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醒了?要喝牛奶麼?”莫輕寒把被子遞到樓一脣邊,樓一不好拒絕,就着杯口喝了一口,帶着微微的甜,“不是純牛奶?”

2020-11-03By 0 Comments

“我加了點糖,純牛奶沒味道不好喝。”

“今天不上班麼?”樓一剛纔注意到,已經九點多了,她睡得有夠久的。

“我今天想休息,陪陪你不好麼?”莫輕寒捏了捏樓一的臉,讓樓一着實彆扭了一番,“還想去浮世?”

“嗯,我已經沒課了,又不用考研,暑假的實習算是小打小鬧,這次,我想做點實事。”

“那你還是跟着榮瑜吧,她最近在帶一個新遊戲的開發小組,你過去可以學着點,做我的助理浪費你的專業。”

“嗯。”樓一點頭,興致不高,還有點不開心的跡象。

“怎麼了?”莫輕寒放下杯子,轉過身捧起樓一的臉,年輕得像個高中生的孩子,一點都沒有即將進入社會的樣子,“因爲楚揚?”

“她今天就離開H市了。”

“你想去送她?”

樓一搖頭,“這個點她應該在車上了,我只知道她今天離開,她會去哪裏,我一無所知。”

莫輕寒擡高樓一的下巴,在她脣上輕吻,“告訴我,小一,你真的不喜歡她?一點都不喜歡?”

“不喜歡,楚揚只是朋友。”即使有過動心,也不是喜歡。唯一的一次,樓一去接開會的楚揚吃飯,偌大的教室,坐了幾十個人,只有楚揚那個部長交叉着手臂做工作總結,那一瞬間,楚揚臉上飛揚的神采吸引了樓一,也是有那麼一個瞬間,樓一是心動的,只是習慣了這個朋友,楚揚的定位,就只是朋友。

“我可不這麼認爲,如果不是我的出現,你一定會跟楚揚在一起,你會喜歡上她,並且越來越喜歡,那不過是時間問題。”莫輕寒淡色透明的眸在逆着光,讓樓一暈眩,只能更加抱緊她,免得迷失了自己,樓一大膽地用手觸碰莫輕寒的臉,“阿莫,你也說了如果是假設性命題了,你會出現的,我相信命中註定,你扼殺了我喜歡上楚揚的所有可能性,只要看着你笑,我都會覺得幸福,那些曾經迷茫過的感情根本微不足道。”

兩個人換了下位置,樓一的身體緊貼在瓷磚上,冰涼的讓人很舒服,莫輕寒吻着她的下巴,沿着下頜的曲線蔓延到頸項,樓一微微後仰,整顆頭探出了窗戶,暖洋洋的風吹在臉上格外愜意,還有細小的電流在皮膚上流竄,窗外就是綠化帶,小區的物業做得很好,藍色的天空明晃晃的讓樓一睜不開眼,閉上眼還能透過眼瞼看到太陽的輪廓,還有陽光照在臉上的熱度。微涼的手居然從裙子的下襬曲折上來,已經不再是腰線,快碰到胸口的時候,樓一一個激靈抱緊莫輕寒,整張臉不知道熱的還是羞的,紅了一大片,“在這裏不好吧?”

“那我們回牀上?”

口胡,樓一的臉色變得不好看,“可是我餓了。”

“那我們吃完早餐回房?”剛纔手指拂過樓一的肚子時確實聽到了不和諧的聲音,莫輕寒笑了笑,也任由樓一抱着。

“不對啊!”樓一推開莫輕寒跑進衛生間,臨關門還喊了一聲,“我纔是攻好不好!”

莫輕寒這才笑出聲,喝光杯子裏的牛奶,等了許久不見樓一出來,靠在衛生間的門上輕輕叩門,“小一,出來了,今天我陪你去學校收拾東西吧,宿舍就剩你一個人也不能住了,你想做攻就給你做好不好?”

門被霍地拉開,樓一探出半張臉,一臉狐疑,“你說真的?”

莫輕寒在她脣邊親了下,“你猜啊。”在樓一變臉之前又把她拖了出來,“去房間換衣服,進門左手邊第二間衣櫥,裏面都是你的衣服。”

姑且不論樓一看到滿衣櫥都是她尺碼的裙子時她微變的臉,莫輕寒的心意讓樓一足足開心了很久,從一堆裙子裏翻出一件不算裙子的短袖帽衫和黑色休閒褲換上,最不好意思的是人家連bra都給她買好了,最捂臉的是罩杯居然沒有買錯。

“老婆,我不穿裙子的。”樓一在宿舍整理衣服的時候如是說。

“沒關係,以後可以穿給我看。”

“……”樓一對着那張殷殷笑意的臉,實在說不出一個不字,她是妻管嚴,嗯,絕對是這樣。

於是,樓一正式住進了那間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房子,做起了攻君的美夢。 浮世科技擁有的設計團隊是國內頂尖的,人雖然不多,貴在精,很多人都是花重金挖過來,榮瑜和莫輕寒勉強算是學姐學妹的關係,彼時榮瑜已經在美國一家遊戲公司任職,莫輕寒比她低兩屆,去那家公司實習的時候認識了榮瑜,回國的時候順便就把人挖回來了。

“榮姐,又要你多多關照了。”樓一面對榮瑜多少還是靦腆,因爲太宅的緣故,樓一在和陌生人相處的方面很不在行,這也是她和莫輕寒在一起之後第一次見到榮瑜,榮瑜還是捧着一杯牛奶小口嘬着,漫不經心地打量着樓一。

“榮瑜,麻煩你了,她設計的人物模型我看過,想法是有,就是表達出來有問題,還有明顯的侷限性,欠缺磨練,設計這東西,不是光有靈感就行。”

“嘖,阿莫,你都知道她的不足,怎麼不給她開小竈?導師當時沒少誇你,現在這麼放心把人交給我?”榮瑜舔掉脣上的一圈奶漬,把空杯子丟在一邊。

莫輕寒的手還輕輕攬在樓一肩膀上,笑意盎然,“我雖然是學這個的,可實踐經驗總不如你豐富,就當幫我個忙。”

“行啊,莫總監開口,這忙我不能不幫。”榮瑜一把抓住樓一的手,把她拽過來,摸着她的頭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我帶她可以,帶她完成這次新遊戲的設計也沒有問題,我只有一個條件。”

“什麼?”

“最近名人堂不是開始籌備麼?”榮瑜的意思很明顯,第一名給我。

“那不行。”

“爲什麼?”榮瑜老大不樂意,轉而又想通了什麼似的,瞪着樓一,“姓莫的,不帶你這麼偏心的!”

莫輕寒也不避諱,湊近樓一的臉親了下,“嗯,我的心就是偏着她生的。”樓一給鬧了個大紅臉,莫輕寒說:“這樣,公司放水不能太嚴重,前三甲一定有你,神獸隨便你挑一個。”

“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我就幫幫你,讓某人提前知道你暗戀他的事。”

榮瑜咬牙切齒了,“莫輕寒,你這個狠毒的女人。好,你家的小傢伙,我接受就是了。”

後門開完了,樓一開了外掛,有特殊照顧,工作地點就近,在榮瑜的辦公室添了一張桌子,等莫輕寒走了,榮瑜還拍着樓一的肩膀感嘆,“小樓,你走了狗屎運了。”

“肉肉姐,你是誇我還是損我呢?”

榮瑜一瞪眼,“你知道我的身份了?阿莫告訴你的?”

樓一確實從莫輕寒口裏知道榮瑜就是裁決神之肉肉,起初還很驚奇,她不知道的是兩年前的榮瑜還有點小胖,美國的一幫朋友都喊她肉肉,這名字也就一直沿用了,回國之後不再吃洋快餐加上鍛鍊,或許還有愛情的求而不得,讓榮瑜清減了不少,不過玩遊戲的時候還是果斷用了這個名字。樓一也早該想到,遊戲裏那個莫勢力的勢力主就是姓莫,而肉肉口裏的阿莫就該是莫輕寒,世界這麼小,讓樓一措手不及。

“嘿嘿,肉肉姐,還沒謝謝你在遊戲裏經常幫我。”樓一沒指望榮瑜還不知道她一夜小樓的身份,光是第一次見面榮瑜的反應就知道,一夜小樓這個身份早就暴露了,沒有想象中那麼生氣,榮瑜對她其實很好。

榮瑜故作大度地揮揮手,“沒什麼,誰讓我人好呢。”

“榮姐,你說的名人堂……阿莫的意思,不是讓我……吧?”樓一反手指了指自己,驚疑不定。

“是啊,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有同性沒人性,見色忘友,阿莫現在一心爲你,那時候沒跟你在一起就幫你籌備這個籌備那個,現在在一起了,名人堂這種好事也讓你佔了,我還想出出風頭呢。”

莫輕寒曾經在遊戲裏提過要讓樓一做名人堂的榜首,當時樓一沒想這麼多,更不想讓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破費,要競逐名人堂,人物修爲和裝備評價都必須頂尖,名人堂是在所有的服務器裏選出第一,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這樣數目的錢,是樓一現在不敢想的。

“那不行,這很貴的,我不要。”

“你個傻孩子。”榮瑜戳了下樓一的額頭,“我問你,你知道浮世的當家人是誰?”

“莫世磊啊。”玩浮世的遊戲的人都知道,莫世磊,人稱莫三石。

“是啊,那你媳婦姓什麼啊。”

“姓……”樓一險些抓狂,“莫世磊不會是她爸爸吧?”

“是啊,傻孩子啊,這公司本來就是你老婆的,她要誰做第一,誰會做第二?”榮瑜從樓一面前掠過,白色的長裙飄起,從小冰箱了取出兩聽可樂,丟了一聽給樓一,“阿莫是不想利用家裏的關係,纔會一進公司從底層做起,半年升到現在總監的位子,多多少少還是有裙帶關係在裏面。就算公司大部分人不知道,那些個經理也不會得不到風聲的,不然你進浮世哪有這麼順利?”

樓一握緊拳頭,眉頭鎖得死緊,這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莫輕寒的身份無疑在兩個人之間劃了一道很長很寬的鴻溝,也難怪輕聲密語的裝備可以那麼好,有些東西不是光有錢就能辦到。想當初一羣兄弟砸裝備洗屬性的時候就抱怨過,要是能追到莫三石的女兒,這些都不用愁了,現在一語成讖了,樓一不知道她該不該樂。

榮瑜看到樓一的樣子,知道自己失言,想來莫輕寒不告訴樓一她的身份可能有自己的原因,而現在被她一語道破,會不會讓兩個人產生隔閡,如果真是這樣,那榮瑜真的萬死難辭其咎,“小樓啊,你也別想太多,既然阿莫不想通過家裏的關係,你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往上爬。”

“沒什麼。”樓一眉頭鬆開,笑得勉強,“榮姐,到底莫勢力有多少人是浮世的?”

“其實也沒有很多,當時遊戲內測公司大部分人倒是都在玩,公測之後就少了很多,現在莫勢力裏面只有我,阿莫,還有陌冉是浮世的,所以我們三個關係會更好一點。”

“那麼那個沉淪呢?”

榮瑜習慣性地舔了舔脣,思索着怎麼給樓一解釋,“沉淪是莫勢力甫一成立的時候就進來的,他是個真有錢的主,你也知道莫勢力裏面人民幣玩家比較多,曾經勢力裏面的核心玩家搞過一次見面會,沉淪不是本市人,特地趕過來的,他算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可能……對阿莫一見鍾情吧,不過當時見面是互相不透露身份的,阿莫又比較冷淡,什麼聯繫方式都沒留,他就一直在遊戲裏面追着。”

樓一煩躁地抓抓頭,情敵如此兇猛,讓她情何以堪,比錢比不上人家,比家世背景更是比不上,她所有的籌碼只有莫輕寒對她的愛,一旦這愛沒了,她就輸得一敗塗地。

樓一抱着筆記本電腦坐在牀上熟練地輸入密碼和密保,莫輕寒剛脫了衣服進去洗澡,姣好的身材讓樓一看得眼睛都直了,恨不能再脫了衣服進去陪着洗一遍,不過樓一深刻地相信,最後不好意思的一定是她自己,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莫輕寒家裏用的是無線路由器,這讓樓一很欣慰,越到冬天越不樂意呆在牀以外的地方。

白衣劍客挪了窩,樓一記得之前是在幽州下線的,上來的時候人卻站在了九黎,不僅如此,她升了一級,下意識地看了眼衛生間方向,那邊嘩嘩的水聲好像灑在樓一心口上,熱乎乎的,有她密碼的人除了莫輕寒沒有第二個人,打開揹包,樓一有些握不住鼠標,一柄極天域的武器就在那裏,天逸雲舒,萬苦皆無,屬性已經被洗成了極品,滿攻煉化,砸成了滿鑽,那排小字應該也是莫輕寒鐫刻上去的——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勢力尚書】卡至:小樓,70經驗本來不來,還一個位置。

【勢力元老】騎螞蟻殺人:(表情)瞪眼,小樓你上來了啊,之前是誰幫你掛的?

【勢力尚書】紫霞仙子:是啊,發話過去都說不是本人,居然找人代練,凸

【勢力主】一夜小樓:我媳婦,嘿嘿。這兩天開學,比較忙。

樓一點了申請入團,副本已經開了,直接傳送了過去,團隊裏大多是75級以下的,就是來蹭經驗的,不過也都出了小翅膀。

團裏備了兩個奶媽,一個隊一隻奶媽,樓一這隊的奶媽就是花開不敗,這廝已經75級,正準備出紅燒,藍沁套的冰心大叔,然後就是主抗騎螞蟻殺人和一夜小樓,還有主DPS卡至,隨意搭配了刺客,玉笙寒。 組好了隊,兩個醫師給隊裏的人刷好狀態,樓一騎上毛筆先跑出去拉怪,70經驗本的場地並不算寬廣,一開始盡是七繞八拐的長廊,儘管來過無數次,樓一還是屬於會迷路的。拉完第一批,停在原地等大部隊,血條開始往下掉,花開不敗最先趕過來一個調氣後給一夜小樓刷了逆轉,卡至的天罰隨後丟過來,躺倒一片。

【團隊】玉笙寒:小菱歌你別衝那麼快,沐沐麻煩你多看着點我媳婦的血。

【團隊】沐雨丶:ok

【團隊】月下菱歌:誰是你媳婦!別亂認!

【團隊】紫霞仙子:矮油,小菱歌,看在老鼠爲你守身如玉的份上,你就從了他吧,人家對你也不容易了。

【團隊】至尊寶:是啊,媳婦,我也不容易,你就從了我吧

【團隊】紫霞仙子:死開。

【團隊】騎螞蟻殺人:我拜託你們四個,半斤八兩不要彼此調戲了好嗎?

樓一見到月下菱歌的機會並不多,平時刷本因爲等級差異也並不常見她,要說帶副本,可能螞蟻帶的機會比她還多,選中月下菱歌,這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弓箭手已經70了,一身明光套全部出自玉笙寒之手,首飾全部是60戰場的,全身風行煉化,追電不得了,背後的小翅膀也閃得。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表情)瞪眼

【團隊】卡至:小樓,你這個勢力主也處在狀態外面太久了,都不知道回來處理一下勢力內部感情問題。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月下同學的稱謂是心有靈犀一點通,請問這不是訂婚的標誌是什麼?

【團隊】染月:哎喲,我還發現某人的稱謂是身無綵鳳雙飛翼呢

【團隊】玉笙寒:嘿嘿嘿嘿嘿,謝謝兄弟們的支持啊,我媳婦害羞,我們決定國慶節的時候結婚,到時候大家一定要捧場。

【團隊】月下菱歌:誰要嫁給你了!

【團隊】玉笙寒:好好好,那我嫁給你好了。

【團隊】月下菱歌:哼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勢力裏面好久沒有喜事了,老鼠,我一定送你份大紅包。

【團隊】玉笙寒:謝謝老大

【團隊】騎螞蟻殺人:可惜到現在紫霞還是死鴨子嘴硬,至尊寶都從小號追到大號了都沒感化你。

【團隊】至尊寶:紫霞你就從了我唄

【團隊】花開不敗:從了他吧

【團隊】沐雨丶:從了吧。

【團隊】卡至:從吧。

【團隊】紫霞仙子:一人送你們一個字,滾。

紫霞的態度尤其堅決,倒不像是害羞,樓一曾經私下裏和紫霞聊過,到底對至尊寶是怎樣的感情,紫霞說,我感動,不代表我喜歡,希望在遊戲裏只是單身,除非真的遇到讓我心動的人。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樓一搖頭,別人的家務事,她管不了。

很快到了第一個小boss,樓一停了下來,後面一幫人也跟着停下來。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都不是第一次來了吧?

【團隊】玉笙寒:我媳婦第一次來。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這個boss不用打,一會月下你跟好老鼠,靠邊上走,千萬不要拉到怪,不小心拉到怪的人,自己死到一邊去,不要拖到人羣裏。

【團隊】月下菱歌: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團隊】玉笙寒:(表情)冷汗

果然月下菱歌拖到了boss陳元風,卻像瘋了一樣往人羣裏衝,樓一捂臉,玉笙寒衝上去搶了仇恨死到了另一邊,boss滿血回位,好像剛纔什麼都沒發生過。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不敗,去拉人。

經過了那麼多極品的徒弟,樓一現在可以鍛鍊得淡定且波瀾不驚了,過了這個坎,後面的boss打得還算順利,死了卓君文,倒了方田道彰,按理說經驗本的價值也算完了。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別的boss還用殺嗎?

【團隊】沐雨丶:幫我殺一下吧,我刷成就。

【團隊】玉笙寒:老大,開隱藏吧。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嗯?我無所謂,你們呢?

一夜小樓手裏的劍就是刷隱藏掉落的九天武器的碎片合成的劍,當時勢力的兄弟陪她刷了一個月,這要拼人品拼運氣。

【團隊】紫霞仙子:隨意

【團隊】卡至:要開就開吧。

【團隊】騎螞蟻殺人:我頓時覺得鴨梨好大,(表情)鴨梨,要保護好大叔我哦。

【團隊】染月:我不去了,有點事,陪你們殺完boss就退團。

說着已經到了下一個boss,這是個法師boss,隨便一個風刃扇都能秒人,可憐全團就一夜小樓一個藍瓶,需要不停地上善若水,轉眼月下菱歌就躺了,染月靠的近,也不能倖免。

【團隊】一夜小樓:沐雨救人,不敗看好她的血,不用管我。

樓一熟練地操縱着鍵盤,全身都在出汗,這時候莫輕寒穿着輕薄的睡裙出來了,樓一分不出眼睛看她,只覺得濃郁的香味越來越近,心都快從胸膛裏蹦出來了,兩個奶媽不停地忙着救人。

莫輕寒甩甩快乾的長髮,坐在樓一背後,看了下屏幕上的情況,湊在樓一臉上親了一下,“需要我幫忙麼?”

樓一被親得六神無主,手下的動作一頓,一夜小樓就這麼撲地了,主抗死了,仇恨立刻被螞蟻拉過去。樓一緩過神,盡力不去看莫輕寒,她媳婦現在的樣子一定引人犯罪,“嗯,我們要打隱藏,最好配三個醫師。”

“好。”莫輕寒起身去搬筆記本,盤腿坐在樓一身邊開電腦。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不敗,我讓你不管我,你真的就不管啊!

【團隊】花開不敗:(表情)給力,我一向很聽老大你的話啊。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表情)拍後腦

一夜小樓很快被拉了起來,屏幕上閃過一行字:輕聲密語上線了。

經過一陣死去活來,終於把boss推倒,樓一把筆記本丟在一邊,跪在莫輕寒身邊,先抱住人家的脖子就是一陣狼吻,吻到後來手也不安分,等到憋不住氣了,才紅着臉退開一些。莫輕寒也微微喘着氣,本來就紅潤的臉更添嫵媚,“你還要不要幫忙了?”

“嘿嘿,老婆,先打boss。”然後再辦你。

輕聲密語申請入團,樓一點了同意。

【團隊】騎螞蟻殺人:(表情)瞪眼

【團隊】卡至:嫂子

【團隊】至尊寶:啊,驚現大嫂啊!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染月,你有事就先走吧,我讓我媳婦來。

【團隊】染月:行啊,那你們慢慢玩,嫂子,回見。

【團隊】輕聲密語:嗯,再見。

【團隊】沐雨丶:天啊,我真的見到輕聲密語了,活的!

沐雨是最近剛進昨夜星辰的,凡是知道一夜小樓大名的女性醫師都是不敢進昨夜星辰的,糟糕就在最近合服了,沐雨是別的服合過來的,只是經常逛論壇得知輕聲密語的大名,再加上初生牛犢不怕虎,這才進了昨夜星辰。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看我老婆要收費的。

樓一偷偷打量莫輕寒,屏幕上變幻的光線投射在她臉上,數不盡的溫柔,就是面無表情,果然莫輕寒在遊戲裏就是這面癱的樣子。

【團隊】騎螞蟻殺人:打隱藏最好上yy,這裏有幾個第一次打隱藏的。

衆人表示沒有異議,樓一照例不能說話,掛着yy聽別人說。

【團隊】騎螞蟻殺人:誰來指揮?

【團隊】紫霞仙子:不是一向是你指揮的嘛。

【團隊】騎螞蟻殺人:嫂子在這,我哪敢託大。

螞蟻沒有忘記第一次跟輕聲密語去副本被打擊得體無完膚的樣子。

【團隊】花開不敗:讓嫂子指揮!

【團隊】玉笙寒:附議。

【團隊】至尊寶:打滾,上次勢力戰我有事沒參加,還沒聽到嫂子的聲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