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學院當中的天,竟然已經變了!他曾經是學院中第一長老,這鶴長老才剛剛崛起,未曾想過幾年之後,這狗屁鶴長老,竟然收了這麼樣一位好徒兒啊。

2020-11-11By 0 Comments

「膽敢擊殺我之門徒,還殺我孫子,林雲,碎屍萬段都算輕的了,本尊要讓你生不如死!」

葉字江聲音低沉,隨後,冷笑道:「這林雲在哪?帶本尊前去領教領教!」

「我倒想看看,他區區一屆新生,是不是真能無敵了!」

「他就在龍脈之中修行。」

晨元鞠躬作揖,淡淡道,眼角旋即露出一絲狠辣之色。

林雲?

新生至尊,絕世天驕,如一輪驕陽?

今時今日,這葉子江出關,你掀起他如此怒火,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下你了!

「葉長老,這林雲乃是鶴長老的親傳弟子,而且他這麼強,恐怕這鶴長老會……」

就在此時,一位實力稍弱的弟子突然神情猶豫道。

而聞言!

「蠢貨!」

晨元也旋即在心中暗罵一聲,隨即竟然立刻便看到那名弟子立刻倒飛出去,奄奄一息,身受重創!

「鶴青雲的親傳弟子又如何?真當老夫怕那個老匹夫?」

葉長老猙獰一笑,身上青袍鼓動,雙目之中竟有山河破碎,地崩山摧景象。

他是學院中真正的第一人,就連院長都曾是他的門徒,這鶴長老,更是與他有仇!

天道合一,這才是真正的無敵,真正的武帝!

「爾等隨後一同去尋找那新生林雲! 絕品仙尊 不管他是誰的徒弟!今時今日,我必將讓其伏誅!」

葉長老突然冷笑一聲,整個人的氣質,如同一條真龍蟄伏。

他眼中陰冷之氣流轉不停。

隨後,大手一揮,眾多長老們,也都跟著其朝著龍脈部位飛去!

一邊飛行著。

眾人在訝異這葉長老之強悍的同時,也暗暗痛快。

「哈哈,這鶴長老,如今真以為學院是他的一言堂了嗎?徒弟也是如此霸道嗜殺,如今終於要遭遇大劫難了!」

「嗯,這葉長老,才是學院中真正的第一人,他若想除掉一位弟子,根本不需要跟什麼人說。」

「因為這學院當中,他便是王法!」

眾人很快的,便一同朝著龍脈當中飛行而去。

而到達這龍脈之後!

這葉長老,騰空而起,橫立虛空之中!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望著下方的這條真武龍脈,他眼中有精銳之光閃爍,他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到,這龍脈當中的氣運,似乎被人更改了。

更加的蓬勃旺盛!

但是這龍脈當中,卻沒有了絲毫龍氣散發而出,彷彿是被一人截斷。 「此等手段,當真是林雲做的嗎?好手筆,好手筆!區區一位新生,竟能達到此等程度!」

「不過,此人兇悍異常,如此狂暴,就算強大,也是我等真武學院之禍事,必將除掉!」

眾多長老們,眼見這龍脈之中,再無往日氣息,陣陣龍氣不再蒸騰,頓時心中一驚。

隨即心中滿是陰霾。

這林雲,太強了!

強大的可怕,區區一屆新生,從前哪出現過這麼強的?

整個真武學院中,武帝也不過二十之數,還是幾十年來的積累,可他,在武帝當中,也可是佼佼者了!

只不過。

今日,遇到這葉長老,除非他師尊死命保下,否則他必死無疑。

葉長老橫立虛空當中,眯起眼睛,道道冷意,從身上自主散發。

一道道聲音,如同滾滾大浪,在頃刻之間,立即朝著下方宣洩而去!

「林雲,快給老夫滾出來!你這等凶慘狂暴之輩,不配做我真武學院之學員!」

「今日,便要受到我之制裁,被我誅殺於此!」

陸地上,聲音喝喝,傳遍龍脈外圈每一寸土地。

周圍有一些沒有跟去的弟子盡皆震驚,聽聞此言,看著虛空中那位長老,心下更是波濤洶湧。

此人是誰?

竟有著如此磅礴氣勢,這一聲怒吼,竟直接溝通天地之力,是一尊了不起的武帝了!

這如此恐怖存在,竟然是要找林雲的麻煩?

「這林雲,要完了!」

「那是葉長老,是唯一能與鶴長老爭奪學院第一人之稱的存在!」

一名老弟子神色凝重,眼裡出現一絲絲驚恐,可當想到這人是來找林雲麻煩之後。

嘴角卻是不由流露出一絲冷笑,這林雲剛來真武學院龍脈的時候,就睥睨無比,根本不想跟他們這些弟子們搭話。

更是深入龍脈深處,引起這龍脈異變!

他們老早就看這林雲不順眼了,這個時候,心裡自然滿是興奮的意味。

在葉長老身後,其餘的一些長老和弟子們,也是無比幸災樂禍,這葉長老著實恐怖,功參造化,他們雖然也很是恐懼和壓抑。

但是相比之下,他們更願意此人直接除掉林雲!

畢竟這新生林雲,在進入真武學院之後,便是一直以橫推之資,睥睨眾人,走上巔峰。

從他的身上,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深深威脅。

自然是想借他人之力,除掉這林雲了!

「是誰打擾本座修行?」

而也就在此時!

一道冰冷到極致的聲音突然在晴空炸響,聲如雷震,震懾諸天。

聽聞此言!

眾多長老弟子們皆是顫抖,這林雲的實力,似乎是更加變強了,莫非這滾滾真武龍脈中的龍氣,當真是被他一人所截斷了不成?

著實恐怖!

而聽聞此言,這虛空中的葉長老,則是怒極反笑,道:「打擾本座修行?好,很好,你這新生,真是欠教訓!難道真當你有鶴長老做師尊,就能與真武學院為敵了嗎?」

「你絲毫不留情面,擊殺江天涯,丁蒼,真是魔道行徑!還截斷真武龍脈龍氣,讓其餘人無法修行,今日,我便要讓你於此地伏誅!」

聲音如同滾滾大浪,好似化作千萬柄大劍。

便直朝龍脈當中而去。

而也就在此時!

「哼!」

一聲冰冷到極致的冷哼聲再次響起,來自葉長老的這一道聲浪攻擊,直接便消散的一空而盡!

嘭。

隨後山脈爆開,一道閃耀金光的蓋世身影,若一輪九天驕陽,從其中冉冉升起!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直視那方向。

這一道金光,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他就在那裡緩緩升起,整個天地,彷彿都被他身上的金光瀰漫了,他身上的氣息,竟給在場眾人一種可以壓迫空間碎裂的感覺。

「當真以為我是學員,便可任你宰割了嗎?」

「你若對我動動手試試? 斗羅大陸之燃冰斗羅 我敢保證,這天上地下,諸天萬界,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救你。」

這一刻,林雲反應淡漠,氣質冷漠,他收回氣息!

天下間萬道金光便就此收斂。

此刻,他雙手背負立於半空,身上暗金龍袍在天地之間獵獵作響,充滿一種蓋世帝皇之氣質。

「嘩!」

見此情況,人群瞬間就炸開了鍋,這林雲,實在是太囂張了,以一個新生的身份,竟敢如此挑釁這真武學院二長老?

葉子江,真武學院二長老!

學院最頂尖的存在。

林雲雖強,但他終究只是一個新生,雖身後有鶴長老,但是有何底氣在鶴長老不在的情況下,與葉子江放狠話的?

「好一個林雲魔頭!我且問你,為何殺我弟子孫兒?」

葉子江身後綻放恐怖虛影,天地無色,眸中地拆天崩,江河倒流。

「螻蟻挑釁九天真龍,大不敬,該殺!」

林雲面無表情,聲音淡漠,彷彿只是在陳述一件非常普通之事。

人群已經完全獃滯,這林雲瘋了,居然面對這等人物還如此囂張,看他淡定自若的樣子,難道是根本就沒將葉長老放進眼裡嗎!

此時此刻。

聽聞此言,葉子江終於忍耐不住了,他雙拳捏得咯吱作響,身上氣息完全炸裂,一股驚天殺氣從他身上迸發,身後綻放出道道神劍虛影,似要斬天滅地!

龍脈上空,風起雲湧。

這一道道神劍虛影當中,綻放令人心悸的氣息。

晨元心中顫抖,雙眼死死的盯著半空,葉長老,果真恐怖!

這一刻,也長老雙手微抬,身後神劍虛影輕輕一顫,無數劍罡爆裂,劍氣縱橫,周圍無數劍罡環繞,就連這空間,似都要被切成無數碎片了!

「葉長老……好強!」

龍脈周圍的弟子長老眼眸一顫,那神劍虛影的劍氣,太霸道,太強勢了!

所到之處,劍罡盡皆撕裂,鋒芒直插雲霄,竟有一劍破蒼穹之勢!

「這是……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看見如此霸道的劍氣嗎,簡直太恐怖了。」

一名老弟子身軀瑟瑟發抖,眼中儘是恐懼。

身為武帝後期強者的他,在面對這絕世鋒芒,自己變得非常渺小,感覺只需要其中絲絲劍氣便能將自己洞穿。

「這,便是,便是我們真武學院……高層的實力嗎?」

所有老弟子神色駭然,望著不可匹敵的神劍虛影,他們心中竟然有了膜拜的衝動。

而一些實力較弱的長老與弟子竟直接匍匐在這神劍虛影之下!

神色驚恐,軀體與心臟都,已經是止不住的在劇烈顫抖著。

「好好好!這林雲今日必死無疑!葉長老如此威勢,區區林雲,根本不在話下。」

晨元俊逸的臉龐有些扭曲,心中快意猶如大浪朝著他心田席捲而來,眼中的妒色化作無數的快意與興奮。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這林雲一死,那麼自己就是真武學院弟子第一人了。

畢竟之前,他可一直被葉長老的徒兒葉長空壓著!

可葉長空卻已然是被林雲秒殺。

想到此處,他望向林雲的眼神當中,已經是充滿了無盡的妒恨之色,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一位新生,怎可能這麼強?

而此時!

面對這似可斬盡天下一切敵之姿態!

林雲卻神色漠然,背負雙手,他星眸微眯,暗金色的寬大龍袍,任由那些劍罡吹的獵獵作響。

「這林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竟然一動不動。」

哪些老弟子見到林雲在原地不動,不由得開口嘲諷,畢竟,竟然能看林雲這等絕世天驕出醜!

「林雲天縱之資,可惜卻恃才放曠,不可一世,現在終將付出代價!」

一位長老開口,在他看來,林雲今日必死無疑了。

嘴角也帶上了一絲冷笑。

就算是鶴長老現在出手,也已經無力回天了,因為無數劍氣,此時此刻離林雲只有三寸之遙!

葉長老之成名絕技,歸元劍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