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阿佳妮夫人恍然大悟點點頭,“您好韓老闆,我叫阿佳妮,我的丈夫是法國大使。”

2021-01-31By 0 Comments

韓洛殊換上一副溫和的樣子,“您好,阿佳妮夫人。”

.тTk Λn.¢○

傅酒趁機拉住霍御乾的衣袖,低聲道:“你這麼忙就回去吧,別擔心這裏。”

霍御乾睥睨她,韓洛殊一來,這就趕着他走了,擱誰心裏能忍下這口氣!

何況他還是堂堂的江城少帥!霍御乾心裏不憤的想。

“你在這裏,都沒有人敢進來買酒了,這可是我第一天開張。”傅酒皺着眉頭說,表情很是苦惱。

霍御乾這才注意到,之前這裏麪人流是渙渙不絕,他和韓洛殊進來後,是一個人都沒有了。

霍御乾陰沉的眸子瞪她一眼,在她耳邊低聲道:“今晚我要借宿一次。”

傅酒着急地送走這座大神,她現在是什麼都願意啊。

“行行行。”傅酒連說三個,霍御乾眼裏露出來笑意,眸子又陰鷙警示韓洛殊一眼,越過他走出去。

霍御乾一走,室內的冰點值一下子就降下來了,傅酒尷尬地朝大家笑了笑。

軍營書房

霍大帥與霍御乾商議軍事,“那我們就打着韓軍破規在先的名義,北面京西**不會管的。”霍大帥說道。

“沈耀宗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太自負了,當大總統這些年,他是將自己架到了皇帝的位置。”霍大帥喃喃道。

“我們的目標就是安市,速戰速決。”霍御乾說道,安市是韓軍的行政中心,打下安市幾乎就是讓韓軍成了附屬軍閥。

二人又商議一會兒,霍御乾就要離去,腳步剛邁出去就被霍大帥喊住。

霍大帥眼神凌厲看過了,探究的目光讓霍御乾心裏虛的很。

他躲避着霍大帥的目光,“瓊樓,我看你這幾日臉色好像不太對……”

霍御乾忍不住吞嚥一口,表情淡然,“沒什麼事啊。”

霍大帥繼續注視他一會,上上下下打量,才讓他走了。

霍御乾出來後,背脊都冒了層涼汗,他恨恨想到韓洛殊。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也不知道這是哪裏,西娜被霍御乾派來的人帶到這裏,那幾個人將她送到這個小村子後就消失了,臨走前還囑咐道:“不要妄想逃跑,外面有的是人抓你。”

西娜自那以後,也跟村裏人相處的不錯,大家倒是以爲西娜是一位避難的千金大小姐呢。

晚上,傅酒有些緊張地坐在公館的沙發上,今日爲了送走霍御乾,胡亂什麼要求她都一口氣答應了。

到這時候她才後悔,不過鑑於後來霍御乾像是變了一個人後,在各種方面不再強迫她,傅酒其實也不是完全擔心。

下一秒,大門開開,軍綠色的身影走進了,他脫掉披風掛在門旁的衣架上,脫下軍帽平整地放在桌子上。

“一直等本帥?”霍御乾帶着玩味的語氣說道。

傅酒嗓音淡淡,“不是說好了要留宿您,您不來,我怎麼敢睡。”

霍御乾抿脣挑眉,“房間給我收拾出來沒?”

傅酒點點頭,“小思早早給您鋪好了。”

霍御乾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房間在哪?”

“二樓樓梯右拐。”傅酒晶瑩玉指指着二層樓處的房門。

霍御乾眸光微閃,隨着她的手勢看過去,然後就上樓梯回房間。

沒想到竟然夥計如此的順暢,傅酒臉上有些呆滯,她以爲還要與霍御乾周旋一番呢。

下一秒,傅酒也放心地回自己的房間,她多了個心眼,剛進去就將門從裏面鎖上了。


瞬間,安全感十足,傅酒臉上帶了笑意,換了睡衣匆匆洗漱完躺在牀上,今日酒館的營業交易不錯,超出了傅酒原本的預料,還有很多再別的城慕名傅家酒而來的客人,這讓傅酒再次看到了傅家酒重回輝煌的時刻。

臉上帶着笑,傅酒笑意盈盈地睡過去。

孰不知,後半夜時,從陽臺跳下來一個身影,鬼鬼祟祟的進來了傅酒的房間。

那人躡手躡腳走到牀邊,看着傅酒規規矩矩地睡姿,忍不住笑了。

霍御乾小心翼翼爬上牀,掀開薄被鑽進去,一手環住傅酒盈盈一握地細腰,閉上眼睛表情十分的滿足。

第二日清晨,傅酒迷迷糊糊就感覺腿間有什麼硬物隔着自己,十分的不舒服。

她皺着眉頭一伸腿,就聽見耳邊一聲“嘶”的聲音,傅酒驚得立馬瞌睡蟲消失,睜開眼睛做起來。

才發現身旁一直睡着一個男人,霍御乾!

她連忙低頭檢查自己的睡衣完好無損,隨即驚慌道:“你!你是怎麼進來的!我明明鎖了門!”

霍御乾收起吃痛的表情,笑了笑,“從陽臺跳過來的啊,小酒兒,跟我比,你還是太嫩了。”

傅酒吃氣,臉蛋又紅又鼓,她咄咄逼人道:“霍御乾! 一騙成婚 ?你這簡直就是霸王硬上弓!”

霍御乾聞言也皺起了眉頭,他嗓音冷冷淡淡,“本帥做什麼了?本帥硬上什麼了?”

“我這不是完全都是遵從你的想法嗎!”

傅酒咬着脣瓣,被他的葷話氣的眼淚盈眶,“霍御乾!”

他僅僅抿着脣,崩成一條直線,臉色陰沉不堪。

霍御乾跳下牀,動作十分迅速穿上軍裝,看着牀上的傅酒,緩緩道:“行了!本帥以後不住了,你滿意了嗎?!”

說着,他就踏上軍靴,大步出去順便大力帶上了門。

小思很是奇怪看着霍御乾一臉不悅和鐵青從傅酒的房間出來,心裏納悶着昨夜少帥不是在另一個客房睡的覺嗎……

難道,少帥和小姐終於和好了?!

想到這,小思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她就說嘛,少帥肯定是喜歡小姐的,西娜這個人跟小姐比起來,連小姐的頭髮絲都比不上!

她歡喜着在門口扣了扣傅酒的門,“小姐。”

裏面傳來傅酒清淡的聲音,“進來吧。” 小思推門進去,就見傅酒剛從牀上下來,神情很是難堪。

“小姐,少帥怎的從您這屋裏出來。”說完,還竊喜一下。

傅酒眉頭微皺,語氣平淡,“也是小人罷了。”

小思見她不似歡喜的樣子,也不去觸傅酒的眉頭了。

我只是個穿越者 ,就和小思去了酒館,她來的不算早,夥計們都開始忙活上了。

掌櫃見她過來了,連忙給她搬過來凳子,“少夫人,您過來坐,您坐。”

傅酒擡眸問他,“昨日收益如何?”

掌櫃喜笑顏開,“少夫人,咱這竹露清昨日一天就出了一缸,照這麼下去咱這庫存怕是撐不到下個禮拜。”

傅酒點點頭,輕啓紅脣,“無礙,我院裏還有些,你盤算一下,竹露清每天限量售賣,酒廠出貨還有一段時間。”

掌櫃的應着,又有人進來了,傅酒就讓他先去招待客人。

傅酒想着,只要酒廠正常運作起來,傅家酒就能真正的重現於世了。

霍軍軍區

書房內,霍御乾站在窗戶前,這裏的視野非常好,一眼就能望到訓練場地,那鮮活熱血的壯士們。


霍御乾眸光流轉,淡淡道:“你平日留意一下九師二十一團的陳譽,是個好苗子。”

劉副官聽着,回答道:“是,這小子挺厲害的,說實話射擊僅此於少帥您了。”

“他以後會是一個得力助手。”霍御乾嘴角淡淡一絲微笑。

“我平日多提攜他,這小子看着就是愣頭青。”劉副官笑着說。

霍御乾抿着脣瓣,目光注視着遠方訓練的士兵。

一場大戰,即將開始,這個年代硝煙不會散失,各大軍閥割據一地,要想沒有戰火,那便是一統四方。

霍御乾看向天邊的太陽,眸子裏透出輝煌的光耀,他,想做這個人。

突然,一陣顫慄從腳板直躥天靈蓋,霍御乾臉色一變,額頭冒出來汗珠。

劉副官察覺他的異樣,近來少帥總是如此,問他也不回答,他也不敢打破砂鍋問到底。

“劉副官!你出去!”霍御乾脣瓣有些顫抖,語氣卻仍然帶着威嚴。


他堂堂江城少帥,染上了毒癮,這豈不是明擺着打了霍軍的臉!

在霍軍統領的地域,鴉片大煙這種毒品交易他是嚴禁的!

霍軍寧可不要這背後豐厚的利潤,也不荼毒自己的百姓。

然而!他竟然染上了毒癮,這種事情,霍御乾怎麼可能讓第二人知道!

好想……不可以!

霍御乾痛苦地咬着牙,渾身顫抖蹲下,兩鬢邊青筋暴起。

他忍得眸子充了血絲,狠勁在他眼裏流露。

這種屈辱和痛苦,他遲早會還給韓洛殊的!

渾身疼痛,心臟像是在被一羣螞蟻啃噬,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種癢痛。

全身的血液,像是鑽進了蟲子,在他血管裏亂爬,從胳膊到頭皮……

霍御乾蜷縮在地上,汗水已經將他的髮絲打溼粘在額間。

他雙眸禁閉,後槽牙咬的緊緊的,霍御乾摸索着從腰間掏出自己的匕首,狠狠的扎進自己的手掌。

“啊!”他憋不住痛苦地叫出來,刺入肉掌的痛暫時壓制下毒癮的感覺,隨着手上血液的流失,霍御乾的雙脣逐漸發白。

劉副官留了心思,一直在門外沒走,聽着房內霍御乾壓抑的低吼,他有些猶豫到底進不進,又等了片刻,劉副官暗叫不好,立馬衝進去。

就見霍御乾臉色蒼白,眉宇緊皺蜷縮在地板上。

劉副官瞳孔猛縮,猛吸一口氣,連忙跑過去攙扶起霍御乾。

他緊張地問着,“少帥!少帥!您怎麼樣?!”

劉副官瞥見霍御乾左手上的匕首,心裏更是一緊,這到底是怎麼了!

連忙從給他扶住手,免得匕首傷了霍御乾的筋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