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個缺點葉銘也很無奈,不過因每個人心性不同,再完美的人也會有小瑕疵,所以葉銘也從沒想過去改!

2021-01-28By 0 Comments

所以他就成爲仙界唯一一個愛睡覺的仙人,本來憑藉仙人那通天徹地的修爲是不需要休息的,但葉銘每日都要日上三竿才起牀,這全是因爲他懶!

如今,隨着葉銘記憶覺醒,這個**病顯然也跟着繼承了過來…

葉銘躺着牀上美滋滋睡了起來,明天還有許多事需要忙活,他必須要養好精神!

“咚咚咚!”還在酣睡中的葉銘被敲門聲給吵醒了,對於一個懶人來說,這是十分鬱悶與不爽的。

喀嚓!葉銘打開房門,原來是葉天在敲門,這讓他更鬱悶了。

“老爹,大清早的你幹嘛呀,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葉銘很不滿,抱怨開口。

啪…葉銘後腦勺又被他老爹果斷直接的拍了一巴掌,瞬間打的他睡意全無!

“都火燒屁股了,你還在睡!趕快給老子去訓練,葉家資源不養閒人。”看着葉銘的樣子,葉天那是個氣呀。

昨晚葉銘說要和家族其他弟子一起修煉,今天早上他特意跑到演武場來觀摩,不過卻沒看到自己兒子的身影,問教練後才知道,葉銘根本就沒來。

所以他親自來找葉銘,發現這小混蛋竟然還在睡懶覺,這怎能不讓他生氣,簡直是鼻子都氣歪了。

最後,葉銘被他父親不由分說的拖到演武場來。

葉家對少年的訓練抓的很緊,畢竟家族想要強大,不僅需要長輩的開拓,更需要優秀的晚輩繼承!

所以葉家孩兒只要有天賦,七歲就得開始習武,每天早晨的晨練更是重中之重,要系統的訓練到午飯時間,下午就屬於各自私人時間了。

當葉銘來到演武場時這裏已經很熱鬧了,和他差不多大甚至有比他還小的孩童都在訓練,這些都是葉家未來的希望。

葉銘的到來顯然讓他們錯愕,畢竟葉銘的廢物之名他們都知道的,如今來到演武場就顯得有些不正常了!

葉銘沒有靈脈,此生都先天無望,就算後天修煉也會比其他人艱難百倍,這樣的人,葉家已經放棄了,今天突然來到演武場,這就很不正常了。

看到所有人錯愕的目光,葉天怕自己兒子受到打擊,連忙寬慰道“混小子,你也別失落,雖然先天無望,但有葉家資源支撐,只要你肯努力,達到後天六七階還是沒問題的。”

對於別人的目光,葉銘視若無睹,至於父親的寬慰他點頭算是迴應,但心中卻很感動。

不過有無靈脈對葉銘來說都不重要,靈脈只是一種感應天地靈力的一種芥子,對於擁有混元吐息法的葉銘來說這些都不重要。

混元吐息法就是如此霸道,他根本不需要感應共鳴天地靈力然後吸收煉化,完全是霸道的吞噬天地靈力收爲己用。

“給老子努力,認真訓練別給我丟臉!”葉天身爲家主,有許多事都需要他處理,特別是這幾天,事情更是繁多,所以最後拍拍葉銘肩膀鼓勵一句就離開了。

“葉銘,過來測試力量,然後今後分組訓練!”教練對葉銘招手讓其過去,葉家上層已經通知過他,所以對於葉銘的到來沒有絲毫驚訝,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這廢物竟然真的要修煉?”

“怎麼可能,不是說葉銘無法修煉嗎!”

……

其他人見到葉銘竟然真的要和他們一起訓練,立馬就開始譁然,各種私語也不斷傳出。

而要說最高興的還是要屬葉灸三人,昨天他們三人吃虧,這口氣顯然沒有嚥下。如今葉銘竟然要和他們一起訓練,那他們也可以名正言順的與之“切磋”了。葉家也不會阻止晚輩間的切磋,畢竟有競爭纔會有進步!

一想到可以借切磋之名好好教訓葉銘,葉灸三人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都給我安靜,天賦差不代表不能修煉,只要不缺胳膊少腿,那都能訓練!”最後還是後天九階的教練出來一聲大喝鎮住了所有人。

葉信一聲大喝讓所有人都閉嘴了,然後回頭對葉銘說道“葉銘趕快來測試,別浪費時間。”

葉信在葉家是出了名的嚴苛,在葉家也很有威信,特別是演武場,沒有那個小子敢拂逆他,葉銘雖然不怕,不過也不想吃癟,所以還是十分聽話。

演武場測試力氣的就是五個石鎖,四個黑鐵鎖,還有一個人高的青銅大鼎!

五個石鎖分別是一百到五百斤,四個黑鐵鎖分別重六百到九百斤,青銅鼎的重量則是足足達到一千斤。

這只是葉家給晚輩測試力氣的器材,石鎖所有人都能舉起,鐵鎖只有部分人能舉起,至於最重的青銅大鼎!如今還只有兩人能舉起…

“我看這廢物能舉起一百斤的石鎖就不錯了!”

“不能修煉的廢物,我看連一百斤都舉不起來。”

……

葉銘還沒開始測試,就又有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了,其中譏諷的話語不斷傳出。而這一次葉信沒有怒喝,他也好奇葉銘能達到什麼程度! 葉銘看了一眼石鎖,心中提不起絲毫興趣,他直接繞過石鎖來到擺放鐵鎖的區域。

呃…在場所有人感到一陣錯愕,就算葉信也是無奈搖頭並不認爲葉銘能舉起。黑鐵鎖最輕的一個都有六百斤重,這至少需要後天三階才能勉強舉起,而葉銘?他並不認爲葉銘達到了後天三階!

“不是吧,這廢物腦袋鏽掉了?”

“他在幹嘛,難道不知道這黑鐵鎖有多重?”

“哼…自取其辱罷了!”

……

聽着各種閒言雜語,葉銘只是冷笑,他如今的力氣有多強,他自己最清楚,今天一定要讓這些滿口“廢物”的垃圾閉嘴。

葉銘單手拿起鐵鎖,輕若無物,葉銘臉色都沒有絲毫變化,隨後葉銘還拿着隨意揮舞了幾下。

“唉…真是太輕了,還是換個個重點的吧!”放下鐵鎖,葉銘非常裝逼的說了一句,滿臉無奈之色如同不滿意這鐵鎖的重量一般。

全場都驚愕了,所有人說不出話,楞楞出神注視着葉銘,簡直是落針可聞。

有些人臉色並不好看,可以說是鐵青,特別是聽見葉銘的話後,整張臉都陰沉得能滴出水來。

六百斤的鐵鎖攔住不少人,就算一些後天三階的子弟都舉不起,可想而知,他們聽到葉銘如此裝逼的話臉色能好看纔怪。

“不錯,六百斤鐵鎖,這已經是不錯的成績了。不過這應該還不是你的極限,你還要繼續嘗試嗎?”葉信此時讚歎開口,這一幕他也沒預料到,葉銘的表現的確讓他震驚。

“我還想繼續。”葉銘點頭,既然決定暴露實力,那何不徹底一點,直接讓所有說他是“廢物”的人閉嘴?

這次葉銘直接開到九百斤的鐵鎖前,這有讓所有人震驚,不過經過剛纔的事後沒人在出言譏諷,全都靜息凝神的等待葉銘的表演。

“難道他的極限是九百斤?”葉信心中驚訝,剛纔葉銘舉重若輕的擡起六百斤鐵鎖,他就懷疑葉銘應該達到八百斤的地步,如今葉銘選擇九百斤,這又讓他震驚一下,九百斤在場的人他除外也就只有五人能舉起,這如何不讓他驚訝?

“喝…”葉銘握着鐵鎖的把柄,一聲低喝直接單臂就將九百斤的鐵鎖舉了起開。

演武場的衆人雖然心裏早有準備,但當葉銘真的舉起九百斤鐵鎖時,這一幕還是給了他們震撼人心的感覺。特別葉銘還是單手,也就是說葉銘還沒有達到極限,若是全力盡出,千斤銅鼎也應該不在話下!

十六歲之前就可舉起千斤銅鼎,就算是在葉家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這份天賦,在磐石城可不多見。

更主要的是葉銘以前被看成廢物,所以葉家沒有資源補給,沒有任何修煉資源,葉銘卻能達到這一步,這就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唉…這麼好的天賦,可惜沒有靈脈,可惜了!”葉信突發嘆息感慨。

他不得不嘆息,葉銘今日表現出的天賦讓人震驚,不過沒有靈脈此生都先天無望,天賦再好也只能止步後天九階!

演武場其餘人臉色都很精彩,什麼樣的都有!不過葉家年輕一輩天賦最好的五人卻陰沉着臉,臉色十分不好看。

他們是高傲的,本身也夠艱苦與勤奮,這才取得如今的成就。葉銘這匹黑馬突然殺了出來讓幾人很不好受,更何況葉銘在他們眼中只是沒有靈脈的廢物,如今他們卻被他們眼中的廢物追趕上了,這是幾人無法接受的。

“混蛋!…”葉灸咬牙暗罵,他沒想到葉銘居然隱藏得如此之深,心中只好打消去找葉銘麻煩的打算。

他不過是剛到後天四階,如今勉強能舉起七百斤的鐵鎖,雖然不錯,但和葉銘比起來就差得遠了。


葉銘今天爆發完全是爲了杜絕以後得麻煩,以後他會在這裏訓練一段時間,若是不表現出自己的實力,閒言雜語必定會有不少,將他當做軟柿子來找茬的也會有不少。

到時葉銘必然煩不勝煩,所以葉銘今天就要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閉嘴!

低調做人高調做事,這一直都是葉銘的行事準則,一直低調謙虛別人還以爲自己好欺負,所以有時候該強勢時還是得強勢起來。

舉起九百斤鐵鎖,葉銘並沒有結束,緊接着就向千斤鼎走去,其他人看到葉銘的動向也是渾身一陣!

“難道他還要挑戰千斤鼎?這可是天才的水準!”

“沒想到葉銘隱藏的如此之深,實力居然達到如此地步。”

“以後他媽的誰在敢說葉銘是廢物,老子立馬跟他急。”

……

葉銘還沒有開始舉鼎,其他人就已經開始議論了,不過和先前的譏諷與嘲笑不同,此時這些人更多的是驚異與讚揚。

葉銘先前的表現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畢竟都是葉家之人,葉銘所展現的天賦足以讓他們敬畏,就算最有天賦的五人,此時也將葉銘當做了對手,而不是不屑一顧的廢物!

葉銘沒有靈脈此生都無法達到先天,這一點沒有錯!但這又如何?在場其他人擁有靈脈但就能達到先天嗎?他們同樣希望不大,不過只是有一絲可能而已。

就如今的葉家,後天八九階有二十多位,但先天卻只有兩人!成就先天是一萬人過獨木橋,將會刷下九成九…

每一位先天強者都是萬中無一,磐石城後天九階武者少說也有百位,七八階更是數不勝數,但先天卻只有三人,這恐怖淘汰率讓人絕望!

葉銘雖然無緣先天,但以他如今表現出的天賦,將來達到後天巔峯沒有絲毫問題,光此一點就足以讓他們尊敬!

後天巔峯葉家也只有四脈之主才達到的成就,在磐石城也是頂尖高手。

“喝…”葉銘一聲爆喝,雙手懷抱青銅鼎,全身力量爆發,穴竅空間內的靈力也是洶涌而出,瞬間流遍全身,這讓他力量更上一個臺階。

葉銘懷抱千斤鼎緩緩舉過頭頂,雖然緩慢,但葉銘身體穩若磐石,面色如常沒有絲毫不適。當千斤鼎完全被舉過頭頂時,演武場再次引發軒轅大波,所有人都唏噓不已,他們知道,葉家又有一位天才誕生了,他就是葉銘!

雖然葉銘修煉不到先天,但後天巔峯武者對葉家來說同樣重要。

“好!”葉信叫好,雖然早有猜測,但葉銘真正舉起千斤鼎後還是讓他震撼!

不到十六歲就能舉起千斤鼎,那是絕對的天才,也是葉家重點培養的對象。只有家族不斷出現天才,那這個家族纔有更進一步的可能,才能保持家族長盛不衰,所以葉家有新的天才出現,作爲家族長輩的葉信當然十分興奮!

嘭…葉銘放下千斤鼎,重鼎落地後碰出一聲悶響,下方的青石板都被震得龜裂!

葉銘放下千斤鼎後,演武場立即響起熱烈的掌聲,葉家四十多位子弟,此時無論與葉銘是否有恩怨糾結,此時發至肺腑的拍掌歡呼!

就算是葉灸此時也不得不承認葉銘是天才,天賦要比自己這個吊車尾好上太多了!

看着演武場四十多人都爲自己鼓掌,葉銘也不知該如何說自己此時的心情!或許只有用激動可以概括,這個感覺很奇藝,這是真正的激動,葉銘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這就是家族!”葉銘低語,用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訴說心中所感。


前世他雖爲丹仙,但卻是師傅收養的棄嬰,父母都不知道是誰!他雖然沒有嚮往要一個家,但如今的他卻突然有了家的感覺。

因爲自己的崛起,總有相同血脈的族人會爲之喝彩與激動,這種感覺很奇異,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永遠不會知道,而葉銘也知道,這種感覺他再也無法捨棄點,這纔是家的感覺!


葉灸的歎服的眼神他同樣注意到了,兩人關係很不好,可以說仇怨不小,但葉銘還是在他臉上看到發至內心的高興。

葉灸高興,因爲他看到葉家又一名天才的誕生,這是葉家強盛的希望,他因葉家會爲此強盛而高興!葉家榮譽在葉家子弟心中是至高無上的,這個思想從小就長在葉家兒郎心裏。

葉家內部雖然一直在競爭,後輩之間甚至經常磨擦,但因“葉家榮譽至上”又將葉家人緊緊團結在一起,這很奇怪,但又十分合理!

葉家第一次給了葉銘歸屬感,以前他只是因爲葉天的原因纔打算讓葉家強盛起來,但現在葉銘認爲就是不是爲了自己父親,他同樣要帶着葉家崛起,沒有其他原因,只因他也是葉家的一員!

葉銘成功融入了進來,而且還獲得了同輩人的尊重,他相信在這演武場已經有他一席之地了。而且還不會有任何人來找茬,當然切磋是少不了的,畢竟只有有競爭纔會有進步。

“葉銘對不起,我爲以前的行爲向你道歉!”葉銘還沒開始訓練,葉灸就先找上了自己,並且還當衆鞠躬道歉。

呃…葉銘錯愕了一下,他沒想到葉灸居然會這麼直接與乾脆!

“呵呵,沒事!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葉銘看得出葉灸是真心道歉,於是輕笑一聲就原諒他了,其實他原本就沒有怎麼在這葉灸,完全將他當做一個不懂事的小屁孩…

葉銘知道,葉灸之所以會道歉那是因爲他表現出的實力與天賦,若是他還是那個沒有靈脈的廢物,葉灸也絕不可能道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