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麼長的時間,四處征戰的他,真的把夢夢忘記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好在潘瑤並沒有忘記,而且還把它帶過來了。

之前的記憶歷歷在目,真是讓雲天忍不住嘆息人生的轉折。

“我可不會那麼沒良心,因爲沒有時間陪它,我就讓管家幫我暫時收養在家,後來我就把它送給了我媽媽!”

潘瑤撫摸着夢夢的頭,這個小傢伙是那麼的乖巧懂事,真不知道爲什麼之前的主人要遺棄它。

但是她也沒有時間陪伴在夢夢的身邊,這一次可是特意千里迢迢的把夢夢接來的。

“怪我!怪我!我一定好好陪你!”

雲天抱着夢夢,或許它的智商並不是那麼高,但是它的陪伴,雲天卻不會忘記。

“這麼乖啊!”

聽到狗叫,廚房裏的唐曦急忙跑了出來。

女孩子或許天生就喜歡寵物,尤其是這夢夢撒嬌絕對是有一手。

很快的,就讓唐曦也愛不釋手的抱在懷中。

“你們要是給我生兩個大胖孫子,我就更開心了!”

就在這時,天龍拎着酒瓶走了回來,一臉微笑的他,說話的時候正看着潘瑤和唐曦。

兩女頓時感覺到一陣羞澀,同時小鹿亂撞。

尤其是唐曦,剛纔在廚房的時候,她就有些感覺不對勁了。

現在看起來,天龍和火鳳已經知道了他們三個人的祕密。

這讓唐曦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着急帶孫子了嗎?我們還沒有那麼老吧?”

火鳳急忙站出來打圓場,畢竟潘瑤和唐曦都是小女生呢。

而且黃泉小隊剛剛組建,這狙擊手和觀察手回家生孩子,那可就戰鬥力銳減了。

“我倒是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天龍對着雲天眨了眨眼睛,把酒瓶放在了桌子上。

火鳳急忙招呼着三人坐了下來,而夢夢則在這新家裏聞東聞西的。

“叔叔,剛纔我和阿姨說了,不如趁着假期,我們一起出去玩吧,我已經定好了一個山莊,人少而且地方幽靜,可以釣釣魚什麼呢,難得休息,就好好放鬆一下吧。”

剛坐下來,潘瑤已經開始轉移話題了。

這一次她可是有備而來,畢竟這城市裏的生活,她也開始不習慣了。

“好啊,這麼多年,也沒有機會出去旅遊,你不會反對吧?”

火鳳直接轉過臉來,看着天龍,她這話已經很明顯了。

“沒問題,我舉雙手贊成,不過既然休息,我能不能帶上我那幾個狐朋狗友啊?”

潘瑤的背景,天龍當然瞭解了,這山莊恐怕也是潘氏集團名下的產業。

“好啊,沒有問題,我立刻安排車輛,咱們吃完飯就出發!”

潘瑤當然不會有問題了,爲了他們去玩,那個山莊直接停業了。

別說是帶兩個,就算是帶兩百個也不會有問題的。

“那就好,閃電豹也有家人,金鋼熊還是單身,據說有女朋友了,倒不如一起去玩玩!”

天龍立刻開心的點着頭,於是五個人開始吃飯,有說有笑的午餐中,最開心的恐怕就是雲天了。(。) 三面環山,一面向湖,綠綠蔥蔥的山巒俊朗美麗。

湖面幽靜猶如鏡面一般,伴隨着陣陣微風,波光粼粼。

就坐落在這處人間仙境一般的山莊,此時也很熱鬧。

除了天龍、火鳳、潘瑤、唐曦和雲天之外,被邀請來的閃電豹也帶着自己的妻子和才六歲的兒子。

至於金鋼熊,則牽着女友的手,同樣身處機密部門的她們,算是知道天龍大隊的存在。

這些年來風裏來雨裏去的,也很久都沒有這麼安靜的享受過了。

當然了,既然要邀請,雲天也邀請了牛博宇和紅龍。

老將軍現在可是心情大好,兒子活着回來,讓他的精神都好似年輕了十多年一般。

將軍一家五人,也由潘瑤安排的房車,拉到了山莊之中。

“紅龍這小子怎麼還沒有來呢?”

院子裏,此時已經點燃了篝火,今天晚上可是烤全羊的大餐,還有專門的表演隊。

牛博宇站在門口,看着遠處越來越黑的山路。

給紅龍打電話,他滿口答應的,怎麼到現在都沒有來呢。

“差不多應該到了吧?”

天已經開始黑了,山路也越發的難走了。

站在門口的雲天好奇的向着遠處眺望着。

很快,一束車燈閃爍,一輛吉普車正在緩緩駛來。

越來越近下,坐在副駕駛的紅龍已經開始對着他們擺手了。

“這小子做副駕駛,那誰開車?”

看着從副駕駛探出腦袋的紅龍,牛博宇忍不住問道。

電話裏他也沒說要帶人來啊,那他怎麼坐在副駕駛上呢。

車子行駛到兩人面前,這才停住,隨着車門打開,雲天和牛博宇也終於看到了來人。

“飛天虎,你個王八蛋,回來也不見見老子!”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紅龍的父親暗影,這統帥暗影特工的主腦人物,現在竟然開口大罵了。

“我就說那裏來的臭味,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來了!”

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屋子裏走出來的飛天虎也破口大罵了。

這兩個原本都是非常沉穩的人,竟然一見面就這樣對罵,這讓一旁的牛博宇和紅龍都有些尷尬了。

雲天自然也是一愣,但是他卻發現,兩個人可不是吵架的對罵。

這種稱呼之中,帶着難以用語言表達的感情,而此時飛天虎已經來到了紅龍的面前。

“十多年不見了,你還是那老樣子啊!”

暗影看着眼前的飛天虎,突然眼圈發紅的說道。

“我是沒怎麼變,不過你可是老了很多!”

飛天虎一臉壞笑的看着暗影,這些日子,他有着和父親說不完的話。

所以之前的戰友,他是一個都沒有拜訪過。

反正現在他算是徹底暴漏了,也不用在守着夜魔的規則。

當然了,也不會有多少人知道關於飛天虎的過去。

史炎已經開始着手,改變飛天虎的檔案了。

“我老了嗎?那讓你看看我的本事有沒有退步啊!”

突然,暗影一揮拳,直接向着飛天虎撲了過去。

拳影晃動間,帶着雷霆之勢,沒有絲毫客氣的他,一上來就是全力以赴。

“好啊,看看你這老胳膊老腿,還能不能用!”

飛天虎一貓腰,避過暗影的拳頭,再一次貼着他的拳風衝了上來。

兩個人是見招拆招,在這空曠的場地上打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老爸!”

怎麼一見面三言兩語就開始打架了,牛博宇和紅龍急忙大叫一聲準備去拉架。

“不要動了!”

可就在這時,雲天卻一左一右拉住了兩個人的脖領子,一臉笑意的看着鬥在一處的暗影和飛天虎。

“老大,那可是我爸啊!”

牛博宇驚愕的看着雲天,原本他站在比較靠前的位置,卻不動手。

“是啊,這要是傷了怎麼辦?”

紅龍也是一連擔憂,畢竟暗影已經很多久都沒有動過拳腳了。

兩個人不管有什麼仇,現在他們的兒子可都是黃泉小隊的隊員了。

總不能兩個老爸鬥得你死我活吧。

那以後讓他們兩個怎麼相處呢。

“如果你們十多年不見我的話,恐怕連話都不說,上來就打了吧!”

雲天搖了搖頭,他可不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剛纔兩個人雙眼發紅可不是仇恨,而是眼淚。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兩個人的感情絕對不一般。

現在雲天也終於理解,爲什麼再說懷疑暗影是內鬼的時候,飛天虎一萬個不相信。

“你是說他們關係很好?”

牛博宇和紅龍疑惑的看着雲天,這種感情也只有他們能夠理解。

如果十多年不見面,恐怕他們真的會一上來就動手,看看十多年後的雲天,到底是否退步了。

“沒錯,相當好,但是恐怕就連我老爸都不知道!”

雲天點了點頭,此時天龍已經走了出來。

從他臉上驚愕的神色,看起來天龍並不知道飛天虎和暗影的私交甚好。

倒是老將軍一臉微笑的點了點頭,同時望向拉着牛博宇和紅龍的雲天。

眼神之中有一絲讚揚的神情,這讓雲天突然覺得,這件事情貌似沒有那麼簡單。

場上的人鬥得可是相當認真,別看他們都年近五十,但是那拳頭依舊是虎虎生風。

閃轉騰挪乾淨利索,而且很明顯,兩個人用的拳法竟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哎呀!”

終於,伴隨着飛天虎一腳揣在暗影的肚子上,同時暗影的拳頭撞在飛天虎的胸口。

兩個人這才分開,撲通一聲摔倒在地的兩個人,臉上沒有絲毫的疼痛。

“我說師兄,你的拳頭可沒有當年那麼厲害了!”

飛天虎揉着胸口,坐在地上一臉笑容的看着暗影。

“師弟,你的腳力也不怎麼好使,不會是久別重逢腿軟了吧!”

暗影也是哈哈大笑,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單純。

彷彿他們又回到了那十五六歲的年齡,那時候的練功房裏,兩個人可是沒有白天黑夜的訓練。

“我說飛天虎,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解釋一下!”

天龍此時走了過來,看着爬起身來的飛天虎,又看了看暗影,這兩個傢伙什麼時候有的關係。

“這件事情恐怕需要我父親來解釋了!”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飛天虎笑着說道。

而暗影也爬了起來,走到天龍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啊,看起來我也應該洗刷冤情了!”

暗影這話裏有話,讓天龍更是有些疑惑的轉過頭來,看着走到近前的老將軍。

“好了,你們三個過來,雲天、博宇、紅龍,你們也過來一下!”

老將軍知道,有些事情是應該告訴給他們了。

今天正好,三個人的兒子現在可是組成了黃泉小隊,他們也應該知道一些老一輩的事情了。

跟着老將軍,六個人一路走到一旁。

老將軍坐在石墩上,看着眼前的兒子和自己的兩員虎將。

“其實之前,爲了讓那個隱藏起來的暗刃放鬆警惕,我曾經找過暗影!”

老將軍嘆了口氣,這件事情還需要從很早之前說起。

在確定自己內部出現內鬼之後,老將軍就很努力的尋找。

只不過這暗鬼隱藏太深,而且極爲狡猾,想要抓他,真是難上加難。

爲了不要打草驚蛇,老將軍找到了暗影,祕密叮囑他故意和天龍作對。

誰都知道,天龍最恨內鬼,而且還是老將軍的心腹愛將,更是擁有中華脊樑的美譽。

被他懷疑,那暗處的內鬼一定會破罐破摔,到時候要麼他會潛逃,要麼他會破釜沉舟。

這樣對誰都不好,畢竟誰都不知道,他還掌握着什麼籌碼。

於是暗影就在這時跳了出來,故意裝的很像,於是內鬼也將計就計,幾次把矛頭指向暗影卻又不留線索。

“他是我師兄,當年我們的搏擊師傅是我父親的戰友,我們一起長大,直到二十歲才分開!”

飛天虎拉着暗影的胳膊,年少的記憶歷歷在目,所以他很清楚,暗影不會出賣他。

“天龍,這些年你可沒少冤枉我啊!”

現在只剩下自己人,這裏絕對不會有暗刃存在,迫不及待想要見飛天虎的暗影,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好吧,到頭來我纔是被算計的那個!”

天龍聽完,無奈的嘆了口氣,原來自己纔是被算計了。

世界架構師之王 “不過這內鬼不除,終究會威脅到我們很多國防機密,暗影,你必須要繼續追查!”

老將軍嘆了口氣,兒子失而復得是驚喜,但是那內鬼卻是心病。

一天不除,就會是一顆地雷,隨時都會引爆危險。

“放心吧,我們已經得到了線索,現在李清揚正在追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挖出來他!”

說到這,雲天急忙開口,把和李清揚在越獄中見到過的那個祕密告訴給了衆人。

“好!好!飛天虎雖然失敗,但是李清揚這顆棋子還在發揮着作用,這齣戲暗影你可要好好的來!”

老將軍點了點頭,但李清揚現在明面上還是叛國的,暗影特工也在一直對他發動通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