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麼大的風險,一般人誰願意去冒?

2020-11-12By 0 Comments

孟少寧聽到姜錦炎的問話,見他滿臉好奇的模樣,不由似笑非笑道:「很好奇?」

姜錦炎點點頭:「好奇。」

孟少寧斜睨著他:「沒聽說過好奇心太重的人一般死得快?」

姜錦炎頓時噎住。

他見孟少寧好像是不想說的樣子,拽了拽孟少寧的衣袖說道:「小舅,你就告訴我吧,我保證若是有什麼隱秘的話我絕對不會外傳,也不會讓孔大人知曉。」

「該不會是這個孔吉仁有什麼把柄在你手上?還是他本來就是你的人?」

孟少寧見他壓低了聲音,一副神神秘秘生怕別人知道的模樣,滿臉的無語。

「瞎想什麼。」

孟少寧睨了他一眼,一邊朝前走,一邊淡聲說道:「哪有那麼複雜,我又未曾想過爭霸天下,好端端的在赤邯安排人做什麼?」

姜錦炎求知慾爆棚:「那是為什麼?」

孟少寧見他一副不達目的是不罷休的架勢,而且他和孔吉仁之間也沒那麼複雜,就乾脆滿足了他。

「我和他以前算是朋友吧。」

「早年我還不曾知曉自己身份的時候,曾經在麓雲書院念過一段時間的書。」

「你也去過麓雲書院,應當知道那邊的情形,那學院之中本沒有什麼國界之分,無論是哪裡的學子,只要通過了學院的考試之後,都能進入學習。」 最後,中年男人的聲音被徹底關閉的電梯門隔絕在了外面。

而南景衡,因中年男人的話,便低頭看向了這姑娘的手。

少年杯酒意氣長 果然,她的手上,虎口附近,還帶著血跡。

可她卻像是被人下了咒似的,整個人面目獃滯,雙眼失焦的靠在電梯的牆壁上償。

南景衡微微皺眉,拿出手機。

盛悅的電梯內,向來不屏蔽信號的。

他直接聯繫了盛悅的總經理:「你們酒店有人受傷了。」

他也不知道是哪個房間,看向這陌生的女子。

她現在才彷彿受到了驚嚇似的,完全沒了剛才那股不顧一切的潑辣勁兒。

剛才脫鞋砸人的畫面,南景衡現在想想,都還驚呆。

沒想到這看起來嬌滴滴的小姑娘,竟然這麼豁的出去,動作潑辣的很。

但剛才明明那麼氣勢洶洶的,這會兒,卻又脆弱的讓人不忍看。

「剛才那人說,你傷了人。」南景衡輕聲說道,怕嚇著她。

本能的,不太相信這小姑娘是什麼壞人。

或許是做媒體時間長了,看人也有一套的關係吧。

絕對不是因為她長得好看。

那姑娘猛的顫了一下,失去焦距的雙目終於慢慢的回了點兒神。

她訥訥的低頭,看著手上沾著的血,不多,可在她白皙的肌膚上,卻顯得那麼刺眼。

「我不是故意的……」程苡安的雙唇顫抖的厲害,目光無助的顫動。

突然抬眼,像抓著救命稻草似的,看著南景衡:「我只是用煙灰缸砸了他的腦袋,出了血,但是……但是他沒死。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不想讓他碰我……」

今天是她表妹夏青青的生日,她舅舅說在盛悅訂了房間,給夏青青慶祝。

她父母都是考古學家,在她初中的時候,因為一場事故,便就此長埋地底。

她被接到了舅舅夏敬北的家中,夏敬北做生意的,生意不大,但開了一家小公司,對普通人來說,便已經是個富人了。

夏青青,便算得上是富二代。

但對她這個外甥女,夏敬北並沒有多少親情,只是沒有讓她缺吃少穿而已。

她也知道自己在夏家的尷尬身份,從來不說什麼,處處讓著夏青青,儘管,夏青青也只比她小兩個月而已。

今天夏青青生日,難得夏敬北竟然還邀請她一起來過,這讓她很驚訝。

但為了不讓夏家人再說什麼冷言冷語,她特意省出了一筆生活費,給夏青青買了禮物。

來了之後,說是夏青青在酒店的客房中,讓她直接過去等。

她也沒有懷疑,便去客房找夏青青。

誰知道剛開門,什麼都沒看清,就被人拽了進去,抵在門上。

一個中年的肥胖男人就往她身上壓。

她嚇壞了,感覺那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抓著,還噴著臭人的煙味兒。

程苡安一邊躲避,狠狠地抬起膝蓋便頂上了那男人此時筆挺又脆弱的地方。

便聽到他痛嚎一聲,程苡安立即轉身開門。

誰知,房門卻上了鎖。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房間里不知道點的什麼香,她越聞,身體越不對勁兒。

身後那男人從地上爬起來,就抓著她的頭髮往裡面拽。

還一邊惡狠狠的說:「你舅已經把你賣給我一晚了。一筆生意,一晚上,你可是很值錢。」

他鬆手把程苡安甩到了床.上:「你舅拿你的照片給我看,說你19歲,還是個處,鮮嫩得很。沒想到,你比照片還好看,這交易我倒也不虧。就看你今晚的表現,能不能讓我滿意了。」

「你滾!我什麼都不知道,他憑什麼賣我,我又不是出來賣的!」程苡安在床.上滾了一下,便趁機滾了下去,站起來。

「呵,跟我玩兒辣的?」中年胖子獰笑著走近,「也好,這樣夠勁兒。」

他像個戲耍獵物的獵人似的,慢慢地靠近,不斷地給程苡安壓力。

程苡安不住的往後退,身上冷汗直冒,可身體卻一陣陣的發熱。

她覺得不對勁兒,餘光瞥見身後的玻璃圓桌上,擺著一枚煙灰缸。

就在這時,對方猛的撲了過來。

程苡安毫不遲疑,抄起煙灰缸,就在中年胖子撲過來的同時,便朝他後腦狠狠地砸了過去。

只是她聞著房間內的香氣,力氣已經小了許多。

但中年胖子仍舊應聲倒地,煙灰缸上還帶著血絲。

就連她手上,也沾上了血。

程苡安慌得不行,立即就往外跑。

誰知,一出門,就遇見了她的舅舅和舅媽。

夏敬北和劉玉芹也是沒想到,程苡安竟能跑出來,所以都愣住了。

程苡安就趁他們愣怔的功夫,拔腿就跑。

虧她年輕,靈活,跑的也比夏敬北和劉玉芹快。

這會兒,程苡安靠在電梯的牆上,怎麼也不明白,夏敬北是她舅舅啊,對她再沒感情,怎麼能……怎麼能這麼陷害她,坑她呢!

這些年,實際上,她並沒有花夏敬北的一分錢。

她父母雖然去世,卻也留了遺產。

考古學家,賺的或許不多,卻也足夠她生活。

只是因為她還小,監護權落在了夏敬北的手裡。 姜錦炎點點頭。

當初在大燕的時候,他還未曾跟姜雲卿鬧翻。

那時候姜雲卿雖然氣他卻依舊想著將他板正過來。

姜雲卿故意用言語刺激他說他沒用,他一氣之下求著孟老爺子和孟少寧送他入軍伍,可是兩人卻將他送去了麓雲書院。

那麓雲書院乃是天下三大書院之首,想要入內極為困難。

他當初是託了孟少寧的關係入了其中,卻因為年歲太小而且也沒有經過書院的考試,所以只能被分在了外院之中學習,必須要參加了大考合格之後,才能晉陞為內院的學子。

姜錦炎那時候雖然連內院的邊兒都沒有摸到,卻在那短短數月的時間內,在書院里學了不少東西,更是對書院有些了解。

豪門蜜寵:霍爺的專屬小甜心 在麓雲書院中,才高八斗的人多的是,那些在民間所謂的才子更是一抓一大把。

麓雲書院不分貴賤,不分國界,什麼樣的學生都有,而唯一能夠在裡面說話的便是自己的文采學識,其他家世出身都無人在意,也是貧民子弟最容易出頭的地方。

孟少寧說道:「那麓雲書院雖然不分國界,可是學子之間卻還是分的,而且這種界限還十分的明顯。」

「每一國的學子在學院之中都自動聚集在一起,自成一團,然後與其他國家的那些小團體彼此較量針鋒,分毫不讓。」

姜錦炎聽著他的話若有所思。

孟少寧不會說沒用的東西,他這麼說的話……

姜錦炎好奇問道:「小舅和這位孔大人,就是在書院認識的?」

「對,他曾是我同窗。」

孟少寧點點頭說道:「當時我在裡面是大燕的院首,而孔吉仁是赤邯的院首,我們兩當時還是宿敵來著,隔三差五便要較量一回,而且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會爭鋒相對誰也不肯後退。」

「我們兩那時候沒少彼此針對,而且也曾經下過狠手。」

「而且你別看著這孔吉仁好像性子溫和,可當初在麓雲書院的時候,他可是逞兇鬥狠的厲害,我記得那時候有一次武課時,我們在外狩獵,他設了陷阱差點弄斷了我的手。」

孟少寧說起往事的兇殘時,卻沒什麼不滿,眼底還帶著些回憶的笑意。

他將右手舉起來,朝著姜錦炎拉開了些袖子,就能見到他手腕往上的地方有一道十分明顯的傷痕,足有一掌長短,盤踞在他白皙的肌膚上時,看著格外的顯眼,

「諾,看到這傷沒有?」

孟少寧揮了揮手:

「那時候這傷口貫穿手骨,險些沒要了我的命,而我們讀書寫字都是用右手,我因為掉進捕獵的陷阱裡面,手腕和腿都被陷阱裡面的竹刃刺穿,險些就被廢了手。」

「我記得當時我在那陷阱裡面的時候,孔吉仁就站在陷阱外面,他看著我流血無動於衷,還跟我對罵了一場然後揚長而去。」

「要不是他後來良心發現又回來找我,指不准我要麼是流血至死,要麼就被困在那荒山裡面餵了野狼了。」 父母的遺產,自然也被夏敬北管住了。

本在她18歲的時候,就可以拿回來,可夏敬北卻以這樣那樣的理由,一直拖延。

她沒有錢,請不起律師,自己年紀小小的一個人,也沒辦法把屬於父母的東西要回來。

她只能忍著,等自己有能力了,賺了錢,第一件事情就是請律師,把父母的東西都拿回來償。

而這些年,她生活,學習,所花費的,全是她父母的,跟夏敬北沒有任何關係。

夏敬北又有什麼臉,露出一副她欠了他的模樣!

「受傷的那人,在哪個房間?」南景衡問道。

程苡安嘴巴動了動,已經慌了神。

「出了事,盛悅早晚會發現,不如現在就報警,遇到什麼事情,你如實說。正當防衛,也不是你的錯。」南景衡冷靜的說道。

或許是他的冷靜讓她覺得安心,便顫聲說:「9012……」

南景衡點點頭,對手機那頭,還未掛斷電話的總經理說:「在9012。另外,再給我開一間房,就在頂層吧。」

程苡安見電梯已經上到了12層,忙按下13層的鍵。

待電梯停下,門開,她就要跑出去。

南景衡握住她的手腕,又把她扯了回來。

同時長臂伸過去,程苡安就見他白皙如玉似的手指,按下了關門鍵。

也不知道他的手是怎麼生的,如玉骨一樣。

程苡安激動地用力甩手:「你幹什麼,放開我!」

程苡安臉色都變了,好像南景衡是壞人,要對她圖謀不軌。

情越海岸線 南景衡把她拉到電梯的角上去,電梯門已經關了。

「你別激動,我沒想對你做什麼。如果你被欺負了,還手也是正當防衛,責任並不在你。但到底把人打傷了,主動報警,主動權才能在你手裡。否則,對方先報了警,你可就說不清楚了。」南景衡冷靜的分析。

但因為程苡安的激動,南景衡的語氣也嚴厲了一些。

別看在楚昭陽他們那兒,他年紀最小,當年二十幾歲的時候,也是能對楚昭陽他們打滾賣萌的。

但如今年過三十,成熟穩重了不少。且最真實的一面,也只留給了那幫哥哥們。

到底,現在也是比程苡安大了13歲的人。

嚴厲起來的樣子,格外攝人。

程苡安愣了下,反應終於不那麼激烈了。

但心裡的滾燙卻越來越濃,就在南景衡握住她手腕的時候,她忍不住顫了。

明明,他的掌心那麼燙,可落在她的手腕上,卻又變得冰涼,好舒服,中和了她體內滾燙的燒.灼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