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時候的艾十三已經不可怕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艾十三幾乎喪失了攻擊性。

他已經被揍傻了!

而雷諾,爬起來做了一個本能的抗擊動作。

刀疤一腳踢過去,他閃開。

刀疤撲上去,來了個兇猛的頂膝動作。

雷諾被刀疤的膝蓋撞上,頓時騰空而起。什麼星星月亮太陽海水冒了出來了。口中涌着一種鹹呼呼的**。

雷諾知道,這是血。這是被刀疤給撞的。他被送上天空,摔在地上。又被刀疤拽起來,再次扔了出去………

雷諾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牀上。周圍是白色的世界。

白白的人影,白白的帳篷,白白的牀單。旁邊的牀上還躺着白白的一個人。

雷諾一躍而起,從牀上跳了起來。大喊:“程楓,老子跟你拼你了!大不了一條命!十八年後,老子還是一條好漢!”

嘩啦一聲。剛剛離開牀,隨即栽倒。

一頭紮在地上,好險喘不氣來。雷諾長這麼大都沒有遇見這麼倒黴的事。起牀摔在地上來了個狗啃屎。

伴隨摔倒的聲音。周圍一片驚呼。

“哎呀,你是幹什麼?”

“你不要命了!腿都斷了!”

老天!這裏是醫院!雷諾很快明白了,自己在什麼地方?

這裏是後方的醫院,不是在前面的戰場上。他是被刀疤打暈了纔來到這裏的。剛纔白色的景物與人。是醫院的牀單與護士。

一個女護士跑了過來,把雷諾扶起來,扶到牀邊坐着。

雷諾直勾勾的看着女護士。

這是一個十**歲的小姑娘,年齡跟雷諾相仿。

“我怎麼了?”

女護士指指雷諾的腿。不說話,嘴巴咬得死死的。

雷諾急了,問:“你說話啊?”

女護士眼睛紅紅的,嚷道:“你喊什麼喊?那麼兇幹嘛?有話不能好好說嗎?你自己受的傷,難道不知道嗎?”

“我受了什麼傷?我好好的!”

雷諾站了起來,想證明自己。

一股鑽心的疼痛在全身蔓延,雷諾隨即摔倒了。

這回摔倒的更難看了。幾乎是直直的倒下去。

躺在地上的雷諾摸摸下肢。

摸到的是硬邦邦的東西。連忙去看,簡直快暈了過去。

他的一條腿打上了石膏。膝蓋不能彎曲。這個樣子又怎麼能走路呢?

雷諾尷尬極了。腦子裏轟隆隆響,心底冒出無數聲罵聲。“狗–日—的程楓,下手真tm狠!”

事實上他下手何嘗不狠?

後來刀疤說:“我也是被逼的,不快刀斬亂麻,恐怕什麼事情都幹不成!”

雷諾在醫院出醜的事,被小護士們津津樂道。

而雷諾尷尬極了。躺在牀上用被子遮住,再也不出來了。

雷諾是怎麼來到這裏的呢?

他是被邊防團的機步營給發現的。

兩個特種兵被人擊暈,這可是大事。

機步營的營長喬三郎派人把兩個兵送到阿拉古山頂,進行緊急治療。軍區首長得知後,非常緊張,命令軍醫無論如何也把人救活。

後來軍醫說:“兩個兵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折了一隻胳膊,斷了一條腿,休息兩個月會恢復健康!”

軍區首長聽後才鬆了一口氣。 840 大吃一驚

840:大吃一驚

軍區司令員接到雷諾上報的消息大吃一驚。敵人居然兵分三路進逼我國內陸地區,這可是驚世駭俗的大事。

多少年來,我國的經濟發展十分迅猛。可以這麼說,幾乎用了三十年的時間走完了西方強國兩百年的路。隨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國家逐漸把注意力放在國防建設上。

過去三四十年時間,沒有哪個國家敢挑釁中國,跟中國發動戰爭。而黑蜂集團居然無視這個事實,竟敢挑釁我們。

設在阿拉古山一連的指揮部通過計算機模擬運算,列出了兩條線路。一條是阿拉古山一連。

對於一連來說,敵人不會陌生。

因爲一連的前身是邊防連。30多年前,中兩國邊境戰爭中,邊防連所在的部隊像釘子一樣釘在阿拉古山頂,阻止了敵人的前進。

國多少精銳的部隊倒在阿拉古山腳下,敵人十分清楚。

正是如此,作爲敵人的黑蜂才耿耿於懷,不斷的給我們的部隊製造麻煩,同時把目標指向阿拉古山。

這就是境外的僱傭兵如此大規模冒犯阿拉古山邊境地區的重要原因。他們是想分兩步棋走。要麼打擊阿拉古山一連,要麼吸引邊防部隊的注意力,然後來個指東打西。

第二條線路就是天目湖。

天目湖的戰略位置太重要了。不僅是中部地區的走廊,還能進入附近的西單市。也就是說,只要佔領天目湖,就能順利進入內陸地區,還能利用天目湖給中國政府製造麻煩。

天目湖是西南地區最大的淡水湖,供應着上千萬人的飲水任務。如果天目湖出現問題,後果不堪設想。

並且,天目湖的下游居住着30萬老百姓。一旦炸堤,滔滔的湖水會席捲30萬人民羣衆的家園。這也是總部爲什麼命令我們7308突擊隊駐守在這裏的重要原因。

設置在阿拉古山一連的指揮所模擬出敵人行動的路線。電腦地圖上,只找出了兩條線路,卻無法找出第三條線路。

據雷諾上報的情報,敵人分三股線路朝境內撲來。目前,掌握了兩條路線,第三條線路不得而知。

敵人這次動用了龐大的僱傭兵部隊。人數超過了110人。被我們的部隊擊斃大部分人,預計公主嶺方向的敵人有幾十個。那麼問題就來了,還有超過三十多人的敵人在哪裏?所有的軍人都陷入沉思,內心糾結得像一根繃緊的琴絃。似乎稍微使點力氣,就崩斷了。

孟鎮南司令員吃驚的是,本來以爲敵人是聲東擊西,分了兩股部隊,其目的是想滲透到中部地區。那麼只堵住天目湖一帶就可以了。

爲了堵住這股敵人,軍區動用了精銳部隊。整個阿拉古山,放了兩個團在地面搜索,山頂有直升機,太空還有偵察衛星。 重生之千金有毒 除此,軍區特種兵大隊的雪狼突擊隊傾巢出動,作爲機動力量在原始森林進行拉網式搜尋。

除此,還通過總部調動了7308突擊隊。

孟鎮南司令員是這樣認爲的,在敵人大肆入侵的情況下,必須高度戒備,容不了半點損失。

按道理,孟鎮南將軍完全可以動用雪狼突擊隊堵住天目湖。但他怕雪狼突擊隊戰鬥經驗缺乏,比不上7308,所以不得不動用精銳中的精銳,打贏這場戰爭。

孟鎮南是下午4點收到了洋康的消息的。

洋康在電臺中說:“首長首長,程楓找到了!”

“人呢?我要他在半個小時內見我!”

“首長,人跟雷諾艾十三兩個兵在一起!”

“很好!這兩個兵不錯嘛!又立了一大功!看來我們軍區也是有出類拔萃的特種兵的!”

洋康彙報了另外一件大事,他在電臺中說:“首長,木蘭山一役,殲滅敵人75名。加上雷諾兩個兵,還有程楓打死的3個敵人,共計82名。這只是敵人90的人馬,還有30多人沒有動向。但具雷諾獲得的情報顯示,敵人還有第三股力量。也就是說,除了木蘭山一連打死的75人,加上鬼哭溝打死的7人,還有超過30人的敵人部隊脫離了我們的視線範圍。”

“這個情報是怎麼得來的?憑什麼說敵人還有第三股力量?可靠嗎?”

“非常可靠,這話是雷諾聽見的。是程楓審訊黑蜂時,雷諾偷偷聽見的!”

“爲什麼要偷偷聽呢?正大光明不好嗎?雷諾和程楓不是接上頭嗎?還不趕緊叫他們來見我?”

“首長,通訊訊號不好,電話斷了。我也是通知他們回來。可他們沒有回話,可能周圍有敵人吧?”

情況撲朔迷離。孟鎮南趕緊把這個情況向總部做了通報,請總部協調軍區,調動7308在天目湖一帶向公主嶺方向移動。

7308也向軍區做了彙報。在公主嶺與天目湖之間的原始森林裏發現了小股敵人移動的蹤跡。正在佈置天羅地網,相信很快有了結果。

做好了應對工作後,孟鎮南隨即命令特種兵大隊向木蘭山以南、中邊境線靠攏。

十分鐘後,林達傳來消息。在13號地區以西5公里處發現了兩個特種兵。其中一個兵是雷諾。

孟鎮南聽後,驚呆了。他喊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他們兩個怎麼會受傷你?”

在孟鎮南的心底,兩個年輕的士兵是非常優秀的,根本不會大意失荊州。

林達叫邊防團切實況視頻給司令員看。

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現場除了兩個昏迷的小特種兵,根本沒有發現程楓的蹤跡。

這一的事太多了。讓孟鎮南應接不暇,思考不過來。

聽洋康說,程楓不是跟雷諾在一起嗎?現在雷諾兩個兵被發現了,可程楓的人卻不見了。

孟鎮南有種不祥的預感。他懷疑是敵人搗的鬼。是敵人打傷了雷諾兩個兵,擄走了程程這個重要的人物。

如果程楓被敵人抓走,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因爲這樣一來,程楓臥底的身份就暴露了。敵人敗的這麼慘,勢必不會放過程楓。 841 縮頭烏龜

841:縮頭烏龜

孟鎮南司令員多慮了。程楓並沒有被敵人擄走,而是自己“逃跑”的。

爲了得到程楓確切的消息,孟鎮南司令員親自去看雷諾。他想問問雷諾,程楓爲什麼會離開?

雷諾此時此刻,像個霜打的茄子,蔫吧了。正在帳篷醫院裏躲着呢?

軍醫問長問短,他不說話。女護士給他掛吊水,他用被子蒙得緊緊的,從被窩裏伸出一根胳膊。

孟鎮南進去以後,看了這個情景,連忙問:“他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個小護士朝首長眨眼睛。示意在外面說話。

將軍去了外面,女護士向首長道歉。

“首長,我也是拿他沒辦法啊!如果在裏面說話,會刺激到他,這樣對他的傷情不利。”

首長畢竟是首長,對女護士的做法絲毫不在意,還誇獎她做的好。

女護士解釋道:“這個雷諾據說是個刺頭兵,我看,不太像。自從他受傷來到這裏。沉默寡言的,什麼話也不肯說,軍醫問他什麼,他也不說話,總之像個機器人。倒也沒給我們添加麻煩,只是他這個樣子讓我們很擔心。醫生仔細觀察過他,說他可能患上了戰後抑鬱症。”

“戰後抑鬱症?”孟鎮南脫口而出,吃驚地望着小護士。

這個小護士叫彭彭。白白淨淨的,圓臉大眼睛。整個人雖然不靚麗,倒也顯得清新。是那種耐看的女孩子。

彭彭見司令員如此問,使勁地點頭。

雷諾在孟鎮南的心底,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十幾年來,孟鎮南習慣了雷諾給他捅婁子。

說實話,孟鎮南喜歡雷諾這樣。只要不觸犯法律的界限就行了。雷諾所犯的錯誤,大多是“大錯沒有,小錯不斷,氣死公安,難死法院”的婁子。

孟鎮南認爲,這纔是個真正的男孩子。是個當兵的料。你想,如果是個娘娘腔的小夥子,又怎麼能當兵呢?

雷諾的父親是個英雄,是個真正的爺們。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在搶險救災的任務中犧牲,讓多少人敬重?俗話說虎父無犬子,既然雷諾的父親是個英雄,那麼他的兒子一定不會差在哪裏。

這就是孟鎮南以前對待雷諾的原則。也是爲什麼送他來當兵的重要原因。

孟鎮南以爲,經過軍隊大家庭的鍛鍊,雷諾會逐漸改變自身的缺點,成爲一個真正的特種兵,成爲一個像他父親一樣的大英雄。誰知這個雷諾來了個兩級分化。直接從搗蛋兵成爲一隻弱不禁風的病貓。

你看他縮進被子裏,不敢見人,不是病貓,又是什麼?

孟鎮南跟彭彭說完後,徑直衝進帳篷。他肺都氣炸了。

一個堂堂正正的中人,特種兵,英雄的後代。居然這樣成爲縮頭烏龜。

嘩啦一聲,孟鎮南掀開被子。

被子像樹葉一樣飄向空中,樹葉般的緩緩墜落。

“你這個慫貨,軟蛋!見了一次敵人,就怕成這個樣子?你原來的膽量與勇氣在哪裏?我後悔養了你這樣的縮頭烏龜,平時逞能,關鍵時刻拉稀。你說你,叫我說你怎麼好把我的臉全部丟光了,把你死去的父親的榮譽全部丟光了!”

雷諾本來側臥着,正在想樹林裏的一幕。他一直想不出爲什麼會成爲這個樣子?

那個叫程楓的刀疤被繩索綁得緊緊的。繩子是他親自綁的。五花大綁,綁得跟糉子一樣。他用的力氣很大,幾乎把繩子勒進刀疤的肌肉中了。綁得那麼結實,刀疤爲什麼會輕而易舉的繃開?這太可怕了!這麼粗的繩索,在手腳被捆住的情況下,還能弄開,簡直跟超人一樣恐懼!

按理說,雷諾接受過捕俘的訓練。雖然是簡單的,在阿拉古山一連接受的基本訓練。可他學的很紮實。並且捆刀疤的時候特別注意,也生怕他會掙開。千算萬萬算,還是遜色一籌,刀疤還是解開了他的繩子。

所以,當孟鎮南過來掀開被子的時候,他還臥在牀上想那些難解的問題。

而雷諾這樣的表情,更是激怒了司令員。

這在司令員孟鎮南看來,這個兵真的是被敵人嚇破了膽。不然,又怎麼會這樣無視他?

被子都被掀飛了,還躺在牀上一動不動。表情呆滯,眼睛直直的,不是嚇傻了,又是什麼?

作爲軍區的司令員孟鎮南,最怕的是這個。

自己的兵上了戰場,打了勝仗,表現的相當出色。卻躺在自己大後方的牀上。還在糾結戰場上的那些事。

軍人軍人,就是軍隊的人們。穿着軍裝特殊的人羣。

戰士戰士,就是戰鬥的士兵。不能戰鬥,叫什麼戰士?

在孟鎮南的心底,自己的部隊,必須能拉得出,打得勝。能打仗,敢打仗,打勝仗。

做不到這些,要那麼多軍隊幹什麼?

軍隊不能迷戀溫牀。必須時時刻刻想着打仗。打一次仗,想着打下一次。只有這樣,才能所向披靡,保證我們的國家安全。

不能打完一次,就慫了,軟蛋了。不敢再上戰場了。

和平時期的軍隊,必須有點血性。能打仗,能犧牲,甚至能減少犧牲。即使走出槍林彈雨的戰場,還沒在後方休息片刻,當前方出現新的任務的時候,還能繼續披掛上陣,赴湯蹈火。

而雷諾的表現跟他的想法截然相反。簡直是糟糕到了極點。被子掀開了,他居然還沉湎於自己的世界。

這樣的兵,還是兵嗎?

所以孟鎮南出奇的憤怒。

鑽石女人極品男 看見雷諾對他沒有任何反應,孟鎮南做了一件連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事。

你們猜,怎麼着了吧?

砰!

頭髮花白、年近60的孟鎮南突然擡起腳,朝白色的鋼架牀蹬去。

只聽見鋼架牀發出痛苦的慘叫,咯吱一聲就傾倒了。翻了底朝天。

被子上的雷諾直接被甩下,甩出了三米遠,摔在軟趴趴的草坪上,翻了個跟頭。

作爲身體素質十分優良的雷諾,自然不會摔成什麼樣子。

雖然左腿打着石膏,他還是本能的用右腳墊了一下,同時用雙手支撐,保護自己的身體慢悠悠着地,避及再次受傷。 842:我是特種兵

孟鎮南的動作震驚了所有的人。

帳篷裏的兩個小護士呆呆的看着司令員,不敢說話,不敢亂動,甚至連出氣都不敢大聲的出。

雷諾自然是其中最震驚的一個。

一個搗蛋兵,平時稀稀拉拉慣了。誰敢得罪他?那簡直吃了豹子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