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是所有人內心,第一時間想到的話語!

2020-11-03By 0 Comments

吞併了華南集團,以後整個江南省乃至華夏,還有誰能抵抗龍魂商會的發展?

「不可能!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你們在說謊,華南集團不可能被吞併!」

陳文海癲狂怒吼,撒潑打諢。

「信不信由你,都拖下去,交由商業犯罪科處理!」

徐傲秋淡漠的揮手,身後四名身穿武士服的男子冷酷走出,一手拖一個就將其帶了下去。 將陳文海等人拖下去以後,會所里瞬間就安靜下來了。

鴉雀無聲!

沒辦法啊,這裡有唐氏集團的董事長,還有一位龍魂商會的內勁宗師,再加上京都向家的繼承人向思明,這每一個都是巨鱷級別的大佬,其他人還真不敢大聲說話。

「唐老,徐老,辛苦您二位了。」楊浩有些歉意的笑道。

本來陳文海等人出賣龍魂商會的證據以及確鑿,唐老是打算暗中解決的,可是由於楊浩的提前出手,不得不在這大庭廣眾下剝除陳文海的職位。

這樣一來,對龍魂商會的信譽也是一筆損失。

「哈哈哈,不礙事不礙事,誰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嘛。」唐德林笑呵呵道。

「快意恩仇自然念頭通達。」徐傲秋也是眯眼笑道。

「爺爺,你怎麼來了!」

唐佳怡蹦蹦跳跳跑過來,一把挽住唐德林的胳膊。

「呵呵,當然是來看看我的寶貝孫女啊。」

唐德林樂呵,旋即又把眸子看向沈冰凝:「冰凝啊,龍魂商會從來不做壟斷貿易,更不會貿然提升價格,陳文海已經被我革除,今後你需要的原材料,一律按照市場價供應!」

「唐老,那可真謝謝你了。」沈冰凝抿嘴笑道。

「這有什麼謝的,對了冰凝,我現在正式邀請你加入龍魂商會,你可願意?」

唐德林說這話的時候,瞥了楊浩一眼。

「啊?加入龍魂商會……這……」

沈冰凝有些震驚,龍魂商會雖然創立不久,可發展的速度極其驚人,能夠加入其中的,無一不是上市集團,尤其是在吞併華南集團后——

恐怕龍魂商會,一躍就會成為江南行省的商業霸主!

而她的雅詩萊公司,與唐氏這等大集團相比,實在是太小了。

「沈姐,我覺得唐老這個建議不錯,你的商業天賦絕佳,欠缺的只是一個機會罷了,若是加入龍魂商會,想必是一個互贏互助的場面。」

楊浩內心一動,直接慫恿道。

「那……那好吧,我願意加入龍魂商會。」沈冰凝點點頭,卻忽略了楊浩剛才的語氣,完全不像是一個保鏢說出的話。

「呵呵,諸位的龍魂商會風華正茂,那麼我就來錦上添花吧!」

一道淡淡的聲音,陡然傳了過來。

「我謹代表個人,以皇庭大酒店董事長的職位,也加入龍魂商會,唐老,你看如何?」

向思明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他這句話一說出來,全場轟動!

向家……也要加入龍魂商會嗎?

要知道京都向家的投資眼界是最為可靠的,連向思明都豪賭一把,豈不是說明龍魂商會的錢途無限!

雖然,向思明只是用個人名義,可單單他旗下的皇庭連鎖酒店,那就是一筆恐怖的產業啊!

「哈哈哈,有向老闆的加入,我龍魂商會當真是蓬蓽生輝啊!」

唐德林開懷大笑。

「呵呵,唐老過獎了,我華夏的商業機構一直都是各自發展,雖百花齊放卻又沒有統籌,龍魂商會一處,中海的商界將變成鐵通一塊啊!」

「如此大好商機,我向思明怎麼能放過。」

向思明微笑道。

聽到這話,楊浩嘴角翹了起來,遙遙朝著向思明虛舉了一下就被。

他這句話明著是誇獎龍魂商會,可暗地裡,卻是向外界透露一個信息,我向家是看中了龍魂商會的商機,沒有其他什麼意思在裡面!

這也算是,向家給龍魂商會披上了一層保護套。

晚宴酒會正式開始。

大廳內人流涌動,大家都是三五成群的相談甚歡,在座的人都是商業大佬,談笑間就是一單單生意達成。

沈冰凝端著酒杯,優雅的穿行人群中,唐佳怡自然是跟隨著駐足學習。

「嘖嘖,這妮子跟著沈姐學做生意,也不知道能堅持幾天。」

楊浩靠在陽台護欄上,目光卻一直盯著唐佳怡那邊。

似乎是感應到什麼,楊浩眸光一閃,將視線轉到了迎面走來的青年。

正是京都向家,向思明。

「你和你父親那隻老狐狸一樣,就算是豪賭,也從來不會把全部身家壓上去。」楊浩輕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我向家號稱是『財神向家』,自然利益為先,在沒有看到絕對的勝算前,我們也不可能全部壓上去的!」

向思明淡笑著道:「再說了,我一個向思明加入龍魂,就已經有些震動,若是整個向家突然壓上去,你就不怕四大家族狗急跳牆?」

「呵呵,他們敢跳,我就敢打斷他們的腿,看他們怎麼跳?」

楊浩聳聳肩說道。

我的吸血鬼先生 「你呀你,說話還是和以前那般狂妄,不過行事風格,卻也收斂了許多。」向思明感慨道。

「三年了,總歸是有變化的。」

楊浩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道。

雙方的氛圍有些怪異,竟然同時沉默了下去,只有晚風吹拂,帶來知了的叫聲。

良久——

「我收到一些小道消息,王家好像在密謀什麼計劃,這些年一直都有大筆資金流露苗疆部落。」

向思明突然開口道。

「嗯?苗疆部落?」楊浩皺眉。

「沒錯,每年都是大筆的資金注入,而且還是極其隱秘的現金交易,沒有在銀行里留下絲毫流水賬,要不是我向家在那邊有條生意渠道,還真發現不了!」

向思明開口道。

「他們用這筆錢在幹什麼?」

「不清楚,我只能探查到,似乎是關於開山採礦的信息,至於他們的原因、地點、目的,全部不知道。」

「換句話說,能夠讓他們這麼大費周章的進行掩蓋,所圖不小。」

向思明眯著眼睛說道。

聽到這話,楊浩眉頭皺得更加厲害。

這些小道消息,天網和龍刺那邊都沒有絲毫消息傳來,可越是這樣,他內心越加謹慎!

京都向家世代經商,從以前的馬腳牛車商販開始起家,整個華夏都留下了向家經商的痕迹,所以說,有些極度隱秘的情報和渠道,別人不知,卻瞞不過京都向家!

要知道三年前,楊浩被四大家族圍殺,就是京都向家的老爺子,將其隱秘送出海外! 「你能確定是王家在裡面搞鬼嗎?」

楊浩的神情認真起來。

「能確定,我的心腹親眼所見,王家嫡子王天雄曾去過苗疆,同行的還有十幾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向思明堅定說道。

黑袍神秘人?

楊浩的眸光冷了下來,不用猜都能知道,那些,就是京都王家豢養的古武魔修。

「我那些心腹本來想深入調查的,可是對方的警戒性很高,而且還和苗疆土著部落有著勾結,所以並沒有探查到更有價值的消息。」

向思明說道這裡,遞過來一個優盤:「喏,我了解的相關信息,都在這裡面,給你了。」

「多謝!」

楊浩也不客氣,接過優盤就陷入了沉思。

他以前一直都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四大家族的魔修到底是從何而來,而且這些魔修潛伏在四大家族內部,平時也很少出來興風作浪。

「亦或者,你們是在謀划什麼驚天陰謀?」

楊浩的眼眸中,綻放出精芒。

……

晚宴結束后,楊浩就把唐佳怡和沈冰凝送回了別墅。

緊接著——

他又馬不停蹄趕到龍衛的聚集點。

「豺狼,馬上把這份資料發給青狼和暗影,經過天網分析后給我回函!」

總裁,請忍耐 楊浩開門見山道。

看到他神情肅穆的模樣,豺狼也不拖沓,結果優盤就轉身坐在電腦旁邊。

「豺狼,你對苗疆部落熟悉嗎?」楊浩突然開口問道。

「額……不是很熟悉,我在北方參的軍,怎麼了老大?」

豺狼詫異問道。

「沒事,我打算派遣邵兵回來,替我去苗疆跑一趟。」

楊浩內心一動,想到了邵兵。

作為西南軍區的陸戰兵王,邵兵在叢林里的單兵作戰能力,可是極其恐怖的,而且苗疆毗鄰西南軍區,氣候溫度條件都相差不對,邵兵無疑是最穩妥的人選了。

半個小時后——

「老大,京都那邊的天網分析報告出來了!」

豺狼拎著一疊文件走過來道:「根據地理位置分析,這裡應該是苗疆深山處的一道幽谷,位於東經,北緯23度,屬於蠻荒野林。」

「那道幽谷裡面,發現什麼了沒有?」楊浩凝聲問道。

「沒有,天網的衛星探測器只能大概模擬周邊的地理環境,至於幽谷內部,有著強烈的磁場存在,絲毫不能探查進去!」

強烈的磁場!

楊浩眉頭緊皺,陷入了沉思。

「老大,還有這份空白賬戶我們也調查過了,隸屬於京都分支行銀行卡,可是這卡上欣喜很不全面,只有一個空殼身份掛在上面,每個月會定時受到巨額金額的轉賬,隨後又分批次在廣寧市提取現金。」

「京都分支的銀行卡,在廣寧市提取現金?」

楊浩凝聲道。

我欲吞天 廣寧市距離京都可是南轅北轍啊,算是華夏最靠南邊的行省了,而苗疆部落,就坐落在廣寧市內!

「沒錯,就在廣寧市內,可是我調查ATM攝像頭的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到這張卡戶主提取現金的視頻,初步估計是被人刪除了。」

「而且,就當暗影正準備調出監控備份資料的時候,這張卡的戶主卻突然莫名註銷,前後不過十分鐘,所有信息全部銷毀!」

豺狼語氣嚴肅起來,分析報告到這裡為止,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暗影怎麼總結的?」楊浩皺眉問道。

「暗影懷疑,這張卡背後的戶主,可能是四大家族,因為只有四大家族的高層,才有許可權利用天網刪除所有痕迹!」

豺狼如實報告。

龍刺裡面分工極其明確,像他豺狼負責突擊龍衛,而暗影,卻是一個情報黑客天才,掌握著天網一部分許可權。

「四大家族那邊,一直沒有反應嗎?」楊浩突然問到這個問題。

現在距離貨輪失蹤,華南集團覆滅已經好幾天了,按理說四大家族早就已經得到消息了!

「嗯,貨輪那件事牽扯到了武器走私,所以四大家族很是警惕,直接放棄了那些貨物,甚至華南集團都在他們放棄的計劃當中。」

「不過華南集團被龍魂商會吞併,也讓龍魂商會暴露在了他們的眼皮子底下。」豺狼擔憂說道。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既然是龍,那便拿出來震懾那些宵小之輩又如何!」

楊浩眼眸中戰意癲狂,睥睨眾生。

「傳我令,命邵兵儘快處理好南京那邊的事物,三日內前去苗疆探查信息,暗中探查,不能打草驚蛇!」

「還有,令暗影繼續清查下去,我不相信只有這麼一個空白賬戶,嚴密監控廣寧市和京都四大家族的來往!」

嚴謹的軍令下達開來、

「收到,老大!」

豺狼敬禮領命,趕緊去傳達楊浩的命令。

……

當楊浩回到房間內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

向思明探查到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龍刺得到線索后深度挖掘,得到的結果令人心驚!

這些年來,京都四大家族往苗疆部落,起碼都投資了不下千億,而且這些錢來去都是悄無聲息,顯然來路很不正經!

「媽的,四大家族,你們這是在玩火!」

楊浩眸子閃過一道殺機。

就在這時——

莎莎~

莎莎莎!莎莎莎!

一道輕微不可見的腳步聲,陡然在屋頂出現,好似野貓在屋頂行走。

楊浩猛地睜開眼眸,精光閃爍,可是還沒等他開始行動——

咻——

這道人影悄無聲息落下,靈巧的打開房門,一股淡淡的清香散發出來。

「楊浩,楊浩,你睡著了嗎?」

黑衣人壓低聲音,悄悄問道。

楊浩面色古怪,索性就閉上眼睛,控制呼吸也平緩下來,整個人就跟睡著了一般。

「哎呀,你這頭懶豬,好歹也是我們白虎堂的外門執事,怎麼這點警惕性都沒有?」

竹青青撅著粉嫩的嘴巴,不滿道:「幸虧是我來了,要是隨便進來一個壞人,楊浩你可就完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