絲忽然冒出了紅色的光芒,伴隨著銀絲,從蘇徹的方向向妖獸侵襲而去。

「你!」

妖獸大吼著,可是當紅色的光芒穿過銀絲接觸他身體的時候,他的嘴巴終於閉上了。

蘇徹嘆息了一聲,閉上了雙眼,這時避水金睛獸可以清晰的看到,一股強大的靈氣,正在從妖獸逇身體傳輸到蘇徹的方向,而蘇徹的嘴角,慢慢的流出了血跡。

「這小子,真是可怕…」避水金睛獸看著他,「你到底有幾個腦袋啊,敢把這傢伙的靈氣和八荒雪蓮一起吸收?」

蘇徹沒有搭理他,自顧自的繼續吸收了起來。

天色,開始漸漸的暗了下來。

九州大陸上空的月亮,變得異常明亮。 周圍的靈氣濃度仍然處於一個飽和的狀態。

而蘇徹的身體,依舊保持著一動不動的樣子,距離他進入消化靈氣的狀態,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之久了。

避水金睛獸仍然在原地保持等待蘇徹的狀態,不過它也趁此機會,吸收了一些靈氣進行修鍊。

現在蘇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已經將妖獸的靈氣吸收的差不多了,但是八荒雪蓮的靈氣還有很多殘留在自己的體內。

蘇徹很納悶的看著這些靈氣,自己已經嘗試去吸收它們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它們似乎和自己的靈體沒有任何的結合,吸收了很多次都沒有結果,相反它們在蘇徹嘗試吸收了很多次之後,都傾巢而出,遍布在蘇徹身體的各個地方。

很多次,蘇徹嘗試直接像使用靈氣一樣去使用它們,可是結果仍然不盡人意。


犯著嘀咕的蘇徹,鬱悶的看著這些靈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靈氣已經遍布了自己的全身,現在蘇徹全身的各個部位都出現了非常不舒服的感覺,有些疼痛,又有些瘙癢。

有些難以忍受的蘇徹,開始使用全身的靈氣去驅散這些靈氣,可是當自己的靈氣即將觸碰到八荒雪蓮的靈氣時,它們就會自己躲閃開,始終無法捕捉到。蘇徹十分的惱怒,開始調動體內的自然之力。

自然之力徐徐的從自己所屬的很小的靈元之中慢慢的流出,可是就在它流出的瞬間,驚人的變化開始發生了。

蘇徹一驚,密切的關注體內的動靜。現在體內那些原本分散著的八荒雪蓮靈氣開始慢慢的湧向自然之力的靈元。

因為必須要散發出靈氣,自然之力所在的靈元出現了一個缺口,正是這個缺口,讓八荒雪蓮的靈氣,開始像發了瘋似的向裡面湧入。

蘇徹一時之間亂了分寸,他體內自然之力可是重中之重,這般讓八荒雪蓮的靈氣侵入,會不會讓自然之力的靈氣變質?蘇徹大驚,可是現在他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了。所有的靈氣就如同擁有靈智一般,同時擠入了自然之力的靈元之中,頃刻之間,蘇徹傻了。

他能感覺到自然之力靈元的膨脹,甚至就在一瞬間,自然之力的力量迅速增長到了一個誇張的地步。

增長后的自然之力如同一個一口吃下巨大饅頭的小孩一樣,鼓鼓囊囊的靈元開始了蠕動,一下一下的蠕動了起來。

就在蠕動的同時,它的周圍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雷絲。

這個感覺蘇徹非常的熟悉,每次在施展完雷鳴之力之後的他,都有這樣的感覺,但是現在這樣的感覺有了很大的區別。這次的感覺,確切的說起來,像是一種融合。

以往的雷絲在和自然之力共處的同時,如同依附在其上方的樣子,而現在的感覺,就如同現在的雷絲,要進入自然之力其中一般。

蘇徹的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了一個場景。

周圍是漆黑的天與地,地面上有一些星點的亮光,蘇徹向四周看去,一股雷絲慢慢的從天邊走向了自己。

雷絲的樣子和蘇徹看似十分的親切,他環繞在了蘇徹的身旁。

「這是自然之力裡面的空間嗎?」蘇徹不知道怎麼,心裡想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那雷絲似乎忽然變得非常的高興,在蘇徹的周圍歡快的轉動了起來。

「看來就是了。」就在蘇徹說完話的時候,周圍的天地似乎變了一個模樣,一大片的火花出現在了空氣之中,然後成群結隊的排列成了一行一行的火鏈,圍繞在了蘇徹的周圍。

雷絲和火鏈就在他的身旁開始慢慢的融合,融合的過程十分的緩慢,就如同兩個根本不想融的東西在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硬生生的按在了一起,其過程在蘇徹眼裡都非常的艱難。

但是它們成功了,就在片刻之後,一條帶著雷絲的火鏈出現在了蘇徹的面前。

蘇徹忽然能感覺到,這空洞的空間之中,有一股力量正在向自己的體內灌輸,漸漸的,他的身體漂浮在了空中。

那條帶著雷絲的火鏈,照著他的腹部衝擊而來;蘇徹沒有躲閃。

火鏈直接衝破了他的身體,進入了他腹部自然之力的靈元之中。

忽然,蘇徹感覺面前的景象再次消失,而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是避水金睛獸睡著的神態,現在的他,回到了冥想宮殿的塔內。

蘇徹長出了一口氣,戰起了身,喜悅的感覺迅速讓他蹦了起來!

上階凝神層!

也就是說,他可以修鍊第五層的九合天了。

同樣,修鍊完第五層的九合天,他就可以進入那個曾經高不可攀的領域!

齊雲層!

握了握雙手,蘇徹的面容舒緩了很多,現在他的力量,不知道到達了什麼樣的程度,而且他能感覺到,體內自然之力的巨大變化!

蘇徹立刻將靈氣聚集在手中,不出他的所料,他原本淡青色的靈氣,現在變成了淡綠色,而且周圍還微微的泛著黃色的雷絲,在手掌的旁邊劈啪作響。

這時,蘇徹想起了一件事情,他翻了翻手鏈,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玉簡。

這個玉簡裡面記載的便是他在火城牢之中得到的靈移天轉,現在的他,想要嘗試靈移天轉最終層的修鍊。


「靈移天轉第三層,天地動。此技最終層面,可以將靈氣觸足的地方,放下靈移標示,無論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瞬間達到。」

這就是他想要的。

他還記得打開這個玉簡時那個神秘人說的話,蘇徹暗自笑了笑:「等我到了地州,一定會拜訪你的兩個徒弟,我一定要好好的謝謝他們。」

興奮之餘,蘇徹也要開始抓緊修鍊了,他看了看面前熟睡的避水金睛獸,笑了笑,再次運轉靈氣,進入了修鍊。

「九合天,九合成天,天地九合,九合為一,乃是大成。」

若是讓蘇徹說他修鍊九合天的感受,那麼他可能只會說出來兩個字。

邪乎。

沒錯,這個靈法越向上修鍊,越感覺到一種邪惡的感覺,但是具體哪裡邪惡,他還說不出來。修鍊之中,他真切的感覺到這個靈法的霸道之處,不僅僅在於它獨特的獲取靈氣的途徑,而且還有它對於自己身體的增強幅度。在修鍊九合天之前,蘇徹根本不知道竟然有靈法可以單憑修鍊就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但是九合天屬於這個例外,它的修鍊過程,蘇徹非常的了解,並且在修鍊其的過程之中,蘇徹彷彿一個拿著鋤頭的開荒者,這個荒地就是自己的身體,彷彿這些強大的靈氣,盡數都是自己身體之中的,隱藏起來的靈氣一般。

靈移天轉大成之後,蘇徹根本沒有來得及去練習,而是直接將五層的九合天拿來修鍊了起來。


五層的九合天,需要非常龐大的靈氣基礎,但是現在沒有奶奶幫忙的蘇徹,如同一個無助的小孩,在修鍊第五層的時候,他才感覺到了自己一個人修鍊的艱辛。

每逢修鍊之時,他都會去攝取一些靈氣,可是這次他只有周圍蓬勃的靈氣讓他使用,雖然靈氣的密度很大,量也很足,但是沒有一個容器的情況下,蘇徹想要攝取,這個過程必須十分的漫長。

在打開第五層修鍊的法則時,蘇徹還另外找到了一個靈技,這個發現,也同樣讓蘇徹非常的吃驚。

沒想到這個靈法竟然真的蘊藏著靈技。

靈技之中的記載非常平常,甚至平常到沒有記載此靈技的名字。

這個靈技,便是蘇徹曾經使用在九千嶺深淵之下,吸取靈獸靈氣時使用的方法,只不過再次加深了許多,註明了許多而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