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林逸發火了,可櫻子的心情和以前截然不同,她覺得這樣正是因為林逸在乎她。

2020-11-06By 0 Comments

林逸則是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人人都想享受齊人之福,可是齊人之福哪裡是那麼好享受的啊,要考慮每個人的想法,害怕傷到誰,真是頭疼啊!

做人難,做男人更難,不過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成功的解決了今天的事情,櫻子沒有見外,美姬子也沒有受了委屈,這對林逸來說已經足夠了,他可不能奢求的太多了。

…… 陸夏初沒有應好,也沒有否決。

但某些種子,就這樣撒在了他心裡。

和她上遊戲的時候,說說笑笑,像一個陽光活潑的少年,那是她喜歡的模樣。因為她說:你這樣多好。

陸夏初的日子過得越來越自閉。

而葉靈,有時候也真的是心煩。

她真的沒見過這麼能吵的人,半句不到就能說個半天,似乎他們空閑的時間都拿來吵架了……

這樣的父母,真的不考慮一下孩子的感受嗎?

讓這樣的孩子以後怎麼敢結婚?

如果兩個人如此不幸,那一個人過自己的日子不就好了?

當陸夏初說,他也是一個人在家時,她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像同是沒爹疼沒娘愛的孤獨人兒。

「你要不要出來走走?」好歹也是任務對象,她該關注一下的。

「去哪裡?」

「你喜歡呀。」

「沒有喜歡的。」

「哎呀,年輕人,不要這麼有氣無力的嘛,要不,我們去爬山?」

「大中午的去?」

「好像也不太好噢,那,逛街?」

葉靈一直給建議,但是陸夏初就是不接。

等葉靈自己都沒頭緒了,看見他發來三個字:「我餓了。」

葉靈看看時間,才十一點。

「早餐沒吃?」

「嗯。」

葉靈想念叨一翻,發現自己好像也剛吃不久。

「要不,出去吃東西?」

葉靈也就隨便吃了點,還可以再吃。

「不想動……」

「那你自己在家煮個面什麼的唄。」

「不想煮……」

葉靈看著一個個的省略號,彷彿看見了耷拉著臉眼睛愛張不張,一副沒睡醒,然後飢餓感已經醒來的陸夏初。

「家裡沒人?」

「怎麼會有?」

唉,葉靈嘆氣,看看自己空空的家,不是同病相憐是什麼?

「那你想吃什麼?我給你買過去吧?」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關愛一下失落兒童也可以的。

「你過來?」

「不方便。」

「方便!我爸白天都不回來」

彷彿看見了一隻從床上跳起來的陸夏初。

有精神了?

吃的還沒到呢。

「想吃什麼說吧?」葉靈好人做到底,「算了,現在過去應該是午飯時間,我乾脆買午飯好了。」

「好!」

葉靈問了三遍,發現他還是沒說要吃什麼,她都收拾好準備出門了。

「我看著買吧。不然你想到再發信息給我,不過要快點哦,要是我已經買了就不變的了。」

「你買什麼我吃什麼。」

「好的。等著。」

「嗯。等你。」

陸夏初喜出望外到有點不知所措!

她要來自己家了……

這份喜悅,到葉靈進了門,似乎還沒有緩過來。

葉靈看著人對著自己一直傻笑的樣子,情不自禁的笑道:「怎麼?傻了?」

「只是開心。」

陸夏初接過她手裡的東西,嘴角一直翹著。

「餓了吧?我就買了快餐,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葉靈把東西拿出來擺在餐桌上。

「你去盧家媽媽買的?」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陸夏初一看飯盒就說道。

「嗯,他們的東西還可以,又不貴,你想吃哪份?」

陸夏初挑了一個。

葉靈笑嘻嘻的打開另一個盒子:「我還買了個小披薩,有段時間沒吃了……」

「那邊挺遠的,也不好坐車……」

「沒事,踩共享去的,多方便不是?」

「你一路踩單車過來?」

「對啊。」沒見她一進門就把外套脫了嗎?熱了已經。

陸夏初欲言又止,最後說了聲謝謝。

「別客氣了,反正一個人吃也是吃,兩個人吃也是吃。」

她覺得自從當了樂星語之後,消費觀念都跟著改變了,以前那麼愛錢的她,花起錢來也並沒有摳門,可能一來就習慣了使用手機付款,出去的都是數字,直觀的錢數就沒了,看重感就少了吧?

而且,她手機里的金額總數相對於花出去的那個好像零頭一樣,不被重視不是正常的么?

為自己花錢找到了理由,她也不去糾結什麼,反正也沒亂花。現在請這人吃一頓,只是一點小小的付出,不算得什麼。

陸夏初邊吃邊和她聊。

隨意的話,隨意的聊。

她似乎也不介意嘗一嘗自己盤中的食物,他也嘗試著往她的盒子里挑一兩塊自己喜歡的菜。

兩人不知不覺的靠近,她似乎並無發覺。

陸夏初垂垂眸,掩下自己有些炙熱的眼神,這樣姿意的一餐飯,他多久沒在這個家吃過了?

葉靈等兩人都吃完,捋起袖子就把餐盒收拾乾淨,把桌椅擦乾淨擺好。

惹上總裁,妻子欠收拾 陸夏初在旁邊看著她做。

葉靈笑了笑,果然是家裡寵著長大的男生,對家務事都袖手旁觀的那種。

她擦乾淨手,走向客廳。

進門的時候她就發現,這至少有兩百平的屋子,客廳也是寬敞明亮的。

「你們家真寬呢。」

「你們家也是自己的房子吧?」

葉靈點頭。

「不過聽說還在還貸款。」這些事父母倒是不會告訴她,大多的信息,都是吵出來的。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多問什麼,每天聽著就知道個大概了,稍微不懂的,問一問母親,也會套出很多信息來。

每次看她們吵,都感覺是老母親看著自己兩個兒女互不相讓一樣,偏偏又不能說誰不是。她感覺自己還是不太適合處理別人的關係,純粹是那種理好自己就好的人。

「這個,也還在還。」陸夏初也不隱瞞。

「沒事啦,他們還行。」兩家的房子都買得早,所以貸款也不算高,以他們的收入不太構成壓力,葉靈也是因此才沒有去管這方面的事情。

對於這兩家人來說,缺的不是錢……

陸夏初看著她,不說話。

「幹嘛?」葉靈斜眼看他,像不知在打什麼歪主意的樣子?

「要不要看電視?」

「啊…嗯…」葉靈打了個呵欠,吃飽犯困?看看時間,果然是午睡到了,這身體真是報時器一樣,該睡要睡,該吃就餓。

「困了?」陸夏初明知故問。

葉靈瞥了他一眼,點點頭。

「我先回去睡了……」

「要不,你到我床上睡一會吧,睡醒了陪我玩遊戲,反正你下午也沒事,免得跑了。」陸夏初看著她,掩下眼底的光,循循善誘的建議道。 ……

第二天一大早,美姬子早早的就起來了,起來之後也沒什麼事情做,就幫櫻花玉去做飯,可美姬子也不會做飯,只是幫忙打個下手,櫻花玉的嘴角掛著一絲笑容,上下打量了美姬子一眼,敏銳的察覺出來了一絲不同,連櫻子這種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都看出了美姬子的不同,更何況櫻花玉這種經歷了無數風浪的女人呢?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美姬子,你不會……」櫻花玉好奇的問道。

一言既出,美姬子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瞬間浮現了一抹羞紅,趕忙道:「沒,沒有,我什麼都沒有,你別瞎猜!」

櫻花玉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看看,我話都還沒說完呢,你就說我瞎猜,你呀,還是太單純了,根本不會說謊。」

美姬子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紅暈更深,加上昨天,她都不知道她的小臉蛋紅了多少次,此時只是低著小腦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櫻花玉則是沉聲道:「既然你已經和林逸發生了關係,那就註定你們兩個人的關係不一般,不管怎麼樣,都希望你沒有做錯選擇,林逸可不是一般的男人,這個人怎麼說呢,別的地方都好,就是有些太花心了,簡直就是我們女人的剋星,不過他也是個不錯的男人,很會照顧人的,跟著他也沒錯。」

「姐姐,你的鍋快要糊了!」美姬子再也聽不下去了,如果櫻花玉這樣說下去,美姬子恐怕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櫻花玉笑了笑,她也有些溺愛美姬子,要是換成別的女人,她才懶得說這些呢,不過美姬子的臉皮子太薄了,這種話題根本探討不下去,櫻花玉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說再多也要看美姬子聽不聽,不過美姬子是一個單純的好姑娘,林逸雖然花心,可是不負心,美姬子跟著林逸,也算是有個好歸宿吧,試想一下,如果美姬子要是跟了別人,櫻花玉恐怕還要替美姬子擔心一下,害怕美姬子過的不好。

盛夏綻放 沒辦法,美姬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管受了什麼委屈欺負,都只會默默的咽到自己的肚子里,不會告訴任何人,以前要不是櫻花玉一直在背後默默的照顧美姬子,恐怕美姬子早就被人給整死了。

林若煙等女人從樓上走了下來,她們到了上班的時間,吃完早飯就要上班了,林若煙一如既往,穿著打扮非常的高貴,不過在這別墅之中,林若煙的表情不像在公司那般冷艷,相反特別的親和,此時看到美姬子和櫻花玉兩個人在那裡忙做早餐,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這些日子以來,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吃完了早飯,林若煙準備起身,望向了一旁的美姬子:「美姬子,今天你和我一起去嗎?」

自從來到藍氏城,林若煙的安全一直是美姬子照顧的,不過林若煙並沒有把美姬子當成自己手下的保鏢,而是當成姐妹一般。

美姬子則是俏臉一紅:「今天不太方便,明天吧!」

林若煙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了美姬子一眼,卻並沒看出什麼來,雖說林若煙非常聰明,可林若煙畢竟是一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哪裡能看出美姬子有什麼秘密呀,當下只好點了點頭,應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反正這段時間又沒有出什麼事情,再加上月無瑕對她的公司保護的特別好,所以美姬子去不去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林若煙沒有看出來,一旁的月霓裳看了出來,月霓裳和美姬子的關係特別好,趁著林若煙走過去拿東西的時候,對著美姬子挑了挑秀眉:「美姬子,你可是背著我們辦了一件好事呀!」

「啊?什麼好事?」美姬子明顯愣了一下。

「行了,別騙我了,不管,今天晚上你要請客,等我下班的時候給你打電話,就這麼說定了!」月霓裳拍了拍美姬子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了。

倒是美姬子,臉色羞紅不已,請客倒是無所謂,可是一琢磨,好像她的身上從來就沒有裝過錢,現在更是如此,渾身上下一毛都沒有,這可怎麼辦呢?總不能問林逸去要吧!

說巧不巧,就在美姬子心裡頭惦記著林逸的時候,林逸從樓上走了下來,一看到美姬子,立刻掛上了笑容:「美姬子,昨天晚上睡的怎麼樣?是不是特別香?」

美姬子瞪了林逸一眼:「都是你了,主人,今天我被大家嘲笑了。」

林逸想都不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當下道:「你呀,本來這就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你總覺得不好意思,然後就被人給嘲笑了。」

美姬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小腦袋,林逸則是沒好氣道:「看,我說一句這你就不好意思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是正確的,沒有一點錯,沒必要害羞不好意思,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美姬子使勁的點了點頭。

林逸則是微微一笑,拍了拍美姬子的肩膀:「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嗯!」美姬子使勁的點了點頭。

林逸則是轉身離開了,望著林逸遠去的背影,美姬子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心中劃過一抹幸福感,從今天開始,她的內心才算是真正有了歸屬,林逸對她真的很好,這些年的付出沒有白費。

倒是林逸,出了門之後,就開著車子直奔大月氏王宮而去,這一次林逸是要去找月無瑕,當然了,林逸可不是去找月無瑕敘舊還是什麼,而是找月無瑕有事情。

大月氏的車子本來就少,林逸的車速又不慢,短短半個多小時,林逸就從別墅所在的地方來到了大月氏王宮,就這樣徑直走了進去,反正那些守衛也不敢攔著林逸,已經就是大月氏王宮的常客。

拜娜妮正在御花園裡面澆花,在大月氏這一片沙漠地帶,能把花養成這樣也是極其不容易,這主要都是拜娜妮的功勞,靠著自己的耐心慢慢的培養著這些話,最後終於長成了現在這一片茂密盛開的花叢,在這上面用的心思可一點也不比治理一個國家要少。

看到了林逸,拜娜妮趕忙放下了手中的噴壺,在圍裙上面抹了抹手,來到了林逸的面前,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眼,不解道:「林逸,你可是稀客呀,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們大月氏王宮了?」

林逸則是笑著道:「拜娜妮小姐,今天的你可和我印象中的你不一樣呀,嘖嘖……」

「嗯?」拜娜妮不解道:「怎麼,有什麼不一樣的?是不是因為我剛剛澆花把衣服弄髒了?」

「不是不是,」林逸擺了擺手道:「以前你在我心中還是非常高貴的,可是今天才發現你還有平易近人的一面,現在的你就好像是一個花匠一般,堂堂大月氏的御花園難道沒有花匠照顧嗎?怎麼讓拜娜妮小姐親自照顧,這可真是大材小用了。」

拜娜妮則是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道:「你以為我願意這樣累?可是沒辦法,把這裡交給別人我不放心,再者說了,養花就是要用心思來培養的,耗費了無數心思,終於長成了今天這般模樣,想想心中都覺得以前耗費的那些心思很值,這也是一種成就感。」

林逸點了點頭:「沒想到拜娜妮小姐說的頭頭是道,把我給打敗了。」

「行了,就別奉承我了,」拜娜妮笑著道:「說吧,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如果是來找我辦什麼事情的話,只要不太過分,而且不危機大月氏的利益,我都可以偷偷的幫你辦,不過你千萬不要讓女王陛下知道了,不然我可就慘了。」

「拜娜妮小姐的這份心意我領了,如果拜娜妮小姐以後有什麼事情也儘管來找我,只要不是把天捅個窟窿,我都幫你。」林逸道。

拜娜妮也聽出來了,林逸不是來找她的,當下道:「那就是來找我們的女王陛下了。」

「嗯,是啊,我來找月無瑕。」林逸點了點頭。

整個大月氏,敢直呼月無瑕姓名的也就是林逸一個人了,拜娜妮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苦笑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要說林逸和月無瑕兩個人,以前是那樣的不對付,如同有著無數深仇大恨的仇人一般,可是現在兩個人又是這樣的好,可能這樣的人就是冤家吧。

當然了,冤家拜娜妮也見過,只是像這倆人一樣冤的這麼厲害也是比較少見了,拜娜妮比誰都要明白,林逸是吃住了月氏家族,估計讓月無瑕把王位傳給林逸都願意。

不過這些事情就不是拜娜妮可以考慮的了,當下深吸一口氣道:「那林先生請稍後,我去換一件衣服,穿成這樣去見女王陛下也實在是太不禮貌了。」

「無妨,無妨,」林逸趕忙道:「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拜娜妮小姐儘管去吧,我就在這裡看一看,看看拜娜妮小姐花費無數心思培養出來的花。」

拜娜妮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邁著優雅的步伐轉身離開了,林逸望著拜娜妮的背影,也是忍不住感慨了起來,高貴的女人就是高貴,哪怕穿著和花匠一般的衣服,可走起路來也一眼會讓人認出來是貴族。

…… 葉靈想了想,的確回家也沒事。

「你家沒客房?」

「你要睡客房?」

「睡客房比較好吧?」

「客房很久沒人用了,我媽又不在,沒人打掃過,可能會很臟。」陸夏初一臉抱歉。 棄女有運:家養丫頭拐侍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