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還是我親自走一趟吧,這事兒早晚都得我出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邋遢道人的話怎麼說得那麼催悲,你丫都快成地仙兒了,還有什麼能難倒你的,

2020-11-03By 0 Comments

“你要去也行,帶上賈樹一起去,就當鍛鍊鍛鍊他好了。”四姑提出了附加條件,

“帶是可以的,不過你可別說我搶你寶貝徒弟就好。”邋遢道人的心眼還真不是一般的小,那點兒破事兒至於唸叨到現在嘛,

“賈樹,你聽我說啊。”四姑把頭轉向了我,“本來今天打算讓你獨自去驅邪,不過王道人的意思是現在的你還做不了這個事情,而且附體的亡魂執念很重,反反覆覆的也折騰好久了,你要是願意呢就陪王道人一起過去看看,記住王道人告訴你的話,凡事不可強出頭,知道了嗎。”四姑是千叮嚀萬囑咐,生怕我又得罪了眼前的邋遢老道,

我一尋思,這尼瑪大老遠的過來一趟,要是不學點本事,這路費不是白花了嘛,去就去唄,反正跟這老頭在一起也挺有趣的,於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走吧,時辰也不早了,早點解決就能早點回來喝酒。”貌似邋遢道人的三觀裏就剩下喝酒了,

“走咯。”我不顧睏倦,歡呼一聲,跟在邋遢道人的身後趕往事發地點,

路上邋遢道人問我;“賈樹,你所用的符籙是你自己請來的嗎。”

шωш ✿tt kan ✿Сo

“不是啊,風水店兒裏的陳道人請來的,我要了幾張防身的。”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我實話實說道,

“你也不能一輩子總指望別人的符籙過ri子啊,改ri我教你請神上身,畫符做籙,如何。”邋遢道人緩了緩前進的步伐對我說道,

“什麼時候教啊。”我欣喜若狂啊,這次還真沒白來,邋遢道人居然要教我這個本事,誰會不如自己會,誰強不如自己強,這要是學會了畫符,我特麼就再也不用須着陳老道了,

“等這次的事情處理完的吧。”說罷,邋遢道人加快腳步帶着我一同趕往這次任務的地點,

由於路途不算很近,沿途我就詢問了下這次任務的具體情況,話說四姑這個鎮上有個劉姓的老太太,今年能有七十多了,生下來體質就偏yin,特別容易招惹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由於跟四姑離的近,打四姑學會祝由術以後,就經常過去幫劉大媽驅驅邪什麼的,十年前,劉大媽的老伴兒去世了,留下這老太太領着一兒一女過ri子,

這倆孩子雖說結婚了,可倒也孝順,不過就是經濟條件很一般,兒子女兒都是工薪階層,沒什麼大錢兒,可就是這樣一個家庭,卻總是怪事兒不斷,歸根到底還是劉大媽死去那個老伴兒惹的禍,

死的那個老頭總是放心不下這娘仨,時不時的就過來看看,可他不知道劉大媽一來體質偏yin,二來年紀大了,各種毛病就都來了,綜合以上兩點的結果就是他這一來不要緊,劉大媽就受不了了,不是被她老伴兒附身,就是被其他的亡魂sao擾,單單是這個月,四姑就幫劉大媽驅了四次邪了,

四姑尋思教我也好久了,怎麼着也該讓我實踐實踐了,於是就讓我過來,先從最基礎的驅邪開始練起,哪兒成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王道人算出我這次過去驅邪,最大的可能是勞而無功,於是主動提出要帶我一同過去看看,

由於輩分在那放着,四姑也不便多說什麼,於是就答應了邋遢道人的請求,讓他帶着我一同過去,有點兒什麼事兒也好有個照應,

說實話,驅趕那些冤親債主不是什麼難事兒,一張淨化符就可以搞定的,難就難在四姑口中的反覆二字,

很多亡魂都是當事人的家人、長輩、甚至是愛人,秉着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原則,我們做這行的不能一棒子將那些由於思念而過來的亡魂打死,只能用驅趕的手段讓亡魂離開受害人的身體,這纔是最讓我們頭疼的問題,

就像這次,附在劉大媽身上的亡魂,最有可能的就是她死去多年的老伴兒,咱只能給這亡魂請走,而不能徹底消滅對方,難怪四姑頭疼,我特麼也頭疼,

於是我就詢問邋遢道人,是否有什麼更有效的辦法來處理這種事情,

邋遢道人笑着詢問我:“賈樹,我問你,每年我們這行遇到最多的事情是哪種。”

“就是這種啊,有親屬關係,反覆附體的亡魂。”我想都沒想,直接給出答案,

“那你每次都收多少錢啊。”邋遢道人繼續詢問道,

“這個沒什麼固定價格啊,完全根據對方家的經濟條件來決定,多有多給,少有少給,特別困難的就免費唄。”我很奇怪這糟老頭問我這些個問題做什麼,

“回答的不錯,證明你這娃娃還有一顆善良的心。”邋遢道人非常滿意我的回答,捋着自己那稀稀拉拉的鬍子又問道:“那要是一次就能解決的話,你準備收多少錢呢。”

我想都沒想張口說道:“還是剛纔那話啊,多有多給,少有少給,困難的就免費。”我感覺我這話說的沒錯啊,

邋遢道人摸了摸我的腦袋,“那幹我們這行的豈不是要餓死了嗎。”

我次奧,我腫麼就沒想到過這種可能xing,尼瑪這邋遢道人絕對是個人jing,簡直是一語道破天機啊,

這個真不怪我,倒也不是推卸責任,我不以這行作爲營生,完全就是機緣巧合誤打誤撞進的這行,所以不懂得裏面的關鍵;但邋遢道人所言非虛,的確,要是一次就能搞定而收費又那麼低的話,咱這行至少百分之九十的從業人員都得丟了飯碗,真尼瑪牛逼啊,

待續 “娃娃,要知道,每個事情的背後有其深意,老天之所以不讓我們一次就能化解亡魂的執念,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給我們這行留口飯吃,這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懂嗎。”邋遢道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我佩服的點了點頭,這老家賊真牛逼,難怪是接近地仙兒的人,看事情的角度就是跟常人不一樣,不知不覺之中,邋遢道人帶着我來到了劉大媽家的門前,

不過,今天的劉大媽家可以說是人頭攢動,四下裏都是看熱鬧的人,

“怎麼這麼多人。” 被遺忘的第三者 我詢問身邊的邋遢道人,

“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對方冷冷的拋下這句話,分開左右衆人進入院內,

可惜劉大媽的兒女此時守在正房門口,不讓任何人進去,

“我是四姑派來給劉阿姨驅邪的。”我裝出一副很乖的樣子來,對劉大媽的兒子說道,我這話剛一說完,四周的人羣就發出讚歎的聲音,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帥,比較拉風吧

“替我謝謝四姑,不過今天真的不用了。”丫居然直接拒絕了我的好意,

“我哥特意從隔壁的鎮裏請來的趙神仙,他說一次就能解決我媽的事情。”劉大媽的女兒補充說道,

媽擦,難怪邋遢道人要一同前來,原來這裏面有這麼多麻煩事兒,可轉念一想,這尼瑪要是一次xing搞定,莫非這位趙神仙要痛下殺手不成,

“那我進去看看劉阿姨行嗎。”我不死心的繼續詢問道,

“真的不用了。”這倆人異口同聲的拒絕了我的要求,

我特麼剛想跟這倆人理論理論,就被人拎着脖領子給薅了出來,我都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幹的,媽擦,

一直給我拎到劉家的院外,邋遢道人才將我放了下來,“你去借個裝滿水的臉盆回來。”

“幹嘛啊。”我不解的詢問道,

“你十萬個爲什麼啊,哪有那麼多爲什麼,趕緊辦去。”邋遢道人大聲的命令道,

擦,你嘴大我嘴小,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還欺負小孩兒玩,羞羞羞,

再次進去劉家,跟劉大媽的女兒說明了來意,對方雖然很奇怪我的舉動,不過礙於四姑的面子還是借了一個塑料盆給我,我接了滿滿一盆水回到了邋遢道人的身邊,

“給您老把水打回來了。”我端着塑料盆衝邋遢道人說道,

“跟我走。”這老頭也不管我端的那盆水有多重,轉身就走,而且速度還快得不得了,害的我小跑着跟在丫的身後,好幾次差點把水撒了出來,

一直來到一個僻靜之處,邋遢道人跟做賊一樣四處觀望了會兒,發現這地方真的沒什麼人來往,這才讓我放下手中的水盆,

老道先是蹲在水盆前面嘟囔了好一會兒,然後從懷裏掏出一張黑紙祕術的符籙丟在水中,就見那張黑紙並不沉底兒,反倒是不停的在水面上打轉,而且那是越轉越快,我隱隱約約的發現水面裏有影像,不過看得卻不是很真切,

“排除雜念,心神合一,物我兩忘,抱守元神。”邋遢道人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上面四句話後,我發現水中的景象開始清晰起來,

我發現一個四十左右歲的中年男人,應該就是劉大媽兒子口中的趙神仙了,此刻,丫正掐着手訣在給一個年過七旬的老太太唸咒,至於唸的是什麼卻聽不到,

特麼這丫足足能唸了二十分鐘,才睜開眼睛,後來打聽了一下,這貨整整唸了小一個鐘頭,還真不嫌累,唸完以後,這個趙神仙在劉大媽身外開始用紅線一圈又一圈的圍了起來,圍好了以後,這貨cao起一個瓦盆,開始往劉大媽身上撒黑豆還有其他的一些東東,是什麼我真不知道,

等瓦盆內的東西都撒完了,這貨抓過炕下早已準備好的酒罈,揭開上面的蠟封,開始圍着劉大媽轉圈,轉了能有三圈吧,這貨一拍酒罈的後面,喊了一聲,因爲只能看到影像,喊的是什麼依舊沒聽見,之所以說丫喊了一聲,是因爲我看到丫的嘴張得挺大,估計是一聲暴喝,

喊完以後,這個所謂的趙神仙迅速的用蠟封將酒罈口封上,然後用毛筆蘸着紅se的液體再蠟封上面書寫了兩組字,可惜我看不懂寫的是什麼,

再看劉大媽渾身是汗,癱倒在炕上,隨後就是劉大媽的兒子進去,看那意思是說了不少的客套話,這趙神仙很高傲的坐在屋內的椅子上,並不出聲,

劉大媽的女兒捅了她哥一下,她哥馬上反應過來,從衣服的裏懷裏面套了一大沓毛爺爺遞給趙神仙,那一瞬間,我從趙神仙的眼神裏看到了狡黠,不過卻是一閃即逝,

將錢揣好後,這個趙神仙將屋內的法器物件兒都歸攏了一番,然後很認真的囑咐着劉大媽的子女,看得出來,說得一定不是什麼好事兒,這倆人聽得那是面se凝重,卻又不敢反駁什麼,都交代清楚以後,趙神仙才領着一個小孩一同離去,

我這兒看得正認真呢,就看水中的影像一花,再一瞧的時候,早已不見了水面上的黑紙符,就剩塑料盆底兒的印花咯,轉身看了邋遢道人一眼,發現丫蹲在石頭上正喝酒呢,不過眼神卻賊兮兮的看着我,泥煤啊,不帶這麼玩的,

“看出點門道來沒。”邋遢道人看我扭頭,張口就問,

“沒看明白。”我實話實說,畢竟我進這行的時間太短,對方的那一套我還真沒見過,

“那是茅山宗的攝魂術,傻孩子。”邋遢道人語出驚人,聽得我後脊樑直冒冷氣,

“是yin損咕咚壞的招數吧。”我腦海裏冒出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詞組,

“哈哈,你這娃娃說話當真有趣。”邋遢道人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大笑了起來,

笑過以後,邋遢道人指了指水盆衝我說道:“去把人家的東西送回去,回來以後我給你講一講什麼叫攝魂術。”

“哦了。”我端起水盆就要往劉家跑,就聽到邋遢道人來了一嗓子,“你是有力氣沒地方使啊,把水倒了啊。”

我次奧,感情這老家賊就在這等着玩我呢,真尼瑪不厚道啊,我將盆內的水潑了出去,隨後掐着塑料盆撒丫子往劉家跑去,

待續 可算是將塑料盆送了回去並目送那個趙神仙離開劉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顛兒回邋遢道人身邊,

“我回來了,快給我講一講什麼叫作攝魂術。”我滿心歡喜的詢問道,

“啊,你說什麼,攝魂術,那是什麼,我忘了。”死牛鼻子完全不理會我欣喜若狂的心情,自顧自的在那喝酒,

次奧他大爺,又被丫擺了一道,我總算髮現了,這糟老頭要是使起壞來,比我還要壞一百倍,不,一萬倍,

不對,這尼瑪死牛鼻子要是否認剛剛說過的話,那豈不是答應教我畫符的事兒也都變爲一紙空文了嗎,

我想了一會兒,知道自己不能跟丫硬碰硬,因爲目前的我還沒這個資本,因此只好改變策略,低聲的說道:“王真人,您看是不是酒不夠喝了,要不我再去給您買一些。”

死牛鼻子頭都沒擡,只丟出四個字,“快去快回。”說完以後,繼續蹲在那裏喝他的酒,

我問周圍看熱鬧的人最近的超市在哪兒,打聽清楚後,以最快的速度買了兩桶散白酒,又殺了回來,等我到地方纔發現邋遢道人早就不見了蹤影,尼瑪,又被丫給涮了,

就在我腸子都悔青了的時候,就聽到村裏的大喇叭開始廣播,大概意思是未來三天讓大家都去劉大媽家吃流水席,慶祝劉大媽身體康復,

我很奇怪,這不過年不過節又不是娶妻生子的吃哪門子的飯啊,而且沒聽說誰家老人得病好了還要大擺筵席的啊,可轉念一想,吃飯就得喝酒,得,小太爺也甭去找那死牛鼻子了,就在劉大媽家守株待兔好了,

拎着兩桶原漿大老散,我來到了劉大媽家,準備打聽打聽到底因爲什麼辦事情,可得出來的結果卻讓我大吃一驚,

原來那個趙神仙走的時候,告訴劉大媽的子女,剛剛只解決了一半,要想劉大媽今後都不被那些亡魂打擾,就需要進補陽氣,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聚集人氣,

劉大媽這兒子和女兒就詢問如何能聚集人氣,這趙神仙就說了,那還不簡單啊,擺流水席啊,讓鄉里鄉親的都過來吃飯,人一多了陽氣就重了,劉家陽氣一重,那些亡魂自然而然的就不會找劉大媽的晦氣,當問及來多少人合適的時候,這孫子說了,人是越多越好,到時候他會親自過來參加,

這倆人不放心,又詢問如果擺完席了,他們的母親能挺多久,畢竟這倆孩子希望一次xing解決這個問題,這趙神仙拍胸脯保證至少二十年內沒問題,

倆孩子一想,自己母親都七十多了,二十年就是九十多,行,這個可以有,就答應了趙神仙,可當趙神仙走了後,這倆孩子可就鬱悶咯,

首先吃飯得有個由頭吧,就如我剛剛所說的,也不是娶妻生子的,辦的哪門子事情啊,想來想去,只好利用劉大媽大病初癒爲由頭來擺三天的流水席,

其次,就是通知這些村民啊,人家趙神仙也說了,人是越多月好,沒走的直接打個招呼就好了,可還有那些沒過來看熱鬧的人呢,於是就只好利用村裏的大喇叭不間斷的廣播,讓餘下的人都知道這個消息,

再次,就是趕緊聯繫能夠辦這種事情的專業人員了,北方這邊的農村辦事情,有很多選擇在家裏辦,因此就產生了特定爲這種紅白喜事做飯的行業,裏面由幾個廚師和一羣老孃們組成,

廚師自然不用多說,那羣老孃們主要充當服務員的角se,而且這羣人手裏都有桌子、椅子、碗筷等物件兒,只要這邊出錢,人家就連傢伙帶人都來服務,我因爲經常主持婚禮,所以能夠見識到這樣的情況,瞭解的也比較多,

最後,就是經濟方面了,我簡單的打聽了一番,單單的請這個趙神仙,劉家就花了近一萬元錢,而且這次趙神仙所謂的流水席,是要吃上三整天的,

也就是每天兩頓輔席和一頓主席,三天就是吃九頓飯啊,讀者要是問我,那就一分錢禮金不收嗎,我告訴你,收,但絕對是賠本的買賣,

在北方的農村,一般坐席都隨禮,全家隨一份禮錢吃三天九頓飯,你認爲隨多少錢合適,五百,別逗了,有的祖孫三代算一家,過來吃三天,然後隨五十元錢的,尼瑪,我都無奈了,

前文我也說了,劉家不是什麼有錢人,兒女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這尼瑪按照一次五十桌,每桌八個人農村都是八人一桌來計算,那就是四百人吃九頓飯,再按照每桌大平均二百元計算,一次就得一萬元,三天就是九萬啊,這還不包括煙、糖、瓜子以及酒水飲料,你說這趙神仙損不損,

不過要說劉大媽這倆孩子真沒白養,後來我才得知,爲了湊夠這流水席的錢,大兒子把自家養的豬全都賣了,包括已經懷孕的老母豬,次奧,而劉大媽的女兒將給自己孩子交教育保險的錢都拿出來了,這尼瑪真是百善孝爲先啊,當然,這是後話,大家知道一下就行了,

我問清楚情況以後,就開始尋找那死牛鼻子的下落,你還別說,真讓我猜對了,這糟老頭此刻正蹲在劉家後院的一處僻靜角落裏喝酒呢,瞧丫那意思不在劉家喝上三天都不會走,真尼瑪丟人啊,

我當時真想拎着酒桶衝到丫面前,直接將酒都倒丫腦袋上,可真當我走過去的時候,我又是另一番做法,

“王真人,您要的酒我給您買回來了,您嚐嚐。”我將兩桶原漿白酒遞了過去,

“怎麼這麼慢呢。”死牛鼻子接過酒桶就開始往他那破葫蘆裏面倒,

次奧,氣死小太爺了,要不是打不過你,你丫早死一萬次了,

我要剋制啊,“您要是在這吃飯,我給四姑去個電話,省的她擔心。”你看我想得多周到啊,

“知道還問,趕緊打電話。”邋遢道人倒完一桶,又開始倒另外一桶,

我強忍着內心的憤怒給四姑去了個電話,四姑卻笑嘻嘻的讓我陪在王道人的身邊,給我恨的啊,好懸沒將手機摔了,轉念一想,算了吧,本就不富裕,摔了還得花錢,我忍了,

更可氣的是我剛打完電話,那死牛鼻子居然告訴我丫沒有錢,敢情您老人家是吃定我了唄,你跑這喝酒我還得替你隨禮,次奧,小太爺才沒那麼傻呢,

我找到劉大媽的兒子,遞上自己的名片,話裏話外的意思就是我是專業的司儀和酬賓師,憑着四姑跟劉大媽多年的關係,今天我可以免費給他家酬賓,代價就是讓那死牛鼻子免費吃飯,次奧,

對方估計也是能省一分算一分,不過就是多張吃飯的嘴罷了,於是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議,

等我氣呼呼回到死老道身邊的時候,丫居然神祕兮兮的問我,“娃娃,想知道什麼叫攝魂術嗎。”

待續 “不想。”我斬釘截鐵的回答道,那叫一干脆,

“哦,不想就算了,難得我想起來什麼叫攝魂術了。”這死牛鼻子絕對故意的,次奧你大爺,你丫是不是虐我千遍不厭倦啊,

“王真人,那個趙神仙讓劉家擺這流水席做什麼啊。”我先壓制住自己的憤怒,還是跟這死牛鼻子學東西要緊,剛剛不就是利用自己酬賓師的身份,免費的替這老雜毛混了一天的飯嘛,技多不壓身滴,

“聚集人氣啊。”邋遢道人很認真的回答我,看那樣子不像撒謊,

次奧他大爺,這還用得着你說,我也知道是聚集人氣,這裏是個人都知道,可爲什麼啊,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邋遢道人開口說道:“劉老太的身體屬於天生偏yin,極易招惹那些東西,就拿普通人來說,平ri裏大家在工作中,生活上都沒什麼事兒,可要是去了墓地或者火葬場,有些人回家後就會大病一場,又或者中邪,這類人往往體質都是偏yin,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去,可中國的習俗就是這樣,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親友之間的婚喪嫁娶很多又是不去不可的,那腫麼辦呢,這時就需要那些體質偏yin的人進補陽氣,

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強自身的鍛鍊,這是上上策,要知道不論是食補,還是藥補,又或者我們的辦法,總歸都是外部力量,只有加強鍛鍊,提高自身的生氣,纔會從本質上解決體質偏yin的問題,當然,這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也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和韌xing,只可惜現在的人都懶啊;

其次就是改變家裏的風水流向,確保室內陽氣充沛,氣流走向平穩,多養一些生命力旺盛的植物,補充房間內的生氣,又或者隨身攜帶保命護身符、旅行平安符之類的符籙,這是中策,當然也是外力的作用;

最後就是知道自己的體質後,在參加一些白事情的時候,儘可能的往男人多的地方湊,確保周圍陽氣的充足,在太陽落山之前,儘可能的回到家中,不在火葬場等地附近的賓館過夜,而且進門之前,在門口撣撣灰,抽顆煙,以免將那些東西帶回家中,這是下策,完全是不得已而爲之,

那個趙神仙的做法可以說是最笨的了,雖然幾年之內會提高劉家院內的生氣,但代價太高,普通百姓家是很難承受得了的,

其實只要將劉老太家的井封死,在院內固定的幾個位置栽上幾顆果樹,要不了兩年,那些東西就不會找劉老太的麻煩了。”邋遢老道說完,給我點指了院內的幾個地方,邊指邊說哪些是聚生氣的,那些是敗死氣的,那些又是可以擋煞的,可惜我是真聽不懂,

等邋遢道人跟我說完,我不解的問道,“既然這麼簡單就能化解劉大媽的事情,您爲什麼還要讓那個姓趙的坑劉家人呢。”

邋遢道人喝了一口我剛買回來的酒,斜着眼睛瞅着我,“我就是跟對方說了,人家能信我嗎,人家知道我是誰啊。”

次奧,今天這死牛鼻子絕對是跟小太爺過不去,一句話就能噎我一跟頭,我撓了撓頭,尋思着邋遢老道這話的破綻,可想了好久,也沒想到反擊的語言,

邋遢道人看我半天不說話,於是繼續追問道:“傻娃娃,你以爲那個所謂的趙神仙就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劉老太的事情嗎。”

“啊。”我先是吃了一驚,“有省錢的辦法幹嘛還要費這麼大勁,鬧這麼大的動靜呢。”我不解的問道,

“自己合計。”這糟老頭開始給我布難題了,

我感覺這次沒白跟邋遢道人出來,這老傢伙絕對是邊考驗我邊教我本事呢,

氣我,是想考驗我的忍耐xing;躲我,是想考驗我的應變能力;至於現在的問題,則是考驗我的分析能力,這樣想來,方纔發生的種種就都合理了,

想清楚這個問題後,我就開始想這糟老頭給我留下的這個問題了,特麼有省錢省力的辦法,爲毛要花錢費勁呢,關鍵就在於趙神仙他圖個什麼,

人活着就是爲了利益,趙神仙要是爲了自己利益的話

次奧,我知道怎麼回事兒了,尼瑪這個趙神仙,高,實在是高,損,也絕對夠損,爲了自己的利益居然做出這種事兒來,而且還假借人手來完成的,次奧他大爺,真該遭雷劈了,

邋遢道人雖然在一旁喝酒,但丫的眼睛就沒離開過我,當發覺我那小眼睛睜大的時候,這貨站了起來,“想明白啦。”

我喘了口氣,藉以發泄胸中的惡氣,“想明白了,這孫子太特麼損了。”

“先不管他損不損,既然你想明白了,我就給你講講什麼叫攝魂術。”邋遢道人衝我說道,

這尼瑪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居然沒有爲難我,直接就告訴我,太不可思議了,

邋遢道人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所謂攝魂術分爲兩種,一種是攝取活人的魂魄,早在商朝就有此法,只不過隨着時代的推移,這個法術逐漸被人淡忘了;另一種就是你剛剛看到的攝取亡靈的魂魄,這是茅山的後裔想出來的辦法,主要就是替人驅邪,

前者能不用則不用,要知道取活人的魂魄跟殺人沒什麼區別,當一魂二魄離體超過一個月,兩魂四魄離體超過半個月,或者三魂六魄離體超過一個星期,這個人就會變爲植物人,永遠不會醒來,而取走的魂魄也不可能回到體內,此人即使死後進入輪迴,前世的修爲和記憶也會殘缺不全,生下來大多爲腦部有問題的殘疾兒童,

而施法者要付出的代價遠比被害着要高得多,說一命抵一命都算是輕的,更多的時候,下輩子投胎後,你可能就是那個被害者的爹媽或者子女,所以,我說了能不用則不用,

後者則要根據情況使用,遇到一些執念太強的亡魂,一般就要採用這種辦法,將亡魂收到密閉的容器內封好,然後放到神壇供養,待到亡魂的親屬死後,方纔讓其出來,因爲親人已經死了,這些亡魂的執念也就沒了,最好趁這個機會,能夠超度這個亡魂,讓它早ri進入六道輪迴,此爲大善,

當然,也有一些宵小之輩,利用這個法術騙人斂財,最普通的做法就是威逼利誘收來的亡魂,讓這些亡魂替自己工作,否則就傷害這些亡魂所在意的親人,又或者將這些亡魂打得魂飛魄散,當然,這樣做是有違天和的,要承受的因果也是非常巨大的,輕者無後,重者子子孫孫都要跟着倒黴。”

講解完攝魂術以後,邋遢道人很詳細的告訴我這其中的訣竅以及法門,本書中不做記載,讀者見諒,

待續 一直到今天,我也感激邋遢道人當初對我的教導,因爲很多事情證實了他對我的考驗是必要的,

不久前跟貓撲裏面某個聯盟的人員發生了些不愉快,主要就是對方進我的讀者羣內來搗亂,一怒之下我喊出了你丫要是在搗亂,當心我收了你的一魂兩魄,

當時只是一說,我個人並未往心裏去,終歸做這個事情的代價太高了,虛張聲勢一番也就是了,沒想到有個叫江南孟郎的人叫囂着讓我收了丫的一魂兩魄,

這個時候,邋遢道人那個關於忍耐力的考驗就體現了出來,不論對方再怎麼叫囂,我也能忍住,我得感謝邋遢道人啊,那種逼人下輩子要當了我孩子,我能直接給丫扔茅坑裏自生自滅,

隨後我看了那個人的照片,看完以後,我更感覺沒必要跟這種人渣消磨時間,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叫江南孟郎的人長着一張鞋拔子的臉,小三張的男人了,居然還特麼嘟嘴賣萌,噁心死爹了,

在相術之中有五類人是需要我們注意的,第一就是臉不正的人;第二是嘴歪眼斜之輩;第三是個子特別矮小的人跟同類人比較;第四就是天生有殘疾的人羣沒偏見,僅僅是實話實說罷了;第五類就是謝頂的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