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些證據雖不致命,卻也能要了崔琰老命。

2020-11-11By 0 Comments

「大人,我現在就散布出去,還是交由錦衣衛處理?」徐一海看了季川一眼,試探著問道。

錦衣衛有權處理此事,一旦插手,崔琰吃不了兜著走。

季川聞言,摸搓著下巴,沉吟片刻后才道:「不急,此事先放一放,等待時機成熟再放出來,現在還不是時候。」

徐一海茫然點點頭,卻不知道大人所說時機在什麼時候。

……

「咳咳,今日怎會突然早朝,陛下該有許多日子沒有早朝了吧!」

皇宮外,站滿了諸多大臣,臉上表情不一,有好奇,有期待……

不一而足!

「是啊,陛下恐怕有大半年沒有上朝了,這幾年,一年都上不了幾次朝。」

「呵呵,看來今日有大事商議啊。」

一眾大臣衣冠楚楚,一個個小團體議論紛紛,不過其中有不少人卻沒有參與討論,眼中眸光閃爍不定,靜靜站在一旁,不發一言。

儘管如此,眾大臣議論也只敢放低聲音,皆因為前方站著一位老態龍鐘的老人,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一陣風都能吹到的模樣。

就算這樣,此刻天色剛剛蒙蒙亮,濕氣還比較重,這位老人依然站的筆直,寒冷的風輕輕吹過,都沒讓他皺起眉頭。

看著這位老人,眾多大臣立刻肅然起敬,此人正是大秦宰相荀昱,百官之首。

此時,荀昱筆直站立,站在最前方,雖身形枯槁,渾身卻散發著淵渟岳峙的氣勢。

「不知老大人可知陛下今日早朝有何事商議?」

忽然,一位大臣走到荀昱身旁,悄聲問道。

荀昱轉過身,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怎麼?難道陛下上早朝還要先與你商議?」

荀昱聲音很淡,卻有股迫人的氣勢。

說話之人驚出一身冷汗,懼怕的看了一眼荀昱,忙解釋道:「老大人誤會了,下官只是想提前了解陛下商議之事,好為陛下想個萬全之策。」

荀昱淡淡看了他一眼,卻比針扎還難受。

那位大臣一直低著頭,許久之後,感覺沒有那道如芒在背的目光,才慢慢抬起頭,擦了擦額頭冷汗悄然離開。

這一幕自然落在許多人眼中,原本蠢蠢欲動的大臣,紛紛偃旗息鼓,不敢絲毫異動。

以往,陛下上朝,也不似今日之詭異。

崔琰靜靜站在一旁,養氣功夫極深,學著荀昱的模樣,不動聲色。

除了他知道今日究竟所為何事之外,他渴望荀昱那個位置,不知道門最終會不會兌現承諾。

因此,心情多少有點忐忑。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尖銳聲音傳來,「百官入殿!」

現場立刻鴉雀無聲,無論秦皇放沒放在眾人心裡,但最起碼禮儀還是需要注重。

大殿上,秦皇端坐於龍椅上,俯視著殿下眾位大臣。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大臣們三呼萬歲,紛紛跪伏在地,哪怕荀昱也不例外,只是其身體蒼老僵硬行動較為緩慢,卻做的一絲不苟。

「眾卿免禮!」秦皇一抬手,揚聲道。

「謝陛下!」大臣們起身站於大殿兩旁,不發一言,靜靜等待著秦皇說話。

秦皇俯視著殿下大臣,心裡明白,這些人大多數人並沒有太多敬畏之心。

「今日早朝,朕有一事要說。」寂靜大殿中,忽然響起秦皇的聲音。

殿下重臣依舊沉默,等待著秦皇說話。

崔琰等人眸光閃爍,他們已經知道是什麼事情,因此,心裡並不焦急,反而有那麼一絲期待。

「我大秦立國數千年,然始終未能一統天下。俗話說,俠以武犯禁,江湖勢力屢禁不絕,阻礙我大秦一統天下腳步,諸公都是我大秦棟樑之才,不知可有良策?」

秦皇坐在殿中央龍椅上,望著底下大臣侃侃而談,他知道今日必然有不少人反對,但這是他既定計劃,不容許改變。

可惜,今日燕王不在,否則必然能夠鎮住場面。

眾位大臣面面相覷,不知道陛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不敢胡亂站出來說話。

一時間,竟無一人上奏。

秦皇臉上露出慍怒之色,實則心裡輕鬆不少,就怕這些大臣出難題,他有得頭疼。

「哼,難道竟無一位愛卿為朕解憂嗎?」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秦皇冷哼一聲,在空蕩蕩的殿中飄蕩,落入一些大臣耳中卻猶如炸雷。

「吾等無能,還請陛下恕罪!」

暖婚二嫁 大臣們腰彎成九十度,躬身請罪道。

「陛下,老臣有事啟奏!」

正當秦皇準備開口時,荀昱走了出來,躬著身子回稟道。

秦皇心頭一凜,這位老大人可是三朝元老,如今更是貴為一朝宰相,他說的話可不敢隨意輕視。

秦皇露出一抹微笑,道:「荀愛卿但說無妨。」

「剛才陛下所言江湖勢力阻礙我大秦一統步伐,老臣甚為贊同。」荀昱蒼老的聲音,在大殿中擲地有聲,無人敢於輕視。

秦皇道:「哦?不知老大人可有良策?」

荀昱沉默了一下,才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雖說如此,但江湖人士皆是桀驁不馴之輩,難以約束。更甚者拉幫結派,勢力嚴重威脅到朝廷統治。

以老臣愚見,治理江湖,僅靠錦衣衛六扇門監察遠遠不夠,我朝應拉攏江湖中人,許以重利,皆江湖治理江湖,此舉不損朝廷元氣,還能讓江湖傷筋動骨,大傷元氣。」

秦皇眉頭微皺,疑惑道:「荀愛卿認為該如何拉攏呢?」

「先前錦衣衛招攬散修就是一個好方法,我大秦可以每年舉行一次風雲擂,挑選天下散修為我大秦所用。

另外,散修畢竟勢單力薄,我大秦可以拉攏同樣勢單力薄,實力相對較弱的魔門。」

說完,荀昱站在原地,不再吐露一言,微微眯起雙眼,低垂著頭。

「呵呵,愛卿所言,與朕不謀而合。」秦皇微微一笑,話鋒一轉道:「不過……魔門早就分崩離析,實力大減,遠不是大天魔尊那個時代,與佛門道門相比,相差甚遠,拉攏他們是否有欠妥當?荀愛卿以為呢?」 ?墨晚音打了一個哆嗦,卻是突然不動了,身體莫名有些僵硬,不是被什麼人控制住了,而是因為恐懼,墨晚第一次覺得因為害怕,渾身上下都無法動彈。

墨晚音從前也是經歷過不同的危險,但是卻從來沒有過這種真的瀕臨死亡的壓力,墨晚音的雙腿原本還有些發軟,但是此刻墨晚音只是覺得渾身冰涼。

那些眼睛在看到思前之後,竟是都齊齊轉向墨晚音,而墨晚音之所以趕到恐懼,是因為在這無數雙眼睛當中,墨晚音彷彿覺得有無數個人在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這些眼中滿是戲謔,是一種看到玩物的興奮感,而自己的能力,是完全無法與之匹敵的,哪怕自己再將自己的能力提升到頂峰,也無法與之對抗。

而這個怪物之所以沒有將自己碾碎,不過是因為感覺墨晚音是好玩的,而墨晚音此時的不反抗,卻是惹惱了這個怪物,那些半眯著的眼睛竟是都開始睜大,眼中的瞳孔開始擴張,藤蔓也開始慢慢收縮,想要讓墨晚音有所行動。

小思前見墨晚音竟是沒有任何的行為,便是加緊腳步,用劍刺向其中一顆眼睛,那眼睛原本還是長著的,可是在長劍靠近的時候,卻是突然閉上,只聽一聲碰撞,長劍竟是被彈了出去,只留下雙手流血的小思前。

「思前!」墨晚音的眼睛中被濺到一滴血,那鮮紅的血液通過眼淚流了下來,在墨晚音的臉上形成了一道血痕。

墨晚音像是被這滴血刺激到了,身體抖動一下,很快適應了當前的情況,但是身體依舊有些僵硬,可是勉強可以行動了。便是用牙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頭,舌頭一出血,疼痛刺激墨晚音的神經。

「思前小心!」墨晚音的身體縱然並不靈活,可是瞬間的爆發力還是將藤蔓斬斷,帶動身體跑到了思前的身後,將思前抱在懷中。

可是這也只是因擔心的行動,一旦接到了思前,墨晚音的身體又是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那些眼睛卻是完全睜開了,眼中滿是興奮,彷彿剛才的怒火不過是晃眼看錯的閃光一般。

那些觸角興奮的搖晃起來,因為太過開心,竟是沒有把握力道,將起初抓起來的血藤一下子捏碎了。

血肉就這麼四散的掉落在周圍,混合著之前那個男人的和還未從肚子里完全鑽出來的血藤,墨晚音一陣同情血藤,哪怕他被人傳的這樣厲害,卻是連世間都未曾真正見過,就直接被這麼一個怪物捏碎了,絲毫不見可以拼湊的器官。

那些藤蔓還未曾將上面的腸子和血跡甩乾淨,就沖著兩人而來,墨晚音強打精神,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放進嘴裡。

「拼了!」

墨晚音快速的移動身體,順帶將思前擋在身後,可是思前卻沒有躲在後面,反倒是拿出長鞭,伺機而動。

不遠處結界之內的戀香卻是有些疑惑,先前墨晚音不是沒有遇到過強大的對手,可是卻並沒有因此失了水準,戀香想著要衝出去幫忙,卻是被想后拉住了,想后搖了搖頭,指了指遠處正快速向著這邊移動的隊人馬。

但戀香卻是已經顧不上了,掙脫開就想要出去,可是眼前卻是被齊天擋住了。

「你回頭看看,晚音為什麼讓你留下來!」齊天比戀香高出許多,第一次這樣俯看戀香,「她縱然小,可是她想到的東西遠比你要多!」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戀香回頭看了看身後這些滿臉驚恐的人,多半都是各個門派中的後備力量,雖說並不是最為優秀的弟子,可是他們之所以能出這任務,必定是受到重視的,縱然有危險,可是活下來就有無限的機會。

戀香轉回,抬起頭來,盯著齊天,眼中噙滿淚水,「可是她才十五歲!」

「但是她是紅衣坊的弟子!她需要承受的,遠遠比你想象的要多!」

未等戀香下定決心留下,一個身影便是快速的從他們身邊飛過,直直的沖向墨晚音。

墨晚音不斷躲閃著那些藤蔓,一邊用手中的短劍伺機擲向那個怪物,可是那怪物的反應卻是比墨晚音不知道快了多少倍,未等墨晚音的短劍出手,那藤蔓已經是把墨晚音四周阻擋了起來,上下浮動的藤蔓形成一道屏障,也形成了一面可以攻擊的牆,讓墨晚音根本不從下手。

經過多番試探,墨晚音和思前依舊是被強制留在原地,而那個怪物,卻越加興奮了。

墨晚音身後的思前一直沒有任何行動,而是一直跟在墨晚音的行動后,口中念念有詞,只能墨晚音停下來,身上白光一顯,竟然是有黑霧,包圍在他的周圍。

「思前,我很抱歉。」墨晚音手中早已換為長劍,此刻撐在地上,一臉疲憊。

「沒什麼好抱歉的。」身後的思前突然發聲,嚇了墨晚音一跳,「你已經很厲害了!」

墨晚音回過頭,看著已經恢復如初的思前,一陣酸楚湧上心頭,他依舊戴著半邊面具,將自己的臉遮擋住,「可是如今又……」

「這又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衝出來的,你能不顧一切來保護我,已經是我最大的幸運了!」思前摸摸墨晚音的頭,將那幾縷被血黏住的頭髮解開。「這怪物叫千鬼歲,受到損傷的靈魂會被吸引,自己前來送死,可是也同會得到力量。」思前將墨晚音拉到身後,「將你的五感關閉,用靈魂感受這個怪物的行動,你會發現,其實這怪物並沒有那麼厲害,你不用害怕,我在身邊!」

思前用手在墨晚音的眼耳口鼻處劃過,墨晚音只覺得一絲清涼進入身體當中,很快那種毫無緣由的恐懼感逐漸消失了,墨晚音學著思前用靈魂感受眼前鬼千歲的樣子,竟是覺得,這鬼千歲渾身都是眼睛,但是靈氣四散分佈,不過是樣子唬人罷了。

「聽我說,我們要有一人需要引開那數千雙的眼睛,另一人要直奔那鬼千歲的頭頂,用長劍狠狠的刺下,將毒攜帶靈氣灌輸進去,這鬼千歲便不會有太大威脅了!」思前對著墨晚音笑笑,「這段時間多虧你照顧我的了,以後也請你多多費心!」

說完思前便是長鞭一揮,與那藤蔓纏繞在一起,飛身而躍,竟是直接沖著鬼千歲而去。 「陛下聖明!」荀昱官話一說,隨即退到一旁。

拉攏魔門無疑是最好選擇,魔門勢微,拉攏之後給予幫助,又不怕尾大不掉。

可惜,秦皇顯然不是這個意思。

這種官話,秦皇當然不信,但對荀昱識趣還是很滿意。

接著,秦皇笑著道:「荀愛卿提議與朕不謀而合,此是實話。

不過魔門勢微,確實不是合適的拉攏對象。」

一時間,殿下議論紛紛,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人依舊沉默不語。

這句話很明顯,秦皇已有拉攏目標,卻不是魔門。

換句話說,秦皇看不上魔門的實力。

秦皇很滿意沒有人反對,當年不得已做出一些決定,遭到諸多大臣反對。

今天,恐怕也會如此。

好在,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近年來,朕聞道門勢力急劇擴張,一度達到不可遏制的態勢,不知是否有此事?」

秦皇俯視著百官,淡淡問道。

此言一出,諸位大臣面面相覷,此時,一名大臣走出百官隊列,躬身道:「回稟陛下,確有此事。

皆因為異族屢屢入侵我大秦邊疆,一直伺機馬踏中原腹地。

錦衣衛以及六扇門等監察江湖部門,大多被派往北地鎮守,抵擋異族江湖勢力。

因此,對中原腹地多有疏忽,中原江湖趁此時機大肆發展。

不僅道門,連魔門都恢復了些許元氣,若是長期以往下去,必將尾大不掉。」

秦皇蹙起眉頭,露出不悅之色,沉聲道:「此事為何一直隱瞞不報,導致成這種局面。」

眾臣心中腹誹,若非你一直不上朝,怎會不報,而且江湖之事都是柳驤負責,他們哪裡敢插手。

就連蒼興朝都不管江湖事,他們才不會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以免招致柳驤注意,少不得前往詔獄一趟,能不能出來都是兩回事。

這些也只敢在心裡想想,卻不敢直接說出來。

秦皇一怒,眾臣盡皆沉默以對。

「你繼續說……」

秦皇收斂怒氣,沉聲道。

無人知道,一切都是秦皇假裝的。

那名大臣誠惶誠恐,本想表現一番,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好硬著頭皮道:「啟稟陛下,雖然道門勢大,但幸得陛下英明神武,早先便有所預料,令錦衣衛連滅數個道門分支,致使道門氣焰稍稍減退,實在可喜可賀。」

秦皇面色淡然,無悲無喜,並沒有因為一番話而龍顏大悅。

「愛卿身為文臣,對江湖事卻如此了解,當是下了一番功夫,難為愛卿了。」

沉默少許后,秦皇頗為讚許道。

「臣惶恐,此事全賴陛下聖恩,哪裡敢言辛苦。」大臣心中一喜,想必能讓陛下記下他,隨後,緩緩退回原地,低著頭沉默不語。

位列朝班,誰不想被陛下記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