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種方式真是太適合了,因為每個人需要的東西都不同,缺少的東西都不同,這樣一來,就能最大程度,讓大家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2020-11-04By 0 Comments

可以說這一次的獎品,非常有創意。

葉雄目光在屏幕上掃過,開始分辨這些東西的價值。

雖然他最需要的是陰陽石,但是相對於其於的物品來說,陰陽石的價值遜色得多,他猜測不會有人跟自己搶。

「提醒一下,功法神通可以重複選擇,別的東西只有一件,被人選完之後,就沒有了。」佛聖插話提醒。

「阿雄,選混青樹種子。」路瑤提醒。

混青樹是一種混沌之物,能生長在內世界,可以散發出靈氣的上古靈植,十分珍貴。

修真一道,混沌之物本來就少,植物類更少,能生長在內世界,還可以散發出靈氣的,更是少之又少。

如果把混青樹培養起來,在內世界成長,那麼就等於給自己一個不用修鍊就能增修為的方法,在戰鬥的時候地,能讓元氣快速恢復,非常實用。

「混青樹確實是好東西。」葉雄點了點頭。

他得到了葉問天的記憶,已經不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白,論價值,這混青樹種子價值最高。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培育起來。

「我選混青樹種子。」葉雄沉思片刻,就開始選擇。

他選擇之後,接下來,路瑤,凈天焚尼跟無心,也開始了選擇。

葉雄很擔心他們會選擇陰陽石,好在他們都沒有選擇,讓葉雄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葉雄選了三株靈藥,這三種靈藥都是非常頂級的,能增加修為。

像功法,法寶這些東西,對於別人來說有用,但是對於他來說,一點作都沒有。

現在他腦海之中的頂級功法數也數不清,而且,他還有神器,什麼法寶都沒用。

前四選完之後,開始輪到剩下的四人選擇。

葉問天象徵性地選了一樣東西,半點興趣都沒有。

「好了,六道大戰到此圓滿結束,咱們下次百年之後,再見。」

三清道首這話,代表著六道大比圓滿結束。

周圍的人正準備散去,突然從場外飛進三道穿著黑袍的修士。

每人的黑袍上,都銹著太陽標緻,這種標識在場幾乎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正是光明神殿的標識。

周圍的人,紛紛停了下來看戲,本來以為要結束,沒想到光明神殿突然出來了。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葉雄暗暗道。

光明神官帶著兩名神使陸仲謀跟趙天敬,很快就來到了場中間。

「比賽打完了,咱們要辦點正事了。」

光明神官說著,目光炯炯地在前八修士臉上掃過,面冷如刀。

(本章完)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葉雄,葉問天,路瑤,我懷疑你們三個跟神將轉世有關,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光明神官冷冷道。

此言一出,場下頓時掀起軒轅大波,沒有人想到在這種時候,光明神殿會出手,當著六道所有人的面,要將人帶走,這簡直就不把六道的人,看在眼裡。

隨著光明神官話音剛落,周圍頓時就生起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誰都沒有先說話,只是目光在對視著。

「師傅,他要將我帶回去,你怎麼看。」葉問天最先說話了,目光看向三清道首。

「徐河圖,每一界六道大比的前幾名,你都要帶回去詢問,每一次有絕世天才出現,你們都得查,你們到底是在查人,還是要抹殺天才啊?」三清道首憤怒地說道。

「道首,我命在身,沒辦法啊!」光明神官徐河圖聳了聳肩膀,臉上裝出無奈之色。

「別人我不管,但是葉天道,你不能帶回去。」三清道首冷冷道。

「道首,你這樣做,我很為難的。」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確定要帶走他的話,除非,能找到證明葉天道跟轉世者有關的證據,不然的話,恕難從命。」三清道首堅決地說道。

從他的語氣之中,可以看出來,葉天道他照定了。

兩人目光對視起來,一鼓無形威壓擴散出去,周圍的人很多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有一些膽小的,甚至開始逃離,這兩大絕世高手一旦動起手來,那破壞力,跑慢半步都有掛掉的可能。

徐河圖目光不斷地閃爍著,看著三清道首,再看看遠處三清觀的弟子,半晌目光這才落到路瑤跟葉雄身上,吩咐道:「先把他們兩個帶走。」

陸仲謀跟著趙天敬正想動手,突然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徐河圖,你敢抓她試試。」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半空之中走出兩道人影,其中一個留著斑白頭髮,瘦長臉,留著鬍子,右手食指帶著一枚骷髏狀青銅戒,整個人看起來,有種陰陽怪氣的感覺。

這人葉雄見過,正是用水鏡溝通過路瑤的鬼域之王,鬼王。

鬼王身邊跟著一名老婦,手拿著一根拂塵,正是貴路遙的師傅,天幽鬼婦。

「鬼王,你想跟光明神殿對抗嗎?」徐河圖怒道。

三清道首出頭保葉問天,他認了,畢竟三清道首是道觀第一人,實力深不可測,能成為道觀第一人,肯定不簡單,讓他沒想眼的是,小小一個鬼域,也敢與自己為敵,阻止自己抓人。

「徐河圖,你不覺得自己像個慫貨嗎,葉問天不敢抓,就得抓路瑤跟葉雄,如果你將葉問天也帶回去,我也認了,如果你不把他再回去,想把路瑤帶回去,門都沒有。」鬼王陰陽怪氣地喝道。

「要麼一視同仁,要麼一個都不能帶走。」天幽鬼婦吼道。

「當我們鬼域好欺負不成?」

「有我們在,誰也別想把路瑤帶走。」

「光明神殿又如何,很不了起嗎?」

一些鬼修紛紛站了出來,圍在鬼王身邊,為他助陣。

鬼域在六道之中,雖然很弱,但是如果一旦動起手來,光明神殿哪怕將人帶走,也得付出不少代價。

「不知死活,妨礙光明神殿辦事者,殺無赦。」趙敬德大聲吼道。

刷刷刷,從外面人群之中,突然飛出幾百道人影,身上的衣服全都褪掉,露出一身黑色長袍,衣服上全都刺著太陽標緻,正是光明神殿的人。

這麼多的光明神衛一起出現,這是極少的事情,看得出來,為了這次抓人,徐河圖幾乎精英出盡。

雙方對峙在一起,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周圍圍觀的修士,紛紛退了出去,生怕被牽連波及。

「鬼王,我就看看,你能保她多久。」徐河圖冷哼一聲,一指葉雄,吩咐:「先把他帶回去,等我們得到證據,到時候看他們還敢怎麼阻攔我們抓人。」

聽到命令,陸仲謀跟趙敬德,目光同時鎖定葉雄。

「葉雄,我勸你還是乖束手就擒,反抗是沒有好下場的。」陸仲謀說道。

嘩啦啦,場外飛進很多魔族修士,站在葉雄身邊。

魔宗的幾位宗主,洛月媚,黑羽,還有很多魔修的修士,紛紛把葉雄圍住。

光明神殿這種做法,實在是讓人太憤怒了。

雲中歌3(大漢情緣) 葉問天有靠山,光明神殿不敢動;路北玉有靠山,光明神殿不敢動,偏偏動沒有靠山的葉雄,換在任何一個人,心裡都非常不爽。

「徐河圖,你欺負我們魔宗沒人是不是?」洛月媚怒道。

「說對了,我就是欺負你們魔宗沒人又如何?」徐河圖一邊說,一邊釋放出十分恐怖的威壓,大吼:「不想死的,給我滾!」

滾字剛出口,一陣十分強大的威壓,直接將幾十人震出去。

輕者氣血翻滾,重者受重傷地,沒有一個能安然擋住徐河圖的威壓。

徐河圖可是跟佛聖道首一個級別的存在,一般的人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盛寵一婚色纏綿 就連葉雄,也被他這的威壓震飛出去,差點沒吐血。

魔宗的人個個臉色大變,雖然心裡很不服,但是也沒任何辦法。

對方實在太強大了,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來人,抓人,誰敢違抗,殺無赦。」徐河圖命令。

當下,在陸仲謀跟趙敬德的帶領之下,一群光明神衛,氣勢洶洶前去。

「跟他們拼了。」

「咱們魔宗不能這麼丟人,要是六道大比第一人被抓走,咱們魔宗以後就沒臉在六道混了。」

「各位宗主,咱們今天必須一戰。」

在幾大宗主的帶領之下,魔宗很多人站在葉雄身邊,沒有退卻一步。

大戰一觸即發。

「葉雄,你如果不跟我們回去,魔宗的人就會血流成河,你當真以為他們能擋得了我們抓人嗎,罪惡之城的事情你還記得嗎,那些為呂天照的出頭的,可有好下場?」陸仲謀為了說服葉雄,說起了這件事情。

當初,為了救呂天照,整個罪惡之城血流成河,就連紅姐也死了。

他不提還好,一旦提起來,葉雄更加憤怒。

盛怒之下,他血流都沸騰起來了。

「我不能出手,一旦出手,會連累很多無辜的人。」

葉雄看了眼身後的人,洛月媚,黑羽,還有其餘的魔宗十大青年弟子,各大宗主。

如果自己拒捕,這些人很有可能都會被牽連,無辜而死。

「我跟你回去。」葉雄沉思片刻,說道。

(本章完) 「阿雄,你瘋了,跟他們回去不會有好下場的。」洛月媚急道。

「被光明神殿抓回去的人,有哪個能活著出來,你千萬別答應。」黑羽急道。

「葉雄,你不必害怕,我們跟他們一戰便是。」第一宗宗主凌正風說道。

葉雄目光落到凌正風身上,問:「凌宗主,咱們魔宗為什麼沒有第一人?」

聽到問話,凌正風臉上頓露出黯淡之色,想說什麼,但是又沒有說出口。

「誰說魔宗,沒有第一人?」突然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周圍的人,目光遁聲望去,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有人破開虛空而來,聲音就是從裂縫之中出來的。

突然一聲鶴鳴傳來,在裂縫之中,突然出現一隻黑鶴。

黑鶴體積不大,張開翅膀也就是十幾米長,這頭黑鶴葉雄見過,正是魔宗青年弟子大比的時候,送大比題目的那隻黑鶴,聲音尖銳,眼神霸氣,頭上的羽毛似乎因為憤怒,根根豎了起來。

此刻的黑鶴之上,站著一名外貌三十多歲的男子,身穿一身樸素灰色長袍,氣勢簡樸,單看身影的話,其貌不揚,但是如果看他的臉容的時候,會發現他長得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一股英氣,從眉宇之間散發出來,讓人不由得被他的臉深深地吸引。

好帥的一名男子,帥氣之中有一種粗獷的感覺,咋一看去,葉雄發現了他的氣質,跟呂天照有些相似,但是比起呂天照,強大得多了。

見到騎著黑鶴的灰袍男子,凌正風一行各宗宗主,紛紛作揖,激動之極。

「第一宗宗主,凌正風,參見魔尊。」

「第二宗的宗主,洪飛宇參風魔尊。」

「第十三宗的宗主,楚大江參見魔尊。」

「第三十四宗的宗主……」

……

魔宗的各大宗主,紛紛作揖,激動異常。

「什麼,他就是魔尊?」

「魔宗不是沒有第一人嗎,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魔尊出來?」

「他是誰,看起來,也不像厲害的樣子啊!」

場外觀者,紛紛討論,個個看著男子,臉上都露出不解之色。

這男子年輕得離譜,外貌才三十多歲,氣質簡樸,身上根本就沒有像佛聖,道首,還有光明神殿神官這些氣質,就像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人,他會是魔尊嗎?

看到男子出現,徐河圖臉上馬上就變得有些難看,說道:「任逍遙,你不是已經不理會魔宗之內的事情嗎,怎麼又出來管魔宗之內的事情?」

聽到『任逍遙』三個字,葉雄跟路瑤目光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十大神將之中,就有一人叫做『任逍遙』,是黑白石的主人,當時神界神將之戰,他幫的是陸青鋒,當時跟玄冥魔女大戰的時候,同歸於盡,雙雙殞落。

這個想法剛在葉雄腦海中生起,他就把這個想法拋開了。

如果是神將轉世,怎麼可能起跟前世一樣的名字?

就他這個名字,光明神殿肯定查他,他至今都好好的,那就肯定不是前那個神將,只不過兩人的名字恰好一樣而已。

「我是不想管,但是你們這麼欺負到魔宗的頭上,我能不管嗎?」任逍遙冷哼一聲。

「我們沒欺負他,只不過是有命在身……」

「徐河圖,你少在我面前廢話,咱們認識多少年,你是什麼德性我還不了解嗎?」任逍遙打斷他的話,指著旁邊的葉雄道:「從今天開始,我罩他了,他少一根寒毛,我唯你是問。」

「任逍遙,你這不讓我難做嗎?」徐河圖臉上非常不爽。

「你說對了,我就是讓你難做,怎麼,不服?」 學園島戰記 任逍遙抬起頭,指著他的鼻子:「不服來打一架,你贏了,我拍拍屁股走人,你輸了以後給我老實點,別以為我不愛管閑事,一次次得寸進尺。」

徐河圖嘴角不停地抽動著,想說什麼,愣是說不出話來。

顯然,對於任逍遙,他十分忌憚。

葉雄還從來沒見過,有人敢這麼跟光明神殿說話,這也太屌了吧!

就連佛聖跟道首跟徐河圖說話都不敢這麼放肆,這任逍遙簡直就不把徐河圖這個光明神殿的一把手看在眼裡。

「凌宗主,咱們魔尊怎麼這麼屌,我從來沒聽說過,咱們魔宗還有這麼牛逼的人物。」葉雄小聲問道。

「他不屌,還有誰屌。」凌正風冷哼一聲,傲慢地說道:「如果不是五千年前,他宣布不再管魔宗的事情,現在道觀,佛宗,還有妖族,哪敢不把魔宗看在眼裡。」

「佛聖,道首,妖王,鬼王,還有精靈島島主,我敢說沒有一個人能打贏咱們魔尊。」第二宗宗主洪飛宇道。

「那他豈不是真仙界六道第一人?」路瑤震驚道。

「是不是真仙界六道第一人我不敢說,但是前三,絕對是妥妥的。」凌正風道。

葉雄看著任逍遙,目光之中充滿了敬佩,人當如此,夫復何求。

諜海王牌 聲名到了這種地步,才不枉活著一場。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滾。」任逍遙喝道。

徐飛圖臉色有些難看,沉思半晌,大手一揮:「咱們走。」

兩大神使陸仲謀跟趙天敬馬上跟上,其餘的光明神衛紛紛跟在後面,片刻之間就不見蹤影。

誰也沒有想動,一群來勢洶洶,被稱之為沒有敢惹的光明神殿,居然被魔尊一句話驚退,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周圍的人紛紛散去,戲散了。

「妖王,你給我留下。」任逍遙突然喊道。

正在準備離開的妖王轉身,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任兄,好久不見。」

「我聽說魔宗十幾位宗主被困在海底出不來,可有此事?」任逍遙問。

「有這事嗎,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妖王睜大眼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