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他的手指落下,昏暗的聖誕樹亮了起來,五彩繽紛的燈光和各種裝飾相映,看上去美輪美奐得像是在夢境中,一瞬間就奪走了他的視線。

  • on 2022 年 9 月 21 日
  • 9 Views

他忽然覺得聖誕節只要有人和他在一起那也是值得特意去過的。

「好了,不是困了嗎?我帶你回房間。」

清水熏和母親說了一聲后就拉著北條誠朝屋裡走去。

「熏學姐……」

北條誠走路都有點像是在夢遊了,臉還不時撞在清水熏的臀兒上,惹得她不斷皺眉。

「你今晚就睡這裡。」

清水熏把他領到了一間客房,毫不客氣地將他推到了床上,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北條誠一躺到軟綿的大床,困意就達到了巔峰,幾乎是瞬間就要睡過去。

不過在感受到手中握著的溫軟要抽離時,他還是下意識地將之握緊,不願意鬆開。

「熏學姐。」

他輕聲喊著清水熏的名字。

「有什麼事嗎?」

清水熏看著北條誠那半合著的眼睛,知道他已經有點睡得迷糊了,所以語氣也沒有平時那麼冷漠。

「非常感謝你願意帶我過聖誕節,這還是第一次,稍微有點驚喜的感覺。」

他半夢半醒的呢喃著。

「所以呢?」

清水熏看著他稚嫩的臉龐,感覺到了握著自己手的力度逐漸消失,意識到他已經睡著了。

「還是喜歡你……」

北條誠夢囈著。

「我沒聽清。」

清水熏的臉色明顯軟了下來,把臉龐貼到了他唇前地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愛你……」

北條誠在她引導式地詢問下說著夢話。

「是真的嗎?」

清水熏眯著眼睛地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臉頰。

北條誠沒有再回應。

房間內只剩下平穩的呼吸聲。

「真是像個小孩子。」

清水熏扁了下嘴唇,然後站起身離開了房間,隨後「聖誕老人」來了一趟。

……

「熏學姐的味道……」

北條誠感覺自己睡了很香甜的一覺,在醒來的時候,他的嗅覺第一時間就將捕捉到的熟悉氣味告訴了他。

他察覺到自己臉上好像蒙了什麼東西,有些茫然地睜開眼,遮擋他視線的是質地上乘的黑色絲襪。

輕薄的沒有重量一般。

「熏學姐的襪子?」

北條誠回過神來,抬起手拿起了臉上的褲襪,自床上坐了起來。

「就是昨天穿的那條吧?」

他從剛才聞到的甜膩氣息確認了手上的東西原汁原味。

「惡作劇嗎?」

北條誠一臉的問號,他不覺得熏學姐會在他睡覺的時候,做出把穿過的襪子放到他臉上這種沒有傷害力的惡搞。

「誒?」

他忽然注意到了一點,貼在他臉上的似乎是大腿的部分,再往下好像還放著什麼。

「這是……」

北條誠提起了絲襪的末端,這曾經包裹著熏學姐的足部的布料中,放著一塊格外眼熟的腕錶。

「聖誕禮物?」

他反應了過來,在孩子床邊的襪子里放禮物,這是聖誕節的習俗,不過到了他這裡,怎麼就變得像是大人的情調遊戲了? 哈迪告辭賈尼尼時,已經是深夜一點鐘,賈尼尼卻沒有休息,獨自在書房坐了很久。

約翰遜總統連任,或許還有變數。

可現在馬歇爾計劃就在眼前,這是實實在在的利益,這麼大的利益,賈尼尼怎麼可能放棄。

什麼共和民主,都可以放在一邊。

加州財團必須加強與哈迪的聯繫。

賈尼尼把助理叫過來,「你去通知其他家族族長,就說有緊急事情需要商議,明天早上8點來莊園。」

助理領命出去通知。

第二天一大早,財團幾位大掌門人紛紛來到賈尼尼莊園,眾人來到後院,這裡有一個花園,人們坐在花園聊天。

賈尼尼看了一眼眾人,道:「昨天總統迎接酒會後,我和哈迪一直聊到凌晨一點多,他告訴我一個消息,馬歇爾歐洲援助計劃,約翰遜總統有意組建一個私人考察團,哈迪拿到了三個團隊名額中的一個。」

「另外兩個名額是洛克菲勒和花旗集團。」

在座的都是加州財團其他企業掌門人,聽到賈尼尼這幾句話,立刻明白了很多事情。

馬歇爾計劃涉及資金兩百多億,這是一筆超大生意,他們可以賣出大量商品,還可以在歐洲投資,很多都是國家級項目,只要上車就能賺錢。

哈迪是三個團隊其中之一的領導者,有權利決定加州財團是否可以上車。

「我叫你們來,就是想商議一下哈迪的事情,我先說說我的想法,哈迪之前雖然加入財團,可只是財團的外圍合伙人之一,我覺的有必要更進一步,讓他進入財團核心層。」賈尼尼道。

並沒有人跳出來反對。

這裡都是明白人,知道哈迪現在手裡握著的東西,對他們有多大的好處。

如果真的加入歐洲考察團,他們的企業可以接到超大訂單,可以放貸,可以在歐洲投資,他們的企業資產會有一個飛躍式的提升,這是資本家夢寐以求的東西。

以前他們支持杜威,不就是在謀求這些嗎,現在哈迪帶來的,比他們想要的還多得多,他們怎麼可能放過。

「這個消息已經確定了嗎?」有人問道。

賈尼尼淡淡道:「今天早上我和洛克菲勒那邊通過電話,洛克菲勒總裁告訴我,他們正在組建團隊中,挑選財團中適合在歐洲國家投資的公司帶過去。」

「我們能分到多少?」又有人問道。

「哈迪說沒有限額,投資多少看各自團隊能力。」賈尼尼道。

聽到這句話眾人都很高興,按照能力他們雖然干不過洛克菲勒和花旗財團,可總比限制只給一些要強得多。

這時有人道:「那總統選舉那邊,我們是不是要改換陣營?」

賈尼尼看看這人,微微搖頭道:「不用公開表示支持,而且現在也沒必要,哈迪已經頂在前面,為咱們爭取到了利益不是嗎。」

人們一想確實是這樣。

「我同意哈迪進入核心層。」西北銀行董事長第一個開口道。

「我也同意。」安全太平洋金融公司董事長點點頭道。

「我也同意。」

「同意。」

幾個人全部表示同意后,賈尼尼道:「那現在咱們商議一下給哈迪多少股份。」

加州財團的核心就是美洲銀行,核心層就是掌握美洲銀行股份的幾大家族和企業,賈尼尼家族,西方銀行公司,安全太平洋公司,舊金山財團,克羅克國民公司等。

掌握股份最多的就是賈尼尼家族,佔23%股份,其他個家族企業都有百分之十幾股份。

同意哈迪進入核心層的意思,就是讓哈迪拿到美洲銀行股份,真正進入核心決策層,可以決策加州財團的走向,而不是只是財團外圍一個負責賺錢的分支企業。

「百分之五怎麼樣?」有人道。

「我感覺有些少了,如果不能讓哈迪動心,他完全可以把歐洲投資交給其他人,那對我們會是一個沉重打擊,我覺得必須拿出讓哈迪動心的籌碼。」有人道。

「最少百分之十以上,否則哈迪不會看上,我一直感覺哈迪是個有遠見的投資者,相信他今後能為財團發揮更大作用。」有人道。

如果約翰遜連任成功,在位四年時間,哈迪能爭取道的利益肯定比現在多得多,他們很需要哈迪這筆政治資源。

就好比當初黑幫家族願意花錢買老教父的政治資源一樣,他們也願意花錢買哈迪的政治資源。

最後商議的結果,決定給於哈迪12%美洲銀行股份,這個股份不多不少,處於中游水平,相信足以讓哈迪滿意。

以前沒人如此在乎哈迪,在他們眼裡,讓哈迪加入只是擴充加州財團的實力,可現在,他們必須考慮哈迪的意見,因為他現在手裡握著他們想要東西。

只有當你讓別人有所求時,你在別人眼裡才有價值。

哈迪正在舊金山比爾的公寓,比爾人在洛杉磯,哈迪老實不客氣的住進來。

鈴鈴鈴~!

電話鈴響起,哈迪的助手拿起來接聽,說了幾句話後來到哈迪身邊輕聲道:「哈迪先生,賈尼尼先生請您過去,說財團的幾位董事都在,大家想和您一起聊聊?」

哈迪估計事情成了。

當約翰遜說出歐洲考察團計劃時,哈迪就在腦子裡瘋狂構建,看如何把這件事情發揮到極致。

權衡到最後,哈迪覺得還是與加州財團合作對自己最有利,當然,他也必須讓加州財團付出自己滿意的籌碼。

哈迪再次來到賈尼尼莊園,見到了加州財團幾位核心大佬,和眾人打過招呼后哈迪坐下。

在這些人面前,哈迪現在完全有平起平坐的資格,而不是所謂的外圍企業。

這一點很重要。

比如加州財團,以美洲銀行為核心運行,真正的核心圈,就是掌握美洲銀行的這幾位大佬,其他還有上百家企業,只能算是合伙人企業。

洛克菲勒財團內大小家族幾十家,外圍更有幾百家企業,可核心無疑是洛克菲勒家族,其他大財團也是如此。

「哈迪,能和我們詳細說一下考察團的事情嗎?」克羅克國民公司董事長說道。

「沒問題。」

「約翰遜總統的意思,這次援助歐洲,不能只依靠政府的力量,民間也可以發揮極大作用,現在歐洲什麼都缺,正是大家賺錢的好時機,政府援助的錢,那些國家必然要換成商品,而放眼全球,現在能提供這麼多商品的國家只有米國,所以這筆錢咱們還可以賺回來,而且還拉動了國內的經濟,可謂一舉三得。」

「我想大家都知道,誰能第一時間得到這些訂單,誰就能賺大錢,這可是一塊兩百多億美元的蛋糕。」

「比如克羅克公司,你們是西部最大的農產品公司,糧食、蔬菜、水果、肉類、魚類、草料,這些都是如今歐洲國家急缺的東西,國家級的採購,您覺得會是怎樣的訂單?」哈迪看著克羅克老闆問道。

克羅克董事長激動的點點頭。

那決定是一筆筆超大訂單。

哈迪又看向賈尼尼和西北銀行董事長,「比如咱們的銀行,美洲銀行、西北銀行、富國銀行,可以向其他國家提供國家級貸款,那些歐洲國家現在太缺錢了,二戰把他們的國家打爛,也耗光了他們的國庫,現在二戰結束想要建設卻沒錢,我相信咱們過去,他們一定會非常高興。」

賈尼尼幾人點點頭。

他們自然知道這些國家缺錢,可以前卻不能隨便借,也不敢隨便借。

現在有國家做保障,這筆錢完全可以借出去,銀行就是靠放貸賺錢的,只要有保障多少錢他們都敢貸給對方。

「再比如建材、鋼鐵、水泥、木材等產業,他們原先的家被炸爛了,需要重建,這些物資肯定會大量進口,還有汽車、油料、各種各樣的物資。」

「當然,如果他們需要,也可以談談軍火生意,給集團的軍火公司爭取到訂單。」

「二戰後咱們產能過剩,國內無法消化那麼多東西,還出現了下崗潮,其實國家這樣做,是為了消化國內過剩的商品,或許還有政治原因,這些咱們可以不管,對咱們來說,絕對是賺錢的好機會。」

眾人一起點頭,很認同哈迪的觀點。

「第一次歐洲之行,除了經濟合作委員會帶著國家援助過去,約翰遜總統準備組建三個民間考察團團隊,跟著經濟合作委員會一起過去,他們負責國家層面的交流,咱們負責民間方面的交流。」

「據說那些國家已經準備好投資名單,過去咱們可以挑選可以投資的企業,這樣的機會簡直太難得了。」

「約翰遜總統把其中一個團隊給了我,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咱們財團的企業,如果有想要加入的可以報名,我覺得合適就準備帶上,當然,如果諸位沒興趣,那我找其他人合作。」哈迪道。

怎麼可能沒興趣,這麼好的賺錢機會,這些人絕對不可能放過。

都是老狐狸。

哈迪說這話,他們怎麼能聽不出,哈迪是在讓他們出條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