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開什麼玩笑,與真仙作對?

2020-11-06By 0 Comments

對於人世之間那些門派來說,恐怕沒有人會敢與保家仙一族作對,這人間,現如今說是屬於保家仙一族的,也不爲過。

九州之上,勢力已成,只等着這一場聚會,所有反出天道的保家仙聚集於此便可,到那時,只要胡家三位老太爺一聲令下,無論是反攻天界,還是在人世之間自立門戶,那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短短几日時間,人世之上,妖魔鬼怪橫行,山林之中,詭異的現象層出不窮,甚至有些妖魔鬼怪,膽大到進城中收割無辜之人的性命。

正道之人,知曉這些妖魔鬼怪如今都投靠了保家仙一族,心生忌憚,不敢與其正面交戰。

大殿之中,胡天剛端坐在正當中,面色威嚴,整個人氣勢洶洶,儼然如同一方霸主。

如今,這大殿,已經是他胡天剛的大殿。

當然,他胡天剛可不敢妄自稱尊,只不過……在那些大佬還沒出來之前,自然是以他胡天剛說了算。

這龍虎山如今被他佔領,若是讓胡家三位老太爺知曉,必定會大悅,興許會誇讚賞賜自己一番。

想到這裏,胡天剛心中暗自歡喜得意。

不多時,常禹和常玉,兩人匆匆從外頭走入了大殿裏頭。

“胡大哥……”

“胡大哥……”

常禹和常玉,面露恭敬的神色,朝着胡天剛施了個禮。

“嗯!”胡天剛面色冰冷,平復住內心的思緒,微微頷首,說道:“今日宴會之事,準備得如何了?”

“已經準備妥當,只等着兄弟們來齊,便可開懷暢飲三天三夜,同商三界大事……”常玉面色一震,眉開眼笑地說道。

“好。”胡天剛露出一絲笑意,又問道:“這次聚會……你們說說,會來多少兄弟?”

常禹一笑,抱拳說道:“胡兄儘管放心,我已經將消息放出去……這九州之上,如今大到土地城隍,小到山鬼精怪,皆知這龍虎山,現如今是我們保家仙佔領了……想來,這反出天界的保家仙,應該都收到了消息……我估摸着,此次前來參加聚會的,怎麼也有百八十人……”

“不錯,乾得很好。”

胡天剛心中更是多了幾分喜悅。

上百個真仙,聚集在一起。

我滴乖乖,這陣勢,怕是隻有天界凌霄大殿之上,纔有過吧?

人世之間,這種宏大的聚會,怕是從古至今,都沒有過,如今……這聚會由他胡天剛來籌劃,若是胡家三位老太爺沒有出現,那麼……這人世之間的保家仙,自然理由應當以他爲首。

想到這裏,胡天剛禁不住更加開心了,臉上露出了傲然的神色。

他胡天剛,論實力,論天職,在保家仙之中,都屬於上等級別的人物。

“胡大哥……”常玉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似是想要說什麼,話語又哽在了喉嚨,臉上露出了爲難的神色,看了一旁的兄長一眼。

“嗯?”坐着的胡天剛將身軀向前微微一傾,目光直朝着常玉看來,一笑,說道:“兩位兄弟與我出生入死,雖非我狐仙一族的人,但如今我們保家仙一族如同捆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早已經不分你我,兄弟若是有話,大可直說,不必客氣。”

常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幾日,我們在籌辦聚會之時,同時也讓歸附於我們的妖魔鬼怪,順帶去查那張天師和顧遠寒的下落,然而……他們天師道卻如同人間蒸發一般,竟然沒有半點消息,莫說是那張道陵和顧遠寒了,就連一個天師道的小道士,手下的人都沒有遇到,做弟弟的我擔心……這一次我們保家仙共聚一堂,那張道陵會不會藉此機會,來此地搗亂?”

常禹點了點頭,附和地說道:“不錯,說到底,這龍虎山,畢竟是道教祖庭,人世之間,天下道門,以此爲尊,如今……這地方被我們霸佔了,想來……那張天師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哈哈哈哈……”胡天剛一聽,仰天大笑起來。

常禹和常玉見他這副模樣,臉上更是多了幾分驚疑,微微一怔,目光都朝着胡天剛看去。

胡天剛狂笑之後,卻是搖了搖頭,站起身來,氣勢威嚴,震聲說道:“那張天師,只不過僅存了本體二成的力量,那顧遠寒……即便是有天縱之資,但初入仙門,根基未穩,不成氣候,就憑他們兩人……想要在我們的地盤翻騰,只怕……掀不起什麼風浪,兩位兄弟,不必擔心……更何況……想當初,我們與其交戰,這張天師和顧遠寒,便不敵我等……今日,人世之間的保家仙共聚於此,此等威勢,足以震駭三界六道,何人能夠撼動?就憑張天師和顧遠寒?哈哈哈……”

胡天剛大笑着,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上百位保家仙聚集於此,這等力量,足以撼動天道,就算是大羅金仙到此,也要分分鐘被轟成齏粉,更別說是張天師化身和顧遠寒了。

常禹眉頭一皺,說道:“胡兄莫要忘了,這人世之間,還有一人……可是比那張天師和顧遠寒,威脅大多了……”

胡天剛看向他,問道:“何人?”

“李長生!”

“他?”胡天剛臉上露出一絲嘲弄之色。 “有客到……”

“保家仙供奉胡啓天,登臨龍虎山……”

“保家仙執旗柳風華,登臨龍虎山……”

“保家仙柳仙一族柳子妗,登臨龍虎山……”

大殿外頭,傳來了手下高呼之聲,聲音響徹整片龍虎山,一時之間,卻是打斷了大殿之內胡天剛幾人的交談。

胡天剛眉眼之間,露出一絲喜色,目光朝着大殿外頭看去。

常禹和常玉,也怔了一下,連忙看向外頭。

“胡啓天來了?哈哈哈……”

胡天剛大笑起來,說道:“快快快……兩位兄弟,隨我一同前去迎客……”

“是。”

常禹和常玉,震聲說道。

三人連忙朝着大殿外頭走。

然而,還未走出大殿,便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似是順風而來,一下子瀰漫進來,一股冰冷的寒意,泛上週身。

“兄弟們,許久未見,別來無恙……”

一個粗獷的聲音,驟然響起,只看見胡啓天、柳風華和柳子妗三人,一臉笑意,走了進來。

三人原本在柳府之中,得知了胡勝天被殺的消息,悲痛難擋,尤其是胡啓天,更是憤怒不已,想要前往縹緲山爲自家兄弟報仇。

沒想到,李長生卻是不知去向,一番打聽下來,卻是根本沒有任何李長生的消息。

就在這個時候,得知胡天剛攻下龍虎山,以此地爲據點,召集人世之間保家仙共聚於此的消息,於是三人便前來此地。

這胡啓天與胡天剛,同爲保家仙供奉,實力都非同小可,乃是表兄弟的關係。

胡啓天爲胡天剛的表弟,胡天剛則是哥哥。

“哎呀,弟弟竟然來了……哈哈哈……哥哥我對弟弟,甚是想念,反出天界之後,未曾再聽聞弟弟的消息……沒想到……弟弟竟然能來此一聚……”

胡天剛大笑起來,整個人喜出望外,立時走上前去,拉住了胡啓天的手。

胡啓天開心地說道:“我也沒想到,哥哥如此厲害,竟然能攻下道教祖庭龍虎山,簡直震動三界啊……現如今,整個人間界,何人不知何人不曉我保家仙的威名?哈哈哈……自古以來,人世之間,都是以道佛爲尊,我保家仙一族,從未如此風光過……今日……哥哥攻下龍虎山,天下震動,讓我保家仙兄弟揚眉吐氣……”

“拜見胡供奉……”

胡啓天身後頭,柳風華和柳子妗,面色一震,不敢怠慢,連忙向胡天剛施禮。

他們兩人,不像胡啓天這般有地位,也沒有胡啓天這樣與胡天剛有血脈相連的兄弟之情,所以……自然是要恭敬萬分。

“嗯嗯……兄弟們不必客氣,如今我們保家仙不分族羣,反出天界者,同爲一家人……”胡天剛大笑着,對柳風華和柳子妗說道。

“誒……兩位常哥哥,你們也在這裏啊?”

婚婚欲睡:總裁駙馬別霸牀 柳子妗看到常禹和常玉,頓時一喜,連忙叫出了聲音。

常禹和常玉眉開眼笑,迎上前來,與幾人打招呼。

這柳家和常家,同爲蛇蟒,自是一家,平日裏頭,這關係不錯,今日見到自然稍稍親切一些,不像面對胡家人那般拘謹。

不過,這倒也沒事,胡天剛與胡啓天相談甚歡,對於禮節一事也不看重,任由小輩們自己玩耍。

“兄弟們來得稍稍有些早了,其他的兄弟,還未來到,正好……我們剛纔,正商談要事……”胡天剛笑着說道。

胡啓天一怔,說道:“有何要事?莫非……哥哥聯繫上了三位老祖?”

“唉……”胡天剛嘆了口氣,面色稍稍一暗,說道:“三位老祖神出鬼沒,蹤跡無人能尋,哥哥我哪有這個本事?這一次,攻佔了龍虎山,以此爲據點,召集人世之間所有保家仙的弟兄前來,爲的也是讓大家夥兒有個落腳之處……共聚一堂,大小之事皆可商議,三位老祖想來必定已經得知消息……不過……時候未到,所以老祖未來……待到老祖出現,一聲令下,我保家仙一族,振臂高呼,萬界之中,妖魔鬼怪以我等爲首,組成百萬雄師,踏裂蒼穹星宇,反攻天界……滅神佛,弒天道……”

他整個人越說越激動,一時之間,氣勢騰騰而出。

在場幾人,感受到胡天剛那激昂之意,頓時也心潮澎湃,熱血狂涌。

滅神佛,弒天道。

當真是霸氣非凡,換做是以前,誰敢說這幾個字?

但如今,有三位胡家老祖在前,天下妖仙皆以其爲尊,萬千力量彙集於此,當屬萬界之中最強戰力。

“好,好……那我等,便召集手下之人,也聚集到這龍虎山之上,正好……前些日子,我們也召集了不少兵馬……”柳風華面色一震,連忙說道。

“嗯!”胡天剛點了點頭,說道:“有兄弟們在,何愁大事不成!”

胡啓天聽罷,臉色卻是稍稍一沉,似是想到什麼,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哀愁。

“弟弟,怎麼了?”胡天剛一怔,察覺到胡啓天的神色黯淡,連忙開口問道。

“只可惜……晚了幾步,我兄弟胡勝天,卻是死在了那李長生的手中……唉……”胡啓天一跺腳,咬牙切齒,忿忿不平地說着。

“李長生?”

聽到這個名字,胡天剛、常禹、常玉三人,面色微微一變,直朝着胡啓天看了過來。

胡啓天臉上露出悔恨之色,說道:“不錯,之前我與勝天兄弟、子妗小妹,偶遇柳兄,聽柳兄說,那李長生與我保家仙爲敵,妄圖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殺盡叛出天界的真仙……都怪我一時大意,以爲那李長生只有半仙的實力,這才讓勝天兄弟獨自一人,去抓那李長生……沒想到,那李長生也不知道用了什麼陰謀詭計,竟然將我勝天兄弟殘殺……”

“這……”

衆人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胡天剛深吸了一口氣,怒火洶洶而起,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說道:“這李長生好大的膽子……剛動我保家仙的人……我必定要將他挫骨揚灰,用他鮮血,祭奠勝天兄弟……” 這日,龍虎山山腳之下,出現一個年輕人,面容削瘦,一襲灰褐色長衫,幽深的目光,朝着山頂之上看去。

年輕人緩了片刻之後,邁步便朝山頂的方向前行。

此人,正是李長生。

如今,他手中有鎮天鎖地塔這等寶物在手,只需要找個機會,混入聚會之中,等待時機成熟,便可將這些保家仙一網打盡。

在他回來人間界之後,祕密聯絡了胡萬里等人,做好了準備,另一頭,老者暗中知會了張天師與顧遠寒,率領一干龍虎山、天水門的弟子,做好了埋伏。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李長生走在上山的小路之上,清風吹拂而來,他整個人臉上的面容,竟似是發生了一絲絲變化。

不多時,約摸半刻鐘的時間,他便完全換了一副面容,隱去了身上的氣息。

走了約摸半個時辰,便進了大山的深處,開始感應到山林之中,一些山鬼精怪的氣息。

堂堂的道教祖庭,昔日裏頭,哪裏會有妖魔鬼怪藏身於此?

自打這胡天剛佔據此地之後,人世之間,百妖來朝,卻是將此處當做聖地一般。

今日大會,風起雲涌,天地之間,衆多叛逃而出的保家仙,都將彙集於此。

想到這裏,李長生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哎呀……這龍虎山,怎麼如此安靜?這裏不是旅遊景點嗎?”

“是不是,我們來的時節不對?看這樣子……應該是旅遊淡季,沒啥人……”

山林裏頭,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緊接着,又一名男子的聲音響起:“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讓你們別來這裏玩耍……李兄弟可是有吩咐過的……”

“李長生?你那朋友,奇奇怪怪的,那天事情,我們還沒說呢……他說這龍虎山最近封山,那我們怎麼上來的?我看……根本就沒封山……”最先前開口說話的那名男子,又開口了,似是在反駁自己的朋友。

李長生面色一滯,怔了一下,目光朝着前方看去。

三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許友才、劉洋和李雪。

看到這三人,李長生不禁皺了皺眉頭。

不是囑咐過他們,別來龍虎山旅遊嗎?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怎麼他們如此不聽勸告?

這龍虎山,現如今哪裏還是道教祖庭?早已經成爲了妖仙的大本營,這三個凡夫俗子,如此貿然上山,萬一山林之中哪個小妖精看他們不順眼,只怕三人的命都要交代在這裏。

幸好,今日乃是衆保家仙齊聚之日,整個龍虎山巔之上,熱鬧非凡,前來此地的妖魔鬼怪雖然衆多,但因爲有所忌憚,都不敢在此處隨意鬧出什麼幺蛾子。

許友才急得直跺腳,一把拉住劉洋和李雪,停住了腳步,說道:“你們認識我這麼久,我可曾騙過你們?我跟你們說……李兄弟真說過,這龍虎山來不得,更何況,我們出來旅遊,這裏的大山基本都逛遍了,不差這一座山吧?要不……我們下去吧!”

劉洋一笑,說道:“我們與你認識這麼久,自然是相信你的話……不過……那李長生,我們倒是不相信,說不定,就是什麼江湖神棍,使了障眼法騙了你……許兄弟,沒事的,這龍虎山能有啥事,上面住着的,都是一羣道士,看你這着急的樣子,不懂的,還以爲上頭住了妖精呢!”

說話之間,劉洋向後頭撇了一眼,正看到朝這頭走來的李長生,他一笑連忙用手一指,說道:“你看,這不就有遊客了嗎?又不是隻有我們上山,你怕啥……”

許友才怔了一下,也朝着李長生看了過來。

如今的李長生,改頭換面,隱去了氣息,就算是真仙,也未必能察覺得出來,更別說是許友才三人。

看見有陌生的人上山,許友才三人,竟然莫名感到一絲安全感。

也難怪,先前的山路,走得太過僻靜,一路之上,人影都沒見到,三人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上錯了山。

這下倒好,看到有其他的人上山,三人頓時心中大喜。

許友才心中稍稍鬆了口氣,也不與劉洋、李雪爭執了,反正就是上山嘛,上就得了……

“誒……這位朋友,你也是來爬山的?”

劉洋一笑,十分熱情,連忙跟李長生打招呼。

李長生走到了三人的面前,淡淡地看了一眼這三人,說道:“三位來這裏做什麼?”

“旅遊啊!”劉洋一怔,有些疑惑。

李長生搖了搖頭,說道:“這山上不安全,如今整個龍虎山,處於封山階段,我勸三位,還是趕緊下山去吧!”

“這……你看看,這位兄弟也這麼說……”許友才趕忙叫了起來。

畢竟,他當初可是親眼看到黑風姥姥的本事,也見識了李長生的厲害,劉洋和李雪不相信他沒關係,但他也不相信李長生會平白無故騙自己。

李雪這小女孩,這一下也有些好奇了,走上前來,說道:“這位大哥,你剛纔說,山上不安全?這山上怎麼了?”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你們趕緊下山去吧!趁現在,天色還未暗!”李長生又道了一句。

確實不好說,總不可能對劉洋說,你剛纔倒是說對了,如今的山上確實住着一羣妖精?

“那既然這樣,這位朋友,我看你也不像道士啊!你上山做什麼?”

劉洋眉頭一皺,問道。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做清潔。”

“清潔?”三人同時一怔。

做什麼清潔?

難不成,這人是個清潔工?

若是這麼說,倒也可以理解,畢竟眼前這個年輕人獨自一人,看上去,確實有些不像是來旅遊的。

若說是龍虎山的清理工,倒是能夠解釋得通。

李長生說完,也不理會三人,邁步繼續朝着山上走。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要不……下去?”許友才試探性地又說了一句。

“來都來了,下去做什麼?跟着看看熱鬧也好啊……”劉洋倒是露出了一副感興趣的樣子。

李雪神神祕祕地說道:“難不成,這山上的道士,舉行什麼活動?若真是這樣……我們悄悄地跟着,看一眼,倒也可以……”

“走走走,上山,別怕,出了事情,我負責。”劉洋一拍胸脯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