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個謝如蘇,還真是機靈的很!

2021-11-02By 0 Comments

在鳳儀殿,一兩句話就讓她吃了個啞巴虧,有苦說不出。

想到這,面色恢復冷凝,「如蘇,你來靜妍殿,可不是單純了解本宮吧?」

「娘娘身邊有才能者還真是多,芽衣姑娘嬌媚可人,細看眉眼間還與娘娘三分神韻;青衣姑娘澄澈善良,滿腹忠心。」說完,狀似不經意掃過芽衣,果不其然見芽衣臉色白了一下。

看來之前得到的消息沒錯···

「如蘇身邊的兩個婢女也不錯,等過些年歲,自然會成熟。」婢女被誇獎,靜貴妃臉色也有光。

一個是自小陪在她身邊,一起長大的奶娘之女青衣,一個是小時在荷花池救過她一命的忠心婢女芽衣。

在閨中時候,這兩人就是她左膀右臂,後來入宮,滿院子三四十個婢女,她就只帶了青衣芽衣兩人,完全是因為她們兩個忠心不二。

宮中風雲莫測,瞬息萬變,肯定要帶忠心可信的人,才能安穩走下去。

「我那兩個婢女若是知道貴妃娘娘對她們的期望,估計會激動的睡不著覺。對了,貴妃娘娘,我那侍女攬秋,是個莽撞性子,她進宮替我尋找丟失的耳環,眼見這日頭快落,都不見她蹤影。貴妃娘娘在宮中人緣頗佳,不知願不願意幫如蘇找上一找?」

幾乎確認攬秋在靜妍殿,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這個爛攤子推給靜貴妃。這也是謝如蘇一直給她戴高帽,說她人緣佳的原因。

靜貴妃若是不找,顯得她氣量小;若是找,人就在靜妍殿,找個借口放出來就成。

謝如蘇不介意靜貴妃耍什麼障眼法,她現在主要目的只是讓靜貴妃放攬秋,報仇的事情,後面謀划就行。

靜貴妃朝一旁芽衣使個顏色,芽衣心領神會,垂下頭。

「如蘇,你將你那婢女容貌說與本宮聽,讓本宮想想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饒是重活一世,謝如蘇都不住為靜貴妃變臉速度稱奇。

薛家祖上真的只是讀書人?不是什麼變臉戲法大師?

做戲要做全套,靜貴妃想聽,謝如蘇自然要奉陪,「那就勞煩貴妃娘娘了,我那婢女今年十二歲,眼睛靈動,頭髮在兩耳邊琯成雙髻,顯得很稚嫩可愛···」

聽謝如蘇說完,靜貴妃努力壓制許久,才讓自己沒有一巴掌扇到謝如蘇臉上。

謝如蘇說的是什麼話?刻意說那個賤婢年輕靈動,稚嫩可愛?

是暗諷她年老色衰。不如小女孩靈動稚嫩嗎?。 小若若一聽,頓時眼睛又亮了。

「對呀對呀,不過,我姓霍,不姓神噢。」她很鄭重的糾正了一下。

結果,這兩個小女孩根本就不聽。

她們聽到了她就是爸媽在家裏最近幾天一直談到就很生氣的神家孩子后,兩姐妹眼中一陣恨意閃過,她們開始算計了起來。

「你是想找我們玩?」

「對呀對呀,姐姐,我們一起捉迷藏吧,很好玩的。」

小若若單純的很,一聽兩個姐姐要跟她玩了,她又十分開心起來。

小女孩這次也真的沒有惡聲惡氣了。

不過,她提出了一個條件。

「可以,只要你學會怎麼拉這個琴,我們就跟你一起玩。」

「啊?」

小若若玻璃珠似得大眼睛望着這兩個姐姐,又是茫然了。

還要她拉琴?

她不會呀。

小時候,媽咪送她去學習拉琴跳舞什麼的,她都不會得啦,她沒有那個藝術細胞,除了會吃,會給她的芭比娃娃梳頭髮。

她啥都不會啦。

小若若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可很快,這兩個小女孩就把她們手中其中的一把送到了她手上。

「來,不用你拉曲子,只要你會拉幾個音,就可以了,我在這裏教你。」那個拿着小提琴的女孩,跟她說道。

這麼簡單噢。

小若若終於同意了。

當下,那雙胖乎乎的小手接過這把琴后,她開始望着這小姐姐,認真的學了起來。

「哆……」

「哆。」

小若若很準確的拉了出來。

她確實不愛學這個,但是當年溫栩栩在教導墨寶和霍胤的時候,也沒有少逼迫她。

所以,幾個簡單的音符,她還是會的。

小女孩聽到這個音,臉色變了變。

這個小丫頭片子,她居然會?!!

那她剛才為什麼要騙她?說她不會?這難道是來打她的臉嗎?

小女孩更生氣了,立刻,她手中的琴,又在她的手上來了一個很複雜的音,複雜到都要變音符了。

小若若愣了愣。

這好像不是一個音符噢。

「姐姐,你這個……」

「怎麼?拉不出來了?我告訴你,這些都是很簡單的音符,如果你拉不出來,那我們就不陪你玩了,而且,我們還會告訴周圍的小朋友,說你什麼都不會!」

「!!!!」

小若若那雙黑葡萄似得眼睛立刻全瞪圓了。

這個小姐姐怎麼這麼壞?竟然還要告訴小朋友說她什麼都不會,這樣,今天媽咪在這裏不就丟臉了嗎?

小若若有點生氣了,眼眶也紅紅的。

「拉就拉,我會的。」

她氣鼓鼓的說了一句。

然後,調整了一下手勢后,開始認真的拉了起來。

「嘎吱——」

卻不料,這一下,非常的難聽。

「哈哈哈哈……」那兩小女孩聽到,頓時笑到前仰后倒,就只差馬上跑進去告訴她們的媽媽,這個神家小丫頭是有多笨了。

所以說,人性的惡,有些真和年齡無關,就是天生的。

小若若圓潤黑亮的雙眸里,已經蓄滿了水光,紅潤潤的小嘴也是癟了癟。

不,她一定不會讓她們告訴媽咪,說她是小笨蛋,不會拉這些的。

她不能讓媽咪在這裏丟臉!

小丫頭吸了吸小鼻子,馬上,她又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拉了起來。

「嘎查……」

「嘎呲——」

「嘎!」

「……」

「拉發嗦——」

當小小的手在調整了一次又一次,也被眼前這兩個小女孩嘲笑了一次又一次,終於,小若若成功把那幾個音符給拉出來了。

小女孩聽到,頓時,臉又臭了。

這個小白痴,竟然又拉出來了?

她們又氣又怒,正要再提出更過分的要求來刁難,可這時,面前被她們刁難了兩次的小丫頭,卻把琴送回來了。

「我不拉了,姐姐你們繼續,我不找你們玩了。」

她大大的眼眶全是紅紅的。

可是,還琴的時候,卻還是很有禮貌,把小提琴給到那小女孩手中后,轉身就跑了。

兩小女孩:「呵呵,還算你識相!」

然後這兩人就又繼續拉琴了。

而這邊的小若若,從這裏跑了后,馬上就去了找她的兩個哥哥,還捧著自己的小手。

直到,她終於看到了她的胤哥哥。

「哥哥,哇……」

看到了哥哥,這下,小丫頭再也忍不住了,跑過來后就捧著自己的小手大哭了起來。

霍胤這會正在無聊得看着面前那個高他一大截的男孩子,賣弄着他的魔方呢,忽然看到了妹妹跑過來哭,馬上,他臉上變了。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真是一秒鐘,跟他爹地一樣,這小傢伙四周的氣息都冷得特別可怕。

小若若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自己小手送到了哥哥面前:「出血了,哇~~~~」 「質地還是很堅硬的,要不然也不能在千年前就熔煉它了。」

「你似乎對那段歷史很了解。」

老五看了一眼李叔,不過李叔沒有搭理他,可能是之前那傢伙偷偷的跑去,不知道研究什麼,讓李叔有些不悅。

「你說的那是天然的金剛石吧!」李虎嚷嚷道。

「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真他娘的事多。」

隨後,李虎一屁股坐在地上,猛地啐了一口。

「咱們總不能在這裡干待著吧。剛才都把冰屍給毀了,你們不害怕,我可擔心的很,萬一那些惡鬼沒有被震懾住,到時候出來襲擊人,怎麼辦?」

他接著道:「反正,老子一分鐘都不想多待,這樣……」

環顧四周,最後落在師傅的身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