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種缺德事情他不會幹,要干也是許鵬去干,畢竟當初,許鵬是看吳強的臉色行事。

2020-11-03By 0 Comments

如今,角色轉換,一個事業有成,一個身陷囹圄,許鵬有理由攜朱煙去監獄探望一下吳強,好好顯擺一下,好好打擊一下吳強。

不用懷疑,吳強指定遭到一萬點的暴擊傷害。

值得同情嗎?

他一點也不同情吳強的遭遇。

這是吳強應得的下場,他怪不得別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同時,這也告誡他,做事要謹慎,否則一步踏錯,滿盤皆輸。

都市超級醫生 顧銘思緒萬千,沒有給出確信答應,朱煙忍不住再次求道:「顧先生,刁鵬此人黑心至極,許鵬落入他手中,指定被他吞得連渣都不剩。」

「這段時間,許鵬勤勤懇懇替你辦事,好不容易才賺到一些錢,還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救他,替他做主。」

顧銘回過神來,戲謔說:「你很關心許鵬?」

「是!!」朱煙承認。

「為什麼?」

「因為許鵬是為了掩護我逃走才被抓的。」

「除了這個,還有別的原因嗎?比如你現在跟許鵬是什麼關係?」顧銘八卦道。

朱煙苦笑說:「這跟救許鵬有關嗎?」

「沒,純屬好奇,你可以說,也可以不說。」顧銘不強求道,只是想印證他的猜測是不是真的。

朱煙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如實講,畢竟顧銘是許鵬的老闆,許鵬是在替顧銘辦事,有些事情顧銘遲早會知道。

她說:「我現在跟許鵬合夥在昆城收購玉渣。」

「僅是合夥嗎?」顧銘意不信的說。

「還在一起。」朱煙低頭說,有些難為情,畢竟她現在跟吳強還沒有離婚,她這屬於婚內出軌。

可這真不能怪她,誰讓吳強就這麼進去了呢,還一判十幾年。

這麼久的時間,誰熬得住?誰要熬誰熬,她不熬,因為她和吳強之間並沒有多少感情,當初她找顧銘麻煩,也不是為了替吳強報仇,而是想接收吳強的事業,自己干一番名頭出來。

她失敗了,不得不遠走異鄉。

很難,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做,甚至還發生過意外,著了別人的道,喝了別人下過葯的酒。

是許鵬救下了她。

那晚她們滾了很久的床單。

後來,她們彼此知道了對方的身份,許鵬不介意她的過去,她一個人累了,也想找個男人依靠,就跟了許鵬。

打算結婚。

她離婚是必然的,吳強知道這事也是必然的。

她知道她嫁給許鵬會對吳強造成嚴重打擊,但是,有些打擊,該打的要打,否則吳強怎麼吸取教訓?

當然,這些她不會告訴顧銘,扭扭捏捏說:「顧先生,你想知道我都告訴你了,現在你能去救許鵬了嗎?」

顧銘說:「人肯定是要救的,不過不著急,一時半會他們還不會拿許鵬如何。」

他還想著溪水旁邊的田靜呢,不想錯失這麼好的機會。

可是,朱煙咋辦?總不能讓她一個人回去吧!那樣太危險了。

好歹朱煙現在也是替他辦事的人,不能寒了人家的心。

他想了一下,說:「要不這樣,你先找個地方休息,我呢先去辦點事情,等事情辦完,我來找你,然後我們再去救許鵬?」

「嗯!!」朱煙答應,她沒有命令顧銘的資格。

同時,也不用那麼著急,因為刁鵬抓許鵬,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勒索錢財。

見朱煙答應,顧銘很高興,又問朱煙:「你知道許鵬被關在哪裡嗎?」

朱煙想了一下說:「不出意外,刁鵬應該把許鵬關在大鵬物流的貨車場。」

顧銘說:「知道地方就好,我先走了,你別跑太遠,我能找到你的。」

「好!!」

朱煙點頭,顧銘離開,回到溪水旁,見到翹首以待的田靜。

「人救下來了嗎?」田靜關心道。

「救下來了。」

「在哪?」

「在林子里。」

「你把人丟那裡幹什麼?」

「不丟那裡,難不成把她帶過來?讓她欣賞我們野~戰?」

報告總裁:法醫夫人已上線 田靜:「……」

顧銘這是還想著那是呢。

她也想,因為那感覺實在美妙,可是白天…… 白天太危險了,剛才的事情至今想起來,她還心有餘悸,擔心有人突然冒出來,看到、並拍下她們在野外乾的事情。

顧銘不擔心,更沒有把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上前摟住田靜說:「靜姐,人我救下來了,現在我們可以繼續。」

「不要。」

田靜輕聲拒絕說:「我不想在這裡了。」

「擔心有人過來?」

「嗯!!」

顧銘無語說:「靜姐,剛我不是給你說了嘛,有人過來也不怕,我會聽到他的腳步聲,提前停下來的。」

「有意思嗎?」

「有!!」

「我覺得沒有,一點都不盡興,還不如在床上痛快。」

田靜看著顧銘說:「別來了,你要是真想野~戰,我們晚上去花庄,在那裡,你想怎麼來,我都陪你,好嗎?」

「這……好吧!!」

顧銘勉為其難的答應。

田靜鬆了一口氣,推了一下顧銘的肩膀,說:「快去把她帶過來,讓她跟我們一起走,免得又出現意外了。」

「好!!」

顧銘答應,回去找朱煙。

看到顧銘去而復還,朱煙很詫異。

顧銘能告訴朱煙他這是吃了閉門羹嗎?

顯然,他不會告訴朱煙這種丟人事情,而是告訴朱煙,他的事情已經辦妥,可以去救許鵬了。

「這麼快?」朱煙詫異道,十分好奇顧銘離去那幾分鐘幹了什麼。

顧銘沒說,她也不好意思問,只能把疑惑放在心中,跟著顧銘走。

很快,她見到田靜,心有所感,猜顧銘辦的事情跟這位迷人女子有關,搞不好……

顧銘介紹她們認識。

簡單的寒暄后,三人結伴而行。

路上,田靜好奇的詢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銘沒有隱瞞,如實告訴田靜,得知顧銘要去刁鵬的地盤救人,田靜支招道:「顧銘,刁鵬手下小弟眾多,能打的不少,保不準還有黑槍,安全起見,我覺得你可把九龍道長帶上,有這個強力幫手在,我們也放心一點。」

需要嗎?

顧銘覺得,完全不需要,憑藉他的身手,乃怕刁鵬手下人再多,他也不用怕。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選擇接受田靜的提議,試一試九龍道長這把刀好不好使。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想介紹九龍道長給許鵬和朱煙認識。

昆城,可以算作華國的翡翠之都,華國沒有什麼地方擁有的翡翠能有昆城多。

翡翠多,加工廠多,玉渣自然多。

不能錯過,必須拿下,更何況他現在有實力拿下這裡,敢阻礙這件事情的人,都是他打倒的對象,一如吳強那般。

回到道觀。

九龍道長正好從公盤大夏回來,顧銘直接讓九龍道長跟他走。

九龍道長沒問去幹什麼,老老實實跟顧銘走。

一邊走,他一邊把他徒兒都願意替顧銘辦事,還把他去了公盤大夏見謝玉龍的事情講出來。

至於刁鵬……

那點小事,他實在沒臉向顧銘彙報,撿重要的說。

「不錯!!」

顧銘很滿意九龍道長的辦事效率。

不過,卻是沒有問謝玉龍安排九龍道長幹什麼。

不想?

顯然不是,是不用。

該幹什麼事情他們早已經商量好,剩下的就是執行,謝玉龍會把九龍道長安排到合適的地方去的,謝玉龍這點知人善任的能力還是有的,他無需細無巨細,都親自過問。

然後,眾人開車前往大鵬物流的貨場。

貨場。

刁鵬回來,等待著綠毛把朱煙抓到的好消息彙報給他。

他等啊等,等啊等,結果等來的是綠毛等人被打,朱煙被人救走的壞消息。

「TMD。」

刁鵬瞬間怒了。

剛才,九龍道長橫插一腳,壞了他的好事,他忍,因為九龍道長有著昆城第一高手的美譽,他犯不著跟這種厲害角色死磕到底。

可是現在什麼鬼?

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居然敢無視他的存在,打他的手下,還叫囂著連他一塊打。

豈有此理,簡直豈有此理。

刁鵬有種老虎不發威當他是病貓的錯覺。

所以,他的回應十分的簡單粗暴,他怒吼道:「去,讓所有人都叫到這裡來,今天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那臭小子給揪出來。」

他要動真格了。

小弟敢怠慢?小弟壓根不敢怠慢,接到刁鵬的命令后,急急忙忙趕到貨場來。

一百人!

二百人!!

三百人!!!

不到半個小時,貨場聚集了超過五百人的龐大隊伍。

黑壓壓一片,聲勢驚人,如此多人聚集在一起,想不熱鬧都不行。

喧囂聲四起。

按理來講,如此多的人,議論的事情不可能一樣。

但是,仔細去聽他們說的話,就能發現,他們議論的事情是一件,那就是,是哪個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跟刁爺過不去,敢不把刁爺放在眼中。

生氣不?

他們氣壞了。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刁爺如此沒有排面,那他們還有什麼排面可言?別人會更加不把他們放在眼中的。

人活一口氣,佛爭一炷香,遇到這種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們的人,沒得說,必須狠狠收拾,唯有如此,才能讓那不開眼的臭小子知道,不給他們面子,管他們閑事的後果有多麼嚴重。

士氣可用。

刁鵬見此,非常滿意。

同時,還一掃胸口那口鬱悶之氣。

這都是他的資本,有他們在,他就是昆城的爺,無人不賣他幾分薄面,否則後果很重要。

現在,到了證明不給薄面後果有多嚴重的時候了,不能拉稀擺帶,必須迅猛出擊。

總而言之一句話,就是不能讓顧銘給跑了。

所以,見人聚集的差不多了,他站了起來。

唰唰!!

瞬間,刁鵬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刁鵬擺手,全場鴉雀無聲,刁爺的排面瞬間就出來了。

「諸位……」

刁鵬大聲說:「諸位兄弟,剛才的事情你們都聽說了,你們說,我們應該怎麼辦?」

「殺!殺!殺!!」刁鵬的小弟叫囂道。

當然,是放嘴炮,顯氣勢罷了,哪能說殺就殺,最大限度抓起來狠狠收拾一頓,把他們能夠想到的侮辱人的招數都用一遍。

服不?

如果這都不服,那就別怪他們不客氣了,非得殺雞儆猴不可。

「沒錯,要殺,殺他威風,讓他知道,不把我們放在眼中的後果有多嚴重。」

刁鵬接話,目視前方小弟,質問道:「我說的這些你們能做到嗎?」 「能!能!能!!」小弟響徹雲霄的回答聲響起。

「好!!」

刁鵬叫好,心潮澎湃,揮手道:「那我們現在就出發,踏平九龍山,揪出那臭小子。」

「好!!」

小弟同樣叫好,人頭攢動。

滋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