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是那八部眾之一的天王——琥伽對胡高進行的驚天刺殺。

2021-01-07By 0 Comments

與此同時,在苞達身側也如同胡高的身後一般,一團扭曲的空間從突兀地出現。同樣是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現。只不過握著那匕首的卻是一隻纖細無比,線形優美的玉手。

不用想,自那扭曲的空間中出現的,必然就是之前與琥伽交戰的胡彩飄。

琥伽與胡彩飄兩人選擇的時機不可謂不佳,不可謂不完美。只要他們的匕首落下,虛弱的胡高與已經半死不活的苗首圖,必會在瞬間殞命! 胡彩飄與琥伽所選擇的時機不可謂不完美,胡高與苗首圖兩人都處在最虛弱,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時期。可以說,只要胡彩飄與琥伽手中的匕首能夠順利落下,胡高與苗首圖兩人絕對都會斃命。

「彩飄,住手!」而這一刻,原本還在掙扎之中的胡高忍不住地下意識地高叫了一起。

正是這一聲,讓原本拿著匕首狠狠刺向他的琥伽一頓,速度慢了幾分。胡高身邊的雲豐將手中的長劍一盪。『轟隆』一聲,一道雷電竄出,瞬間就轟到了琥伽的手臂之上。將他轟飛了出去。

只不過胡高離苗首圖的距離相當的遠,聲音傳出去需要一些時間。琥伽倒是停了下來,可是胡彩飄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就收手。

當她聽到胡高的吼聲之後,也已經沒有辦法將手收回來了。那力道無法卸去,只是憑著這力道的慣性,便足以取了苗首圖的性命了。

所有的人,臉色都相當的不好看。苞達恨恨地看著那從虛空中刺出來的匕首,嘴唇已經快要咬破了。可是胡彩飄所刺出的角度實在是太過刁鑽,他就算是想擋也無法擋下來。

胡高愣了愣,忍不住搖了搖頭。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樣。苗首圖終究還是逃不過一死。

「這死胖子,看來真的完蛋了!」雄霸輕皺著眉頭,呢喃了一聲。

「嗡!」然而就在所有的人都以為苗首圖真的死定了的時候,一聲輕響突兀地傳出。從遠處看去,只見到苗首圖所在的那一片空間都狠狠一震。一股凝重的氣息陡然間出現在了那空間之中。

在場所有的人都是高手,瞬間就明白這凝重的氣息是怎麼回事。那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逼近之時所帶來的產物。

果然,隨後便只聽到一聲聲氣爆聲從遠處的天邊傳出。所有的人皆是轉頭看去,只見到一道駭人的劍氣從遠方疾射而來。

那劍氣的速度宛若奔雷,快得讓人看不清楚。即便是雲豐在看到那劍氣的時候都不由得一驚,好像是被那劍氣的速度給嚇到了似的。

瞬間,那劍氣便已經衝到了胡彩飄的跟前。真的只是一瞬間而已,因為在這個時候,胡彩飄的匕首竟然還沒有落下。

「當!」那劍氣準確的轟在了胡彩飄所刺出的匕首上面。強大的力道讓胡彩飄的手一抖,手中的匕首被擊飛了出去。

「夠了!」與此同時,一聲輕喝傳出。這輕喝聲雖然不大,更沒有駭人的氣息,也無法從其中聽出不爽的心態。可是所有的人在這一聲輕喝聲中都是一抖,竟然都沒有辦法生反抗之心。

與此同時,只見到一名青袍青年出現在了遠處的天空之中。那青年踏著虛空,青袍隨風而盪。他的神態則是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這情景,如若出現在胡高前一世的世界之中,那便是真正的神仙降世啊。

一步,兩步,三步。

僅僅只是三步而已,那青袍青年就跨越了兩千多丈的距離。他的身形明明是被所有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卻如此詭異的跨過了這麼長的距離。那樣子,就好似在他的跨步之間,這片天地為他縮小了尺寸。

從天空中落到地面,來到苞達的跟前,看了一眼他懷中的那如同枯骨一般的苗首圖,這才緩緩地轉過了身去。看那樣子,好似是想要保護苗首圖似的,「夠了,苗首圖並沒有取一人的性命!」

一聽此話,原本因為雄霸那一番話而面露絕望之色的苗多羅渾身一震。好似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迫不及待地朝那青袍人開口詢問到,「此話當真?」

那青袍人點了點頭,「一開始,苗首圖便與我有約定。只要我不出手阻攔他,他便答應我不殺一人。」

說罷,他猛地一下轉頭朝雄霸看好了過去。這個時候雄霸張了張嘴,正想說話。可是一切都好像是在那青袍人的掌握之中一樣,他搶在雄霸之前開口,「我一直派人監視著苗首圖,他的確沒有殺一人。那些被他抽干元力的學員,只要休息些時日便能完全恢復了。」

「真的嗎?」苗多羅低著頭,也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因為得到了安慰,渾身止不住地顫抖。同時,他也忍不住小聲地呢喃著,「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

「切!」此刻的雄霸好似萬分的不爽,也不知道是因為被那青袍人給打斷了話,還是苗首圖沒有殺一人的原因。輕啐了一聲,他又朝著那青袍人不屑地一笑,「將一切都完弄在鼓掌之中的感覺怎麼樣?這種高高在上,俯視一切的感覺相當美好!敖興,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結局了!」

敖興沒有因為雄霸那輕視之色而有半點情緒的波動,他只是輕輕地笑了一笑,「沒錯,苗首圖答應我不殺一人的時候,我就知道肯定會是這個結局。這學院裡面,也只有我最了解他。」

「只不過這並不是你所說的玩弄。這十年來的壓抑,如果他不發泄出來,反而對他不好。經過這件事情,我相信他一定能從其中領悟到一些什麼。」

只是說到一半,他看向雄霸的眼神突然一變。原本他的臉上一直是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可現在卻從其中展現出一絲憤怒的神色。只不過這憤怒的神色卻被他控制得很好,並沒有讓人感覺到有多麼的可怕。

敖興搖了搖頭,語氣有些不善,「反倒是你,要說玩弄也應該是你雄霸在玩弄這一切。我相信,你一開始也猜到了會是這個結局。畢竟除了我之外,你與苗首圖的爭鬥最多。而且以你那察言觀色的天賦,看也看明白苗首圖並無殺心了!」

說到這裡,他又伸手指了指虛弱得要命的胡高,緩緩地開口,「可你卻還是慫恿了這小兄弟,讓他與苗首圖發生了爭紛。如果不是你故意為之,這一切根本就不會發生。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受傷,甚至是差點死亡。」

「雄霸,那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玩弄生命,掌控時局的感覺很好嗎?」說語一落,敖興又不由得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若你真想贏我,得到這狂龍第一的名頭。只要我們都能順利撐過這次枯潮之危,我讓給你便是!」

「切!」這是第一次,至少是胡高所見的第一次,雄霸的臉上露出了窘迫之狀。他此刻就好像是被拆穿了惡作劇的小男孩了一樣,臉色尷尬卻又不甘心。別過頭去,他看也不看敖興,緩緩地呢喃著開口,「誰稀罕那名頭,我想要的不過是堂堂正正地打敗你而已,不管是戰力上還是智力上,我都要正面將你擊敗。如此而已!」

雄霸露出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尷尬神色,可是胡高卻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半點高興。 半路殺出個侯夫人

他早就知道是被雄霸當槍在使。可是卻沒有料到,他這把槍卻根本就不是槍。完完全全就真的只能夠充當得上一根攪屎棍而已。

從簽到開始百億神豪 ,心甘情願的做那把槍。完全是基於苗首圖濫殺無辜,甚至要傷害韓沖才會出手。可是沒想到到頭來,苗首圖根本就沒殺一人。

就如敖興所講,在這樣一個前提條件之下。苗首圖所做的當真就只能夠算得上是他的家務事而已。別人的家務事,可是他卻橫插一棍,想來他真是足夠丟臉的。

「沒什麼好丟臉的!」雄霸還是如同以往一樣,將胡高的心思完全給看穿了。「你跟那苗首圖戰了一場,不分勝負。你的夥伴又與他的八部眾戰得難解難分。從此以後,你的名聲肯定要在這狂龍武院之中遠播出去。你應該高興才對呢!」

說著,他伸出一隻手想要胡高的肩膀上拍一下,同時再一次開口說到,「只要你在這狂龍武院裡頭混得風生水起,名聲夠響亮。相信我,你以後一定會因此而得到無窮的好處的!」

見到雄霸拍下來的手臂,胡高連忙咬著牙,奮力地朝後退了幾步,躲了開來。至於他的話,胡高當然不會去相信。

他只是冷冷地瞪著這看上去四腳發達,頭腦簡單,事實上卻比狐狸還要狡猾,算計這,算計那的壯漢。重重地咬著牙,用一種沉悶地聲音從他的嘴裡傳出來,「出名不出名我不知道。總之我一定也會讓你好好嘗嘗,被人玩弄的滋味。」

想他胡高出道這麼久了,向來都只有他玩弄他人,逼迫他人的份。從寧城到青元礦脈,一直都是他將一切玩弄於鼓掌之間。

可是碰到這雄霸之後,他卻屢屢被調戲到死。

報應?胡高絕對不相信什麼報應。他所相信的只有自身的實力而已。被雄霸完弄,只能說明他的實力還不夠,他還太笨了。

只不過這只是暫時的而已,胡高已經將這一個梗牢牢地給記住了。雄霸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他,那就別怪他不客氣。

既然打消了原本要讓狂龍武院不得安寧的心思,那麼現在就要讓這雄霸不得安寧! 風瀾看的有些癡迷了,紅潤的嘴脣,長長地睫毛,白裏透紅的臉蛋兒,飄亂的幾根髮絲,這美如畫的一幕,讓他起了邪惡的念頭。

炎雪兒依舊在抱着他,那雙皓白美麗的小手,正停留在他的小腹上。

這種場面,就像是一對普通的情侶。

越發強烈。

風瀾陶醉並迷失在了其中,他傾着身子,並伸出了嘴。因位置的原因,他也只能親到炎雪兒的額頭。

可就當他的嘴脣,快要觸碰到炎雪兒的額頭時,炎雪兒像是是夢囈般“嗯”一聲,隨之她就睜開了眼睛。

她愣住了,風瀾傾來的身子遮擋住了她的視野,在她眼前的,是一個猥瑣紅潤的雙脣。

風瀾也愣住了,他的全身就像是定住了一樣,做不出別的動作,眼神正直直的盯着已經醒來的炎雪兒。

額頭上的冷汗,猶如雨滴一樣狂下,可他的表情依舊一副鎮定模樣,有一半原因也是因爲被嚇的做不出別的表情。

表面穩如老狗,內心慌的一匹,就算他平日好色多情,但也是第一次做出偷親女孩子的這種舉動,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這個女孩子還醒了,他現在只想原地蒸發。

炎雪兒並沒有擡頭,因爲她一擡頭,額頭就有可能會碰到風瀾伸來的嘴脣。

她移動目光,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風瀾,然後就是沉默不語。

風瀾被炎雪兒看的心裏發毛,要不是現在風大,他的帽檐肯定已經被汗水給打溼了。

如此尷尬的場面,維持了將近有一分鐘,風瀾也在腦海裏,想出了對策。

他做出了第一個動作,先收回了自己的嘴脣,然後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最後又一臉的正色。

“你的額頭上剛剛爬了一隻飛蟲,怕打擾到你休息,我想幫你吹跑來着,不過它剛剛已經飛走了。”


炎雪兒依舊把臉貼在風瀾肩膀上,眼神也直勾勾的盯着風瀾眼睛,過了幾秒鐘,風瀾就堅持不住了,尷尬的轉開了目光。

“你認爲我會相信你嗎?!”炎雪兒幽幽的說道。

就是這種是語調,讓風瀾感覺到背後發涼,彷彿眼前的炎雪兒變成了兇戾的女鬼,馬上就要索他的命一般。

“我覺得你應該相信我,畢竟咱倆現在是朋友,相信朋友不是很正……”

“啪!”一聲脆響。

風瀾的話被打斷了,他扭回了身子,用手捂着自己被打出指印的臉,眼眸中噙着委屈的淚水。

“臭流氓!大垃圾!竟然想趁本小姐休息非禮本小姐!”炎雪兒插着腰,氣呼呼的說。

可不知爲何,她的心底不受控制的油然生出一股失落,彷彿她很期待,風瀾剛剛能親到了她的額頭一般。

“嗚嗚……我錯了,下次還敢!”風瀾的認錯態度,可謂是十分的騷氣。

“你說什麼?!”炎雪兒瞪眼冷呵,想到剛剛的事情,她的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現在更是想給風瀾一個深刻的教訓。

“呃……我說沒有下次了!”風瀾打起哈哈,他可不敢再皮下去了。

“我聽的很清楚,你還當本小姐是聾子啊?!”炎雪兒捋了捋額頭凌亂的髮絲,然後伸手就開始給風瀾“按摩”

風瀾“幸福”的發出了一陣陣的嚎叫。

原本大家都很安靜,可他們的內心,都和風瀾一樣,想要通過大吼,把心中的壓抑與疲勞感,發泄出去,但都因爲不好意思,而又強行把這種衝動又壓下去。

現在有風瀾帶頭,他們也都不再拘謹,也跟着大叫了出來。

“啊!!!!爽!”散遂亦的第一個。

“綠油油的大草原,果然最喜歡了!”爾格緊接而來。

“這種感覺就像飛一樣,太舒服了吧!”義仁滿臉的享受。

“叫上幾句就行了,可不要把魔獸引來!”尋巖大笑着對幾人喊道,他同樣也通過這種方法,發現了自己內心積攢的枯燥與乏味。

“我感覺我現在就像是一個仙女,哈哈哈!”幽子也大喊着。

“唔啊!!!”王富貴兄弟兩人叫很單調,但卻很豪邁。

“生活你個混蛋!”陳賢才叫了這麼一句,顯得有些突兀,但此時並沒有人在意。

許顏良一臉的諷刺,對尋巖這些人,十分不屑。

可他的小弟們想要吼兩聲發泄發泄,不過都被他兇戾的眼神給憋了回去。

炎雪兒有些蒙了,這是在交流病情嗎?

她這一路上,並沒有多少煩惱,這也多虧了風瀾,而且她也剛睡醒,廣袤無垠的草原,對她的衝擊倒不是很大,所以說她現在並沒有想要大叫的衝動。

炎雪兒已經停止了掐風瀾,可風瀾依舊借勢大叫着,他也想發現及展在自己內心的情緒。

“啊!!!!老天爺啊!!請賜我千萬個美少女吧!!”

風瀾一語驚天,尋巖他們剛想再喊點兒什麼,現在卻都噎在了喉嚨中,有的人臉上是震驚,有的人臉上是壞笑,有的人臉上是崇拜。

“這傢伙腦子有坑吧?!”

“哈哈!”許顏良小弟們毫不忌諱的大笑着,同時他們也通過這種方試,發泄着!

炎雪兒滿臉黑線,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的心裏就是不爽。

“下流!還想要千萬美少女,怎麼不一雷劈死你呢?!”她惡狠狠的說。

“轟隆!”天空中突然一陣炸響,同時閃過幾道雷光。

“喂!你可不要亂說了,我要真被劈死了怎麼辦?!”風瀾一副被嚇到了的模樣。

“活該!”炎雪兒俏皮的說。

“哈哈哈哈!”衆人皆大笑。

此時,只有風瀾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他擡頭望着天空,天空之中萬里無雲,他不相信老天爺還真會給他開這種玩笑。

雷系魔法他都不會,只有紫雲雷世一境的人,對雷系魔法最爲精通,要是說天空之中有人放雷,風瀾到還是會相信的。

想到了這裏,他想到了跟他悔婚的未婚妻,紫寧。

不過隨即這個想法就被他給打消掉了,想要御空而行,那也是要達到三階魔法師(六階魔法士)才能做到。

而且這也是有條件的,必須要學會飛行魔法。

可在他的記憶裏,紫雲雷世的世主,紫雷,也不會飛行魔法!。 所以說他覺得,自己的想法很不切實。

因爲他在那一瞬間以爲,那道雷是紫寧放了,她路過這裏前往的目的,也是子離村。

想到這裏他的心情又變得沉重起來,兒時的夢噩在他的心頭升起,所有的責任與壓力,都壓在了他的肩膀上。


“啊!!!我太難了!”他大吼着,想要把這種情緒發泄出去。


炎雪兒不知道風瀾現在的心情,她的耳朵被風瀾的叫聲震得有些發癢。

“喂!能不能不要鬼叫了,很吵的!”

“啊!!!爲什麼我的身邊有一個如此嬌蠻的大小姐啊?!!你如果你想倒貼給我,我倒是不介意把你納爲更衣小妻!”沒錯,風瀾習慣性的大喊出來。

“嗯????”這一下所有人都蒙了,尋巖他們認爲風瀾這是不要命的節奏,許顏良則是一臉戲謔,他也覺得風瀾肯定會挨一頓毒打。

炎雪兒陰沉着臉,身上開始散發出熱浪。

“嗯?雪兒,你冷嗎?”感受到身後的熱浪,風瀾疑惑的問。

“呵呵,我有火魔法,怎麼會冷呢?”

“這倒也是,那你爲什麼要散發熱氣呢?”

“我怕你冷啊?”

“我也不冷,而且現在還有點兒熱,我剛剛大叫只是爲了發泄心裏的低落情緒而已,既然咱倆都不冷,你就不要再散發熱氣了吧……”到了這種時候,風瀾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剛剛『喊』漏嘴了,他還以爲自己像平時那樣,只是在心裏喊了而已。

仙醫武聖 不,你今天必須冷!”炎雪兒陰森森的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