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陳默仍然清晰的記得末日使者召喚出的那柄赤紅色神劍的名字,拎着那柄虛幻般的魔劍虛影,末日使者一擊斬出,整個亞洲大陸,一分爲二。

2020-11-02By 0 Comments

亞洲大陸!!!

那可是亞洲大陸。

亞洲是世界七大洲中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一個洲。它的名字也最古老。全稱是亞細亞洲,意思是“太陽升起的地方”。

根據末世前科技時代的統計,亞洲大陸有人口近四十億,佔據全球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五左右。

其覆蓋地球總面積的8.6%(或者總陸地面積的29.4%)。

就是這麼龐大的一塊大陸,被末日使者用那獻祭來的神劍虛影一擊斬成了兩半。

位於大陸中心的深淵抵抗總基地,位於基地中或基地外的超過上億玩家,全部死亡。

自此,資料片失敗,遊戲失敗。

……

深吸一口氣,再次平復心情,陳默打斷了自己的思緒,但因爲那些回憶,陳默對眼前的黑影更加忌憚了起來。

他能直接的感知到,這黑影,遠遠超越那末日使者。

末日使者殺戮過億,在召喚出神劍虛影時已經是達到了當時玩家難以想象的境界,而眼前黑影比末日使者的境界還高,那得是什麼境界?

“呵呵!”

黑影忽然笑了起來,它看着陳默,片刻後停頓下來,說道:“我是誰,對於現在的你來說,並不重要。”

它終究還是沒有告訴陳默。

“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說到這裏,黑影又強調了一句,道:“永遠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那你有什麼目的?”陳默皺眉。

“我的目的,便是引導你!”

黑影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在陳默看來,格外的令人難受,因爲黑影頂着的腦袋,依然還是陳默的臉。

“怎樣引導我?”陳默又問道。

“引導你走上你應該走的路,真正正確的路,爲此,我會做出一切你認爲合理,不合理,應該,或者是不應該的事情。”黑影又說道。

“例如?”

“重生!”

“什麼?”

陳默震驚的看着黑影。

“我的重生,是因爲你?”

長寧帝軍 “非也!”

黑影搖了搖頭,雙手揹負身後,淡淡的說道:“重生看似簡單,但是實際上沒有你想的那麼容易,重生需要動用大手段,不止逆轉你的人生,連帶着整個宇宙都要進行逆轉,生靈,能量,空間,時間,萬事萬物!

而重生者的自身,也影響着重生的難度,如果是他人,縱然是一尊真正的神靈,我亦可以輕易讓他重生一次,但你不行。”

黑影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道:“你和他人不同,若將宇宙運行看做鐘錶,讓他人重生,逆轉宇宙,那不過是將指針倒撥回去罷了,但讓你重生,那便不是倒撥時針的問題了,而是將指針所指的12個數字往後挪移。

指針倒撥回去被發現了頂多也就是調整回來,但數字往後挪移了,這鐘表還有用處麼?” “我有那麼重要?”

陳默冷笑,滿臉不信之色。

若說他能影響到神靈,陳默都信,畢竟重生這種事情都發生了。

可你說他的重生影響整個宇宙生滅?那鬼才信。

“信不信都由你!”

黑影輕輕搖頭,隨後又說道:“今日之所以出現見你,便是因爲你的路子有些歪了,需要修正。”

“哪裏歪了?”陳默問道。

“心歪了!”

黑影單手一指陳廣的骨灰盒,淡淡的說道:“他的死,非我動手,乃天意。”

“天意?”

陳默冷笑,說道:“好一個天意,那天爲何不劈你,反而非要劈他一個凡人?”

“因天不敢!”

黑影淡淡道:“我雖超脫不出這天,但這天也奈何不得我,欺軟怕硬,那可不是隻有人才有的性格。”

“這麼說,連天都得尊敬你咯?”

“我知你這是嘲諷,但這確實是事實,現在的你不懂,未來,你終會明白。”

黑影輕笑,繼續說道:“當然,害死他的,不止是天,還有你。”

“我?”

“不錯,你可記得他死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黑影低頭看了看骨灰盒,又擡頭看了看陳默,笑道:“你喊了他一聲爸,呵呵,哈哈,哈哈哈,這宇內,有幾人可承受這份福報?福禍相依,承受得住,才能享用,承受不住,自有天意。”

“你到底什麼意思?”陳默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沒什麼意思!”

黑影止住笑意,臉色平淡下來,說道:“此事是真是假,你隨便找個人試試就知道了,嗯,這也可以當成個底牌,如果以後遇見了實在對付不了的敵人,盡情的喊他一聲爹就是,甭管真神還是魔神,即刻暴斃。”

說到這裏,黑影忽然擡手,打斷了陳默開口的意思,說道:“好了,廢話不多說了,我說,你聽就是。

異世劫妃 就如我所說,重生沒有那麼簡單,特別是你,你並非是你所認爲的重生一世。

我有一法,名爲無上衍生,此法可推衍萬物變化,瞭解的信息越多,推衍出的變化便越接近於真實,若對宇內事物全知全能,那便能以此推衍出宇宙的未來,真實的未來。

你以爲你是重生,然而,你真的錯了。

那一晚,你躺在病牀上,因女人被奪,心灰意冷。

我便既於此,對你施加了無上推衍之術,直至數百年後,你所經歷的一切,看似真實,但實則是夢。

當然,若你不知道未來,那個未來,便是真實的未來。

可得知了未來後,你的心境於夢中數百年早已發生變化,未來自然也發生了變化。

你知未來數百年會發生的事情,也知道夢中經歷過一次的那些信息,所以你可以輕易崛起。

這條路是對的。

不過,同樣是福禍相依,世事有正便有反,雖路對了,然夢中經歷讓你以爲是真實,讓你認爲自己欠許多人的,實則並非如此。

除了夢中,你與他們並無交集。

我希望你能儘快崛起,以最快的速度走出地球,去真正的宇宙中看看。

這顆地球,你認爲是生你養你之地,想爲他們拼命,想拯救他們,但是事實上,它真的一點兒也不重要。

神是僞神,仙是僞仙。

這顆地球,從根本上來說,本就是個虛假之地。

說到底,不過是個實驗之地罷了,無論是仙神,亦或者是神話傳說,再或者是科技,等等等,這一切,都不過是引導下產生的。

就例如這顆地球所謂的洪荒六聖,你知道他們的下場麼?

死了!

在上一個遊戲時代,他們踏入了異域戰場,離開了地球,然後在短短了一日內,全部暴斃。

有人殺他們麼?

沒有!

他們死於規則,實驗品膽敢離開實驗之地的規則。

那是在他們祖祖輩輩,在他們第一代先祖誕生時就烙印在他們的生命本源上的。

你幫他們崛起,等同於是在害他們,因爲他們本就是實驗品,一旦踏出地球,不出一日,全都會死在外面。

所以,調整好你的心態,他們與你並無干係,努力變強吧,早日脫離這顆實驗星辰,去真正的宇宙中看看,那纔是真實。

記住,上位者無小善,神靈眼中無蒼生,若要至高至偉,必須至情至性!”

“至情至性?”

陳默眸子一動,看向黑影。

黑影輕笑,淡淡道:“不用想了,從先天上來說,你做不到的,所以,你需以無情無性來代替。”

“若我不呢?”陳默忽然擡頭。

“自可由你!”

黑影淡淡道:“我只是引導你,而非限制你,此番出現爲的也是提醒你,若你執意如此,那自是隨你意,再說,那麼多年來,一個又一個的時代過去,我想方設法的勸導你,可你聽過麼?”

“對不起!”

陳默沉默片刻,開口道。

黑影有些詫異,看了一眼陳默,剛想說話,而就在這時,陳默又開口了。

“無論真假,這一世,我依然不會聽你的。”

黑影:“……”

……..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從老宅中走出,陳默心態複雜至極。

用黑影的話來說,他的身份很不簡單,甚至可以說這個宇宙出現的這個所謂的遊戲,都和他有關。

別人遊戲失敗,就等同於徹底死去,他則是不同。

死在了這個時代,那下個時代開啓前,他仍然會出現,然後等下一次遊戲開始,如此重複,一次又一次的去經歷所謂的遊戲。

而且,按照黑影所說,他玩這個遊戲似乎有些慘。

那麼多時代過去了,重複玩了那麼多次,至今仍然還在失敗。

其終極原因,就在於不聽勸。

說好了踏上至高至偉需要至情至性,亦或者乾脆無情無性,可他生生世世不願意無情無性,又……做不到至情至性。

所以,就造成了這麼個結果。

“無情無性?那還是人麼?呵,說了那麼多,我信你纔怪!”

陳默邊走邊嘀咕,可他眸子裏,情緒卻複雜到了極致。

這次歸家,當真是如同一場夢境。

本有的目標和計劃,本有的老祖級心境,而今經過這麼一遭,一時間全亂了。

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陳默卻不知道,在家中的陽臺處,消失的黑影再一次顯現,它怔怔的看着陳默的背影,低聲自語着。

“惡念好消,善念難除,三位一體,終究是難啊!” “宗主!”

豫州星空總部,陳默將屍皇掉落的諸多物品中,對自己沒用的全都放入了宗門倉庫中。

看着那一本本絕技和絕學,還有那上百件紅裝,無論是坐鎮宗門的王世尊和劉耕還是已經趕回來的丁成空等人,全都驚呆了。

紅裝掉落在他們的預料中,畢竟無論怎麼說屍皇都是紅色BOSS,可絕技和絕學?這也能批量的掉落?

“你們各自尋找適合自己的絕技和絕學進行轉修,我先回去,這兩日,沒有重要的事務不要打擾我。”

陳默面容平淡,如果是平時,王世尊等人這種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肯定會被他調笑一二,可回了家一趟,陳默是徹底沒了那種心思。

沒有管愣住的衆人,陳默揮了揮手,隨後回到了自己的宅院中,也沒有修煉,反而是在修煉室中盤膝坐下,陷入沉思。

那黑影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很難說。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如果是按照常理來說的話,那黑影說的那些話根本沒有一句可信的,畢竟,它說的都是什麼?宇宙,命,天意,地球是實驗之地,等等等。

這些話從哪裏看都不像是真的。

可就是這些話,陳默靜下心去回想時,卻很艱難的得出一個讓他難受的結果。

那黑影說的,似乎都是真的。

那是一種感覺,如同第六感,感覺告訴陳默,自己應該相信那黑影。

呼!

良久良久。

陳默最終深呼一口氣,無奈之極。

若全是真的,那自己是誰?

陳默不禁自問。

自己得是何等的身份,才能喊人一聲爹就能把人喊的天打雷劈?而且,按照那黑影所說,只要自己願意,對着真神魔神喊一聲爹,那真神魔神都得暴斃。

以此來看,自己的身份肯定要高於真神和魔神,具體多高不好說,但絕對比他們高的多的多,要不然也不可能會這樣。

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又到底是什麼身份?

是某個宇宙中的大佬轉世重生?

不,不可能,如果真的是,那黑影肯定會說,畢竟那黑影都說了,自己想重生很難很難。

那……是某個宇內無敵人物的分身?

也不可能,本尊就是本尊,分身就是分身,是不是分身別人不知道,可陳默自己卻非常清楚。

自己有完善的肉身,靈魂,情感,甚至是七情六慾,無論從何處看,都是一個獨立的人,而非別人的分身。

可若不是轉生,又不是分身,那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

強者的後代?

老天爺的兒子?

不可能,這些,都不可能。

陳默盤膝而坐,默默的分析着種種可能,最終無奈嘆氣。

“實驗之地?”

陳默想不通自己身份的事情,隨後將思緒放在了黑影口中實驗之地這個詞上。

陳默有過詢問,黑影也再次解釋過,所以陳默知道實驗之地的意思,他不解的地方不是實驗之地代表了什麼,而是這裏既然是實驗之地,那模仿的地方又在何處?

地球!

沒錯,就是地球!

在黑影的口中,地球本是不存在的,亦或者說,本是存在在它的記憶中的,但地球牽扯到了一些隱祕,和超脫有關,所以它便製造出了一個和它記憶中的地球相同的星球,不但將之命名爲地球,甚至暗中引導着整個生命星辰的運行,引導着全人類的發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