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兩個婦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將許家的八卦給聊了出來,聽得大廳里其它眾人是一愣一愣的。

2020-11-15By 0 Comments

最後還是吳氏插話,「這許二郎小小年紀的,怎麼也得了花柳病?」

那婦人搖了搖頭,「他們一家子都搬去了縣城,鮮少回來,哪兒知道他們在縣城裡幹了什麼勾當,而且這李氏都有花柳病,你們說不會是兒子跟老娘……」

這鄉下婦人很是口沒遮攔,那是什麼都敢想,聽得程曦都很是無語,實在聽不下去了,及時打斷了那婦人的話,開口對坐在程欣身邊,一直處變不驚的阿奕說道,「你可知道他們的情況?」

阿奕開口應道,「這許文龍自從去了縣城,就迷上了煙花柳巷,不但自己去,還帶著自己兒子去,得這樣的病便也不足為奇了。」

程老太太激動的道,「果真是報應不爽啊,果然是壞事坐盡,自有天收,報應啊報應。」

感嘆完,程老太太又掃了一眼屋裡的後人,開口說道,「你們可記住了,千萬別做傷天害理的事,會遭報應的。」

程曦聽得眼角只抽抽,心裡想著,「我的奶奶喲,你自己不作妖就阿彌陀佛了。」

在程曦看來,這程家人裡面,最容易作妖的就屬老太太了,想當初就張氏一挑撥,就暈頭轉向的跟著摻和了,好在張氏終是離開了程家,沒了人胡亂挑撥,老太太也總算是回歸了正道,沒有再作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關於許家的話題,也在老太太的告誡聲中結束,那兩個婦人這才說到了他們來這裡的正題,看向程曦開口說道,「曦兒,哎喲,瞧我這嘴,應該叫娘娘了。」

程曦及時打斷,淡笑著開口說道,「嬸子可別,什麼娘娘不娘娘的,這皇宮你的妃子才能教娘娘呢,可不能瞎叫,還是叫我曦兒吧。」

那婦人笑著應道,「好,好是叫曦兒親熱些,曦兒以後跟三、大殿下是打算留在安陽縣了么?」

程曦笑著點了點頭,便聽得那婦人開口說道,「我聽說您們那邊可是缺人的很,這我家兒子媳婦也都在家閑著呢……」

就說挑這個時候來串門,肯定不是來聊八卦了,原來是因為這事兒,安排兩個人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程曦卻是不想開這個先例,不然個個都來找她,不得煩死她。

於是程曦打著太極說道,「我們果園裡缺人,都是會出招聘的消息,然後有專門的人做篩選,若是有消息,到時候我讓人通知嬸子一聲就是。」

那婦人陪著笑說道,「這鄉里鄉親的,你看著,能不能先給安排一下?」

程曦笑著應道,「嬸子應該明白,這鄉里鄉親的不少,這要是都來找我安排,我這果園不得擠破了頭,您放心,只要您兒子媳婦兒能幹,過去了也肯定虧待不了他們。」

程老太太卻是沒有程曦這般和顏悅色,冷著臉開口說道,「你家媳婦可是有三個月身孕了,給她安排去果園養胎么,還有你家兒子,不是跟著我家老四在果園那邊幹活兒么?還要安排什麼。」

那婦人略顯尷尬應道,「我也沒說現在,我是說以後,以後。」

另一個婦人暗地裡不滿的瞪了一眼旁邊的婦人,她是被拉來的,因為她跟吳氏的關係一直要好,才被拉著過來串門子,卻沒想到這人拉她來是存著這樣的心思,被人利用,當然是心有不滿,於是忙開口轉移了話題,「曦兒跟三郎成親時日可是不短了,怎的曦兒的肚子還不見動靜?」

程曦覺得,這幾日怎麼這些人總愛圍著她肚子轉呢?程曦無奈開口應道,「我年紀還小呢,不急。」

程老太太一臉嚴肅開口說道,「小什麼,你這大年紀的姑娘,好些都是倆孩子的娘了,三郎年紀更是不小了,你也可得抓緊,早些給三郎生個兒子傳宗接代。」

說完程老太太又看向了程欣阿奕,開口說道,「你們也是,年紀還要大些,早些生個孩子,倆姐妹年紀都這麼大,可不能讓人看了笑話。」

一旁的程大貴也附和,「你們奶說的對,你們都加把勁兒,爭取今年都讓我抱上倆外孫。」

吳氏也加入了這個話題,「欣兒跟阿奕才成親就罷了,曦兒跟三郎可是成親幾年了,這肚子還沒動靜?沒什麼問題吧?我看曦兒還是去看看大夫,對了,我聽說王三嬸家的媳婦不生,找了個偏方吃了,當年就懷了個大胖小子,我改天上門去給你們要來。」

程曦一臉的無奈,求救的眼神,看向一旁的許三郎,許三郎只得開口應道,「之前在外奔波,回來又是忙著建果園,不方便曦兒養胎,所以我們才沒要孩子,如今也算是塵埃落定了,我們今年便打算要孩子的。」

聽得許三郎這般說,吳氏才消了讓程曦看大夫給程曦找偏方的心思,程曦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但是一屋子人仍舊是就著孩子這個話題嘮叨了好一會兒才作罷。

這個時代,好像女人生孩子是第一要務,程曦心裡也想著,既然都來了這裡,也只能入鄉隨俗了,看來是得早些要個孩子了,不然好些人都該認為她不能生了,這鍋她可不背。

因為外面雪天不好走,這程家地方有限也住不下,程曦他們沒有呆太久都動身回去梨花村了,程大貴很是不舍,只念叨著新院子定要修大一些,房間一定要再多些,等到女兒女婿都有了孩子,再來也有地方住。

回去的時候,程曦如約將小強帶上了,當然小寶兒也鬧騰著要跟著去,最終也只能帶上,好在到底年紀大了些,還有小強這個哥哥在,倒是不用程曦操什麼心了。

一路上有兩個孩子嘰嘰喳喳的,時間倒是過的挺快,下午的時候比早上的雪路好走了些,傍晚的時候就回了梨花村。

這果園裡回娘家的也就程曦跟程欣,許蘭還在坐月子,柳氏娘家人又都不在了,於是許大伯一家便都過來了果園,程曦他們一回,果園裡就更熱鬧了。

因為有剛生了個大胖小子,在坐月子的許蘭,這一屋人聊著天,沒一會兒話題就又扯上生孩子了,當然這話題的中心,便又是程曦跟許三郎了。

誰都知道他倆可是成親好幾年了,程曦也是馬上十七,這時代姑娘大多十五就生孩子了,程曦自己看來,她還小,但是在其他人眼裡,年紀可不小了,許三郎更是不用說,本就比程曦要大上好幾歲。

這阿文跟阿奕再加上一個余招財,湊在一起也是越來越嘴賤,話里話外居然暗示是不是許三郎不行,把許三郎氣的夠嗆。

許三郎也是被眾人念叨的不耐煩了,吃過晚飯大家都還聚在一起聊天,許三郎就要拉著程曦回去,問起他們怎麼這麼早回去,許三郎居然回了一句,「回去生孩子。」 周圍其他人頓時嘩然。

這姜雲卿……

可真是什麼都敢說。

謝若妤大驚失色,怒聲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謝家忠於陛下,從無半點謀逆之心,二皇子更不會做這般惡毒之事,你怎敢這般污衊他們?!」

「謝小姐急什麼,剛才不是你說的嗎,只要做過,說清楚便是,又何必這般動怒?」

姜雲卿語帶嘲諷。

謝若妤頓時臉色鐵青,張了張嘴,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她原是想要激怒姜雲卿,讓她和李雲姝鬧起來,她不喜歡出盡風頭,處處都惹眼的姜雲卿,那個李雲姝一看便是有心眼的,說不得早就做了準備。

到時候姜雲卿便會倒霉,她就當看熱鬧了。

可是誰知道姜雲卿會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她居然敢當眾詆毀二皇子和謝家,甚至暗指謝家和二皇子勾結,陷害太子和大皇子。

雖然她後面這句話,解釋了她不過是一報還一報,用這種辦法來堵她的嘴,可是這些話落在別人耳中,甚至傳到陛下那裡,誰知道陛下會不會因此對謝家和二皇子生疑,懷疑這事情真的和他們有關?!

謝若妤氣得咬牙,鐵青著臉道:

「姜小姐未免太過牙尖嘴利,我不過是見你與李小姐不和,才好意出言安撫,那巫蠱之物誰也不知道是從何而來,又無人指責是你,可誰知道你卻這般詆毀我謝家。」

「你到底是覺得我謝家好欺辱,還是真做了什麼事情被人揭破心虛,所以才這般惱羞成怒?」

旁邊的陳瀅沒好氣的說道:「謝若妤,你聲音比雲卿姐姐大,神色比雲卿姐姐難看,那唾沫星子都要噴出天際了,要說惱羞成怒,怎麼也輪不到雲卿姐姐吧?」

「就是。」

張妙俞也是在旁說道:「人家的事情,哪輪得到你謝家人來管。」

「李雲姝既不姓姜,又不是承恩侯府的人,那李家的房梁還沒塌呢,跟雲卿姐算哪門子的姐妹。」

「更何況就算她真沾了那麼點七彎八拐的親戚,那也是雲卿姐的事情,輪得到你來替李雲姝出頭?要不然乾脆將她接進你們謝家去,說不得還能給你多出個好姐妹呢。」

「你!」

「你們!!」

謝若妤被她們的話諷的嘴唇發抖。

李雲姝見謝若妤吃虧,在旁低聲道:「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說我,我真的只是擔心雲卿,她向來行事無忌,我是怕她害了自己……」

「李小姐,說話是要講證據的!」

周圍的人都是看著這邊,徐氏在她們剛起爭執的時候,就想過來,卻被陳大夫人攔住。

說這畢竟是小女兒家的口舌,她們自己爭吵幾句也就算了,落在旁人眼裡至多只是笑笑,沒誰會真的放在心上。

可要是府中長輩也跟著出了頭,那事情就變得完全不一樣,到時候就不僅只是小女兒家鬥嘴的事情,反而會鬧到兩府交惡的地步。

徐氏被陳大夫人攔著,見姜雲卿她們沒吃虧,所以才穩住了性子,可沒想到李雲姝會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這天夜裡,程曦不停的做著夢,夢裡全都是孩子,剛會哭的孩子,會爬的孩子,會跑的孩子,反正左右都離不開孩子,一直到第二天醒來,這腦子裡的孩子都揮散不去。

程曦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便聽得一旁摟著自己的許三郎開口說道,「醒了?」

程曦點了點頭,很是懊惱的應道,「簡直中了孩子的毒了,我做了一晚上的夢,夢裡全是孩子。」

許三郎面上露出一絲壞笑,直接翻身將程曦壓在了身下,開口說道,「那咱們得再加把勁兒才行。」

等到兩人起身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程曦被許三郎折騰的渾身無力,全程被許三郎伺候著起床洗漱完畢,兩個人這才去了正廳那邊。

崔嬸兒看到兩人一過來,就開始吩咐廚房上菜,之後便將程欣阿奕,還有程曦許三郎叫到了一桌,開口說道,「特意為你們準備的,快些吃。」

程曦一臉莫名看著崔嬸兒,「其他人呢?」

崔嬸兒應道,「其他人另外準備了,這是特意給你們做的,既然準備生孩子了,就得好好補補身子。」

程曦很是無語的看著桌上的飯菜,又是孩子,還特意給他們單獨做了飯菜補身。

即便是再無語,程曦還是乖乖的吃了,總不能辜負了崔嬸兒的心意,當然程欣小兩口也是一樣,阿奕倒是跟許三郎一樣坦然的很,程欣到底是臉皮薄,一直都紅著臉。

文淵公子初四的時候就啟程離開了,他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並不能在這邊久待,雖然對如玉很是不舍,但還是將如玉留在了這邊。

如玉呆在這邊,比在他身邊安全的多,即便是有人發現了如玉,礙於許三郎跟程曦的身份,怕是也不敢隨便的輕舉妄動了。

總裁翻車:說好的柏拉圖呢? 程曦當然是希望如玉一直留下,最好文淵公子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也過來,到時候不僅在梨花村辦私塾,在其它地方也都辦上私塾,不僅是給許三郎掙了名聲,也算是為周邊百姓做好事了。

過完了年,則天氣也漸漸開始回暖了,到處也都開始忙碌了起來,種地的春耕,果園裡也繼續開工修建。

然而程曦跟程欣卻被特殊照顧,其原因便是要備孕,欣兒私塾也不能去了,兩人都被拘在屋裡,吃吃喝喝各種補,為了生孩子做準備。

重生后全能女帝颯爆了 程家更是派了四丫來當監工,時刻呆在兩人的身邊,程欣之前原本就是照大家閨秀教養的,呆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程曦卻是憋的夠嗆,每天都只能在家裡拿著紙筆寫寫畫畫,還不能看太久,說是對眼睛不好。

好在有程欣陪著她,程欣教她談談琴,她教程欣下下棋,或者一起搗鼓搗鼓家裡人要更換的春衫,日子倒也過的挺快。

再次傳來許家人的消息,差不多已經是正月過後了,不過這消息卻是有些出乎程曦的意料,這許文宇居然將許文龍一家子都接走了,說是接去治病了,之後許文龍一家便沒了消息。

石橋村的人倒是挺開心的,誰村裡住著這麼幾個人,心裡也不舒服的,恨不得直接將人趕的遠遠的,到底是礙於許文宇這個縣令什麼都不敢做,如今居然自己離開了,他們當然挺高興。

許文宇那邊也難得特別的消停,讓他拿銀子就拿銀子,讓他買材料就買材料,但是這樣程曦更是不敢放鬆警惕,還特意囑咐了阿奕一番,讓他注意著點許文宇的動向。

不想還真讓阿奕發現了點端倪。

然而這一次,即便是程曦不說什麼,許三郎也不打算再放過許文宇了,許三郎也是萬萬沒想到,許文宇居然還有這樣一手。

當所謂的土匪衝進梨花村果園的之後,卻發現果園裡居然一個人沒有,之後他們就被包圍了,還來不及反抗,就被阿奕的葯放倒了。

這些個所謂的土匪可不是什麼殺手死士,就阿奕的手段,即便是死士,他也能從那死士的嘴裡撬點東西出來,更別說這些後期培養起來的土匪了。

阿奕的手段還沒能用上五分之一,這些個土匪就全部都招了,就連老巢都老老實實的交代了出來。

阿奕現實帶著人將土匪老巢細細清理了一番,完全不給許文宇反應的機會,連夜就將這一群土匪送去了雲城總督衛王越的手裡。

證人都送過來了,王越當然明白什麼意思,當然更是不敢怠慢,很快就派人前往安陽縣抓人了。

只是到底還是撲了一個空,許文宇再第二天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之後,就帶著家人連夜逃走了。

程曦被勒令在家養身體,這些事情許三郎並不讓她插手,等到她聽到消息之後,便微微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怎麼讓人給跑了?這樣的人讓他在外面逍遙法外,簡直是後患無窮啊,誰知道他啥時候又捲土重來再捅上你幾刀呢?」

許三郎卻是一臉淡定,開口說道,「你覺得他能跑的了么?」

程曦眼睛一亮,「你還安排了後手?」

許三郎笑著應道,「當然,你就安心吧。」

程曦這才放了心,沒了許文宇,心裡的大塊大石也總算是落下了,在程曦的眼裡,許文宇就像是一顆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炸,實在讓人憂心,如今這*拆除,想必以後在安陽縣的日子真的算是安穩了,程曦也總算是安了心。

從正月就被拘在家裡養身子準備生孩子的兩姐妹,一直到了二月底,總算是有了動靜,然而卻並不是程曦有了動靜,而是程欣的肚子有了動靜。

請來的大夫一把脈,有孕吐反應的程欣果然是喜脈,而且已經兩個月了,但是程曦,身體很好,脈象正常。

這下可把阿奕給興奮壞了,他也是快要當爹的人了,之後阿奕阿文兩個人看許三郎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了,大夫可是說了,他們家夫人的身體很好,脈象正常,但是肚子卻沒有動靜。

許三郎剛開始還能保持淡定,之後也漸漸有些煩悶了,那懷疑的眼神,盯的他實在有些難受,心裡也開始胡亂猜想,難道是當初那葯吃了出了問題?

程曦跟許三郎朝夕相處,許三郎稍微一點的情緒變化她都看的清楚,也跟著有些擔心,她倒不是著急著要孩子,而是跟許三郎擔心的一樣,害怕之前吃的那葯對許三郎的身體有損傷。

於是程曦跟許三郎提議道,「要不咱們找個大夫給你看看?」

許三郎卻是有些猶豫,若是其它事情,他肯定不會在意,但是這事兒他心裡還是有些疙瘩,程曦哪兒會不明白許三郎那點小心思,又開導他說是兩個人一起去看,許三郎這才答應下來。

程曦好久不出門,兩個人乾脆去了縣城裡。

余招財在開年後就回去了縣城,打理縣城的生意去了,程曦許三郎到了縣城,就直接去了余招財家裡,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去找大夫。

如今兩個人的身份以是不同往日,為了不讓人認出來,兩個人都裹得嚴嚴實實的看不出本來面目才出門。

好在這二月的天氣還是有些寒冷,兩個人裹成這樣也就不顯得突兀了。

等到兩個人到了一葯堂的門口,便見著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小丫頭,跪在葯堂的門口哭著磕頭,門口站著一個小二,正驅趕著兩人。

程曦看著這場面微微皺了皺眉頭,再看向那兩個孩子,身上穿著的衣裳髒亂,兩張臉都凍得紅紅的,尤其是那個男孩懷裡的三四歲的小丫頭,面色紅的厲害,一看就不太正常,不過程曦總覺得有些眼熟。

那小二看到許三郎跟程曦,再次對著兩個孩子啐了一口,讓兩人趕緊滾,之後就熱情的迎向了程曦許三郎,招呼著二人進去。

那兩個孩子也跟著轉頭,看向了許三郎程曦這邊,那大些的男孩先是稍稍愣了愣,隨即就哭著抱著那小女孩朝著許三郎爬了過來,嘴裡開口喊著,「三哥,三哥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妞妞,三哥,求求你,妞妞快要死了。」

許三郎盯著那男孩看了一會兒,才冷冷開口,「許子傑?」

程曦也想了起來,看向許子傑懷裡的小女娃,開口說道,「這是妞妞?」

許子傑擦了擦眼淚,忙不停的點頭。

許三郎盯著一大一小兩個孩子看了一會兒,才開了口,「先進去吧。」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那小二也機靈的很,聽得許三郎的話,馬上上前,幫忙將許子傑懷裡的孩子抱了過去,嘴裡還招呼著,「幾位快請進。」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這態度,倒是轉變的特別快。

等到了葯堂,許三郎便冷聲開口對那小二說道,「你們大夫呢,先給孩子看病。」

那小二應下,很快就請了大夫出來,大夫給妞妞把過脈,便搖了搖頭,「這孩子不行了。」 徐氏頓時忍不住,直接上前怒聲道:

「雲卿乖巧懂事,行事向來都有分寸,更從不會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如果再這般詆毀於她,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李雲姝見徐氏替姜雲卿出頭,又氣又妒。

姜雲卿不過就是投了個好胎,仗著有個好的外祖家嗎。

要不是孟家,當年姜慶平怎麼會拋棄她和李氏,去娶孟敏君為妻,害她堂堂侯府嫡女,落得個身份不明的下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