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陳方邁出腳步,剛欲離開,卻是忽然一頓,道:“你叫什麼?” “你叫什麼?”

2021-01-31By 0 Comments

中年男子一怔,旋即恭聲應道:“回方大師,我叫葉創。”

“嗯。”

陳方輕嗯一聲,稍稍點頭,而後一句話也沒說,大步離開。

此人能屈能伸,有勇有謀,有情有義,也算是不錯。

中年男子大喜,朝着他的背影再次一拜,激動道:“謝方大師!”

聰明人,根本不用多說什麼。

方大師,何許人也?誰能不知?

對中年男子來說,能夠讓陳方記住自己的名字,已是天大的福分。

有一便有二,有了這一次的相識,今後再有點什麼事,就好辦多了。

而且,他還真有事。

只見他看着陳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盡頭,皺着眉頭,臉色有些沉重,似乎在考慮什麼。

陳方從白雲酒樓離開後,跟宋全等人交代幾句,自己便是回到天武學院。

話說自己當這個學生,好像就沒怎麼在學院待過?

也是有一點不稱職。

陳方給百里冷荷送了解藥之後,聊了一會,便直接找到許清。

許清的煉器室中。

陳方取出一件甲衣,放在地上。

是他在陽焱的儲物戒指裏邊搜刮到的。

品階不算高,只有凡階九品。

許清眼睛一亮,喜道:“這是給我的嗎?”

陳方笑了笑,道:“給你的,但還不能給你。”

許清疑惑道:“這是什麼意思呀?”

陳方道:“把你所有的煉器材料,全部都取出來。”

許清輕輕頷首,玉手一揮,地上便是出現一堆堆材料。

陳方挑了片刻,又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來一些材料,勉強算是湊夠了一份,可以進行加工了。

許清見他這般,心頭會意,開始着手預熱煉器爐。

陳方微微一笑,跟聰明人共事,總是不費勁,道:“許清,讓我來,你在邊上,注意觀摩。”

許清輕輕點頭,來到邊上坐了下去。

“火,起!”

陳方輕喝一聲,單手掐訣間,轟的一聲,火焰便是熊熊燃燒起來,覆蓋住整個煉器爐。

“此種手法,別看其粗手粗腳,毫無章法,但實際對神識的考究非常嚴格。神識要對火焰的強烈程度,掌控到煉器爐所能承受的一個頂點,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煉製。”

“這期間,溫度若是稍高一點,便會令煉器爐瞬間炸開;而溫度若是低了一點,又會影響煉製的效率。最重要的,在爐內,要用神識控制住火焰傳遞的溫度,以一個平穩且快速的方式,提高直接煅燒材料的溫度,如此才能確保不會損傷材料。”

許清微微頷首,俏臉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待得溫度差不多,陳方揮手間,將所有材料丟了進去,旋即單手掐訣,神識分化成數十股,包裹住每份材料,開始精細提煉起來。

所謂的提煉,便是剔除材料中無用的雜質,使材料更加精純,融合的時候纔不會產生排斥,也才能最大限度發揮出成品元器的威力。

這一手,一次性提煉多種材料的手法,許清見過他施展幾次,但幾乎每次看見,都會心中震撼,認真觀摩起來。

這種宗師級的手法和氣度,令她有些着迷。

渣了五個大佬后妖妃又翻車了 ,陳方將那甲衣丟了進去,開始進行融合,凝形。

這次煉製時間不算長,半個時辰後,陳方單手一招,爐內便是飛出一件白色甲衣,落在手中。

到手之處,細膩柔軟,非常適合女性貼身穿戴。

許清一下上前,玉手輕撫而過,露出喜愛之色,道:“這樣好多了。”

陳方笑道:“不管從柔韌度,還是防護強度,都要比之前強上許多,只是還沒達到地階,是個遺憾,不然會更加強悍。”

許清輕輕一笑,道:“這樣就夠了,我修爲不高,不會得罪什麼厲害的人。”

陳方搖頭道:“不,在凡階、地階、天階、神階,四大階中,每一階,都猶如天與地,中間分隔着巨大的無盡空間,乃是天壤之別。凡階與地階,不要小看這一步,就如這護甲,跨過去了,防護強度,將會翻了百倍不止!”

許清美眸露出黯然之色,道:“我在凡階九品停留四五年了,一直都得不到突破。”

陳方笑道:“許清,想不想看看,地階元器,是怎麼煉製的?”

許清美眸一亮,語氣中帶着一絲期待,道:“可以嗎?”

陳方哈哈一笑,道:“看好了!”


旋即,一股柔勁送出,將那軟甲拖在空中,他雙手掐訣,速度飛快,留下道道殘影,片刻之中,便是結了不下數千個訣印。

“去!”

陳方輕喝一聲,無數個符印凌空而現,密密麻麻的,齊齊射入軟甲之內。

軟甲頓時一聲嗡響,其上浮現一個個符印,就像印在了上邊。

緊接着,陳方單手在身前舞動,一個碩大的,類似符印一般的銀網浮現開來,“凝!”

那銀網剛一出現,在他的催動下,就直接罩在軟甲上邊,狠狠一緊,便是沒入進去。就連着那些符印,都被生生勒了進去,似乎融爲一體。

“呼!”

陳方長出了口氣, 狼性總裁:溫柔情人俏佳麗 ,單手一招,那軟甲飛了過來,落入手中,直接丟給許清,道:“看看,還滿意不。”

許清捧着軟甲,原本是白色,經過陳方加工之後,現在是在白底上,浮現出了一個個銀色符印,乃是白銀交錯。單手在其上輕撫,手感與之前沒有什麼不一樣,但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氣息,強悍無匹,大有一種萬物難破之感!

單論這股氣息,就比之前要強上無數倍!

銀白軟甲捧在手中,許清越看越是喜愛,頓時展顏一笑,看向陳方,道:“陳方,謝謝你。”

陳方丟了一顆丹藥在嘴裏,笑道:“這件軟甲,品階爲地階一品,你穿上它之後,在這紅葉國,無人能傷你。”

聞得此言,許清俏臉露出詫異之色,旋即輕輕笑道:“這件比我那件,可要珍貴多了。”

“哈哈!”

陳方大笑一聲,跟許清聊了一會,便是辭去。

從天武學院出來後,他思索片刻,派人帶了個口信回家,自己則是來到皇城外的一處山谷,確認所有金錢蝠安好之後,躍向金蝠背上,金蝠碩大的雙翅猛力一扇,急速飛行而去,瞬間化作一個黑點,而後消失在視線盡頭。

金蝠的飛行速度極快,陳方一路沒有停頓,往東南方向飛馳,來到紅葉國邊境,又穿過一大片茫茫荒野。

終於,在第五日,他們來到了目的地。

陳方站在金蝠背上,遠眺着前方無盡海水,半晌,他淡淡道:“夥計,飛越過去,去百花國都城。”

穿過這片大海,對面便是百花國和天焚國。

兩國臨近。

而大海這邊,就是紅葉國、黑巖國、萬燕國,這三個國家,幾乎被海水環繞包圍。

也就因爲有這片廣闊的大海阻隔,所以百花國和天焚國,對這三個國家的掌控力度,要相對弱上許多。

導致這三國,數千年來,也沒有分清屬於哪一方。

十日後,陳方來到百花國,百花城。

所謂的百花城,便是百花國的都城。


每個四品武國, 蜜愛嬌妻︰總裁心尖寵 ,故而這百花國的都城,單單從外圍看起,就是恢弘非凡。但其風格,也是如其名,在恢弘的城牆上,竟是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草,顏色多彩,也是頗爲美麗,算是別有風味。

紅葉國跟這百花城比起來,簡直就像貧民區的破房子,也難怪奇修兩人,一張口動不動就是偏遠之地。

只是這些,對於前世身爲神階九品丹帝,見識冠絕整個雲海的陳方來說,根本沒有半點意外,和亮眼之處。

照常,將金蝠藏在邊上的一處較爲隱蔽的山谷,他自己跟着人羣排隊,準備進入百花城。

但,以他前世的經驗,卻一下子便發現此處的異常,這排隊進城的人,顯然是非常多,而且看大多數人的裝扮和神態,應該不是百花城之人,甚至都不是百花國的人。

聽着旁邊有些嘈雜的聲音,陳方沉吟一會,擡手輕拍了拍,前方一名青年人的肩膀,微微一笑,問道:“這位兄臺,不知今日的百花城,爲何這般熱鬧?可是有什麼喜事?”


青年人長相普通,轉過身打量了陳方一番,道:“這位小兄弟,是第一次來百花城吧?不,應該說,是第一次來百花國!”

陳方笑道:“我是第一次來。”

青年人道:“小兄弟,你若是第一次來,那你真是找對人了!小哥我,雖不是百花國之人,但也在這裏生活了有二十多年,跟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沒啥區別!在這百花國,你有什麼事,問我就對了,就沒有我張劍不知道的!”

陳方微笑道:“如此便多謝了。”

張劍似乎是個自來熟,拍了拍胸膛,道:“都包在我身上!告訴你吧,今日這百花城這麼熱鬧,是今日的百花城,將在許願廣場,舉行許願盛會!”

“哦?”

陳方奇道:“這許願盛會,是什麼樣的?”

對於這名字,他還真覺得新鮮,這或許是百花國自己搞出來的小把戲,即便是他前世也是未曾聽聞。 “小兄弟,走,排到我們了,我們先進城,待我好好跟你說說!”

張劍招呼着,旋即從兜裏摸了兩塊十塊下品元石,有些心疼地遞給守城門的小兵,還不忘回頭道:“小兄弟,凡是有修爲的,進城交十塊下品元石。”

陳方點點頭,丟了個小袋過去,與張劍一同走了進去。

一進城,張劍笑問道:“小兄弟,定是來自哪個大世家吧?”

陳方眉頭一皺。

張劍笑道:“嘿嘿,我沒有惡意,只是你方纔那個給元石的動作,任何人都能看出你來歷不凡。”

陳方點頭道:“我不是來自什麼大世家,只是不久前,在外發了一筆橫財而已。”

張劍眼睛一亮,但立刻就消逝,將陳方拉到一個牆角,低聲道:“小兄弟,可是有了奇遇?這大街上人來人往,什麼樣的人都有,今後可切莫再這般直言,若是給有心人盯上,那可就麻煩了!”

陳方打量了他半晌,才點點頭,道:“張兄所說有理。”

張劍道:“走,我給你介紹一下這許願盛會,我們到前面找個酒樓,坐下來好好說。”


說着,他就拉着陳方,在街上穿梭,“小兄弟,也就是你碰着我,我告訴你啊,如今的百花城,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那些大大小小的客棧,幾乎都給住滿了,若你獨自一人,要找個下榻之地,還真不容易。”

很快,張劍帶着陳方,找到一家規模很大的酒樓,裝修相當豪華,裏邊幾乎人氣爆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