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陸厭蹙著眉,臉色很難看,卻一句話都沒有說,眼神極為的喪。

2021-11-24By 0 Comments

像是有點絕望的看著齊青杳。

齊青杳一愣,總感覺今天這種氣氛,跟昨天不同,她知道玩笑過了,便道:「我就開個玩笑,不用一臉喪氣的看著我。」

陸厭深吸一口氣,端起旁邊的茶碗,看著裡頭涼掉的茶水,沉吟很久,略略道。

「我,確實有正事找你。」

「那你他媽說啊!」齊青杳沒好氣道。

「我……」拖長了的音調,顯示出了說話人心中的極為緊張。

手指捏緊了茶碗。

指關節都開始泛白。

這一切,齊青杳都看在眼中,她腦中猛然劃過一個念頭,主動道。

「你是不是想來找我治病,至於什麼病,不用我多說了吧。」

陸厭瞬間抬頭,目光有些慌亂。

齊青杳笑容可掬道:「來看病,就不要諱疾忌醫!你啥也不說,我懂個屁。」

陸厭看著廳堂內的某個花瓶,眉目清淡,眼神清冷。

深呼吸了好幾次。

彷彿要給自己加強心理建設。

在齊青杳又快不耐煩時。

陸厭道。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齊青杳頷首,捏起一塊核桃酥吃起來。

「從前,江州陸家別院,有個小男孩,家裡特別有錢,小男孩一出生,過了皺巴巴的時期,就長的很漂亮,他們經常喜歡誇讚,那孩子漂亮的跟個小女孩似的。小男孩不喜歡這種誇獎。但是娘說,這是變相誇你好看呢,小男孩就笑納了。小孩子很平安很快樂的長到了十三歲,家裡人,自上到下,也都很喜歡他。男孩依舊很好看。已經變成少年的男孩,身量逐漸抽高。那時的少年,還沒有潔癖,就跟普通人一樣,能接受大家的摸頭,還有各種身體接觸。也喜歡和大家一道吃飯。但是某一天,睡著了。等醒來時,被人綁住了身體,不知道灌了什麼葯,身體很難受。進屋的是一個家裡五十多歲的老嬤嬤……那一晚,少年經歷了人生中最慘烈的摧殘。」

陸厭的聲音很輕,語氣悠悠遠遠的,像是在說著一些古老的故事。

好像這件事跟自己並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聽在齊青杳的耳朵里,就跟一道霹靂似的。

「……」

她手中的核桃酥都不敢往嘴裡塞了。

心情複雜的看著這個色如春曉之花般的男人。

「等再度醒來時,身上青青紫紫,花了半個月才休養好。那座府邸所有知情者,全部被奶奶派人殺了滅口。之後,等身體休養好后,卻跟以前不同了,一靠近人,就難受。就只是單純的難受而已。甚至,也不想和人一塊吃飯了。克服不了心理上的那種障礙。半年後,少年回到京城,從此就是大家眼中的異類,怪胎!但是他不在乎,父親知道那件事,非常痛惜,也很愛惜少年。開始教他做生意之道。幫他成為正常人。但年齡一天天長大……就逐漸變成了現在。」

他說到後面,語氣還是很輕飄飄的。

齊青杳卻感覺,這輕輕的語氣下,是藏了多少年的沉重壓抑。

齊青杳又拿了一個茶碗,重新給他倒了一碗茶,遞過去,悠然道:「喝茶。」她試圖讓這裡的氣氛變得輕鬆一些。

陸厭沉默,接過了新的茶碗。

放下了舊的。

拿著熱氣騰騰的茶碗,看著裡頭打轉兒的茶葉,卻沒有喝。

只是一片沉默。

。 夜深人靜。

哈利聽著羅恩熟睡的聲音,他悄悄探出床鋪,從床底下拿出隱形衣,注視著它。

這是他父親的,要好好使用隱形衣。

哈利將隱形衣披在身上,鏡子里完全看不見他的身影。

好好使用。

突然,哈利一下子清醒了。穿上這件隱形衣,整個霍格沃茨就對他完全敞開了。他可以去任何地方。

哈利看了眼熟睡的羅恩,沒有選擇叫醒他。

這是自己父親的隱形衣,也是哈利第一次使用隱形衣,他想要獨自使用。

他躡手躡腳地出了宿舍,走下樓梯,穿過公共休息室,爬過那個肖像洞口,來到走廊外面。

哈利已經有了計劃——他要去尋找尼克·勒梅的線索,在禁.書區里尋找,那裡平時是不允許學生擅自翻閱的,可現在不一樣了,沒人能發現自己。

圖書館內漆黑一片,陰森可怖。哈利點亮一盞燈,端著它走過一排排書架。

禁.書區在圖書館的後部。哈利小心翼翼地跨過把這些書與其他藏書隔開的繩子,舉起燈照著,讀著書名。

然而,他從書名上看不出頭緒。那些剝落的、褪了色的燙金字母,拼出的都是哈利無法理解的單詞。有些書甚至是沒有名字的。

「呀。」

「小點聲,艾爾。」

哈利一下子僵住了——是海默教授的聲音,還有艾爾先生,他們也在大晚上來圖書館了,正往禁.書區走來。

哈利連忙將燈盞吹滅,又快速把手掌伸回到隱形衣裡面,正當他想要逃跑的時候,卻不小心被滾燙的燈盞燙到手腕。

「啊哦。」

哈利連忙將痛聲按捺住,冷汗刷一下子就布滿了後背。

就在他面前不遠的地方,海默教授停下了腳步,視線隱藏在長長的頭髮後面。

在陰暗的籠罩下,顯得海默教授更像是一名魔鬼了。

「呀?」肩膀上的艾爾疑惑的叫了一聲。

托比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

「沒什麼。」他說道:「平斯夫人應該不會在晚上來圖書館巡邏的,她白天喝了那麼多酒,現在應該在睡覺。」

哈利眼睜睜看著海默教授掠過自己,沒再起疑心,這讓他大大鬆了一口氣。

但托比的解釋卻引起了哈利的好奇心。

而且,說實在的,哈利總覺得海默教授看起來一副很嫻熟的樣子,他甚至還額外戴了一副手套,似乎不止一次偷偷潛入禁.書區了。

哈利糾結了一小會兒,他覺得再等一等似乎也不錯,這是他為數不多能夠偷偷接近海默教授的機會,更別提海默教授還顯得有些鬼鬼祟祟。

事實上自從今早受到了那份特殊的聖誕禮物以後,哈利就不再那麼懷疑海默教授了,他完全能夠理解海默教授的用意。在此之前,哈利就沒想過自己會收到一份聖誕禮物。

只不過宴會時的斯內普似乎對此並不滿意,在鄧布利多校長把海默教授叫走前,哈利看到斯內普的臉色並不好看,這反而讓哈利感到很痛快。

但海默教授還是太可疑了,這隻關乎他自己的行為,哈利總覺得海默教授與霍格沃茨其他教授的風格格格不入——當然,上課時除外,海默教授依舊是非常嚴厲的,即便在採訪過後也只是變得親切而已,但嚴厲並沒有改變多少。

哈利悄悄挪動著腳步,他已經認為海默教授是無法發現自己的,於是動作也變得大膽了一些,想要看看海默教授打算看的是什麼書。

然而海默教授的動作很隱蔽,每抽出一本書就用力藏在懷裡。

正當哈利猶豫著是否要再靠近一些的時候,他聽見海默教授與艾爾先生說道:「是時候了。」

「呀?」艾爾疑惑的揚起腦袋。

「是時候解開封印了。」

哈利驚恐的看到海默教授身上突兀湧起一股黑紅色的火焰,腦袋上長出尖銳的雙角,身高忽的拔起,面孔變成血一般的紅色,牙齒變得尖尖的,露在嘴巴外面。

魔鬼!

海默教授真的是魔鬼!

「啊——啊!!!」

哈利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他頭也不回的往外狂奔,只覺得魔鬼還在身後發出滲人的笑聲,不斷追趕著他。

與此同時,魔法球悄無聲息的飄回到托比身邊,他朝哈利逃命的腳步聲望去。

「是哈利·波特?沒想到居然真的有其他人在圖書館,他是用了隱形衣么……唔……」

托比聽著走廊上持續不斷的叫聲,活像是有什麼人正在慘遭酷刑。

「我是不是嚇唬他嚇得太過火了?」

「呀?」

「算了,這一次的經歷估計夠他做好幾個晚上的噩夢了,就先不扣他分了,先抓緊時間找找和馬人有關的書籍。我就知道校長肯定會一無所獲,馬人們的歷史傳承還不如霍格沃茨呢,連個像樣的圖書館也沒有,整天就知道看星星,看星星,又什麼都不肯透露,這群馬人可真是死腦筋。」

「呀?」

「你問我為什麼非要在晚上來禁.書區?當然是因為平斯夫人沒那麼好搞定了,她在我上學時就對這些書籍寶貴的要緊,而且不止是沖學生的,甚至連校長想要借一些書都難。我當初親眼見到校長想要借一本《穿越時代的麻瓜》,結果不得不撬開平斯夫人的每一根手指,後來平斯夫人還當著校長的面寫了一條警告:虐待這本書的後果將和她製造這本書的能力一樣可怕。」

「在平斯夫人看來,這些書比校長的權威還要重要,沒錯,我說的就是鄧布利多校長。不過當時的畫面真的是太逗了,我懷疑平斯夫人都忍不住要用雞毛撣子將校長趕走——哦,校長。」

托比的表情和哈利一樣僵硬住了,艾爾連忙掩飾住笑聲,可肚皮還是一顫一顫的。

在傾斜的月光中,鄧布利多校長緩緩顯出身影,他平靜地盯著托比。

「這是幻身咒嗎?」托比趕忙讚揚道:「比哈利·波特的隱形衣還要厲害,我一點都沒聽到您的腳步聲,不過用這種法子借書肯定是要容易的多了,想必您在後來也用不著撬開平斯夫人的手指了——?」

五分鐘后,鄧布利多微笑帶著額頭鼓包的托比來到另一間空曠的教室。

艾爾的掛件當得很成功,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男人怎麼了?」鈴木園子氣勢洶洶,「男人就不能跟我搶男人、就不能做心機婊了?男人還能正大光明地借口聊天,一句『好大哥』就能糊弄所有!」

你說得未免也太露骨了,還有那句「大哥」——

柯南:「……你不是在內涵誰吧?」

「我就是有內涵誰!」

她像終於可以一吐為快,眉毛倒豎,嘴如機關槍叭叭叭地說了一長串:「就是那個什麼若松俊秀——明明是情人節的聚會,卻從頭到尾都跟在司城屁股後面,害我根本找不到與他單獨交流的機會!」

喂喂。柯南露出半月眼。

小蘭無奈笑了笑:「若松前輩只是對司城君感到信服罷了……況且園子,你想和司城交流的話,完全可以來我們家啊。」

鈴木園子這時候又變得扭捏起來。

「那可不行,」她做出嬌羞表情,「人家可是女孩子耶,怎麼能主動呢!」

柯南:「……你不是一直在主動嗎?」

毛利小五郎皺着臉聽了半天,完全插不進口。他抻開雙腿、滿臉頹廢地癱在椅子上,悠悠一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