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閆七煌開口道:「雖然他是你的丈夫,但是我也是柒皇城城主,我不能因私廢公,因為我不光要給死去的兄弟一個交代,更要給柒皇城的子民們一個交代,單單我相信他有什麼用,如果沒有證據,他還是兇手,小玉你應該明白的,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2021-12-10By 0 Comments

的確閆七煌不光是閆小玉的父親,她更是柒皇城的城主,現在西鶴妖島正是多事之秋,在這種情況下,西鶴妖島絕對不能在出事情,根不能讓士兵們不團結,只能他們團結了,才能對抗來犯之敵,閆七煌這樣做也是沒辦法,作為城主,她的目的就是保護,這些人的平安,然而現在接連有人死,這對於所有來說,都是惶恐不安的,他必須找出兇手,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然而現在最大的懷疑對象,自然就是羅刀了,而他也不可能不過問這件事情,所以有的時候,為了一些事情,閆七煌也必須做出一些事情,雖然這事情會讓其他人不理解,但是也沒有辦法了,為了讓柒皇城更加團結,也是必須做出大義滅親的事情。

羅刀搖了搖頭道:「城主,您別說了,你的煩惱我也非常清楚,我知道你這樣做的原因,我沒有一點怨恨你的意思,但是就讓我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我真的感覺到非常的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樣死了,我恨的非常不甘心。」

「那你還有什麼想說。」閆七煌開口道:「現在這種情況,真的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大家都看到了,他們就死在這裡,而你也出現在這裡,難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你如果說不是你殺的人,可以,你必須拿出證據證明自己。」

證據,羅刀沉默了,他現在的確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自己,而現在雖然有人證,但是他們說的話,沒有人能夠相信,這,這還讓羅刀說什麼,現在這種情況,羅刀已經沒有證據,能夠證明不是他所為得了,除非,除非他能夠抓住真兇。

……

要不他根本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這的確讓羅刀啞口無言,他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必須找出證據,或者抓住兇手,然而證據的確非常難以發現,而兇手那就更加抓不到,這兇手的身影神出鬼沒,羅刀想要抓住他,的確是非常困難,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做,羅刀真的非常不清楚,對方的身手讓羅刀響起了,蓬萊靈島的那兩位。

羅刀開口道:「城主,你說的沒錯,現在啊這種情況,的確是對於我非常不利,但是,但是,我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我無法讓你們相信我不是兇手,但是,但是我一定會找出兇手,證明我的清白的。」

「你還要找出兇手?」閆七煌開口道:「昨天你不是已經讓兇手跑掉了,你有什麼辦法找出兇手來。」

羅刀搖了搖頭道:「雖然我還沒有辦法,但是我一定會找出兇手的。」

「託詞,這是羅刀的託詞。」柒皇城士兵開口道:「他根本就沒有想要找出兇手的意思,只是想要拖延時間,他為了就是得到仙石,沒錯,他就是想要得到仙石。」

「哼,你們怎麼不用腦袋想一想。」姜冷霜看不過去冷哼道:「如果羅刀真的想要得到仙石,為什麼大費周章交給城主,城主現在掌管著仙石,即便是羅刀實力再強,想要從城主手裡,也是不可能得到仙石的,你們這些人怎麼想的。」

姜冷霜的話讓不少人啞口無言,的確他說的沒有錯,羅刀即便在強,也不可能比閆七煌還強,而閆七煌的境界,已經到了化真前期,對於化真期的高手,劫變後期往下的都是弱者,羅刀根本不是她的對手,這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閆七煌想了一下道:「既然我已經答應了,兩個月以內,不治他的罪,那我就應該說道做到,羅刀我是相信你,並不是因為你是我的女婿,因為我和你在一起怎麼長時間,多少對於你的人品還是知道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讓我失望。」

「我知道城主。」羅刀鄭重道:「如果我找不到兇手,不用你動手,我自己都能動手解決我自己。」

「很好。」閆七煌開口道:「最近這件事情發生了,柒皇城的人也是人心惶惶,我決心要整頓一下,小玉、羅刀,你們兩個最近的確是非常辛苦,讓你們承擔了柒皇城的一切,我決定在事情沒有查清楚以前,為了保證公平,我準備暫時出關,來親自管理柒皇城的一切事宜。」

這句話一出,等於說是剝奪了羅刀、閆小玉他們的掌管權,再次交給了閆七煌,閆小玉、羅刀二人自然,也沒有任何意見,的確現在這種特殊時期,的確需要有一個人坐鎮才可以,而羅刀被懷疑,柒皇城的所有人,都不會同意的,自然閆小玉他們也不會同意,所以閆七煌就必須站出來主持公道。

……

「城主,你這樣。」柒皇城士兵開口道:「你這樣等於是在公然的,偏袒你的女婿,和女兒,我並不是不相信公主,只是這羅刀是個人族,我們並不能不小心一點啊,我認為,現在證據確鑿,應該可以處死對方。」

「嗯,你說證據確鑿。」閆七煌開口道:「這裡面的確有很多疑點,如果羅刀真的殺了人,那他為什麼沒有逃跑,而且你看他們身上的傷口,傷口表明對方的武器,至少是一個半圓形的彎月武器,而羅刀用的是刀,傷口卻是一樣大小,說明對方武器並非大刀,還有如果羅刀真的是,為了掩飾自己,所以改用別的武器,那羅刀殺了人為什麼沒有離開,還在這裡等著你們被發現,既然想要掩藏武器,就說明對方想要掩藏身份,所以羅刀殺了人以後,肯定會立馬逃跑,這也就是說,出手之人並不是羅刀。」

柒皇城士兵接著開口道:「這也只是證明,殺人的不是羅刀,並不能證明不是羅刀做的,萬一是有兩個人合謀殺的人。」

「你這樣懷疑也沒有錯。」閆七煌開口道:「所以我才讓他查,而且我既然出關了,我就會扶著到底,這段時間,我會一直利用靈識觀察,他如果想要逃跑,根本就沒有機會,這樣你應該可以放心了吧!」

柒皇城士兵聽到閆七煌都這樣說,那他還能說什麼,只能默默的接受了,然而閆七煌環顧了四周一眼,這些柒皇城士兵都微微躬身,隨後就四散離開了,閆七煌看了羅刀一眼,微微搖頭,就轉頭離開了。

羅刀看著閆七煌離開了,嘆息一聲:「看來,今天晚上恐怕,仍然不可能在太平了,面對這種兇手,的確是讓人頭疼。」

「羅刀,對不起!」閆小玉開口道:「我實在不知道,我父親會這樣,真的很對不起,實在是很抱歉。」

羅刀搖了搖頭道:「他這樣做很正常,我明白,我並沒有怪岳父的意思,他現在也是騎虎難下,雖然他知道不是我做的,但是面對怎麼多人的壓力之下,也是沒有辦法了,所以她才這樣做的,我都是非常理解,但是我現在真的有點惶恐不安,現在還沒有找到兇手,這的確是讓人惶恐不安。」

李冉冉開口道:「你也不要這樣擔心,我相信,肯定能找到什麼的。」

「這個我清楚,只是那人的確是非常難對付。」羅刀開口道:「對方到底是什麼,聽他的語氣,好像是認識我,看起來,今天晚上的戰鬥,看起來不一般了,我們要想抓住這狡猾的兇手,看起來必須想別的辦法了。」

姜冷霜開口道:「那你有什麼計劃?」

「現在還沒有明確的計劃。」羅刀喃喃道:「但是我差不多有點譜了,如果想要抓住他,倒不是沒有一點機會,只要是他是人,就能逮住他。」

羅刀神秘的一笑,他現在已經有了一點譜,想要抓住對方還是有機會的,但是羅刀到底是什麼辦法,沒有人知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主子你想做什麼?」

看著盯著天空一言不發,然後突然帶著他們直接從水底進入空間的雲溪,烈焰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一般。

而事實證明,他的預感沒有錯。

「你們應該也發現了吧,這一切都是世界意識搞的鬼,如今我想去做一個實驗,但是不方便帶著你們,所以,現在我要將你們送回原來的世界去。」

雲溪一直都覺得睚眥必報是她的優點,她從不主動招惹別人,但是如果有人送上門來找不痛快,她會很給面子的將人打回去。

打人分為很多種方式,是明目張胆的打,還是暗搓搓的打,亦或者是借刀,就看你的膽子有多大了。

而這次,她是準備親自動手,因為別人替代不了,她是準備光明正大的搞事,勢必要將天捅一個窟窿的。

「如果成功了,我會去找你們,我們繼續一起浪,如果失敗了,你們就安心的在那個位面生活吧!」

以這幾人的實力,雲溪一點都不擔心他們回到原位面會吃虧。

而別的位面,可能會對他們有壓制,想來想去只有誕生了他們的魔法位面才是最合適的。

她記得她從小七的訴說中得知,曾經她炸死那個位面的主角之後,位面崩塌了,而一個位面除去金色光環的主角之外,還有藍色光環的反派人物。

只要這些不死絕了,位面就不會崩塌。

如今雲溪在這個位面只見到金色光環,藍色只有雲藍一個,有些可惜的是她頭上那光圈的顏色太過淺淡了。

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指望她成為大反派?還不知道等何年何月呢!

當然了,按照如今的發展的話,雲溪懷疑自己就是那個最大的反派,遺憾的是她並沒有在自己頭上看到光環。

如今,既然這裡的天道都不在乎那些生靈的死活,她一個外來者就更加不需要在乎了。

所以,正面剛啊!

她一點都不介意將主角們都淘汰出局,讓反派上位。

經歷了這麼多的世界,雲溪看的最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反派並不一定就是壞人。

只不過因為立場不同的原因,相對於被天道眷顧的主角而言是壞人罷了。

就像雲藍這個重生者,拋開私人的成見在雲溪眼裡,也比女主討喜得多。

至少她有自知之明也分得清主次,是真的想要用自己知道的學過的東西來幫助獸人們過的更好。

所以,雲溪寧願捧這樣一個人上位,也不願意向主角們妥協。

跟主角們對上的結果如何,其實雲溪心裡也沒底,在這毫無選擇的穿梭中,對於一個沒有理想和追求的人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

說到底,她早就厭倦了,所以,不介意瘋狂一點。

成功了,以後隨心所欲的生活,可以徹底的放開手腳。

失敗了,也不過是魂飛魄散徹底的消失罷了。

雲溪從未畏懼過死亡,但是她討厭憋屈的活著。

沒能力也就罷了,這種明明有能力活得更好,偏偏礙於某些規則不得不壓制。

甚至為了成全一心想要置你於死地的人,還得有自我犧牲的精神,被人當成踏腳石。

原諒雲溪她沒那麼高尚的品德,就三字『做不到』。

好吧!其實是因為她實力增長得太快,自我膨脹得有點狠罷了。

「主子,是你低估了我們陪你走下去的決心還是我們高估了自己在主子你心裡的地位?」

聽聞雲溪的話,四人小隊難得的陷入沉默,就連最是大大咧咧的藍煙都抿緊了唇瓣,眼底寫著大寫的委屈,她的主子居然在想搞大事的時候拋棄她,不開心。

「正是因為在乎你們,所以才更要這麼做,這件事情你們摻合不了。」

與一個位面的氣運之子們為敵,等同於打天道的臉,雲溪自己心裡都沒底,又怎會願意讓烈焰等人陪著她送死?

況且,事實已經證明了,確實如同雲溪所說的那樣,他們對上主角的話,一點用都沒有,哪怕明明他們的實力足夠碾壓主角們,卻無法給他們造成實質上的傷害。

這麼久的陪伴,雲溪早已經將他們視為最重要的夥伴,這件事情她不想將他們牽扯進來。

「主子你有沒有想過,你以為最好的方式,卻並不一定是我們想要的。」

從契約生成的那一刻,他們就做好了為主人去戰鬥去拼搏,誓死擋在主人面前的準備。

可是,他們的主子太過強大,很多時候都會忘記他們的存在,根本就用不上他們衝鋒陷陣,難道的有一次機會,主子居然想讓他們當逃兵,這怎麼可以呢!

「你們會拖後腿,我不想給你們收屍,太麻煩了。」

直白而殘忍的話,讓烈焰等人的臉色愈發難看,雖然雲溪說的是事實,但是能不能委婉一點?也給他們留一點面子啊!

「一定要這樣嗎?」

藍煙帶著些許的不甘心問道,其實撇去那個總是想找他們麻煩的那些人,她還是挺喜歡這個位面的,至少她可以隨意的在人形和獸形之間變幻,而不會招致別人奇怪的目光。

「是!」

既然已經有了這樣危險的想法,雲溪就不會刻意去壓制,況且,如今的情況也容不得她退宿。

她跟主角之間已經無法調和,面對想要一心置她於死地的人,雲溪也沒那麼多的憐憫之心。

即便知道這些人只不過是天道的棋子而已,只要那些人對她存了殺新,她就絕對不會手軟。

「那主子你小心一點,一定要記得來找我們啊!」

你以為的胡攪蠻纏,甚至是豪情萬丈的要求同生共死?這些都沒有發生。

通過意識清楚的知道了雲溪的計劃之後,對上她冷寂的眼眸,烈焰等人,最終還是無奈的接受了雲溪的安排。

不是他們冷血無情,貪生怕死,而是知道改變不了雲溪的決定,也幫不上她什麼忙,留下來,反而會成為她的負擔。

他們能做的就是不能成為她的軟肋,被人有機可乘。 她的肚子已經很明顯,坐着的時候看着有點累。

但這輛馬車是兩排橫板座位,沒法躺着。

她側靠着車廂,受傷的手臂垂在一旁,閉目沉睡,眉頭輕輕皺着。

似乎是很不舒服。

也是,她的腿本就不好,懷着孕,胳膊還傷著了。

只是想像一下,都覺得痛苦。

平日裏只覺得她散漫無賴又頑劣至極,難以溝通,哪哪兒都覺得她煩的不行。

但此時看她這樣子,卻莫名覺得可憐。

皇室的爭鬥,為什麼要把這麼個小可憐蟲扯進來呢。

她雖有腿疾,好歹是相府嫡千金,待在府里本可以過的逍遙快活。

如今卻要忍受着身子的不適,懷着孕,被圈在煜王府後院,出門還要被刺殺。

設身處地的想,若換做是他被人這麼對待,他只會更痛苦,更怨恨。

這麼一想,就覺得她平日裏那些任性行為,根本就不算什麼了。

也許她只是心裏痛苦,所以用這樣的方式在發泄。

李泓遠沉默著看了她一會兒,坐到她身邊,輕輕扶她,讓她靠在自己身上睡。

這樣可以舒服一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