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仍是一副有禮有貌的樣子,可是看她的目光像是帶著油膩,像要把她衣服扒光來看一般。

2020-11-04By 0 Comments

葉靈皺著眉抗議這樣的目光,可是沒用。

「知畫妹妹,今天來找姐夫,是想和姐夫做些什麼嗎?」

葉靈看看周圍,這常樂坊人來人往,只是她選了個比較遮掩的角落,畢竟要談的事比較隱私。

可是這人……葉靈眯眯眼,衡量對方的力量值,雖然不致必勝,但脫身還是做得到的。

想到這,葉靈也不跟他委婉:「你是不是打了我姐?」

「打?」溫孝義一愣,隨即饒有興趣的呵笑一聲:「你知道什麼是打嗎?」

「我跟你姐成了親,夫妻之間的事,你也有興趣了?哦,也對,畫兒妹妹也到了該嫁人的年紀了……」

「畫兒妹妹,有句話叫打是親罵是愛,我跟你姐的情意,你是不是想知道的詳細些?我可以教你呦……」

葉靈決定!以後誰也不準再叫她畫兒! ……

對劉帥帥林逸還能貧嘴兩下,可是對威爾,林逸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傢伙是正兒八經的歐洲古典貴族的後輩,幽默是有的,可是對貧嘴這種事情一點也不理解。

「你這次來有什麼事情嗎?有事就說吧!」林逸看到林若煙上了樓梯,這才對威爾道。

威爾收斂起來了他那有些放蕩不羈的笑容,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鐵狼,鐵狼現在準備對付你了!」

「嗯?」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不屑道:「他鐵狼已經被我打的一敗塗地,怎麼,現在還敢和我交手?」

「如果是鐵狼一個人,那倒沒有什麼害怕的,可是我聽說鐵狼聯合了幾大雇傭軍,在中東那邊展開了各種狙擊,把銀狐打的四處亂竄,現在已經逃到大月氏去了,估計一年半載是不敢回到中東了!」威爾冷聲道。

「哦?」林逸來了興緻:「你說說,是哪些人?」

「科威爾的猛虎雇傭軍團,灑斯爾的北歐紅星雇傭軍團,萊斯的東非沙漠孤鷹雇傭軍團,還有薩博威的小亞雇傭軍團!」

聽著威爾說出來的這些名字,林逸的語氣當中儘是不屑:「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這些人啊,全部都是手下敗將!」

「話倒是不錯,可是這些人聯合起來,那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實力呀!」威爾深吸一口氣:「當然,對我們來說肯定不會怕他們,可是我們手下的那些兄弟都還在中東那邊打拚呢,總不能不管他們,任由這幾大雇傭軍團聯合起來屠殺吧!」

林逸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一個麻煩事,這樣,你先去中東那邊穩定住局勢,剩下的交給我,怎麼樣?」

威爾只好應聲道:「只能這樣了,你現在也上點心,免得到時候一不留神被人陰了!」

「嗯!」我知道了,林逸應了一聲,笑著道。

威爾擺了擺手,也不再說什麼了。

沒一會兒林若煙回來了,幾個人在一起說了幾句話,然後林逸和林若煙就離開了,倒是威爾,繼續用他那出色的語言能力和裡面的那些大小姐和貴婦說這些什麼。

開著車子,在半路上,林若煙望著林逸那聚精會神開車的模樣,忍不住道:「林逸,你就這樣一直給我開車多好啊,也別天天出去惹禍了,惹了禍,又害得人家為你擔心,真是的!」

林逸笑著道:「沒辦法,有時候總是會得罪一些人,誰讓我這人不屬於那種忍氣吞聲的人呢?」

說著林逸還聳了聳肩膀,看的林若煙一陣無奈:「那你就不能少惹點事?龍老爺子把你關了起來,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好了,我知道了,老婆大人,以後我不會了!」林逸趕忙舉手求饒,女人嘛,有時候啰嗦了一點,而且愛擔心一些不用擔心的事情,但這就是女人,這樣做都是為了男人,林逸可以理解的。

林若煙點了點頭:「那以後要多聽話,變成我的小乖乖!」

「啊?」林逸一腳踩住了剎車,「嗤啦」一聲,車子劃了過去,然後吃驚的望著林若煙:「小乖乖?」

「對啊,不是小乖乖是什麼?」林若煙笑著道。

在中東鼎鼎大名刀鋒雇傭軍團的首領,黑榜第一殺手,居然變成了一個小乖乖,這傳出去有誰會相信嗎?而且……而且這也太不配套了呀!

林逸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趕忙道:「趕忙換一個稱呼吧,這個稱呼我實在是受不了!」

林逸的心中也是有些納悶,林若煙以前都是冷冷的,可是現在居然還學會開玩笑了,而且能起出來一個這麼讓林逸膽戰心驚的外號,那也是沒誰了。

「不願意那就算了!」林若煙不再去看林逸,又恢復了平日里那冷冰冰什麼也不在乎的模樣。

林逸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林若煙的表情硬生生的逼了回去,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把話咽到了肚子裡面,也不知道這林若煙到底是怎麼了,不過這起碼說明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發掘到了林若煙這樣的一面,也是不容易。

林逸一直想的就是撥開林若煙那冷冰冰的外表,看到林若煙內心的冷暖,雖然現在一直很失敗,不過林逸相信,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不過說起來兩個人正式成為男女朋友也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了,可是期間除了親親抱抱什麼都沒有發生,林逸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當然了,就算是再迫不及待,林逸也比誰都要清楚,他現在如果強來,林若煙確實不會拒絕,可是那樣也會給林若煙留下來一個不好的印象,林逸要等,等到林若煙同意的那一天,雖然那一天還很遙遠,但林逸相信,只要繼續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成為可能的。

……

戚氏集團。

戚凌薇正坐在沙發上面翹著二郎腿,手上捧著一杯也不知道是多少錢一瓶的高檔紅酒,當然了,戚凌薇這樣等次的人,肯定不會喝那種幾十塊錢幾百塊錢便宜的酒。

望著對面的林逸,戚凌薇挑了挑秀眉:「算你小子有良心,我以為你小子都不會來了!」

「那怎麼會,」林逸乾笑一聲:「就算我林逸再不是人,也不能忘了戚大小姐您對我的幫助呀,那豈不是太不像話了?」

戚凌薇沒有說什麼,只是推了推面前另一個高腳杯:「來,陪我喝點!」

「好!」林逸笑了笑,坐在了戚凌薇的身邊,不動聲色的攬住了戚凌薇那盈盈一握的柳腰,然後端起面前的紅酒輕輕的抿了一口,忍不住道:「好,美酒配美人,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呢?」

戚凌薇瞪了林逸一眼:「你這叫得了便宜還賣乖!」

林逸聳了聳肩:「那怎麼可能,我可不是那樣的人。」

戚凌薇感受到柳腰上面林逸那溫暖的大手,眼睛開始迷離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

看到戚凌薇這個模樣,林逸趕忙道:「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還不是洪天集團和青龍集團的事情,我的人手死傷慘重,每天我都幾億幾億的在裡面賠,尤其是地盤,已經丟失了大半,再過上十天半個月,估計我戚氏集團都要搞成青洪集團了!」

戚凌薇忍不住抿住了小嘴唇,表情當中儘是傷感,戚氏集團成立到現在,渡過了多少風風雨雨,她也注入了不少的心血,可是現在想起來就要歸了別人,心裡頭自然有些不太是滋味。

林逸哪裡能不明白戚凌薇的心思,當下道:「我說過了,這件事情我管了。」

戚凌薇搖了搖頭:「林逸,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是雙拳難敵四手,再說了,你能幫我一次,難道還能一輩子一直這樣幫著我,算了吧,不如把這些負擔都交出去,反正現在賺的錢我已經不少了,足夠我過下半輩子,然後養幾個小白臉了!」

「養小白臉?」林逸愣了一下,沒好氣道:「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一方面的愛好!」

「怎麼,這方面的愛好都不行嗎?」戚凌薇沒好氣道:「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有什麼愛好和你有什麼關係?」

戚凌薇這是在賭氣,她一直再對林逸示好,可是林逸一直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各種事情糾結到了一起,戚凌薇的心情自然不好了起來,也說出了這種自暴自棄的話。

看到戚凌薇端起高腳杯還要喝,林逸一把奪走了戚凌薇手中的高腳杯,揚起脖子一飲而盡,然後冷聲道:「你給我好好的,別惹我生氣,不然我可會揍你的!」

「你揍我?來呀來呀,你有本事就來呀!」

酒不醉人人自醉,戚凌薇沒有喝多少酒,可是心裏面已經有些醉意了,所以說出了這些略帶酒意的話。

林逸氣的也是渾身發抖,當下一把把戚凌薇摁在了沙發上面,伸出手來對著戚凌薇的屁屁就招呼了下去。

第一下下去,戚凌薇立刻就住嘴了,粉嫩的俏臉之上儘是酡紅色,也不知道是因為羞澀還是因為喝酒喝得。

緊接著第二下……第三下……

戚凌薇的臉頰都紅到了耳根子上面,抿著小嘴唇,有些委屈道:「林逸,你……你欺負人,你打我,我……我……」

「怎麼,我就打你了,你能怎麼樣?」林逸輕哼一聲,又是打了幾下。

「我……我哭……」

話音剛落,戚凌薇的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翻身過來,粉拳不停的招呼林逸那寬厚的胸膛:「你壞,你打我……我也要打你,我打你打你打你……」

感受著戚凌薇的捶打,如同按摩一般,林逸卻並不阻擋,現在戚凌薇的心情確實有些不太好,也許這樣能發泄發泄她那負面情緒,過一會兒就好了。

果然,打了一會兒,戚凌薇也有些累了,住手了,抿著小嘴唇,緊緊的盯著林逸,抽噎道:「林逸,別人都欺負我,你也欺負我……」

林逸最害怕女人的眼淚了,更何況這個曾經對不起的女人呢。

「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林逸無奈道。

「我說你欺負就欺負了!」戚凌薇嘟著粉嫩的小嘴唇道。

「好好好,你說欺負就欺負了,戚大小姐,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還不行嗎?」林逸趕忙舉手投降,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戚凌薇輕哼一聲:「這還不錯,你要是繼續說,我還打你!」

看到戚凌薇這個模樣,林逸一點氣都生不起來,反倒是有些無奈:「我說戚大小姐,你可是號稱咱們華海的大姐大,可能整個華海所有人,包括陳彪那些手下都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一面吧!」

「哼哼,我最脆弱的一面只展示給我心中最喜歡的那個男人!」戚凌薇也不知道鬼使神差還是怎麼的,居然說出了這番話來,說完之後就有些後悔了,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滾燙不已。

林逸聽著戚凌薇的話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戚小姐,你幾次三番的對我示好,我林逸也不傻,哪裡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啊,只是我已經傷害過你一次了,我不想再傷害你第二次了!」

「你熟視無睹才是我的傷害!」戚凌薇借著酒勁道:「還有啊,你以前傷害了我那麼多次,也沒說補償我,尤其是那一次,弄的我可疼可疼了,我……」

聽著戚凌薇的話,林逸滿頭黑線,這戚大小姐可能是真的有些喝多了,說話都口不擇言了,還什麼可疼可疼了,無語……

…… 葉靈忍住沒有揍人!

回家的時候,把身上的衣服全扔了!以後絕對不要再見這個人!

興沖沖的她本想找母親,但母親的態度讓她遲疑,她決定找父親!

父親卻在二姨娘屋裡,有人攔著不讓她進。

葉靈等在外面。

外院里,小弟蹲在花叢邊。

葉靈走過去,發現他的目光不是花,而是地上的螞蟻。

「二姐。」

從她的鞋子往上看,見到臉才喊了人。

「你在做什麼?」葉靈也蹲下來。

劉家隆不語。

平時沒什麼交流,不跟她說也正常。

或許是她陪得有些久了,劉家隆問她:「你來找爹?」

「嗯。有事。」葉靈看人有跟她說話,就微微笑了笑。

劉家隆又回去看他的螞蟻。

葉靈也沒起身,就一直陪他蹲著,直到屋裡恢復了爹的說話聲。

進去的時候,二姨娘含羞帶慎的正跟爹爹在說話,看到葉靈,遲遲才給了她一個眼光。

劉信誠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聲。

葉靈垂眸,「爹,我找你有點事。」

「嗯,你說。」

葉靈看了看人,「可以到書房說嗎?」

氣氛有一瞬冷凝,眼神來來去去,但葉靈堅持。

劉信誠點了頭,然後帶著走了出去。

在門口的時候遇到劉家隆,後者叫了一聲,然後自覺站到一邊去。

葉靈經過的時候看了他一眼,可是劉家隆一直低著頭,不理任何人。

倒是後面跟來的二姨娘教了一句:「跟爹和二姐說再見。」

劉家隆乖乖的說了。

葉靈點頭跟著爹離去。

路上。

「畫兒……」

「爹,以後叫我知畫吧。」下午的驚嚇還沒過去。

劉信誠看了她一眼,沒有追究。

「好。畫…知畫,找爹什麼事?」

葉靈看爹並沒有打算進屋聊,於是停下腳步說了姐姐的事。

「你姐真被打了?」劉信誠緊皺著眉。

葉靈點頭:「我看見姐手上的傷,之前姐也說過,溫孝義對她不好的事,下午我還去問了溫孝義……」

「你一個人去見他?」劉信誠目光一凝。

「爹,我是想去問清楚……」

「你一個女孩家像什麼樣!你娘沒教你這些規矩嗎?!」

「爹,娘有教,我知道。只是姐這樣被傷害,我們不應該幫她嗎?」這才是重點好嗎?

「溫孝義他……承認了?」父親的目光帶著很深的考量。

「他……他說那是夫妻間的……樂趣……說打是親罵是愛……」

葉靈有些難為啟齒的重複那些話。

劉信誠深深看了葉靈片刻,然後對她說:「這件事我知道了。以後你不準再一個人出去見任何男子,如果爹知道有第二次,那你就在家待到出嫁那天!」

「可是爹……」

「沒有可是!你姐的事爹會去處理,你在家做你該做的事,該學的該練的一樣都不能落下!」

「爹,你一定要好好查清楚,如果姐姐真的過得不好就讓她回來……」

「你姐已經出嫁。出嫁從夫,除非死,否則別想離開夫家!」

「爹?!」

葉靈看著拂袖而去毫不留情的親爹,有些無法消化他剛剛說出來的話!

那是他的親生女兒啊?! 葉靈看著越來越爆燥的家人,有些淡然。

與父親的焦頭爛額相對,母親更多的是針對。什麼都針對,連個擺在路邊的花盤都會咒罵說是誰想陷害她擋她的路,後來追問是某個僕人太匆忙於別的事而臨時放在路上,忙著別的事就忘了放好才造成的。

一場誤會,可是沒有人覺得自己說的話過分或者不對,僕人被罵,各人散去。

這個家,似乎更像一個鬧市,鬧笑話的鬧。

葉靈在策劃離開。

原主想好好活下去,可是這樣的環境,實現不了她的願望。

杜玉欣來看她的時候,葉靈請她幫忙把首飾都典當了換成銀票給她。

可是她帶東西出去的時候,遇到了在大門那邊的母親,母親看見她拿的東西就問了句是什麼。

葉靈還來不及阻止,杜玉欣就感動的告訴母親:「知畫姐姐為了幫補家裡,把她的這些首飾都拿去典當了,換成銀子幫助家裡!知畫姐姐這麼有孝心,梅姨你們真有福!」

「典當?」

母親拿過杜玉欣手裡的東西一看,的確是她的東西。

母親凝視了葉靈片刻,然後點頭,「知畫有心了,這樣吧,我那裡也有一些,一起拿去吧。」

於是,變成了三人行。

於是,所有的銀票都被母親保管了。

於是,她連離開的唯一資本也沒有了。

策劃失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