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黑衣蒙面人打量了幾人一眼,最後目光落到了小貝身上,只聽他淡淡地說道:“不知女媧後人給了你什麼寶貝,竟連老夫也看走了眼!”

2021-01-30By 0 Comments

逍遙神色凝重,他清楚地感應到這男子的恐怖,就算雲巧兒和鬼小丫聯手也決計不是其對手,再加上利用女媧心石恢復到四成功力的他也只能勉強戰勝。

“你應該就是木靈娃吧!”

那男子淡淡地說出,卻使在場衆人無不大吃一驚,沒想到千辛萬苦要找的木靈娃就在他們身邊,而且自己根本沒有絲毫察覺。

逍遙:“閣下怎麼稱呼?”

男子:“混沌之主!”

********************************************

莫語同時面對兩大高手,應付的左支右絀,而且,他還不得不留心一旁尚未出手的張雨軒。

“嗤!”

“啊!”

一個躲閃不及,莫語的小腹被恨天的蔓藤刺穿,鮮血頓時狂飆而出。

莫語快速點了周圍幾處大穴,銀牙緊咬拼死抵抗,可因爲實在受傷太重,功力大打折扣,不多時又被葉火爾尋着機會在後背砍了一刀,這一刀之深已經見到了裏面的骨頭。

莫語仰天慘叫,目疵欲裂,死死鎖住葉火爾,她知道今日是非死不可了,不過就算是死也的拉一個墊背的!

葉火爾被看的頭皮發麻,知道那傢伙已生拼命之心,自己還是小心點爲妙,反正那傢伙因失血過多很快便會倒下了,自己犯不着拿命去賭!

“葉火爾別退一起上!”恨天大喊一聲,蔓藤猶如一張巨網鋪天蓋地罩向基本力竭的莫語! 劉潔雨從段天涯那焦急地語氣中不難猜到對面的那人很強,很強!

“段師兄小心!”

劉潔雨也不是拖泥帶水之人,當下喊了聲小心便欲扶着無雙快速離開這裏。只是那麼一瞬間她的心裏忽然完全被恐懼所籠罩,因爲她發現自己竟動纏不得。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永生大笑道,隨即身子忽然消失,等到再次出現時已經與劉潔雨面對面而站,幾乎吹氣可聞。

“嗯,小美人還挺嫩的,我沒猜錯的話應該還是個處吧,哈哈今天可轉了。”永生用手輕輕擡起劉潔雨的下巴調戲道。

“放開他們!”段天涯豁然大怒,完全把恐懼壓了下去,不顧一切地衝了上去。

“哼,想死還不簡單!”永生冷哼一聲,看也不看便一腳踢了出去,看似漫不經心的一腳,段天涯卻沒能躲開,一下被踢飛三丈之遠,而且撞在牆上之後去勢依然不止,水泥牆一下被破了個大洞!

永生踢開段天涯之後,又開始調戲那早已羞紅了臉的劉潔雨。

劉潔雨雙峯被對方握在手裏隨意扭捏,心裏羞憤難當,雙眼通紅欲哭無淚!

wωw .ttka n .C O

她好恨,恨自己修爲實在太低,恨自己爲什麼沒有跟隨父親一起死去,那樣也落了個好名聲。

她感到對方的手伸到了自己雙腿間,知道清譽即將毀於一旦,眼淚不爭氣地滾滾而出!

“放了她!”

永生正快意地撫摸面前的女孩時,忽然一道冷冷地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他轉頭見是靠牆而站的無雙,當下冷笑道:“我還沒有嘗過孕婦的滋味呢,你別急,待會兒我一定好好待你!”

無雙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有種無奈,不過很快堅定的眼神取代了其中的猶豫不決!

雙眼同時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紅與藍,火與水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卷向驚呆了的永生!

永生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再次悔恨,爲什麼就沒有先殺了無雙再來慢慢品味這個處。

“吼!”

死亡的威脅再次激發出了他的兇殘之性,真氣灌滿雙手的同時竟把劉潔雨拉到了身前作擋箭牌!

“哎。”一聲嘆息傳來,火與水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無雙本可以再次殺掉永生,可是她沒想到對方會拿劉潔雨做擋箭牌,心裏一猶豫,腹痛傳來,功力一下就散了。

“哈哈,無雙你心太軟了,這次你死定了!”永生吸取教訓,準備立馬殺掉無雙,只是他剛走出一步,忽然感覺到一股十分強悍的殺氣籠罩了他。不及多想立馬就往旁邊一閃,說時遲那時快一塊石頭閃電從他剛纔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而與此同時一個菱角分明豪放不羈的中年男子憑空出現在了那裏。

“那個男子很強,強的離譜。”永生只看一眼就明白自己與對方不止一星半點的差距。

永生強壓下心中的恐懼,質問道:“閣下如何稱呼,爲何插手我混沌界的事情。”

那男子不屑地冷笑道:“貴人多忘事,當真不假!”

聽聞聲音永生忽然想起有一次奉命攔截胡君儀時見過這人一面,當時對方與逍瑩瑩在一起,不過這人卻自始至終都沒有出過手,所以對他的印象到不是很深。現如今經對方提醒纔想起這個人來,而且尚未交手,便已怯了三分。


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經常和逍瑩瑩在一起的龍魂!

龍魂:“出手吧,我想你死個明白!”

*********************************************

“混沌之主!”

逍遙等人聞言心頭都是大大吃了一驚,而菡幽在逍遙的示意下緩緩落到了地上!

混沌之主淡淡地說道:“交出小貝,保你們不死!”

逍遙聞言不由笑了笑,道:“閣下未免太過自信了,小貝是我們的朋友,又豈是你說給你就給你的。”


混沌之主:“功力才恢復四成左右,嘴還這麼硬,真不愧是飄渺御風閣的掌門!”

鬼小丫怒道:“四成左右又怎樣,你以爲誰都的怕了你,誰都得躲着你,我看你道行高深,智商卻不怎麼樣!”

混沌之主聞言也不生氣,只是淡淡地說道:“好個伶牙俐齒的丫頭,好,既然你們懷疑我,那請出手吧!”

鬼小丫和雲巧兒互視一眼幾乎同時出手分左右攻向那所謂的混沌之主!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混沌之主真不是蓋的,同時面對鬼小丫和雲巧兒兩大絕世高手依然鎮定自若,出手間如行雲流水,只打的兩大高手節節敗退。

逍遙早就料到鬼小丫和雲巧兒聯手也不是對方的對手,所以毫不遲疑,以指爲劍加入了戰鬥!

帝少的替婚嬌妻 ,反敗爲勝。但是他忘了自己還有傷在身,恢復的四層功力根本不可能完全發揮出來。

混沌之主:“哼,自不量力的三個傢伙,既然你們這麼想死,老夫這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對方身形突然加速,飄忽不定,出其不意地每打出一拳都要三人合力才能化解。

“幽靈步,混沌之主原來是靈異協會會長寒輝!”雲巧兒暗自吃了一驚,隨即把這個消息祕密傳音給了鬼小丫和逍遙。

“呵,沒想到你這丫頭也有幾分見識,能從我的步法看出我的身份!”寒輝不屑的冷笑,頓時再次讓衆人吃了一驚,他竟能聽到他們之間的祕密傳音,那對方的功力豈不是高了自己至少兩個等級。

“小丫你和逸飛先走,我來斷後!”雲巧兒知道自己三人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立馬做出判斷,讓鬼小丫和陳逸飛先走,自己留下來斷後。

逍遙:“巧兒你說什麼傻話呢,要走也是你和小丫走!”


鬼小丫一聽也急了,連忙喊道:“我不走,四姨你帶公子遙走,我來斷後!”

聽到幾人這一番言語,寒輝實在忍不住冷笑道:“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你們誰也別想走!”

“放屁!”逍遙三人同時喝罵道。

“斷海印!”寒輝大怒,隨即打出了自己獨創的五印拳中的斷海印,威力之大令三人心中同時升起一絲恐懼,尤其是首當其衝的逍遙,額頭冷汗直冒,手腳也變慢了許多。

“公子遙小心!”

鬼小丫見逍遙性命危急,不顧一切地擋在了逍遙面前,混沌之力全面運轉,以笛做棍刺向急速而來由黃沙組成的拳頭。

“轟!”

拳頭瞬間消失,同時鬼小丫也發出一聲慘叫,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混沌!”寒輝詫異地看着倒飛出去的鬼小丫,疑惑地說道。

逍遙見鬼小丫爲自己而受傷,心裏感動的同時又是對寒輝滿腔的恨意,以指爲劍隔空向對方連劃了十幾道劍氣而去,不過都被對方一一化解。

“覆空印!”

寒輝終於失去了耐心,壓下心頭對鬼小丫會‘混沌’的疑惑,使出了五印拳中最強的一招,霎時烏雲遮日、狂風頓起、天地變色!

三人都變了臉色紛紛使出自己最得意的一招,硬憾對方足以開天闢地的一拳。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過後,逍遙三人全部躺在了地上,口吐鮮血十分狼狽。

退後讓為師來 ,那寒輝也不好受,身子一陣晃動,口中也有絲絲血跡。

寒輝大怒:“哼,正是讓老夫意外啊,不過也就止於此了,你們都去死吧!”

“不要傷我公子遙!”鬼小丫大喊一聲,隨即擋在了逍遙前頭!

寒輝:“你這麼想死,好第一個老夫便成全你!”說完又是一拳打了過去。

寒輝心裏清楚這一拳就是不讓鬼小丫死,也必定使其重傷。然而他卻沒料到這種時候還會有意外發生。

當遠遠傳來破空聲時,幾人都注意了,待看清破空而來的是一面黑色的九尾令旗時幾人的反應又各自不同。逍遙一臉疑惑,鬼小丫和雲巧兒是驚喜,而那寒輝則是一臉的驚愕,一臉的難以置信。

看了那面旗幟半響,最終什麼話也沒說轉身便走!

鬼小丫和雲巧兒急忙四處張望,卻哪裏有自己想見的那人身影!******************************************

恨天見莫語已經失去抵抗能力,大笑一聲蔓藤隨即甩了過去準備立即斃了對方性命!

“公主小心!”忽然她聽到張雨軒大喊一聲,心知不妙,立馬往旁邊閃了開去。

她剛一閃開便見一道人影從她旁邊掠了過去,而且她還認識那個男子——龍魂!

那龍魂一閃而逝,獨留下一臉錯愕的恨天和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葉火爾。

“哼,葉火爾快上先殺了莫語再說!”恨天氣呼呼地吼道。然而再次讓她吃驚的是無論她怎麼喊,葉火爾都保持着相同的動作,紋絲不動!

“喂葉火爾你怎麼了?”很快恨天便擦覺到了不對勁兒,上前細看吃驚地發現葉火爾已經死了,額頭上留有一隻清晰無比的鞋印!

恨天驚歎龍魂修爲高的同時又暗自爲自己慶幸,反應夠快才躲過一劫。

“哈哈,莫語你們自己人都不來救你,你就任命吧!”恨天大笑道。不過隨即她又開心不起來了,因爲就在這同一時刻她發覺自己已經被某一人鎖定了,急忙回頭一看,原來竟是逍瑩瑩等人來了!

“走,快走!”張雨軒見對方突然來了這麼多高手,尤其是那個一個照面就殺了葉火爾的神祕人,知道今日敗局一定,所以急忙拉了錯愕中的恨天公主快速離去!

逍瑩瑩來到莫語身邊,見其傷的這麼嚴重不由嘆道:“哎,可憐的孩子!”

“小,小湖邊,快,快去。”莫語吃力了說道,隨即因傷重而暈了過去。

胡君儀:“我和戀花去看看。” 莫問在鐵漢和跗骨的聯合攻擊下已經多處受傷,應付的左支右絀,看樣子不下十回合必敗無疑。

莫問心裏已經十分焦急,尤其剛纔他似乎聽到了二妹的慘叫聲,他明白這次女媧一族必定遭受滅頂之災!

“喂,小兄弟別走神!”忽然一道悅耳的女聲清晰地傳入了他耳朵,他知道誰來了,精神爲之一振,險之又險地避過了鐵漢趁他走神時砍來的一刀!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衝忙趕來的胡君儀和蝶戀花。

胡君儀笑道:“小兄弟分一個對手給我可好?”說完也不等莫問回答突然加入戰局接下了鐵漢的攻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