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怎麼回事啊!”

2020-11-04By 0 Comments

昌中北郊郊外的公路上,一長溜車被滯留在這裏,出租司機探着腦袋張望,卻什麼也看不到,旁邊,毅瀟臣皺眉思慮,暗自猜測,不經意間向路旁的林間望去,小毛的身影一閃而過。

聽着司機罵罵咧咧的,毅瀟臣歪頭靠在車檐上休息,只是司機的嘴就像連珠炮似的往外吐着話:“這狗日的世道,越來越怪了,前些日子先是什麼運輸公司出事,死了好些人,聽說還發現棺材了,我說小兄弟,你聽說沒,那棺材裏都是死人,老嚇人了!”

只是毅瀟臣眯眼休息,全然沒打司機的擺,後座上,韓震、虞妙、諸葛岫三人也是一副自顧不理的模樣,這樣一來,司機只能給自己說話,不過司機還真能扯,沒人搭理,硬是繼續嘟囔着:“我看幾位是外地人,沒聽說過,你們不知道,這運輸公司的死人事件還沒解決,就上個星期吧,南邊的血站供應處又出事了,這回更邪乎,是鬧鬼了,也不對,好像是什麼殭屍,就是電影裏那一蹦一跳的玩意兒,我這想想都怕,說實話,看你們幾個老少還算正態,不然你們這往北郊拉的活,我可不敢接,雖然咱不信什麼鬼神,可是這事出來了,還真是邪乎….”

毅瀟臣自然知道司機扯得什麼意思,別的不說,血站那事就是他和小毛造成的,也正是那事讓毅瀟臣發現小毛的屍氣越來越難控制,嗜血狂暴的殺戮慾望也越來越強,眼下,毅溟追那個鳳夕瑤,這個老混蛋身上有太多祕密了,要想找到自己的所需要的,還真少不了他,這時,幾名黑色制服的人從遠及近,向他們乘坐的車輛走來。

這幾位黑制服的人身前跟着兩個小警察,其中一個警察就是小偉。

“偉哥,你說這都什麼事!”

小偉身旁的弟兄暴躁着,這種隨意攔路排除尋找血站犯事的傢伙,完全就是胡鬧,任誰有一點刑偵能耐都知道,這麼幹什麼也找不到。

“行了,別嘰歪了,你沒見到那些人是上面來的,我猜麼着他們肯定和明華運輸集團那幫人有聯繫,一個個都神叨叨的,切,還殭屍呢,鬼呢,我咋沒見!”

提到殭屍,身旁的弟兄猛地一顫,小聲道:“”偉哥,別亂說,我總感覺這些日子,咱們這的味兒不對,不行,今個結束了,我得請兩月家,回到老家避避!”

“瞧你那熊樣,真是齷齪蛋子,警校白上了球兒了!”小偉奚落完弟兄,衝跟前的小商務車吼道:“姓名,年齡,外地本地,到哪去?”在這輛商務車後面,就是毅瀟臣幾人乘坐的黑出租。

毅瀟臣並不在意這兩個小警察,他在意的是警察後面進行二次巡查的黑制服!

“阿毅,不太妙!”

司機正在呱呱,韓震探過身子,衝毅瀟臣小聲道,毅瀟臣點點頭,衝司機說了句:“開門,我們下車!”

“啥玩意兒?”司機不明白:“我說這離北郊的還有好幾公里,眼瞅着天也快黑了,難不成你們走着去?我說小兄弟,你沒聽我剛纔的話,這一片,這些日子可不太平啊!在這關頭,寧可信其有,不信其無啊!”

“閉嘴,快點,我們下車!”毅瀟臣低呵打斷司機的話,後面,諸葛岫直接掏出兩張紅票子:“師傅,別廢話,我們走,錢你照拿!”

看到票子,司機樂了,還有這好事,當即不在閒扯淡,打開門鎖,任由毅瀟臣離開,結果前面排查的兩名黑制服意外的擡頭看向這邊,其中一人皺眉定神片刻,快步跑過來,只是毅瀟臣幾人走的很快,已經從道路下到邊上的林地,順着林地往裏面走。

“隊長,隊長,這有可疑人物!”

黑制服站在黑車旁衝着通訊儀發訊。

在道路岔口處,汪戰靠在路邊,眉頭緊鎖,對他而言,肖頂這個任務簡直是把他往地獄推,他現在已經無法保證毅瀟臣對他是否能夠平然對待,畢竟那傢伙已經不是兩年前的稚嫩青年了。

“人物特徵!”汪戰聽到訊息,急聲道。

“斷臂!人物氣息雜亂寒冷異常…”

“追!”

得到這話,黑制服衝四周同伴一聲令下,奔着林地衝去,看到這,小偉和弟兄愣了,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開追了,追誰呢?並且黑車司機此時也心中混亂起來,先前他沒把搭車的人往邪乎事上想,可是毅瀟臣這人一走,這些人就追讓他心裏有些害怕,隨意掃了車內一眼,赫然發現副駕駛上放着水杯竟然掛上一層冰霜,可是他一直開着暖氣,結果看向暖氣,溫度竟然是負的。“乖乖,難不成那些人就是….”

“阿毅,不太妙,這些人已經追上來了!”韓震回頭望了望,已經看到那些人的身影。(。) “若他們一定要追來,那就不怪我們!”毅瀟臣沉聲回答,隨後他看向不遠處的林子,小毛的身形正穩穩立在樹木枝杈內,那雙黝黑的牟子已經在屍氣衝涌下變的血紅,毅瀟臣微微點頭,小毛身影隨即消失在枝杈間。

汪戰帶領十多名部下匆匆毅瀟臣消失方向追來,看着即將暗淡下來的天色,他心中預感極其不好。

“隊長,那傢伙就在這一片,要不要分散尋找!”

汪戰思量,看着這幫部下,開口:“不,你們在這等候,我自己去,半個小時後,你們自行回去向肖部長稟告!”

“隊長,這未免太危險了,那小子可是旱魃殘魂的吞噬者,還是…”

汪戰擡手製止部下:“我比你瞭解他,你們回去,這是命令,告訴肖部長,讓他做到答應我的事,而我一定會完成他交代的任務!”

說完,汪戰獨自向樹林走去,留下一羣呆立不知所措的部下。

“這傢伙什麼意思?”諸葛岫靠在一顆樹樁上,透過樹叉看去,那羣分散追查的黑制服紛紛撤了,只剩一人向自己剛剛設下的陷阱走去。

“難道他以爲他一個人就可以搞定我們這些人?”

見沒人應聲,諸葛岫暗自哼了一聲,準備動手,除了這個尾巴,雖然面對面拼鬥諸葛岫不如毅瀟臣這些人,但是論起陣法術式的使用,恐怕十個毅瀟臣也比不上他。

汪戰深呼數口氣,盡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他知道毅瀟臣這些人魂識感覺異於常人,只有他淡然自若纔有交流下去的機會,看着眼前稀疏卻又延深的林子,隨着太陽西下,餘輝暗淡,四周溫度逐漸下降,絲絲冷意夾雜着林中風聲好似鬼哭一樣在他耳邊盤旋。

沒走多遠,一縷寒氣襲來,汪戰驟然一驚,立刻意識到自己誤入某種陣式陷阱內,下一秒,隱藏在草叢內的陣式因爲汪戰進入即時觸發,不遠處隱祕在樹叢後的諸葛岫雙手結式,口吐精血,以此爲引將陣式內的陰魂之力集聚迸發,對此,汪戰連忙後退,只見他掏出手刺,揮手甩出兩顆符碩彈,符碩彈炸裂散出刺眼的明光。

諸葛岫一時被明光封了視線,因而陣式內的陰魂之力失去攻擊目標,不過諸葛岫生於五相門大家,這點小恙根本難不住他,況且他設下的聚魂陣是通過入陣人息來攻擊,加之他有精血作引,即便封了視線,陣式內的陰魂之力在短暫的混散後直接凝聚爲一隻浮蕩宛若孤魂的鬼靈。

鬼靈伸臂張爪,哭嚎着向汪戰撲去,汪戰眉眼怒抽,緊咬牙關,奮力後撤數步,與此同時,他緊握手刺,雙臂摺合形成十字鐮形,隨着體軀內氣力迸發,汪戰雙臂破空斬劈,手刺交錯迸射出一道白色十字鐮形風勢,衝向鬼靈,直接將鬼靈衝破。

“呼”的一陣靈散壓力透過精血引子傳到諸葛岫身上,這讓他心下暗罵:“該死的混蛋,沒想到你身上竟然也有邪氣殘息!”不過諸葛岫肯定想不到,汪戰身上之所以有這股殘息之力,完全是當初毅瀟臣斬殺田耀,以他的殘魂爲汪戰重鑄生死格的結果,不同與小毛單純以邪氣魂息充斥體軀強迫生存,汪戰是用田耀的人性殘魂所鑄生死格,否則他早就死了,即便不死也和小毛一樣,化屍或化妖。

“混賬!”汪戰輕鬆擋下鬼靈,盯着已經完全黑暗下來的林子,汪戰大聲呵斥:“毅瀟臣,你出來,不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老友!你忘記當初我們並肩而行的事了,你出來…”

“罵我的陣式是下三濫,我看你是活膩了!”聽見這話,諸葛岫當即怒起,五相門可是古老的八卦周易傳承者,怎麼到他嘴裏就成下三濫了。

當下諸葛岫躬身盤坐,他掏出爺爺給予他的五相輪,此輪可是五相門的根基法器,萬千世界的陣式全都容納其中,諸葛岫指尖交錯,以相式術法調轉五相輪,剎那間,普普通通藉以地勢鑄就的聚魂陣即刻改變,衍生爲御鬼式,之所以有這種轉變,全因此地臨近石林,哪裏陰氣實在渾厚,已經浸染此地。

本已消散的鬼靈隨着陣式生變,陡然化形惡鬼,細眼看去,本來還算安靜的林子頓時風氣雲涌,那些散溢在每個角落的殘魂陰氣受到陣式影響匯聚於此,鬼靈身軀隨着殘魂陰氣的集聚更是膨脹擴大數倍,一雙空洞洞的骷髏眼就像陰井,讓人驚駭,無法直視。

“毅瀟臣,你給我滾出來!”感受到四周陰氣威勢增強,汪戰心已慌亂,說真的,他根本沒有力敵毅瀟臣的把握,那個傢伙就像妖孽一樣,無時無刻不再變化,自屍嶺分散,他已經無法想象這個曾經單純茫然的傢伙已經墮落到何種地步。

面對飛速逼近的鬼靈,汪戰停止怒喊,只能奮力一搏,忽然一道黑影由遠及近飛速躍來,不等汪戰反應,那身影直接衝破鬼靈虛幻的軀體,連帶着將鬼靈消散的陰氣邪息全然吞噬於自身內。

“這隻殭屍搞什麼!”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諸葛岫一愣,隨即低罵起來,身後,韓震低聲道:“他不算是敵人,毅小子沒打算殺他!”

衝破鬼靈,毀掉御鬼式,小毛怒睜血眼,渾身屍化堅硬無比,汪戰驚急,手刺奮力格擋,卻發現自己已經傷不了眼前殭屍一毫。

“又是你…..若不是毅哥…..我一定….殺了….你…”

小毛屍爪如鎖,緊緊遏制住汪戰,那雙牟子盯他心魂大亂,並且小毛身上散溢出來的屍氣讓他心冷無比,不過這番看似危險的狀態不過持續數秒就被一聲低喊消除了。

“毛子,鬆開他!”

聞此,小毛散去屍氣,奮力將汪戰扔了出去,汪戰不慎,被甩到樹幹上,從地上爬起來,看着從黑影裏走來的毅瀟臣,他剛想開口,結果毅瀟臣直接擋下他:“我和你有過交易,保證我母親的遺體和父親,我會給你想要的,爲何你又來追我,別告訴我你忘記當初的約定了。”(。 “沒有,曾經的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忘!”汪戰使勁喘了口氣,急聲道:“阿毅,聽我一句,別在走下去了,你已經被很多人盯上了,你這樣….”

“不走下去又如何?能回到原來的樣子麼?”毅瀟臣似笑非笑,話語中的蒼涼卑微之意讓汪戰心生苦楚,毅瀟臣伸手撫摸着自己的斷臂處,那莫名的疼痛就像尖刀一樣刺痛着他心魂內的靈炙,讓他躁動不安。

“我的母親你照看的如何?我父親呢?”

“你母親我破例用冰棺將她陰養起來,體軀絕不會受損,你父親很好,他在特別收容所裏,黯然度日!”

“謝了!”說完,毅瀟臣轉身離開末了留下一句話:“你回去吧,我若不死,必定找到陰陽盤,待我解了自己的執念,報換了他們二老的恩情,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包括你這次來的目的!”

至此,汪戰再無話可言,因爲他的心思早已被毅瀟臣看透,若不是曾經二人的情誼在,換做別人或者他的部下,可能已經命喪剛剛的妖陣中了,可是肖頂話已講明,若不與毅瀟臣相伴同行,給他所需要的,就算他不死,以肖頂那些人的行事手段,恐怕拿傢伙會找他家人的麻煩!

想到這裏,汪戰疾跑兩步,結果小毛轉身擡手,卡主他的脖子:“渾身…腐臭….的傢伙…不滾…我就殺了…你…”

只是心有重事,汪戰不得不這麼做,他奮力掙脫小毛,衝毅瀟臣大吼:“你也知道回報你養父養母的恩情,可我呢,你以爲我真的願意害你,不,我不願意,可是我走到今天這一步算什麼,我死,沒什麼可怕,可我怕他們對我的家人下手…”

聽此,毅瀟臣停下腳步,回身看着氣血衝涌,情緒略微癲狂的汪戰,這一刻,他們二人之間都產生了一種莫名的陌生感,曾經,汪戰是警察,爲了死去兄弟,可以違抗上級不顧一切調查封禁案子,只爲一個公道,可是現在,他竟然走到身不由己的地步,難道這就是毅族命途的可怕之處?任何與它沾染的人都會在冥冥中深陷漩渦中,面臨高於生死的可怕境地——折磨。

夜風習習,林木蔥蔥作響,毅瀟臣最終在心魂深處人性執念的充斥下同意了汪戰隨行,即便他早就知道汪戰前來的目的。

“阿毅,謝謝!”汪戰心思愁雜,半晌只吐出這四個字,只是毅瀟臣什麼也沒說,轉身向幾公里外的石林走去。

“這個傢伙還真讓人意外!”諸葛岫盯毅瀟臣的背影,若有所思,恍惚中,他突然覺的,如果毅瀟臣一直能夠保持這種心性狀態,那他復仇重振五相門的希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最好…不要…打毅哥…想法….否則…我會殺了你…讓後把你吞噬成…屍囊…”冷不丁的背後傳來一陣低語,這把諸葛岫嚇了一跳,下一秒,小毛那張慘白死人臉從他身前閃過。

“混賬殭屍種!”諸葛岫趕緊順氣壓驚,低聲罵道。

“你最好別讓他聽到,這個殭屍是毅瀟臣最信任的人,若你二人爭鬥,我想死的肯定是你!”虞妙冷聲笑出,算是提醒諸葛岫,別過於顯露自己的想法,畢竟他與其它幾人目的不同,在某種程度有很大的分歧意義。

石林內,黑夜籠罩,寒風呼嘯,但是若細細感覺,這根本就不是寒風,這是有邪氣魂息涌動產生的威勢疾風。

“說,鳳夕瑤在哪?”煌倪面目通紅,眉眼怒睜,好似猙獰的惡婦,她雙手緊握銀鏈,尖端的吊刺上還淌着血跡。

幾步外,貴婦雙臂環保於胸前,一副巋然不動的傲慢模樣,在她身前,兩名蠱毒者死死盯着發狂的煌倪,即便二人已經渾身是傷,也沒有任何逃脫退卻之。

在她們僵持時,敖天成、普彌、靈心三人被七八名黑衣蠱毒者團團圍住,一時還真佔不到什麼便宜,而紅眼活死人則像頭猛獸一樣不停衝向毅溟。

先前,毅溟魂力暴漲,一縷死氣衝襲直奔紅眼活死人,可是竟然被他給吞吃了,短暫的暴躁以後,毅溟赫然發現,這活死人的出現竟然和毅族鑄命續生之術有關,確切說應該是陰相煉養,生格破碎失敗,死格不朽的結果,如果猜的不錯,他應該是鳳夕瑤在沒有得到毅族法器之前,以其它術式試驗的結果。

並且,眼前假冒鳳夕瑤的貴婦女子在短暫驚慌之後恢復鎮定,毅溟赫然感受到這石林內還有其它邪息存在,若不是剛剛他複眼子瞳開啓,他根本覺察不到,由此可以推測出,自己苦苦追找的鳳夕瑤就在這石林內。

“咚”的一聲悶響,紅眼活死人青筋暴凸幾欲撐破手背的拳頭攜風砸來,只是毅溟氣力強悍,隨意擡臂擋下,跟着毅溟左手化形虎爪聚氣集力,對準活死人的胸膛偏左下位置輕鬆一擊,瞬間,集聚於手心的邪氣魂息直接涌進活死人體軀內,將他震得後退數步,藉此空隙,毅溟環顧四周,試圖找到那異樣魂息的來源,只可惜石林內殘魂陰息實在錯亂複雜,加之眼前蠱毒者、活死人、敖天成這些人的術式魂力,整片空地上都是一片混亂局面,他找了數次,也沒有發現鳳夕瑤所在。

“嗷….”

震退撞到石碑上的紅眼活死人血口怒張,幾欲掙破面頰的縫合線,在體內雜亂氣息的衝涌下,他一把扯下身上的衣服,漏出滿是傷痕、好似腐屍般的軀體,細眼看去,那一縷縷魂力就像腐蟲一般在他的膚表內穿梭侵蝕,簡直讓人作嘔。

“這是什麼鬼東西!”見到活死人這般模樣,拼鬥中的靈心驚愕開口,就這一句話的功夫,一名蠱毒者飛奔衝上,雙手集聚烏黑的蠱毒黑氣,直奔靈心性命,但是敖天成身形更加靈敏,他反身擊退身前的蠱毒者,亮白散射寒光的短刺徑直穿透他的脖頸,而後敖天成飛手擲出短刺,沾着血液的短刺在黑夜中劃出一道紅光,正中偷襲靈心的蠱毒者,只聽噗的一聲,這名蠱毒者撲身倒地,而回過神來的靈心更是乾脆決然,擡手一刀,徹底斷了他的性命。(。) 盯着眼前態勢,貴婦瑤兒面色愈發凝重起來,眼下,煌倪、敖天成、普彌、靈心四人基本可以對峙幹掉這些廢物手下,就算有一隻活死人,也討不到什麼好處,看來大姐還是太小看這些人了,而且打鬥中貴婦瑤兒注意到,那個毅溟根本就沒有發力,他似乎一直在尋找什麼。

在瑤兒急思功夫,紅眼活死人又是一聲怒吼,顯然毅溟淡然輕鬆的攻擊已經摸清他的底細,讓這隻本不該存在世間的邪物痛到極致。

紅眼活死人口吐粘黃腥臭的腹液,碩大的屍腐蟲從腹腔內隨着腹液噴出來,有些掛沾在活死人鄂下腹部,這些未死的屍腐蟲在魂力邪息充斥下異常活躍,它們蠕動肥碩的身軀,以極小的囁齒牙盤撕扯着活死人的身軀,這越來越繁重的痛苦侵蝕讓紅眼活死人不顧一切衝向毅溟。

儘管此刻的紅眼活死人威勢逼人,但是在毅溟眼中,它不過是一具僅僅存在最基本思維意識的屍體而已。

“鳳夕瑤,毅族奧妙,可不是你這個妖女能夠窺視到的!”

暗自戲謔同時,紅眼活死人散發着惡臭的身軀已經撲倒身前,盯着那張滿是腐液的大嘴,毅溟眉頭怒皺,漏出一副厭惡至極的神情。

“骯髒的畜生就該老老實實待在地下!”一語喝出,毅溟躬身凸步,閃開活死人撲打過來的手爪,電光火石間,在毅溟右手處,灰色的魂力迅速集聚好似鎧甲一樣纏繞在他整個右臂之上,對準活死人腐爛不堪的心臟處,毅溟手掌化形虎爪,奮力捅上。

剎那間,腐液飛濺,屍氣四散,活死人掙扎抗拒着向後倒去,回眼看去,毅溟右手沾滿濃黑的屍腐粘液,這些粘液滋滋腐蝕着他手臂,只是有魂力護佑體軀,這些腐液很快就消散化爲白霧,在他手中,一坨烏黑溼漉漉的玩意兒正在有節奏的跳動着。

擡起手,盯着手中的心臟,毅溟冷冷一笑,復瞳眼睛似乎可以看透這坨骯髒污穢的慾念容器。

“鳳夕瑤,你費盡千辛萬苦,不惜背叛族氏,暗算毀滅毅族,得到就是這等失敗之物,簡直可笑!”毅溟深呼氣息,神形驟然驚變,下一秒,他猛然用力,將從活死人體軀內掏出的心臟抓的粉碎,飛濺的腐液甚至粘在他的臉頰,腐液蝕肉的痛苦似乎並不能侵擾毅溟的心緒,他盯着不遠處的貴婦瑤兒,怒聲嘶吼:“鳳夕瑤,你這個畜生,出來!”

“放肆!,骯髒螻蟻!”貴婦瑤兒頓時大怒,在她們眼中,鳳夕瑤就是大姐,就是不可侵擾的存在,但見她揮手扯下身上的外套風衣,抽出腰間明亮如冰晶的月戈,在自身魂息的充斥下,即便瑤兒心知毅溟實力絕非自己能敵,但是她仍舊衝來上前去,以捍鳳夕瑤尊貴之名。

“毅溟,大尊者?二十多年了,你獨自一人,過得可好!”

隨着一語細微卻又底蘊深厚的聲音傳來,在場所有人都爲之一愣,貴婦瑤兒和剩下的蠱毒者紛紛停止打鬥,回身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見此,普彌心魂不寧,那聲音看似平和淡然,實則殺氣洶涌好似滔天波浪,讓人不由的爲之震撼,身後,敖天成擦拭着手中的裂魂刺,等待接下來的死亡對決,只是煌倪對這聲音格外敏感,短暫的震撼之後,她像瘋了一樣衝向聲音所在,而先前已經停下衝殺的蠱毒者們閃身凸步,擋下她。也虧得靈心眼疾手快,拉住煌倪,才讓那兩名蠱毒者停下動作。

片刻沉寂之後,一陣清脆響亮的腳踏青石小道的聲音伴隨一妙曼多姿的身形出現在空地石碑後,她正是前不久在昌零殺死洪三爺的傢伙——餘遙,當然這只是一個替代名字而已,對於周圍的人而言,她就是鳳夕瑤,鳯兮閣的閣主,曾經罪惡滔天的妖女,曼陀羅毒藤。

“大姐!”

鳳夕瑤還未走到近前,瑤兒與其它蠱毒者紛紛單膝跪下施禮,那份恭敬卑微讓普彌這些人自骨子裏感到厭惡。

在瑤兒身前立下,鳳夕瑤環顧四周,目光落在毅溟身上,她嘴角上揚,眉眼彎彎,看起來就像傾國佳人,那一眉一眼的魅惑若是在俗人眼中,定會讓他們留戀不已,只是毅溟心知眼前女人的底細,他甩了甩手,擦拭掉骯髒的腐液,道:“時隔二十多年,你耗盡千萬心血竟然煉化出這等廢物之才,簡直可笑!”

鳳夕瑤側眼看了靠在石碑前大口喘息的紅眼活死人,眉目中似乎流露出不合時宜的憐惜:“大尊者,你好歹也是毅族水系的次尊人物,難道這麼多年的苟且偷生讓你忘卻掉道途之路了?”

“什麼意思?”聞此,毅溟心下警覺起來。

“哈哈,自己看嘛!”鳳夕瑤抿嘴一笑,宛如春風扶葉,但是下一秒,毅溟這些人愣住了,細眼看去,已經被損毀體軀欲惡屍氣集聚容器的活死人竟然隨着鳳夕瑤到來慢慢站起,並且他胸膛處碗口大的傷口在一縷縷黑色陰氣聚集下快速恢復。

見此,敖天成急聲一吼:“撤,這不是活死人,這是吞噬妖!”

“什麼?”毅溟一愣,很顯然,活死人與吞噬妖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邪物,一具不過是殘存最基本意識的屍囊而已,一具則是真正不死不滅的妖孽,除非毀壞他的體軀,否則絕不可能殺死它。

“老東西,現在才發現,已經晚了!”鳳夕瑤怒然惡聲相向,她氣息集聚,纖細的左手結式引魂,瞬間,她身旁的兩名蠱毒者慘叫着倒下,而後兩道青色的殘魂邪息凝聚在她的手掌內,化爲一團似鬼火般的虛形,隨着虛形飛速沒入紅眼活死人的體軀,須臾間,這邪物的眼睛直接暴凸炸裂,成爲兩團黝黑的空洞,而那鬼火虛行赫然化爲兩隻妖眼,出現在眼眶內。

“不好,我們走!”

活死人的變化讓普彌心魂不寧,雖然他不曾聽說過吞噬妖,但鳳夕瑤的出現已經然他失去繼續拼鬥的信念,當下,他轉身就走,敖天成與靈心也不拖沓,任誰都知道,鳳夕瑤有備而來,不是他們現在可以應付的。(。 面對急速變化成妖的活死人,毅溟緊咬牙關,怒目衝襲,他無法相信,一個背叛者竟然可以參透陰相死亡之境,煉化出這等真正不死的邪物,在某種程度上而言,這吞噬妖就是鑄命續生之術中永世存活的陰相面。

但是毅溟能夠隱祕俗世二十餘載,足以證明他不是莽撞的傻子,眼看已經沒有對決優勢,更別說殺掉鳳夕瑤,但一隻吞噬妖就會讓他大費周折,更何況還有鳳夕瑤和她背後那些隨從部衆,迅速思量後,毅溟釋放出一股魂力威勢,暫時抵擋,以便撤退。

只是越是混亂,情況越是讓人料想不到,當毅溟、敖天成、靈心、普彌四人已經摺身衝出數十米遠後,一聲失去理智的尖銳嘶吼從背後傳來。

魂息威勢散去,煌倪怒目直視,飛身衝上,血水混雜着淚水灑落在臉頰,讓她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悲。

“鳳夕瑤,爲什麼,你爲什麼要背叛冥淵閣,爲什麼要殺那麼多人?”

嘶吼如風威勢狂嘯,但煌倪終究實力有限,她看似迅猛的衝襲在鳳夕瑤眼中不過是三歲孩童的稚氣行爲,以至於開始時她已經自動忽略這個軟弱渺小的女子。

“放肆!”

面對煌倪的瘋狂,鳳夕瑤還在困惑中時,她身後一健壯男子閃身衝出,由於身形急速,男子的頭罩掉落,顯出那張刻滿紋落的臉頰,他是鳳夕瑤手下四大邪士之一的,鬼蠍。

“滾開!”眼見鬼蠍出身阻擋,煌倪怒聲呵斥,可是鬼蠍似無它事一樣,全然不將煌倪放在眼裏,煌倪手持銀鏈火舞如風,尖端吊刺劃出死光星光衝向阻擋的鬼蠍。

‘噗’的一聲悶響,吊刺沒入鬼蠍肩頭,一絲血線飛濺出來,但是鬼蠍好似無恙,冷冷盯着煌倪,見此,煌倪怒火暴漲,縱深一躍,雙手結式,以靈符作引氣息,恍若餘光之間,靈符燃燒散出兩團靈空之火,衝向鬼蠍,但見鬼蠍擡臂揮手,一股寒流魂息擴散衝來,靈符引出的靈空之火頓時熄滅消散,緊跟着,鬼蠍發力凸步,右手迅速一劃,帶出一道白光,定睛看去,赫然是一把苗刀在他手中。

但是此時已經晚了,煌倪待看清那白光一刻後,只感覺右肩處微微一涼,跟着一股溼熱從右肩噴出,濺了她一眼,聞着那股腥澀之味,煌倪空白的大腦在記憶中苦苦追尋,最後才發現那腥澀之味原來是自己的鮮血,只是即便傷及體軀,煌倪仍舊衝向鬼蠍身後淡然自立的鳳夕瑤。

“瘋子!她簡直瘋了!”

目觀眼前的變化,毅溟驟然大罵,與此同時,敖天成飛身回沖,裂魂刺瞬息出現在手中,他壓低身子,釋放魂息,就在鬼蠍已將以苗刀劈斬煌倪了結她的性命時,敖天成身影已至,裂魂刺飛速衝襲,硬生擋下鬼蠍的苗刀,那股威勢讓鬼蠍不由一愣,不過讓將死之人掏出自己的懲戒,尤其是在大姐面前,這讓鬼蠍心生憤怒,故而他猛然發力,寒冷的威勢驟時增強,將敖天成逼退一步,藉此,敖天成反腿一腳踹在煌倪身上,直接將她踹的後退數步,正好被跟隨而來普彌接到懷中



目觀煌倪慘樣,普彌氣急交加:“倪姐,對不住了!”一記手刀下去,煌倪本就受傷的體軀哪裏抗的住,直接反了白眼昏死過去,當下普彌將煌倪扛在肩頭,轉身就逃。

看着這一幕,毅溟眉思冗雜,不知在作何想法,不過敖天成倉促硬抗鬼蠍顯得十分吃力,而且那個貴婦瑤兒和蠱毒者們也動身衝來,此刻若想逃脫,實屬不易,但是若被留下,那他的一切計劃都將完蛋。

無奈之下,毅溟聚氣釋力,石林中的陰氣好似被陣式誘引一般迅速匯聚到毅溟身前,眨眼功夫,這陰氣化形爲一隻巨大的鬼頭骷髏,毅溟衝敖天成怒吼:“快滾回來!”

敖天成心慌氣散,已被鬼蠍傷到數刀,雖然只是皮肉,可是鬼蠍的刀上沾附這魂息蠱毒,這幾口氣功夫,敖天成已經發覺自身氣力魂息在快速消散,這樣下去,就算毅溟出手,他逃不掉。

“蠢蛋,你這個蠢到極致的混蛋!”泣聲罵聲混雜,讓人不知何意,背後,靈心手持軍刀飛身一躍,閃到敖天成身前,由於突然,鬼蠍唯恐這又是個瘋子玩意兒,故而後退閃避,即便如此還是被靈心砍到臂膀,跟着靈心擲出僅存的兩顆符靈彈,符靈彈炸裂散出炙白的明光,那刺鼻的抑靈氣息讓鳳夕瑤心生厭惡,連連後退,甚至於剛剛妖化的活死人也嗷嗷叫着後退,不再追趕毅溟這些人。

眼看這些邪人後撤漏出間隙,靈心拉起敖天成向後逃去,毅溟爲保全面,當即氣息迸射,鬼頭骷髏好似狂風呼嘯般衝來,瑤兒見狀閃身後退躲閃,數名躲閃不及的蠱毒者紛紛被鬼頭骷髏吞噬,待骷髏陰氣散去,這幾名蠱毒者已經全身慘白,命喪天地間了。

當符靈彈的白光氣霧散去,毅溟這幫人已經消失不見蹤跡,只有空氣中留下的淡淡魂息邪氣之味表明他們剛剛存在過。

“大姐恕罪!”鬼蠍失手讓毅溟幾人逃脫,當即回身跪下請罪,只是鳳夕瑤的神思全然不在這上面,她目盯毅溟衆人逃脫離開的方向,心緒竟然首次混亂不已,根源就是剛剛那個不惜要殺自己,弱小如螻蟻的女子,她爲什麼要恨自己?爲什麼?

“大姐!二姐得手了!歐陽氏已亂,她正在處理那些殘留者,至於歐陽鶴,正在墨武的押送下前往玉明!”發覺腰間通訊儀傳來消息,瑤兒當即察看告知,由此,鳳夕瑤壓下心中的混亂,她沉思片刻,看着石碑前顫慄躁動不止的化妖活死人,道:“瑤兒,帶它去第四地墓,它現在繼續活人祭祀!”

“瑤兒明白!”應聲得令,瑤兒與幾名蠱毒者走到化妖活死人前,帶他前往數公里外的小殿山,結果還未離開,鳳夕瑤又道:“等等,到達地墓,把它交給道連,而後命道連除掉歐陽克那幫人,擅自闖入地墓者,死,我已派仇一將所需的器物人屍祭祀品送往他那,只等數天後的鬼祭,就放出它!”(。) 聽到‘它’,瑤兒沒來由的驚顫一下,那種邪物,大姐真的要開啓了?當然這話瑤兒只能在心底想想,若敢說出來,恐怕下一秒她就會變成一具屍體。

待瑤兒帶着化妖活死人離開,鳳夕瑤衝鬼蠍道:“跟着他們,還有,那個女子,把她帶來見我!”

“是,大姐!”

鬼蠍當下與數名部從離開!

“我說,那就是石林,怎麼感覺不對勁啊?”

來的石林山腳前,盯着那黑乎乎的一片,其中的陰風氣息讓諸葛岫心生畏懼。

“石林,檔案記錄中的死亡之地,從它被列入特別記錄以來,每年這裏都會發生數百起死亡案件,加上失蹤的,人數逼至千人!”感受着那股冷意,汪戰低聲接話,結果直接引來韓震的厭惡。

“你們這幫傢伙,明知此地有古怪,爲何不毀了它?還做什麼記錄檔案,我看你們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生,刻意而爲之的混賬!”

聽到這話,汪戰也不惱怒,若按他的心思,這種邪乎地界確實該毀了,再不濟也應該封禁徹查。可是世俗如此之大,上有星辰瀚海,下有地靈曠野,當所有的詭異不可解決的事件放在一起後,就會發現,這南疆地界裏的昌中石林已經小到可以忽略,也正是這個緣故,使得組織從未發現,曾經惡名如風的鳳夕瑤就在這裏,甚至還建立了自己的門閣。

“等等!”

就在諸葛岫自顧囉嗦時,毅瀟臣沉聲驚喝,他擡眼望去,漫山都是遊蕩的黑靈,好似濃霧一樣的氣團連接成片,不遠處,數只飄蕩殘破的黑靈孤魂哀嚎着向他們游來,見此,韓震怒聲一喝,當即將這些污穢邪物給驅散,他看着神情嚴峻的毅瀟臣:“怎麼了?”

“不對,汪戰,你還記得與贏啓相見的那個地方,屍嶺?”毅瀟臣轉而看向汪戰。

“記得,那是個怪異之處,不存在於地圖之上,卻又實實在在存在的鬼地方,若讓我說,那裏足以稱得上鬼域…”只是汪戰話未說完,瞬間明白了毅瀟臣意思。不錯,屍嶺那種坐落在煞陰之地的鬼地方都不像眼前的石林山這般陰氣環山,孤魂亂飛。相比之下,這石林恐怕隱藏更大的祕密。

前方高能 想到這裏,汪戰當即掏出隨身攜帶的通訊儀,要給總部肖發訊息,讓他們派人來封禁此處,可是不怎地,性能卓著的特製通訊儀竟然無法使用,這麼一來,汪戰更加焦急,若是這石林再發生川中旱魃現世的事件,先不說肖給他跟隨毅瀟臣的任務如何,但就是他們整個組織都負擔不起。

但是事情堵在一起,急也沒用,毅瀟臣平緩下心緒,衝汪戰一語:“命,這就是命,你急也沒用,走吧,在這種鬼地方,不要指望任何救援,能夠救命的只有你自己!”

說完,毅瀟臣幾人徑直向石林走去。

黝黑的石林內,毅溟幾人奮力向外奔去,感受着周圍越來越渾厚的陰息力量,毅溟不由得憤恨起來,原以爲經過這麼多年的隱忍自己已經可以幹掉鳳夕瑤,不成想今日一見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對手,就算借用陰溟鏡、陽聖石、白骨笛三件法器的力量,強行開啓自身的幽冥重瞳,恐怕也是兩敗俱傷的結果,而這並不是他想要的到的。

“該死的命途,難道毅氏命途就這麼造天譴地罰,永遠不得反身?”

暗自低罵同時,他回頭看向敖天成幾人,不得不說,這幾個傢伙魂識只覺相當敏銳,尤其是同族的普彌,這傢伙被普大師用易生術改變體軀形貌,既可以保持年少狀態,又能夠是他的體魄魂識儘可能集聚陽相靈清之力,使得他的魂識敏銳異於衆人之上。

一連狂奔半刻,直到體軀疲憊,毅溟幾人才停下腳步。

“該死的混蛋,混蛋….”即便體軀受傷,險些送命,煌倪仍舊瘋癲似的怒罵捶打普彌,見此,普彌只得將她放下,滿是惱怒的盯着她:“你到底想怎麼樣?難不成要害死我們?你根本就不是對手,爲什麼還要去拼命!”

“算了!”敖天成伸手擋下普彌,雖然他們曾經屬於不同的組織閣派,但是現如今他們因毅族命途走到一起,說是孽緣也不爲過,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在場的人除了靈心之外,其它人幾乎都和鳳夕瑤有所仇怨,只是他們比之煌倪要控制好一點罷了。

想到靈心,敖天成回身看向跟隨在身後的女人,她面色蒼白,似乎還沉浸在剛剛奔逃的疲憊中,說真的,敖天成沒想到靈心會衝上去與鬼蠍搏殺,當初在天鳴閣,靈心冠以白狐之名,強在她的探入和搜尋,真正的硬碰硬還是他們這些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