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除了撕殺,還有什麼更能發泄內心的憤怒?

2020-11-04By 0 Comments

砰!

端木玲瓏一拳打在慕容如音臉上。

慕容如音同樣一拳,打在端木玲瓏下巴。

兩人都沒有躲,你一拳,我一拳,全都落到對方身上,片刻之間,兩女就渾身帶傷。

保鏢媽咪:總裁爹地別賴賬 喝!

慕容如音一聲大喝,撲了過去,抱起端木玲瓏狠狠地撞到菜攤上。

巨大的撞擊之力,讓端木玲瓏半晌沒能站起來。

慕容如音凌空躍起,手肘狠狠地砸落,這一下如果被砸中,端木玲瓏只怕沒有反抗之力了。

端木玲瓏抬起一腳,踢在慕容如音的肚子上,將她踢翻在旁邊魚池裡,被打翻的水盤淋在她身上,頓時渾身濕透了。

「慕容如音,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端木玲瓏艱難地爬起來,飛快地向遠處逃去,不多久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端木玲瓏,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到你。」慕容如音憤怒地大吼。

……

葉雄回到北山公園,打電話給安樂兒,片刻之後,安樂兒就出現在面前,一臉的憤怒。

「別崩著臉了,再崩著臉就不漂亮了。」葉雄笑道。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讓人很擔心?」安樂兒怒道。

「別把我當孩子,我知道什麼事情應該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

葉雄知道不能再縱著她,不然她以後就越來越放肆,當著管家婆一樣管著自己,所以故意崩著臉。

安樂兒嘴角抽了抽,沒有再什麼,但還是很不高興的樣子。

兩人再跑了片刻步,就往家跑去,剛回到半路,電話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是楊心怡的電話。

「老婆,不用催我回去喝中藥,我記得住時間。」葉雄。

「不是這件事,如音出事了。」楊心怡急道。

「她出什麼事了?」葉雄急問。

「我也不知道,剛才她回來,渾身濕透了,身上還帶著不少傷,連臉罩都脫掉了,很顯然跟人打過架,我問她怎麼回事,她什麼也沒,把自己關在房間之中不出來。」

「我們馬上回來。」

古武女特工 「怎麼了?」安樂兒問。

「如音可能出事了。」

兩人加快腳步跑回家,客廳里站了好幾個人。

楊心怡,唐寧,葉洋洋,葉遠東今天沒那麼快去公司,還在家裡呆著。

見葉雄回來,楊心怡連忙走了過來,將事情經過了一遍。

葉雄聽完之後,走到慕容如音房間敲門,片刻之後,慕容如音出來了,她已經換上乾衣服,連臉罩都戴上,顯然不想讓人看到她臉上的傷。

「發生什麼事情了?」葉雄急道。

「我碰到端木玲瓏,跟她打了一架。」慕容如音回道。

「什麼,你遇到端木玲瓏了,她怎麼樣了?」葉雄急道。

慕容如音有奇怪他的反應,葉雄知道激動過度,連忙道:「在哪裡碰到她,抓到沒有?」

「讓她給逃了,不過我下次一定會抓到她的。」慕容如音咬牙切齒。

葉雄暗暗鬆了口氣,他還真害怕慕容如音把端木玲瓏傷了,那就破壞她的所有計劃了。

「葉雄,告訴夢姬她們,讓獵人組織所有人全部出去找她,我相信她一定還在京城。還有告訴龍組這件事,我們讓她無處可遁。」慕容如音怒道。

這節骨眼上,葉雄肯定不會下這樣的命令,那不異於讓端木玲瓏陷於死地,甚至有可能連華博士沒死的消息也涉露出去,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如音,我知道你很憤怒,但是現在不是時候,我們的主要目標要放到提防幻門的進攻上。」

「你可以打電話給龍在天,讓他派人搜查。」

「這個沒問題,呆會我就將事情跟龍在天,讓他派龍組的人搜尋端木玲瓏的下落。」葉雄只能暫時答應她,使用緩兵之計。

慕容如音理解葉雄做法,畢竟現在獵人保鏢公司的人最重要是保護葉雄,她跟端木玲瓏的恩怨,可以遲一。

「你沒受傷吧?」葉雄問。

「只是一些傷,沒事。」

「好好休息,我先給龍在天打個電話。」

慕容如音了頭,把門關上。

葉雄走到院子里,喬裝給龍在天打電話,其實是打給了鳳凰。

爹地,放開我女人 他想把華博士沒死的事情告訴鳳凰,但是接通電話之後,才想起鳳凰是龍組的人,原則性非常強,如果告訴她,她肯定會跟龍在天。

「有事嗎?」鳳凰問。

「沒什麼,我想問問龍組最近有沒有什麼情況?」葉雄隨口道。

「最近獸組織被滅了,組織收回專項行動,清閑多了。」鳳凰回道。

葉雄對獸組織不配服不行,居然在天子腳下,讓那麼多人隱藏在這裡,而國安局一都不知道,這份隱匿的能力,不服不行。

看來,國安局之中,不知道還隱藏著多少獸組織的眼線。

「那就好好休息一下,不定以後會有大戰呢!」

兩人隨便聊了一會,楊心怡將煲好的葯,拿了過來。(未完待續。) 許玉揚跳下車時大色已然大亮,許玉揚非常有禮貌的向猴子深鞠一躬道:「謝謝猴子哥幫忙。」

張健的亡魂微微一笑,「祭祀上神與小姑娘神君你們都客氣了,七爺八爺安排我到這來幫忙,我今後就在這一片轉悠了,以後有什麼事直接打電話給我就行。」

說話時只一揮手便將一張鉑金名片遞到了許玉揚的面前。「猴子我隨叫隨到。」

許玉揚心中高興這回好冥府有人直接負責幫忙了,看來以後真的再辦什麼事的話一定方便很多了!

於是笑嘻嘻的雙手將那張名片接到手中,「哇,猴子哥現在也發達了,都用上金名片了!」

張健呵呵一笑:「那是,這不是跟對了大哥嗎!」

許玉揚笑著說道:「猴子哥您以後的發展一定是大大的,加油呦!」

張健笑著點了點頭而後轉向胡慧娘道:「祭祀上神,我先把這三道亡魂送回冥府,並轉達祭祀上神與玉揚神君的意思,告訴七爺八爺就不讓付坤與這兩個人見面了!」

胡慧娘點了點頭:「有勞。」說話時看了看庄潔的亡魂道:「那你又作何打算?」

庄潔眨了眨眼,「不知祭祀上神可還有何吩咐?」

胡慧娘微微搖頭:「既然沈家的事已經完畢,本祭司自當遵循承諾。」

庄潔深鞠一躬:「祭祀上神我代我們一眾兄弟姐妹多謝上神大恩。」

胡慧娘微微點頭,許玉揚笑嘻嘻道:「小姐姐說句不好聽的,反正您也是孤魂野鬼,在那都是異樣,不如來我們吧。」

「有我和神仙姐姐在,還能和猴子哥做鄰居以後肯定沒人欺負您。」

庄潔一愣,張健卻早已樂開了花道:「是呀潔子,以後這片的事我說了算,你來了肯定沒人干欺負你。」

庄潔微微一笑,張健則接著說道:「潔子你是不是還沒去過冥府?你要是有興趣以後跟著猴子哥我去溜達一圈呀。」

許玉揚聽了這話不由得一咧嘴,心中暗道:「猴子哥您好不好的帶著一個孤魂野鬼去冥府轉悠虧你想得出!」

庄潔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我這一道亡魂,去冥府不好吧。」

張健哼了一聲:「有猴子哥罩著你怕什麼?怎麼的還信不著哥哥不成?」

庄潔切了一聲,「走就走,誰怕誰呀。」

張健只一揮手,「轟」的一聲,一輛亮光閃閃的「大黃蜂」停在面前,兩道亡魂輕飄飄的便已落入車中。

庄潔喊了聲:「小姑娘神君等我回來。」隨之一聲轟鳴「大黃蜂」便已憑空消失!

許玉揚轉過身看著胡慧娘嘿嘿一笑:「神仙姐姐,我給他們亡魂陪姻緣算不算功德?」

胡慧娘嘴角現出一絲微笑,雲舒則在許玉揚的心頭開口道:「當然算了,你這是幫助人家結陰緣,功德老大了。」

許玉揚聞聽此言開心極了,樂呵呵的挽著胡慧娘的手臂走進了屋子。

這時張妍他們也都已經起床了,一群人正在客廳里吃早餐,見到許玉揚與胡慧娘回來立時圍了上來,以張妍最為積極的問起了事情經過。

許玉揚跟大家說了一遍沈家事情的經過,張妍幾個人無不噓吁,感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張妍撇了撇嘴哼了一聲,指著宋小安幾個男生說道:

「你們男人呀就是不知足,就像沈振國都已經那麼大歲數了,家裡明明家裡有一個對他那麼好的老婆,卻偏偏不知足,結果可到好被人騙的怎麼死得都不知道。」

宋小安哼了一聲道:「看什麼玩笑,美妍小主你知道為什麼你這麼漂亮但是卻沒有男朋友嗎?」

張妍哼了一聲:「那是因為沒有本小主看得上的。」

宋小安一撇嘴:「那是因為你還不夠了解男人,我們男人可不喜歡什麼事都被人管著,這樣都沒有意思!」

張妍翻了個白眼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

許玉揚道:「行了各位,咱們就不要討論這些了,現在咱們的公司也算步入正軌了,兩天來接了兩單生意,各位同仁我們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由。說不定一會就有會有生意上門那。」

雲舒的聲音此時卻在許玉揚心頭傳來:「只是很可惜你這兩單生意還沒有收入。」

許玉揚差點被氣得昏過去,心底真的很想一個眼刀將雲舒斬為兩段,但是很可惜雲舒對於她來說只是個聲音,自己連他在哪都看不見!

許玉揚只得繼續說道:「當然了也許有人會說我們還沒有收到過收入,但是事主都已經答應我們了,之後會給我們補上的,所以大家不要氣餒,相信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好起來的。」

張妍他們幾個人發出一陣歡呼。

許玉揚道:「好了大家都快點回去換好衣服,迎接嶄新的一天吧。」

張妍他們幾個人聽后急忙返回各自的房間,時間不大宋小安、沈惟一、蘇宏亮都換上了整潔筆挺的西服坐到了自己的班工作前。

張妍則換上了一身職業套裝短裙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許玉揚看了一圈唯獨保安經理的位子還空著,許玉揚喊了聲:「胖子出來上班了,不然不給你雞腿吃。」

「呼」的一聲,穿著一身保安服的胖子出現在了保安經理的位子上,伸著脖子一雙豆眼緊盯著對面桌后張妍那已經低得不能再低的領口發直。

許玉揚微微嘆了口氣,心中暗想:我這遇到的都是什麼神仙呀,雲舒,三爺還有這個胖子怎麼都是這麼奇葩?

一個好色,喜歡看美女,天天嗆著自己說話能把人氣死。

一個不氣人,但是也好色,一樣喜歡看美女而且又油腔滑調,滿肚子花花腸子鬼心眼。

最後一個不氣人,也沒有那麼多鬼心眼但是一樣好色,一樣喜歡看美女,而且一頓飯能吃掉我八千九州幣,還不知道吃沒吃飽!

我的天呀你們真的是天上的神仙嗎?你們真的是簽了協議來幫我掙錢的嗎?還是來逗我玩的?

許玉揚心中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雲舒開口道:

「怎麼了按照之前的協議掙的錢我們也只是留下了一半,還幫你掙了個別墅還有幾千萬的存款,你還不滿意?」

「再說了,我們又沒看你,你有什麼不高興的?」

許玉揚覺得腦袋多大:天呀,雲舒神君您就沒有一天不懟我的嗎?幸虧我脾氣好不然咱們一天得打八遍!

雲舒冷哼一聲:「若不是本尊修為高,心底純良寬厚不與你小姑娘一般見識,不然你以為怎麼樣?」

玉揚無奈只得恨恨的緊咬牙關,不再與之爭辯。

此時卻聞胡慧娘道:「胖子你在這守著大家乖乖的,姐姐和三爺還有玉揚上樓有事情要談。」

胖子盯著張妍的領口,捧著手中的雞腿桶頭也沒抬的「哦」了一聲。

燈筆 楊心怡聽煲中藥用柴火效果最好,放棄了用電煲,去外面買了個瓦煲回來,而且還拉了一車柴回來,用古法煲葯。

甚至,她還親自動手,不讓下人幫忙,結果鬧得灰頭灰臉的。

「煲葯的事情讓下人去做就行了,用不著自己動手。」葉雄看她灰頭灰腦的樣子,有些心疼。

「下人畢竟是下人,怎麼能全心全意,我不放心。」

楊心怡將葯遞給葉雄:「先喝這些,呆會別出去,隔半時還要繼續喝。」

葉雄將葯一飲而盡,將碗遞了回去:「記住了,你都n遍了,先去擦擦臉,看你滿臉是灰。」

「真的?」楊心怡一聽,連忙跑回房間照鏡子。

葉雄笑了笑,走出院子,思考接下來的對策。

現在事情朝他無法想像的方面發展,他得好好捋一捋,怎麼應對接下來的變化。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華博士到底想幹什麼?

端木玲瓏他可能在策劃一個驚天的大陰謀,把獸組織之內的精英都調到了京城。這個陰謀到底是什麼,是什麼計劃讓他寧願放棄基地,也要潛入京城?

人生活在世,無非為了名利二字,華博士利有了,他的錢花也花不完。名的話,他一個恐怖份子頭目,根本上不了檯面,更不可能為了名。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為了報仇。

雖然不知道當年槐村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葉雄可以肯定,華博士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向華安民報仇,至於報復的手段,應該就是這所謂的陰謀了。

到底他想怎麼樣報仇呢?

殺了華安民?

魔獸農場主 還是讓他身敗名裂?

還是讓他家人負出慘重代價?

猜測一個人的報復手段,要從他的性格入手,想知道華博士怎麼樣報復華安民,首先就要了解華博士這個人,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可是,要向什麼人了解他的過去呢?

華安民對於華博士過去隻字不提,想從他嘴裡得知情況,根本就不可能。

聽華晶晶,華博士的家人在一場事故之中全部死了,根本就找不到。

那麼,就只有一種途徑了,那就是科學院了。

十年前,華安國是科學院的博士,從事基因工程研究,他在那裡呆的時間很長,肯定有很多人認識他。

想到這裡,葉雄決定主動出擊。

他撥通龍在天的電話,告訴他自己願意當基因疫苗研發的實驗者,讓他安排。

對於葉雄這個要求,龍在天沒有一懷疑,只道他是求生本能,才心甘情願當白鼠,於是把他這個要求反聵上去。

很快,葉雄的要求就通過了,聽龍在天語氣,科學院那邊似乎很需要他這樣的基因戰士當實驗品。

第二天,科學院那邊派人來接葉雄。

來接他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實習生,叫王志軍。

從交談之中,葉雄得知王志軍剛從媒國留學回來,在那邊學的就是生化基因項目。

「兄弟,我跟你,當這個志願者絕對是有益的。如果研究成功,很有可能你就是中國版的蜘蛛俠,綠巨人。這絕對不是電影,而是現實之中活生生存在的。」王志軍一邊開車一邊。

葉雄了頭,算是回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