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邊大多都是單獨小院兒,一間兩間的都要跟別人合用一個院子和其它基礎設施。

2020-11-15By 0 Comments

再說要跟完全陌生的人同住一個小院兒,程曦總覺得不方便。

糾結了好幾天,看了好幾處,總算找著了一個還算滿意的地兒,菜市場附近,一個不大的小院兒,就左右兩邊一邊一排房子,左邊一排已經租了出去,一家三口,男人三十多歲是個殺豬匠,女人在市場賣肉,有個十五六歲的兒子,正在跟他爹學殺豬的手藝。

右邊一直空著租不出去,一是因為菜市場附近太吵,還有一點,便是因為左邊廂房住的那一家子殺豬匠,他們是自己去鄉下收了豬來,自己殺了賣,這院子里便隨時都能聽見殺豬的嚎叫,還充斥著一股子難聞的味兒。 第一百零四章豬下水

程大貴雖然很想程曦許三郎回去跟他們住一起,但到底程曦已經是出嫁的閨女,跟許三郎也成了家,還是要看許三郎的意思的。

將菜場那附近的院子租下來之後,吳氏余氏還有馬氏都過來幫忙收拾了一番,之後兩人便帶著百歲搬了過去。

對面那家屠夫姓劉,程曦想著他家兒子都比自己年紀大,便叫一聲劉叔、劉嬸兒。

許是因為原本就是做生意的,加上程曦也沒嫌棄他們,還跟他們做了鄰居,劉家一家子對他們都很是熱情,更是時不時的給百歲一些小零嘴兒。

開小吃攤子的事情,程曦還是得跟程家其他人細細商量一番,畢竟本錢還得靠大家,她跟許三郎手裡的那點銀子,也就只夠安頓他們的新住處。

最近燒餅攤子生意越來越好,程老太太也很是高興,所以在程曦提起讓大家投資開小吃攤的時候,老太太也沒再反對,只讓先不要投資太大,開個小攤子試試。

程曦手裡倒是還有從許文宇那裡訛來得六兩銀子,跟程家人商量了一番,小吃攤由她跟許三郎經營,經營的利潤除去開支后,按投資比例分紅,聽程曦說得頭頭是道,眾人都以為這些是程曦從酒樓里學來的,只有許三郎明白,這些東西是出自程曦,跟酒樓沒半點關係。

程大貴和余氏聽完程曦的規劃,都願意出銀子,原本打算各出十兩,老太太卻是不太放心,覺得有些多,最後決定一人先出五兩,生意好再擴大規模。

馬氏沒有投資,她心裡有自己的盤算,這燒餅攤子生意好,她想著等程曦開了小吃攤子,若生意好了吳氏肯定也要去幫忙,以後燒餅攤子她就可以一個人接過來,自己雖辛苦了些,好在兩個丫頭也漸漸大了,能幫的上忙,可比原來在村子里種地的時候要掙的多多了。

十五兩銀子,程曦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能置辦個小攤子。

啟動資金有了,就要開始找地兒了,這做生意,地段也很重要,特別是他們開的這種便民小吃攤,地段可謂是最重要的。

於是接下來幾天,程曦便跟許三郎一起在縣城裡到處晃達找地兒,幾天下來也沒找著好的位置,要麼已經有人佔了,要麼別人嫌擋事不讓擺。

兩個人又出去晃達了一天,才去程家接了百歲回來,剛進門,便見著劉嬸手裡提著一堆散發著臭味兒的豬下水往外走。

劉嬸兒看到程曦他們回來,趕緊的離得他們遠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回來了?這些東西臭的緊,你們離遠點兒,免得沾染到了身上,快些進屋去吧。」

程曦疑惑問道,「劉嬸兒,這個時候了你將這些東西拿去哪兒呢?」

劉嬸兒應道,「這東西腌臢的很,沒啥人要,我一般都是留個一兩天,看有沒有客人要拿去喂牲口的,便做個人情,沒人要就只得丟遠些,不然這東西臭起來要人命呢。」

程曦聽著很是無語,想想自己以前吃過的各種肥腸,那價格可比肉貴,沒想到在這裡居然被當做腌臢的東西丟掉,簡直太浪費,她就說,在酒樓里居然沒有就見過肥腸這道菜,難道是還沒有?

程曦眼睛發亮,看著劉嬸提著東西快到了門口,忙出聲說道,「劉嬸兒,您等等。」

劉嬸兒轉頭應道,「有事兒么?等我將這東西丟了回來再說。」

程曦忙道,「不是,劉嬸兒,我想要您手裡的豬下水,可以給我么?」

劉嬸兒聽的程曦居然要這東西,不解的道,「反正我是要丟的,你要當然可以了。可是你要這東西做什麼?」

許三郎也有些不解,疑惑看著程曦,程曦面上露出一個故作神秘的笑容,「且看著,定讓你們大吃一驚呢。」

邊說著邊過去接過劉嬸兒手裡的豬下水,只初步處理過,確實有些臭,程曦一手捂著鼻子一手拿著豬下水指揮許三郎,「你趕緊去給我找個盆子過來。」

劉嬸兒看著程曦這個樣子了,還要那豬下水,好笑的說道,「你這丫頭,這般嫌棄你還要這東西幹嘛,我去給你們找盆,專門裝這些的,你的那些盆要是拿來裝過這個,以後估摸著也沒法用了。」

程曦也沒客氣,笑著應道,「多謝劉嬸兒,這東西要是做成了,肯定不讓您吃虧的。」

劉嬸兒看著程曦也就當她是個孩子,根本沒放在心上,只拿著寵孩子的勁兒由著程曦瞎折騰,沒一會兒就將兩個木盆給程曦送到了院子里。

劉屠夫父子聽說程曦要折騰豬下水,也都好奇的出來圍觀,看著程曦指揮著許三郎將豬下水翻一遍,心道這許三郎脾氣還真是好,居然由著自家還沒長大的童養媳折騰。

程曦則去劉屠夫那邊廚房灶堂里和自家廚房灶堂里倒騰了不少草木灰出來,用草木灰使勁兒將豬下水搓了一番,再放在盆里腌著。

劉家一家子居然也就啥都不做,在院子里看了這麼久,看著程曦將豬下水跟草木灰泥泥糊糊的攪和在一起,放在盆子里就打算不管了,劉屠夫終是忍不住問道,「丫頭啊,你這跟一盆子屎糊糊似的,到底是要幹啥呢?」

程曦聽得劉屠夫的形容,眼角微抽很是無語,無奈的笑著應道,「劉叔,您可別再這麼說了,我這東西可是打算收拾出來做了吃的。」

劉屠夫搖了搖頭,「丫頭啊,別瞎折騰了,這東西腥臭的很,咋吃呢?你要是想吃肉,跟劉叔說就是,劉叔管夠。」

程曦笑著說道,「劉叔放心,既然我不嫌麻煩不嫌臭的折騰,肯定還是有幾分把握,不行也沒關係,等收拾出來,不行再扔了就是。」

劉屠夫看程曦堅持,再加上程曦一副胸有成出得樣子,便沒有再說反對的話,心裡更是有些期待,這東西真能吃?

程曦洗好了手,站起身說道,「我出去買點調料,今天晚上就讓大家嘗嘗我的手藝。」

許三郎看外面的天色有些晚了,有些不放心程曦一個人出去,便跟著站起身說道,「我跟你一起出。」

程曦低頭看著乖乖站在一旁的百歲,這麼晚了他不想帶百歲出去了,正準備開口拒絕許三郎同行,不想百歲吸了吸口水,先行開口說道,「嫂嫂,一會兒做好吃的么?」

程曦看著百歲的小饞樣,好笑的伸手颳了刮百歲的鼻子,「小吃貨,說起吃就眼睛發光,一會兒給你做一個以前從來沒吃過的。」

百歲再次吸了吸口水,操著他那好聽的娃娃音老成的說道,「哥哥嫂嫂快去吧,我會乖乖待在家裡。」

程曦好笑得蹲下身子,「平時都是積極的當小尾巴,今兒怎麼突然不當小尾巴攆路了?」

百歲眨了眨眼睛,應道,「天黑了,我走的慢,會耽誤時間,不能很快吃到好吃的。」

程曦聽的百歲的回答甚是無語,這小子腦子倒是靈活的緊,可是那一股子靈活勁兒似乎都用在了吃上。

程曦心裡想著,孩子的培訓計劃也應該搬上日程了,這麼聰明的孩子,可不能給耽誤了。

一旁的劉嬸兒看著這樣的百歲,也是喜歡的不得了,伸手將百歲抱起來,在百歲臉上狠狠親了一口,才笑著說道,「哎喲,這孩子怎麼能這麼可愛呢,我要有這麼個孫子我就知足了,你們去忙吧,百歲我幫你們看著。」

程曦好笑的看著劉嬸兒懷裡,皺著眉頭抹自己臉上口水的百歲,開口應道,「那就辛苦劉嬸兒了。百歲,記得聽劉嬸嬸的話知道么?」

百歲忙亂的對程曦點了點頭,就慌慌張張的捂住了自己的臉,看著劉嬸兒舉到自己面前的手,一臉嫌棄的道,「劉嬸,你的手,臭臭。」

「哎喲,看我這記性,都忘了剛碰過豬下水,走進屋,劉嬸給你洗洗。」

程曦跟許三郎出去菜市場那邊晃悠了一圈,擺攤早就已經收攤了,此時的菜市場空空蕩蕩的,只有幾家糧食雜貨鋪子還開著,程曦去那些店裡轉悠了一圈,買了不少姜蒜干辣椒等東西,最後還打了一點燒酒。

邊買程曦還邊給許三郎介紹,「姜蒜都可以去腥,燒酒也是,可惜沒有醬油,等空了我再來搗鼓搗鼓醬油。」

許三郎只在一旁靜靜地聽著,吃驚的太多,漸漸也就變的淡定了。

剛開始許三郎還會詢問,一次兩次程曦還回答的上來,後來問的次數多了,程曦便開始支支吾吾得搪塞,似乎並不願意多說,之後許三郎便不再多問了。

買好了調料回來,天已經黑了,程曦又開始搗鼓盆里的豬下水,許三郎也跟著過去幫忙,洗乾淨,過水,去腥除臭,油鍋燒熱加姜蒜干辣椒花椒等,爆炒,沒一會兒廚房裡便飄蕩起了辣香味兒,吸引了對面劉家一家子,帶著百歲過來。 程曦手裡邊忙活著,邊笑著回應,倒是一點都不謙虛的應道,「那是,我好歹是跟酒樓里大主廚拜過師的呢,也算得半個廚子了。」

劉嬸兒很是好奇問道,「你還特意拜過師啊,那你應該接你師傅的班才是啊,怎麼還放你離開了?」

程曦疑惑道,「還要這樣么?我師傅只說讓我將他的廚藝發揚光大就好了,可從沒說過要跟在他身邊。」

劉屠夫笑著道,「你倒是尋了一個不圖你回報的好師傅,好了沒?趕緊的先給我嘗嘗,從沒有去過大酒樓,如今倒是可以一嘗酒樓大廚的手藝了。」

一旁的劉嬸兒笑罵,「一大把年紀了,比百歲這孩子還饞,也不害臊。」

劉嬸兒懷裡的百歲倒是聰明的緊,聽的劉嬸兒的話,一本正經的應道,「劉奶奶,我不饞,劉爺爺饞。」引的眾人哈哈大笑,就連劉屠夫自己也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劉嬸兒更是抓住機會嘲笑著自家男人,「百歲說的對,你劉爺爺最饞。」

程曦笑完,卻是不忘教導百歲,「百歲,以後不準這樣說長輩,要做一個尊敬長輩,講文明的好孩子,知道么?」

百歲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擱平時肯定會有十萬個為什麼,可此時百歲的注意力卻不在這裡,而是在程曦不停翻炒著的鍋里,捨不得移開一點視線,剛剛還反駁自己不饞的孩子,到底是經不起香味的誘惑。

等到爆炒肥腸出鍋,程曦順便再炒了兩個菜,再拿出來先前買的酒,一桌人便圍著桌子吃了起來,許三郎陪著劉屠夫父子喝了兩杯。

吃著辣味兒十足的肥腸,喝著高度數的燒酒,辣的是滿頭大汗卻捨不得停下來,劉嬸兒吃的也很是開心,邊吃還邊誇讚著程曦的手藝。

百歲吃不了太辣,用水涮一涮,也是吃的津津有味,但到底是孩子,程曦沒敢讓他吃太多。

待這一頓吃完,劉家人回去沒一會兒,劉嬸兒便提了一條肥瘦相間的豬肉過來,「這是今兒沒賣完的瘦肉,剩下不少咱自己也吃不完,便給你們拿過來一刀。」

程曦正在灶屋洗碗,看著劉嬸子手裡的那一刀肉,肥瘦相間,炒了吃油水足還不膩人,放這裡是最好賣的,怎會是賣不出去的?加上這一刀少說也得有三四斤吧?

剛找人要了豬下水,程曦卻是不好意思再收人家的肉,放下手裡的碗忙擺手拒絕,「這可不行,劉嬸兒,您趕緊拿回去。」

劉嬸子直接將肉放在了灶台上,瞪了一眼程曦,「你這孩子,還跟劉嬸子客氣上了?剛我們一家子在你這邊吃飯,可沒跟你客氣,你這樣就太見外了。」

程曦道,「這吃的肥腸不還是找您要來的呢。」

劉嬸子朝程曦揮了揮手,說道,「再這般客氣我可生你氣了,說正事兒,我來找你還有事兒呢。」

話都說到了這份上,程曦也不好再拒絕,只想著記得這份人情便是了,於是也不再糾結肉的事情,順著劉嬸子的話開口問道,「什麼事兒?劉嬸兒您說。」

劉嬸子一臉興奮的道,「就是豬下水,以前這東西,咱可是都丟了的,沒想到這般一做出來,味道居然這麼好,我覺得這東西按照你這麼做的一處理,再經你的手這麼燒出來,說不定還能賣出個不錯的價錢呢。」

程曦心裡暗暗想著,果然是做生意的人,自己還沒說自己的想法,人家就想到了這其中的商機,於是笑著應道,「劉嬸兒說的不錯,我也有這個想法,正打算找您們商量呢。」

劉嬸子眼睛發亮的看著程曦,「哦?你給我說說,你打算怎麼做?」

程曦應道,「這東西目前市場上還沒得賣對吧?」

劉嬸子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程曦便繼續說道,「那咱們倒是可以搶佔先機賺上一筆,但是就憑咱們想要把這東西賣出去,還要賣好,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咱們得找人合作,最好是比較有名望的大酒樓,它們推出來的新菜品,可比咱們自己出去瞎賣強多了。劉嬸兒,您覺得可行么?」

劉嬸子聽完程曦的計劃,笑著應道,「你這丫頭,小小年紀比我這一大把年紀的老婆子算的還精,你師傅不是大酒樓的主廚?這都不用費勁找合作對象呢。」

程曦嘿嘿一笑,「現成的資源咱可不能浪費了。」

劉嬸子拉著程曦邊出了灶房邊說道,「先別忙活了,咱先商量商量,怎麼合作你可有想好了?去正屋裡說去。」

程曦被劉嬸子迫不及待的拉出了灶屋去了隔壁屋子,一坐下劉嬸子邊催促道,「你是不是都想好了?給我說說?」

程曦無奈笑著點了點頭,應道,「這東西之所以沒人吃,都是嫌棄它腌臢吧?所以大家都是一開始就從心理上拒絕了這東西可以吃,更不會想到這東西做好了還這麼好吃。但若是它真的流進了市場,還打響了名聲,肯定便有人不嫌腌臢的處理了,更會有人模仿咱們弄出來賣了。」

劉嬸子贊同的點了點頭,程曦繼續說道,「這東西怎麼做出來,只要是行家,嘗一嘗,便知道了,但是如何去腥洗的乾淨,咱們只要保密,想必一時間還是不會有人發現的,咱們就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先將咱們的肥腸賣出口碑來,有了好口碑,即便是以後有人發現了訣竅,大多數人都會有先入為主的思想,咱們的東西也不愁賣不出去。」

劉嬸子聽的程曦口若懸河的分析,只贊同的連連點頭,待程曦停下來,便激動的問道,「你說的要保密的清洗辦法,就是用柴灰攪和了搓洗?」

程曦應道,「對,但是不是光用柴灰,最好是草木灰,草木灰裡面所含的部分化學成分,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劉嬸子聽得一愣一愣的,「你說的什麼化什麼分?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程曦發現自己說錯了話,忙笑著解釋道,「我也是從一本雜書上看到的,雜書上這麼說的,我也不是很明白,不過剛剛試過用草木灰洗過了豬大腸,沒想到真有用。」

聽得程曦的解釋,劉嬸子也沒過多的糾結這個問題,只開口喃喃說道,「這倒也算是個秘方了,你這孩子也真是心大,這種事兒居然就這樣告訴了劉嬸兒?」

程曦笑著應道,「我知道劉嬸兒可不是那樣的人。」隨即繼續說著自己的計劃,「首先咱們先給咱這東西取一個名字,等到咱們到時候跟酒樓合作,只提供除過味兒的肥腸,且他們賣的時候,也必須打著咱們的招牌秘制,至於怎麼賣就隨他們了。等到其它地兒跟著模仿,味兒不對也不會壞了咱們的招牌,反而會幫咱們一把。這樣,即便是以後咱自己做出來賣,也不愁賣不出去了。」

劉嬸子聽的只咂舌,「你這丫頭,這腦袋是咋長的呢?咋就這麼精明?這麼長遠都想到了。」

程曦嘿嘿一笑,繼續說道,「咱們合作的事情也得講好,以後您們就負責供貨,咱們就負責銷售,除去成本,咱們五五分賬如何?」

劉嬸子是個爽利人,也沒跟程曦說客氣話,低著頭想了想,便開口說道,「四六,要是沒你的點子,這東西以前都是甩貨,不值錢,咱哪兒去賺這一份錢呢?咱們四,你們六,就這麼說定了,不然我可不跟你合作了。」

程曦搖了搖頭,「就五五分,以後的供應量起來了,收貨處理怕是都要您們張羅的,咱們只負責賣出去,這樣分最是公平。」

劉嬸子還要拒絕,程曦卻打斷繼續說道,「合理公平的合作,才能做得長久,且這樣彼此也都放心。」

劉嬸子聽出程曦是擔心時間長了,會因為合理的不公平彼此產生間隙,便也不再開口拒絕,只點了點頭,「好吧,倒是你要先吃虧了。」

程曦笑著應道,「我吃什麼虧,我們如今可是啥都沒有,全靠劉嬸兒您們呢。明天我就去酒樓里一趟,去那邊談談,若是能談妥,便可以行動起來了,如何給咱這肥腸取名字,您有什麼主意不?」

劉嬸子看著程曦似乎就打算拍板了,看了看隔壁屋子,「你不跟你家男人商量商量?」

程曦倒是不客氣,笑著應道,「他都聽我的。」

劉嬸子笑斥道,「你這丫頭,也真敢說,這是沒外人在,有外人在可不能這麼說話,即便是你能當家在外面也要給自家男人留足了面子知道么?」

程曦總是一不小心就忘記自己如今是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聽得劉嬸子的說教,程曦只得尷尬的笑著點了點頭。

劉嬸子對程曦的反映還算滿意,繼續說道,「這事兒先跟你家男人好好商量,我也得回去跟你劉叔商量商量,明天咱在細說。」

程曦心裡想著,就劉嬸子這般精明的人,都跟她談好了怎麼分紅了,這劉家怕也是她當家的,不過劉嬸子既然都這樣說了,程曦也只好點頭應下,送了劉嬸子出門。 程曦自己接過許三郎手裡的木盆,應道,「聊賺錢的事情啊。」想著剛剛劉嬸兒給自己的囑咐,程曦便繼續說道,「我打算跟劉嬸兒他們合夥做生意呢。」

程曦原本還等著許三郎順著自己的話詢問「做什麼生意」或是「如何做生意」,可許三郎的回答卻是跟自己的設想背道而馳,一個字就把她給打發了,「哦。」

程曦眼角微抽看著在自己面前走過來走過去拿東西的許三郎,不死心的繼續問道,「你不給點你的意見?」

「你決定就好。」

程曦很是無語,放棄了繼續詢問的想法,癟了癟嘴,心道劉嬸兒還不太了解許三郎啊,人家根本就沒什麼當家男人的概念。

第二天這件事情當然就按照程曦跟劉嬸子商量的拍板了,程曦不想讓人知道這個生意,好歹給自己留點私房,不然總覺得沒安全感。

而且這生意若是放在他跟許三郎的名下,要是讓許家人知道了,又要打上他們的主意了,她也不敢保證程家所有人就不會打這個生意的主意。

所以這名字最後定下來,叫「劉記秘制肥腸」,程曦又跑了一趟如意酒樓,徐管事跟趙主廚嘗過程曦帶來的肥腸之後,眼睛都亮了,趙主廚更是高興的喃喃自誇,「果然是我趙高的徒!」,驕傲的不行。

程曦說了自己的想法,獨家供應如意酒樓一年,但推薦時必須說肥腸出自劉氏秘制,只供如意酒樓,不外供。

趙主廚還有些不明白,「說是出自劉氏秘制就行了,幹嘛還說不外供,難道你們一年以後不是打算自己賣?」

不待程曦給自家師傅解釋,徐管事便先一步開口笑著說道,「就你這腦子,估計也就適合拿勺子了,咱這東西在酒樓里一推出,不知道會冒出來多少效仿的,若人家都跟咱們學,說是出自劉氏秘制,還不壞了劉氏秘制的招牌?」

趙主廚想過來這彎兒,點了點頭,誇道,「你這丫頭真是夠精明,這都能想到。」

程曦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嘿嘿嘿的傻笑,徐管事開口問道,「這東西為何叫劉氏秘制?」

程曦應道,「這東西是跟咱們租住在一起的一家姓劉的屠夫折騰出來的,我想著說不定有賺頭,就來找您們幫忙了,您們也知道,我這不是缺錢的緊么,嘿嘿。」

趙主廚擔心的道,「那你也要跟人家談好了,別到時候吃了虧。」

徐管事卻是放心的很,「就這丫頭的一腦子鬼點子,別人不吃虧就不錯了。」

趙主廚想起程曦算計許三郎的四叔,人家那麼聰明一讀書人,都被程曦忽悠的團團轉,心裡的擔心倒是漸漸淡了。

程曦卻是也有擔心,收起自己的憨笑,對徐管事道,「只是夏掌柜那邊?」

徐管事拍了拍程曦的肩,「這個你放心,后廚的事情,我還是能做主了,他要真反對,這不還有東家么,咱酒樓東家可不是個會放著錢不賺的傻子。」

程曦聽得徐管事的保證,總算是安心了些,對徐管事說道,「那就麻煩您了。」

徐管事笑著說道,「倒是跟我客氣上了啊。」

程曦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啊,等我以後開了大酒樓,就讓您給我當大掌柜,讓所有人都聽您的。」

趙主廚跟徐管事都被程曦逗笑了,趙主廚更是笑著調侃道,「你這丫頭,個頭不大心還挺大呀,還想開大酒樓,你要真開了大酒樓,師傅也去給你坐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