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空間蕩漾起一絲波瀾。

  • on 2022 年 9 月 14 日
  • 9 Views

被斬斷的水珠快速聚合!

似乎感受到了亭子那邊的動向,那些聚合的水珠竟然再次開始震蕩起來,隨後便朝雲空飛來。

而雲空則是繼續輕撫著古書。

盯着古書,他面色變得很是溫柔,但眼中卻爆發出了猛虎般的光芒。

至於一旁的水晶龍異動,他也懶得去關注。

這一刻。

在他的眼裏,書骨框架上的鍛金映射出的光芒如同耀陽般熾熱,卻又讓人根本移不開雙目。

雲空下意識對着古書深深吸了口氣。

驟然間,他眼前的那一小片空氣中的霉靈微微一滯。

隨後,那一小片空氣彷彿經歷了颶風般的摧殘,開始瘋狂攪動起來。

吸霉!

但在他看來,沒有霉味。

而是古書上,彷彿滲出一縷淡淡的芬芳飄漾在空中,讓雲空沉迷。

書香!

空氣中的小水珠,則是飄飄蕩蕩的,飛到了雲空眼前,在他眼前晃掃蕩了一下,隨後又砸入了小水池中。

水珠有吸收霉塵的作用。

當然,附着在書上的可不能直接吸收走,一方面也是為了增加古書的年代感。

另一方面,這水有靈!

當水珠落入小池子后,那白色石質小水池顫動了幾下。

看樣子是把霉靈給吞噬轉化了。

嗡!

顫動停止,隨後,那石質小水池竟然猛然爆發出了淡淡神光!

一股股濃郁的天地之力從水池中湧出,如同白霧一般朝四方擴散。

遠處的雲空皺了皺眉頭。

似乎覺得這水池中濺射而出的天地之力,對他來說很不舒服。

他朝邊緣處靠了靠。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有一股特殊的想法閃過自己的腦海。

雲空盯着那本厚實古書看了半晌。

隨後,他將古書拿起,朝四處看了看,二樓此刻無人。

然後,雲空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古書封面。

很多東西,手是感受不出來的,只有用舌頭去舔,才能舔出質感!

這是他對古書的尊敬!

舔完之後,雲空暗暗讚歎。

「不愧是古書,質感都這麼古樸。」

……

時間點滴流逝。

過了許久,雲空才輕輕將書合上,隨後偏頭故作思考狀,將視線投到了觀景玻璃牆外,眼神深邃,彷彿在欣賞美景一般。

而透明玻璃牆外,一片漆黑,此刻早已入夜。

外邊除了燈光點點,什麼都沒有。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玻璃反光很嚴重。

入夜後內看外,幾乎什麼都看不到。

在二層燈光的映射下,兩本古書邊框在反光玻璃上清晰映射出了幾個大字。

《被天狐一族魅惑后的自救心理學》

《古萬界社會雜談》

「可惜,為何人族的雜談這麼少?」雲空發出一聲不明意味的嘆息,隨後繼續眸子深邃的看着反光玻璃。

盯着那反光玻璃,雲空陷入了沉思。

「人界宗派林立,大多坐落於閉塞之地,是因為這樣能更好的吸收天地之力?

人界108城池,頂級強者極多,最強的是有多強?」

要是周圍有人見雲空這麼自問自答,那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這人經常如此。

至於圖書館徹夜通明,這點電,星海一中還是耗得起的。

不然都白瞎了那水晶龍了,這可是星海一中財力較為雄厚的體現之一!

而且,修士最需要的就是思考,有時候盯著書頁還不翻動,就這麼思考幾個小時,那是正常無比的。

……

圖書館下方,一位高二學員提着一個金屬小箱子有些急切的路過圖書館樓下,隨後下意識抬頭撇了一眼圖書館二樓,微微有些愣神。

「嗯,這個時候怎麼……雲空學長?」

本來沒怎麼關注那二樓的人影的,餘光看着有些熟悉,居然是雲空學長。

他一時間停下了腳步,陷入了沉思。

不是武考完了嗎?

他眼中的雲空學長這個時候…….不應該開着他們家的銘刻超跑和他那幾個朋友出去找武妹嗨了嗎?

這個時候,不應該做一回仙界浪里小白龍嗎?

雲空這人,他了解的很淺。

只知道此人有錢,喜歡裝,一修鍊就躺平,但境界出奇的高!

極高!

想到這裏,那高二學員瞳孔微縮。

「境界如此之高,經常做一些迷惑行為,是為了算計誰嗎?」

看來浪里小白龍這個稱號雲空是坐不上了。

如今的雲空,居然到現在了都還在圖書館偷偷看書!

這高三才武考剛剛結束,就開始學習銜接道院課程了?

「這麼說,是鐵了心要去紋修院了?」

可怕!

或許就是裝給別人看的。

畢竟雲空境界不低。

想到這裏,高二學員默默的搖了搖頭。

這幾位行為本身就古怪,誰知道又盯上哪位天才了,之前還被老校長吊打,結果過後又跟沒事似的,繼續生龍活虎的作妖。

當然,在人界所有人認知中的古怪。

那就等同於行為和有病的沒啥區別,不過他們應該介於正常和有病之間。

說是一個正常的修士患者也比較貼切。

但恰恰讓人捉摸不透的就是,他們幾個做的事情,又恰到好處,幾乎不過為。

修士眼中的不過為,就是不死人。

僅此而已。

因為,這幾人很喜歡打抱不平,專挑刺頭打!

雲空他們寢室有一位猛人,在校期間差點名留校史,據說當年的氣勢就嚇哭了一位低年級學妹!

如今的修士高中,武妹是不容易被嚇哭的!

個個心理素質頂天,看着你砍人都不帶吭聲的。

沒想到,居然還是被雲空寢室里那位神人嚇哭了。

可見,那位猛人是真的猛。

無法理解啊……。

「看來我的思想境界還有待提升!」

他雙眼微眯繼續盯着二樓的雲空看了好一會兒。

人家盯着反光玻璃都能深度思考,這是自己做不到的!

說明自己思想境界可能還不夠。

肉身境界高的人,那是自帶思想光環的。

想罷,那高二學員心中下定了一個很久以來就想做的決心,隨即乾咳一聲,盯着手中的金屬箱子,露出了詭異而妖嬈的笑容。

「嘿嘿嘿!」

是的,他決定了,要向這些天才學習。

人家吸收天地之力鑄9脈跟玩似的,這也是自己做不到的。

值得學習!

每一個天才背後,一言一行,或許都是一盤精妙無比的棋局!

這學員眼神堅定了一下,隨後又繼續變得詭異,嚇人,甚至竟然有了一些妖艷。

他笑眯眯的看着手中的金屬箱子。

這金屬箱子裏裝的可是靈田土壤!

靈田土壤,算上城主府的公田,其次就是諸天財堂手裏掌握的最多!

最後才是一些私我資源!

但擁有私我資源的人,一般是不願意出售手中靈物的。

自己修鍊都來不及,哪有機會給別人。

所以,靈田土壤的價格,那是真的寸土寸金!

「為了愛,必須捨得!」

是的,為了熱愛,他捨得買。

同時,這位學員也在不斷培養自己的另外愛好。

相比起種水稻,田中插秧,他也在逼迫自己愛上這些東西,比如給黑粗厚實的土壤留下一個草莓印。

就是種草莓!

想罷,這位學員腳下湧出一股股濃郁的靈紋之力,催發了一下,一路朝着寢室狂奔而去。

……

同時。

雲空也準備離開了。

圖書館二樓,雲空緩緩起身,朝二樓樓梯處走去。

一路走着,在他經過最後一個書架的時候。

突然間,雲空彷彿周身生風了一般,他先是微微側身仰頭將很是厚重的古書扔向了頭頂書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