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阿二一進來就長篇大論,而且一點主僕的樣子也沒有,這讓一旁的小竹直皺眉頭,可是陳楓與無雪梅卻笑着聽着阿二的述說,一點責怪的意思也沒有。

2021-02-01By 0 Comments

“你說誰壞呢?”方浩也跑了過來,拉起阿二說道:“還不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會想到這麼無恥的方法,哼,要壞也是你壞。”

二人鬥嘴,這對於方浩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以前阿二也有些怕他,可是自從凌旭離開後,方浩幾乎每天都會找上阿二,慢慢的阿二也開始不怕方浩了。

說話間,夜迪與阿大也來到了小亭,看着二人的搞笑樣,他們兩個的臉上都浮出一絲絲笑意,只是礙與身份,沒有笑出聲罷了。

無雪梅沒有耍身份,她覺的這樣纔有家的感覺,聽着二人的講述,看着二人鬥嘴的樣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孃親不要在乎,他們兩個在我面前鬧慣了,有些不聽管教。”陳楓擔心無雪梅一時接受不了這種情況,所以開口說道。

無雪梅搖搖頭,說道:“我覺的這樣很好啊,這樣纔像個家嗎,這一點,你就比你那大哥強多了,他就是禮數太多,所以到頭來朋友沒有幾個,仇人倒是不少。”

陳楓笑了笑,然後朝着正在鬥嘴的兩人說道:“好了,不要鬧了,阿二,我給你的功法,你修練的怎麼樣了?”

原本正在鬧着阿二,忽然聽到陳楓的話,臉色立馬垮了下來,有些爲難地說道:“公子,這才一天不到,我哪有時間修練啊,而且那些語言我根本理解不了啊。”

陳楓笑着說道:“不急,慢慢來,有什麼不懂的就請教一下方浩和夜迪,他們兩個可是這方面的天才。”

“請教他?”阿二指了指正一臉得意的方浩,無比鬱悶的說道:“我看還不如請教公子呢,他們一個呆板……”呆板二字剛說完,阿二便感受到夜迪那冰冷的目光,身體連忙進着阿大這邊移了移,然後繼續說道:“另一個根本沒有指教的意思,完全就是欺負我。”說完,還不滿地看着方浩。

“那你現在的實力怎麼樣?應該有八級星士了吧?”陳楓開口問道,他還記得,在離開北大陸的時候,阿二還處於五級和六級星士之間,這快一年了,他一直沒有關心過阿大與阿二的問題,所以這個時候,他也有些內疚。

“八級?公子也太小看我了,我早就黃階了,我大哥都黃階高級了!”這一刻,阿二有些得意,能讓陳楓預料不到,他覺的這是他最大的成就。

“黃階高級?”陳楓卻實吃了一驚,看着一臉謙厚的阿大,陳楓說道:“嗯,還行,不過還要繼續努力,爭取超過他們兩個。”

阿二一時間有些無語,別說是他,就連旁邊的幾女也都無語地看着陳楓,覺的陳楓這個人太虛僞,不管他心裏有多麼吃驚,就好像一個永遠填不滿的大海一般,永不知足。


無雪梅又如何看不出兒子的用意,不過她覺的自己的兒子對手下要求太高了,所以適當地說道:“你啊!老是拿別人跟自己比,如果真的像你這樣,那這天下還不大亂啊。”

陳楓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也不是了,其實,他們修練的是很慢嗎,你看小雨,都快玄階了,他們還在黃階徘徊,就算小旭那麼差的天賦都比他們只強不差……”

剛一提到凌旭,陳楓便說不下去了,一旁的凌雪也露出了擔心的模樣,司馬星雨拉了拉陳楓的衣角,說道:“不用擔心,小旭不是信中有言嗎,到時候說不定真能給你一個驚喜呢。”

無雪梅也聽說了凌旭的事,對於凌旭,她也有些擔心,至少她們從陳楓的眼中看出,陳楓和凌旭的關係很好,好到他這個母親都不能與其相比。

“是啊,吉人自有天相,現在他有了奇遇,得遇名師,說不定真能一飛沖天,到時候讓你刮目相看呢。”

看着身邊這些人都被自己的情緒感染,陳楓伸手將同樣表情的凌雪摟入懷中,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是啊,這說不定就是他的福氣呢,得遇名師,對他來說,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們應該爲他感到開心纔是。”

陳楓雖然如此說,可是身邊的幾人仍然開心不起來,至少他們與凌旭已經有了感情,而且在中州這個地方他們誰都不認識,所以自然是同病相憐,這種情況下得來的感情是極爲深厚的。

“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還要送小雨去輪迴谷呢!”

衆人離去,小亭內僅剩下了陳楓與司馬星雨二人。 玄天帝國是整個星魂大陸建立最早的一個勢力,也是星魂大陸唯一的一個國家,他所控制的城池和統領的軍隊遍及星魂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傳至陳天這一代,玄天帝國已經是大不如前了,百年前無盡島開啓後,大陸上損失了無數的高手,但也造就了許多豪傑,一時起,各大勢力開始露出了頭角,漸漸的,這些勢力開始擴大,然後吞併小的勢力,逐步擴大自己的勢力,僅僅十年不到的時間,大陸上勢力分佈逐漸明顯,最終成立了輪迴谷與往生殿,而且兩勢力的實力竟然強大到可以與玄天帝國相抗衡的地步。

當玄天帝國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幾次清巢都無功而反,最終不得不承認兩大勢力的存在,而在那個時候,陳天的父親也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讓陳天拜花無心爲師,並且讓其在中州城建立一座學院,讓其陪養人才,爲帝國所用。

剛建立的玄風學院就如同剛開始的兩大勢力一樣,並沒有引起人的注意,可是隨着大陸上出現一些成名的人物後,而且這些人都是出自玄風學院時,兩大勢力忍不住了,開始想法設法分一杯羹,就這樣,在兩大勢力的聯合下,玄天帝國不得不讓步,讓其它兩勢力在玄風學院中挑選人才,這樣一來,玄天帝國所得的利就少了很多。

陳天做爲玄天帝國現任的國主,相比之下,他做的還不錯,至少在他任國主期間,玄天帝國境內一直都是國泰民安,可是他的生活卻過的很不如意,至少他缺少那種家庭的感覺,至少他沒有享受過親人之間的那種親情。

爲了國家,他殺了很多人;爲了國家,他頂着衆臣子的輿論,硬是將自己親生的兒子親自丟棄;爲了國家,他廢除了最喜歡的妻子。

一日夫妻百日恩,陳天當然不想廢除無雪梅皇后的位置,可是他身不由已,爲了帝國的鐵律,他只得如此做。

即便如此,能夠理解他的人卻沒有一個,至少他的兒子不會理解他,妻子也不會,雖然他有幾百名妃子,可真正能幫助他的也僅有一個,可就這僅有的一個也被他無情的廢除了。

兒子之間的爭鬥,妃子之間的鬥爭,還要處理國家的大小事務,他發現自從他當上國主以來,自己就不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一個被關在牢籠這中的鳥類,想飛又飛不出去。

帝國這麼多年來的歷史,使得國家內有着很多的駐蟲,而他的每一個命令都會關係到很多人的性命,所以他必須小心再小心,再加上臣子之間的鬥爭,他一直都想放棄這個位置,可是他又有些捨不得。

金錢和權利的誘惑不是每個人都能忍的住的,至少他不能,關於陳楓的一切,他比誰都清楚,可是他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就在今天,在他接到禁衛軍大統領黃墨的彙報後,他終於忍不住發火了。

衆兒子當中的爭鬥不斷,可是卻沒有一個敢違逆他的意思,但是陳楓的出現打破了他以往的規律,這個他已經放棄的兒子不但違逆自己的意思,竟然還敢困住自己派出去的手下,這一次,他終於將心中的怒火給爆發了出來。

活捉陳楓,如果反抗,殺無赦!這是他所下達的命令,命令一下,整個玄天帝國都開始運作了起來,一張張通輯令張貼出來,貼到了中州城的每一個角落,而且他還派出來禁衛軍所有成員,集體出動,前往無雙府,抓捕陳楓。

陳楓對於這一切卻是絲毫不知,因爲此時他早已離開了中州城,一行人正陪同着司馬星雨,在中州城外與司馬星雨告別呢。

“唐堂主,小雨就我就交給你了,希望到了輪迴谷,堂主多加照顧!”陳楓和司馬星雨纏綿了一翻,然後抱拳朝着唐嬌說道。

唐嬌是輪迴谷一個分堂的堂主,論身份她在輪迴谷中的地位並不怎麼樣,可是她卻有着一個很強的姐妹,所以這次的中州之行輪迴谷纔會派她前來。

聽着陳楓對自己的稱呼,唐嬌也笑了,之前陳楓對她的態度那可是差到了極點,這一刻竟然會改變的如此快,雖然是因爲司馬星雨的緣故,不過唐嬌卻不敢得罪陳楓,至少陳楓在玄風學院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裏,所以這一刻,他說道:“陳公子放心,小雨姑娘到了輪迴谷可是谷主的弟子,論輩份,我還算是他的師侄呢,別說我,就算是其它人也不敢拿她怎麼樣。”

聽到她這麼說,陳楓這纔算是放心了,看着正在與凌雪還有無雪梅說着悄悄話的司馬星雨,陳楓微微一笑,然後與衆人告別。

一步三回頭,司馬星雨依依不捨地與衆人告別,就在這一刻,陳楓清楚地從司馬星雨的眼中看到了兩滴淚水,心中一痛,但他還是忍住了留住司馬星雨的衝動,直接扭過頭去,不再看那離去的司馬星雨。

司馬星雨離開了,跟着輪迴谷的弟子離開了,可是仍舊呆在城外的陳楓等人等來了從城中焦急趕過來的絕影。

絕影急速趕來,剛一見到陳楓等人,便直接衝了過來,朝着陳楓焦急地說道:“二弟,不好了,現在你還不能進城。”

“怎麼回事?”陳楓看着絕影的模樣,皺起了眉頭,問道:“是不是玄風學院出什麼事情了?”陳楓從來沒有見過絕影有如此焦急的模樣,所以這一刻,他內心竟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玄天帝國對你下達了通輯令,反抗者殺無赦!”絕影直接說明了原因,提醒道:“這個時候你們最好不要進城,現在城門已經戒嚴,只許進不許出,如果不是我還有些門路,說不定這次就出不了城來通知你們了。”

唰!

無雪梅的臉色突然間暗了下來,喃喃自語地說道:“他還是知道了,他……他竟然對自己的兒子下達如此殘忍的命令,這……這……小楓,你看怎麼辦?”

無雪梅此時也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竟然想不出一個好的解決辦法,而陳楓這時卻是眯起了眼睛,安慰了一下無雪梅,這才說道:“即然他下達了這個命令,我想現在的無雙府外早已佈滿了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就真的不能回去了。”

“公子,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衆人也急了,如果不能進入中州城,那麼他們在中州城所做的一切可就全部白廢了。

“要不……要不我去跟他講,讓他撤掉追捕令。”無雪梅看到陳楓那沉思的模樣,覺的有些對不住陳楓,這纔開口歉意地說道。

“沒用的,他即然敢下這樣的命令,就說明他一直都在關注着我的事情,如果我所料不錯,他這次下達命令是因爲我陣困黃墨所引起的。”

陳楓那顆大腦飛速地運轉着,想着一個好的解決辦法,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想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

“阿大,管政何時會到?”

阿大回道:“應該就在這兩天,如果所料不錯,按我們約定的時間,他已經到了混亂之城了。”

陳楓想了想,說道:“那好, 總裁先生太放肆 ,等管政到了再做決定,目前,我們所做的就是儘量不要現身,儘量不要與玄天帝國的軍隊發生磨擦。”

花爺饒命 ,可是絕影卻皺起了眉頭,問道:“你們現在有去處?”

“沒有!”陳楓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總之中州城是不能呆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早上出城的消息已經傳到了皇宮了,所以我們現在就要動身,到附近找一個村子,先行住下再說。”

“附近?”絕影說道:“附近沒有任何的村子,不過我倒有個好去處,說不定可以暫避一下。”

“什麼地方?”

“暗影堂!”絕影說道:“暗影堂我建立的一個殺手集團,剛好就在中州城外,離這裏不遠,如果要說安全,那裏絕對是最安全的。”

“大哥建立的?”陳楓忽然一愣,問道:“中州是不是有很多的殺手集團?”

“沒有,據我所知,就只有暗影堂一個。”

“呃!”陳楓苦笑一聲,然後說道:“看來也只有這樣了,不過這件事就有勞大哥了,這段時間就勞煩大哥多跑幾趟,打聽一下城內的消息。”

絕影忽然笑了,說道:“我們兄弟還有什麼勞煩不勞煩的,再說了,打聽消息這種事情對我暗影堂來說那是小菜一碟,我們暗影堂除了刺殺之外,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出售消息了。”

陳楓衆人跟着絕影去了暗影堂,而他們這一趟近十人沒有帶任何的東西,但是就在他們剛離開沒多久,在他們之前出現的地方,出現了一隊玄天帝國的禁衛軍,領頭之人正是之前被困的黃墨,在原地轉了幾圈,見無目標,便轉身朝着陳楓等人所離去的方向追尋了過去。對於這一切,陳楓絲毫不知,而也就是這一次,他與玄天帝國,與他的親生父親,第一次展開了對決。 DARK時空 ,一路朝南而去,而延途中,陳楓不時地做出一些古怪的舉動,不是隨手摺斷路旁的草木,便是隨手丟一件隨身所帶的物品。

這種奇怪的小動作讓衆人很是不解,每當阿二與方浩發問的時候,陳楓總是一句“到時你們就知道了”的話給打發了。

整整幾個時辰的時間,絕影所說的暗影堂還沒有到,而在他們經過一個小河邊的時候,陳楓故意在河邊多踩了幾個腳印,然後微微一笑,從懷中取出幾塊靈石,在河邊擺弄了起來,衆人對他這古怪的舉動也已經見怪不怪,所以沒有再次發問。

無雪梅與小竹精通陣法,自然看出了陳楓取出靈石所擺的陣法,雖然沒有見過這種陣法,可是她們也知道,陳楓這麼做一定是爲了阻擋身後的追兵。

很快,陳楓便結束了對陣法的擺設,然後拍拍手,朝着衆人一笑,說道:“好了,前面是個好地方,我們先休息一下,順便在打點野味,填一下肚子。”

陳楓的話讓小竹非常的不滿,有些不服地說道:“後面有禁衛軍在跟着,你現在還有心情吃野味?”

陳楓看了小竹一眼,然後與無雪梅相視一笑,然後吩咐道:“阿大阿二去撿點柴火回來燒,記住,越多越好。”說完又朝夜迪與方浩說道:“夜迪與方浩你們二人去打野味,我們前面匯合。”

陳楓的無視讓小竹非常的不滿,正想說道幾句,一旁的無雪梅好像看出了什麼,拉了拉小竹,說道:“好了,他正是要解決這些禁衛軍,所以纔會這麼做的,別抱怨了,你啊,就是不好好動腦筋,跟他多學學吧。”

小竹從小就跟着無雪梅,雖然不服輸,可是卻不敢反勃她的話,哼了一聲,然後便不再說話,這個舉動讓無雪梅有些好笑。

就在離河邊不遠的一條小路上,黃墨正帶領着幾十名禁衛軍一路趕來,這時,一個在前方打探的禁衛軍從前方跑了過來,“大統領,我們在前方發現了這個。”說完,將手中的東西恭敬地遞給了黃墨。

黃墨接過東西看了一眼,然後下令道:“繼續朝前追,他應該就在前方不遠處,記住,對方還是一名陣法師,一定要小心,不要着了他們的道。”

黃墨在陳楓手裏已經吃了一次虧了,所以他可不能讓自己的手下再次吃虧,說什麼他也是玄天帝國禁衛軍的大統領,如果三翻兩次在栽在同一個小輩的手中,這讓他顏面何存。

“報!”

剛走沒多遠,前方的探子再次跑回來,“大統領,前面河邊發現目標的蹤跡!”

黃墨這時皺了皺眉頭,他的手裏已經出現了很多個奇怪的隨身物品,再聯想道一路上所發現的痕跡,那種不好的預感再次出現。

“河邊?”黃墨搖搖頭,心道:“以目前的情況,如果知道後面有追兵,怎麼會選擇河邊這條路,一定有詐。”

正當黃墨猜測不已的時候,探子再次報道:“而且在河邊的不遠處有煙火出現,屬下懷疑他們因爲趕了一天的路,正在吃午飯。”說到吃午飯的時候,那探子明顯嘴角有些蠕動,他們也是大半天滴水未進了,這麼久的急趕,這些個鐵打的汗子也有些承受不住。

“這就對了!”

探子的回報頓時解開了黃墨心中的疑團,下令道:“先鋒隊打頭,部隊徐徐前進,不可輕舉妄動。”


河邊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陳楓等人正烤着野味,一邊聊着天,一點跑路的樣子也沒有,這讓一直不理解的小竹更加着急了。

“喂,你們家公子倒底有沒有腦子啊,如果我們再這樣下去,一定逃不過禁衛軍的追捕,按照我家夫人的計算,這次追捕的一定是禁衛軍大統領黃墨,他可是天階巔峯的強者,這次我們死定了。”小竹坐在阿二的身邊,看着阿二悠閒地啃着一塊肉,吃的那叫一個香,她忍不住小聲地提醒了起來。

“什麼你家我家的,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家的公子也是你家公子,再說了,有公子在,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家公子從不打沒把握的仗,什麼黃墨,就是那個被我們耍的團團轉的什麼大統領,我看他不行,他太笨了。”阿二吃完手中的肉,然後用衣袖隨手一擦,滿不在乎地說了起來。

“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小竹有些反感阿二那隨意的樣子,不過她現在也只能找阿二,因爲其它人現在都與無雪梅和陳楓在一起。

“擔心?擔心什麼?天塌下來還有公子頂着呢,公子都不擔心,我擔心什麼?”阿二滿不在乎地朝着小竹的身邊挪了挪,看小竹不願離自己太近,他只好說道:“放心吧,只要有我家公子在,什麼事都不用怕。”


“又是你們家公子?真不知道他有什麼好的?”

小竹正想起身離開,地被阿二拉了回來,還沒等小竹坐下,阿二便說道:“怎麼樣,想不想聽一聽我家公子的英勇事蹟?”

小竹來了興趣,說真的,她還真想知道,好奇心是年輕人的通病,尤其是女人,所以在小竹聽到阿二的話後,重新在阿二的身邊坐了下來。

阿二嘿嘿一笑,然的再次朝着小竹身邊靠了靠,然後笑着說道:“要說起我家公子啊,那是一天的時間也說不完……”

衆人吃完,陳楓終於下達了命令,朝着方浩說道:“方浩!”

“公子,請吩咐!”

“等下黃墨出現在河邊的時候,你負責拖延時間,讓他們以爲你是爲了掩護我們離開而故意拖延時間。”

“公子怎麼知道來人一定是黃墨?”方浩疑惑地問道。

陳楓嘿嘿一笑,這才解釋道:“開始的時候我還不知道,可是在我故意留出破綻時我便敢斷定,這人定是黃墨無疑。”


方浩還是不懂,不過他卻說道:“放心吧公子,拖延時間是我的拿好好戲,我保證完成任務,還要讓他們自認聰明的以爲我是故意的。”

方浩的那種自戀形爲讓陳楓只是笑了笑,然後說道:“如果黃墨發現之後,一定會抓你,而這個時候夜迪出現,帶着方浩朝反方向離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