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老頭兒亦是大佩服。

2021-01-31By 0 Comments

華寒月與一塵二女觀其不足之行事,早非當年之謹小慎微狀,其時其端坐六破隱帝之側旁,商談諸般事宜,尤顯其已然非吳下阿蒙也。

二女相互對望一眼,皆流露出會心微笑。

「如此吾等之相逢乃是宿命耶?」

那不足聞得彼等之一干隱居事宜,忽然大感驚訝。

「那雪發女神到底何人?怎得以其主神之性命而謀算萬古耶?難道某家之諸般事宜,種種艱辛皆為其謀也!」

「呵呵呵……便是創世聖賢已然非萬能!何談平素之主神耶!乃是其知曉萬古后必有瀆神者出,而預留吾等家族為其相助也!」

「預留?難道爾等乃是遭主神脅迫么?」

「或許如此?所歷久遠,已無可考矣!只是吾等血脈中之禁忌之力,非是大功成就時,不能破除也!而此血禁,斷阻吾家族修成主神也!然若成事,則吾等家族必有主神出也!」

「哦!原來如此!大約那莫問與謝婉兒等亦是若此也!」

那不足聞言知曉,實則莫問與謝婉兒亦是遭了那雪發主神之脅迫而追隨者也!其沉思得半晌,忽然心念一動,莫問與那謝婉兒突兀現出,直驚得田家一眾大仙家與華寒月、一塵二女皆驚懼而起,虎視眈眈!

「大人……怎得不放出吾等?難道汝一人歷險,吾等便心安么?嗚嗚嗚……」

那謝婉兒一現身,望了不足張口便嗚嗚咽咽哭起來。

「莫得如此!莫得如此!」

不足忙起身道。

此時那二女才注意到室中一干大能。


「此莫問師姐,此謝婉兒師妹,乃是吾之莫逆,生死之交也!」

見莫問、謝婉兒盯了華寒月、一塵二女猛瞧,那不足慌得為其雙方引見。

「此田氏家族之老祖長並一干大仙家,此乃吾之發小,華寒月、一塵二位師姐,相濡於凡俗界,今飛升功成,相助某家者也!」

「小妹見過莫問師姐,謝婉兒師姐!」

那華寒月與一塵皆款款兒起身,與莫問、謝婉兒二女問好。

「啊也,二位妹妹神仙般人物,卻是與主上相識於下界,自幼交好者,吾等感謝二位妹妹照顧吾家主上!」

那二女亦是起身回禮,一邊口中道謝。

「咦,倒似其二人似乎女主一般!吾家二女卻乎外來者也?」

那華寒月與一塵面面相覷,盡皆讀盡雙方目中之不滿也。

「哪裡敢?此本吾等之分內。倒是方才聞得二位姐姐乃是受雪發主神脅迫而成就神使,吾家不足師弟心中大大不安呢!」

那華寒月笑眯眯道。此言一出,那莫問與謝婉兒盡皆大吃一驚,急急回頭瞧視不足。那不足亦是膽戰心驚觀視二女。畢竟相交如是之歲月,若其二人非甘心者,不足確然斷乎不敢用強!然若彼等離開不顧,不足又復放不下,畢竟三人旅險萬般,交情勝似手足也。

「大人是否相疑耶?吾姐妹二人雖曰受雪發主神之用強,歷萬世而候主上,然吾等卻是甘心以死相從者!」

那謝婉兒忽然委屈,雙目浸淚道。

「或者大人可以將吾二人驅逐,大不了神魂飛散而已!」


那莫問亦是嘆一聲微微閉了雙目道。

不足大尷尬,乾咳數十聲,勿得它法,只是以目注視那田武海其修。

「啊也!大家相逢即是有緣!來來來,吃杯酒,吃杯酒相賀。」

那華寒月與一塵觀此,亦是大悔,微微然一禮道:

「二位姐姐,小妹無禮,尚請見諒。」

「非干二位妹妹之事,乃是吾二人從此……」

「莫問師姐,婉兒,某家非是相疑,乃是懼於爾等無奈相隨,失卻吾等相與之情分也!今某累二位失望,乃是某之不是!唯望二位不棄!」

那不足深深一躬。


「罷了!吾二人不過僕從,哪裡敢勞動大人舉禮!」

那婉兒幽怨道。眾聞言心下一松,那不足亦是望了莫問二女訕訕而笑。(未完待續。。) 正是眾位去了隔閡,歡歡喜喜吃酒時,那婉兒忽然道:

「青影姐姐亦在,何不喚出一起!」

「對了,那百萬五老寨眾修,該往哪裡去?」

不足吃一杯酒,忽然道。而其身側青影已然怨尤尤行出,對了不足行禮道:

「大人,怎得才放出青影?難道只許莫問與婉兒為汝生死,青影便遠了么?」

「啊也,青影師姐,怎得這般說?吾等在吃酒呢!」

婉兒笑眯眯道。

那不足卻急急對了現出身形之三大仙長葉、陳、胡行禮。三修嘆道:

「該是大人不肯與吾等共苦,卻然同甘也!」

「哪裡!哪裡!當時乃是……」

於是不足將其身陷困天大陣之詳情細細道來。一眾聞得心驚肉跳,那不足卻然笑道:

「及至某家無力引動自家布設之破解大陣時,心中大悔!早知該是早早喚出葉、陳、胡三大仙長相助才是!否則哪裡便就暈死過去也!」

那不足邊是細節,便卻然將其中苦楚淡去,只是輕描淡寫故作輕鬆一般,笑嘻嘻道來。

「其時吾等在世界中,那一**驚天之之巨能憑空而入,狂亂爆響,震動世界,雖亦是導引其造物,然卻哪裡不知外間大人之險情也!只是大人一身歷險,卻然護佑吾等一干百餘萬人眾,世界中無有不感而慨之者!」

「只是目下尋得何處安置百萬人眾也!」

那不足苦惱道。

「大人,文武上天大帝君處地域廣大。所缺者忠心之臣下也!」

那田家大族長田武海道。

「嗯?妙啊!便是此地!」

那不足聞言大喜,急急回身謂青影道:

「青影師姐,需得勞煩去與那五老寨老頭兒相商呢!」

「怎得是吾耶?那家之臭小子,吾初見便不喜!」

「便是姐姐去,那臭小子非汝,別家何以制服?」


婉兒笑道。

過得半日,那雲間五老寨之父子行出,先與眾仙家行禮,而後那父子跪伏地上,謂不足道:

「吾等五老寨百萬修。叩謝大人!」

「啊也。快快請起!小子何敢當此大禮?勿得不折煞某也!」

「大人,吾父子願意追隨大人,以報大人恩德!至於家族之所歸,全憑大人做主。」

「如此小子多謝上仙!」

而後不足請隱帝田武海傳話新任文武上天大帝君玉嫣然。請其安頓雲間五老寨一眾百萬修。

后。不足與眾修樂。忽然舉頭道:

「田老大人,汝等怎得在道上便識出某家,且吾等行至幾無秘處。無論如何小心,皆在有心人之眼目中耶?」

那老頭兒聞言,得意洋洋道:

「觀得雲間大日般光亮升騰而起,且凝聚不散,吾等卻早入得雲間困天大陣之殘跡處,搜尋主上也。那兩小妮子得獲主上,安然離去,便是吾之算計也。一應諸般假象皆出吾手也!」

「哦!小子多謝老大人。」

「哪裡!哪裡!」

那老頭兒頭搖得似撥浪鼓兒一般,然面上洋溢之得色確乎不掩呢!田家一眾諸修,訕訕然,假作不知。

「至於主上之行至皆在主神之謀算中也!故其時時通報五帝知悉,不停追殺主上也!」

「可有何妙法兒逃脫主神之謀算呢?」

「這個……亦不是無有!然確乎難愈上青天也!」

那老頭兒皺眉道。

「願聞其詳!」

「除非主上功參造化,超愈主神!或者參破命運之妙,劫數之玄!或者獨創遮蔽天機之逆天道訣!除此之外,絕然無有可能逃脫主神之謀算也!」

不足聞言好半時不語,那田家一干眾仙家卻皆面有尷尬!

「這不是不如不說么!」

田家一宿嘀咕道。

「小仔!老祖吾熟知仙術道訣,怎得能說吾不如不說呢!」

那田武海怒目而視其家族中一修,那修卻假意不知對了面孔與側旁一修閑聊。

「哼!」

那老頭兒冷哼一聲,卻然霎時便復洋洋得意,吹噓其多識。

不足微微然笑聞其語,不時輕拍其馬屁,樂的那老頭兒暈暈乎乎,忘乎東西,不識南北!然不足心下里已然有了大計較。

數日後雞鳴城謝婉兒之商會分號開張,一眾皆往賀。獨獨不足其時悄然潛藏秘地,設謀布局,以諸般算計迎擊五帝層層落落之圍困布局。玉嫣然處自是不必在意,然其餘諸上天大帝君之布置確乎不敢小瞧也。田家、莫問之本家、謝婉兒之商會勢力、及其不足自家之一眾追隨者皆身負重任,獨其自家悄然而去!

「大人,大人,汝之布置好生大手筆也!這般一來五帝自顧不暇,哪裡有餘力追殺吾等耶!咯咯咯……大人,咦?大人……」

那謝婉兒通傳了不足之口諭,眾修聞言皆心中嘆服。然待其婉兒興沖沖而來,已然無有不足之蹤跡。

「大人?大人?……史不足!史不足!啊也也!這混蛋!明明是怕牽扯吾等受累,卻設計如是般一座宏大布局來。」

那謝婉兒仔細思量得半晌,唯有先成就不足之大布局,而後才能追尋其蹤跡!遂恨聲嗚咽!

待得眾修有聞,亦是一樣無可奈何,為先做其大布局者也!

文武上天大帝君之大天宮,那玉家老大人並大長老玉一如,九長老玉家長子等一干十數修直挺挺跪伏得三日,然總是不見上天大帝君玉嫣然下旨傳見。眾皆忐忑不安,玉一如道:

「父親大人,此時系一如做下,願意以身贖罪,請父親大人允!」

「一如,此時怎能怪汝一人,便是吾,嫣然之親生父親亦是……」

「叔父大人,此時需怪不得汝,確然一如犯下過失,便有一如一人擔當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