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進去瞧瞧!”系統攛掇着。

2020-11-05By 0 Comments

張謙召回來陰陽劍和風火輪圍在自己身邊轉着圈,邁開大步走進了那個黝黑的洞穴。

這個洞穴比之前那個還要逼仄,而且更崎嶇難走,好在有風火輪照明。

走了一會之後,張謙的眼前再次豁然開朗,這是一個更大的空間,四周點着藍色的火把,張謙一看這裏面的情形就激動了。

這裏也坐着十個妖怪正在一動不動的修煉,但是他們身上的氣息要比外面那些妖怪強很多!

據目測,道行最低的也有一萬六七千年!

最高的一個…有三萬年!

三萬年!

張謙愣愣的問系統:“我沒聽錯吧?”

“沒聽錯,三萬年還是保守估計。”系統說。

“發了!”張謙興奮的握緊了魚腸劍,“今天真的要大賺一筆了!”

(從今天開始恢復每天三更,當然我也會盡量多寫,儘量四更的,謝謝支持^_^) 可還沒等他動手,那個聲音就在他的腦海裏再次響了起來。

“年輕人,適可而止吧。”

“傳銷頭子,你好。”張謙說。

“……你已經殺了外面的那些妖怪了,做事不要太光棍。”那個聲音已經帶上了一些怒氣。

“有本事你出來制止我,否則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你爲什麼非得把他們斬盡殺絕呢?”

“那你呢,你爲什麼要傳授給他們仙法?還用仙法控制他們?”

“如今天庭無道,我恨透了這個天庭,所以我決定培養我的勢力,好日後與天庭抗衡。”那聲音說,“這就是我的目的。”

“偉大的志向。”張謙誇讚。

“我看你也是仙人,不如你也修煉這法訣,然後將來與我一起對抗這天庭!”

“既然你知道我也是仙人,那你不怕我去天上告發你?”

“當然不怕,你又不知道我是誰。”

“我去天上打個報告,天上派人一查自然就能查出來了。”

“呵呵,我做的很隱祕,他們可查不到我身上。”

張謙手起劍落,一劍刺穿了一個離他最近的妖怪。

“你!”那聲音一驚,根本沒想到張謙說動手就動手!

吸完魂,張謙說:“哦,你說到哪了?請繼續。”

那聲音氣的不行了:“小子,你知道你惹怒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有本事的話你出來阻止我。”

說完,他又一劍刺穿了一個妖怪的脖子。

本來萬年的妖怪不是很好殺,但是這些妖怪全都靜靜的坐在那修煉,也沒有給自己施加任何的防護法術,所以在張謙的蠻力和鋒利的魚腸劍之下,這些妖怪和水果沒什麼區別。

“可惡!”那聲音咆哮道,“你自己找死別怪我!”

說完,整個空間內藍光大亮,那些藍色的火把全都冒出了三米多高的火焰!

整個洞窟都被藍光照的一片明亮!

在明亮的藍光中,剩下的這八個妖怪全都停止了修煉,慢慢的站起身盯住了張謙。

他們的眼中全都閃爍着幽藍的光芒。

“小子,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那個聲音說,“只要你從現在開始立刻修煉我傳給你的法訣,那我就不會讓他們傷害你,否則今天你必死無疑!”

張謙皺起眉毛。

“不要覺得成爲仙人就可以縱橫天下了!像你這樣的伍等散仙,他們可以輕鬆幹掉你!”

“啊。”張謙說,“那你讓我考慮一下。”

“考慮?呵呵,可以。”那個聲音消失了。

但是隨後,剩下的這八個妖怪突然嚎叫了一聲,齊齊撲向張謙!

張謙沒料到他們會突然出手,以至於一個沒注意身上就捱了四五下!

“哈哈哈,你也有被陰的一天啊。”系統笑得不行了。

“你笑個屁!”張謙恨得咬牙切齒,一揮手,陰陽劍和風火輪齊齊飛出,和那些妖怪打在了一起。

“太華陰陽劍?風火輪?”那個聲音在整個洞窟內回想,“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張謙!”

張謙沒說話。

“停手!”那聲音大吼道。

妖怪們全都停了手,乖乖的站在了一旁。

張謙皺着眉毛,全神貫注的盯着他們。

“張謙,你知道不知道,你招惹了天界很多仙人?”

“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們早就開始研究怎麼對付你了?”

“不知道,但我猜得到。”

“那就是了。”那聲音換了個語氣,用一種充滿了誘惑的口吻說:“那你我應該是站在同一陣線的人!所以我強烈建議你修煉法訣,等將來和我一起反抗天庭!”

“同一陣線可以,但爲什麼非要修煉法訣?”

“因爲現在的你太弱了。”那聲音說,“這個法訣可以讓你快速提升實力,這樣的話你就有能力自保了。而且既然和我結成同一陣線,以後有什麼事我也可以幫你。”

張謙陷入了沉默。

“你還考慮什麼?”那個聲音繼續說,“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兩條路還不夠清楚嗎?要麼加入我,互相照應,要麼我今天干掉你!”

“我不想受人控制。”張謙說。

“這個法訣只能控制妖怪,對仙人是沒用的。”

“實際上,你是在圈養他們吧?”張謙笑着問。

“……”

“把他們喂大,等他們道行修爲提升到了一定境界,你就可以用他們的妖丹精魄來煉丹煉器了,對嗎?就像把豬羊牛養大養肥了然後宰了吃一樣。”

“……”

“不說話,”張謙說,“那就是被我猜中了。”

“不得不說你還挺聰明的。咱們的目的是一樣的。你殺他們是爲了取妖丹,然後你可以提升你自己的實力;我培養他們也是爲了等將來提升我的實力。”

“呵呵。”

“怎麼,你這是在嘲笑我嗎?”那聲音也冷笑了起來,“我圈養他們,等將來時機適宜的時候宰殺,這丟人嗎?你不也是殺他們提升你自己的實力嗎?”

“我可沒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覺得,咱倆應該算是同道中人。”

“既然是同道中人,那你就應該站在我這邊。”

“你是打算也控制我,等時機合適的時候取出我的仙印吧?”張謙笑了。

“我說了這法訣對仙人沒用。”

“我可不信。”

“…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是你自己選的。”

說完,那些妖怪再次動了起來,各種妖術層出不窮的砸向張謙。

張謙趕忙操縱四大法寶圍着他轉起了圈,抵擋着這些妖術。

“啊,就算你現在改變主意我也不會留你的命了。”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你這些法寶我也眼饞。真不知道你是從哪裏搞到風火輪的。”

面對着八個道行平均兩萬年的妖怪,張謙真有些吃不消了,兩萬年和一萬年絕對不是一個概念!

聽到這話之後他冷笑了起來:“要不我告訴你我是怎麼搞到的?”

“可以啊,說說我聽聽吧。”

“要不我請個人來告訴你吧。”張謙笑着說。

“請人來告訴我?”那聲音一愣。

“讓素娥仙子告訴你!”張謙大聲叫道。

“什麼?”

光芒乍起,一個窈窕的人影憑空出現在洞穴中! “素娥見過少年。”素娥仙子對着張謙盈盈一拜。

“先別管那個了,仙子,幫幫忙。”

素娥仙子笑了笑:“只是一些妖怪而已,好說。”

說罷她一甩長長的水袖,無數道月光從她的水袖中飛舞了出來,打向那些妖怪。

妖怪們不甘示弱,紛紛發出妖術,各色妖術和月光相撞,當空爆炸。

“哼。”素娥仙子俏臉微寒,兩條水袖光芒一閃,化作兩把鋒利的長劍,她手持長劍衝進了妖怪羣裏,一陣大肆砍殺!

妖怪們也施展出了各自的近身戰鬥技巧,但是素娥仙子的速度非常快,兩把長劍揮舞的就像兩扇光幕一樣,完全擋住了這些妖怪的攻擊!

“厲害!”張謙說,“我這還是頭一次見她出手!”

“人家是真仙。”系統說。

“那不對吧,我怎麼感覺她似乎比東嶽大帝還厲害?”

“那是你的錯覺,她比東嶽大帝差遠了。”系統笑了,“因爲那個人根本不敢對她動手,所以這些妖怪也並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否則光那一個三萬年的和那三個接近兩萬多年的妖怪就夠她受的了。”

“那個人不敢對她動手?”

“當然,她要出事的話,太陰星君肯定會徹查。”

張謙默默點頭,有個大靠山就是好。

打了一會,終於見了血。

素娥仙子的長劍太凌厲了,她打起架來又潑辣,所以招招奪命劍劍封喉,在混戰中終於把一個妖怪的胳膊上切出了一道大口子。

緊接着,妖怪們就像得到了指令一樣,突然開始發力,素娥仙子一下子沒適應過來,差點受傷。

張謙趕緊駕着風火輪衝過去幫忙,一甩陰陽劍逼退了這些妖怪,拉住了素娥仙子的胳膊退出了戰圈。

“仙子,沒事吧?”

“沒事。”素娥仙子說。

她說話吐氣如蘭,張謙只覺得滿鼻子都是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氣。

妖怪們站成一個半圓,死死的看着他們,卻沒有追上來。

“喂!怎麼變成啞巴了?”張謙大聲問。

素娥仙子看了他一眼。

那個聲音沒有再響起,隨後,這些妖怪也像是接到了某種指令一樣,齊刷刷的化作各色光芒衝破了洞穴的頂部飛走了。

飛到半空的時候他們突然回頭釋放出了大量的妖術,把這座山頭給轟了個亂石橫飛。

等張謙和素娥仙子飛出來的時候,這些妖怪早就跑的沒影了。

花羨人間四丁目 而事實上張謙也沒打算去追。

沒有意義。

自己打不過他們,素娥仙子也打不過他們,而他們又不敢和素娥仙子像模像樣的打,所以到最後只能變成拉鋸戰,拉鋸戰對自己也沒有好處,素娥仙子是有時間限制的。

“少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素娥仙子問。

張謙剛要說話,貓皇和妖王們飛了過來:“什麼情況?怎麼有那麼多大妖怪跑出來?這山怎麼炸了?”

“等會再跟你們說。”說完,張謙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素娥仙子。

素娥仙子皺起眉毛:“好的,我知道了。回去之後我會告知星君大人的。沒別的事,我就先告退了。”

“嗯,那就沒別的事了…哎等一下,仙子,我能不能問一下,井木犴他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

素娥仙子表情一怔。

張謙的心裏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井宿他…”

“他怎麼樣了?”

素娥仙子不說話了。

“仙子…”

“少年,這件事你就不必多問了。”素娥仙子擡頭看着張謙,“井宿他很好。”

“不可能,很好的話爲什麼上次召喚的時候沒召喚出來?”

素娥仙子輕嘆了一口氣:“少年,保重。”

說完,一道月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她隨着月光騰身飛上了天空。

“井木犴肯定出事了!”張謙說。

系統沒說話。

“你倒是說句話啊。”

“你都已經猜到了我還說什麼?”系統笑了,“素娥仙子有靠山,他東嶽大帝在天庭也是有靠山的。”

“果然還是東嶽大帝那事。”

“要不然你以爲呢?”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靈妃傾天下 “那他們爲什麼不來找我的麻煩?”張謙有些惱怒的說,“東嶽大帝是我殺的,井木犴只是個幫忙的而已!”

“東嶽大帝當時已經鬼化了。”系統說,“天庭雖然噁心,但是面上的事他們非常注重,作爲一個仙人,卻爲了提升實力而融合鬼的力量,這也是犯天條的事情。 名門小妻 再加上天庭裏有人幫你說話,所以這件事他們不會找你。”

張謙一愣:“天庭裏有人替我說話?”

“當然。”

張謙沒再糾結這個問題,冷笑了一聲:“所以,沒什麼背景沒什麼靠山的井木犴就被當成了替罪羊,對嗎?”

“也不算替罪羊。”系統說,“據我所知,他的罪名是私自下界。你先別說話,分身下界也算是私自下界。”

“這纔多大的罪過?那些散仙那麼多隨便下界的!”

“這就是天規。”系統說,“天界散仙多如牛毛,位列仙班的真仙卻只有那麼多,越有身份越有地位的人,他們就必須得越遵守規矩。因爲他們太顯眼了。之前我也說過了,散仙可以和散仙結爲仙侶,但是真仙不行,所以,你能懂我的意思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