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清楚這是他的詭計,但畢竟有了條看上去能走的路,只要自己保持堅定,不被這個男人所迷惑和動搖,便也不至於深陷其中。

2022-04-15By 0 Comments

不過……

「我可以答應你,但我也有條件,一旦你有了女朋友或者要結婚,那就自動放棄生生的監護權和探視權,就當你沒有過這個孩子,行嗎?」

「不行。」他竟一口否決。

正在葉思黎要問為什麼的時候,卻聽他說:

「那如果我跟你結婚呢?你這個條件不嚴謹。」

她給氣笑了,「那我加上其他兩個字可以了吧?一旦你跟其他女人結婚或者戀愛,就要放棄生生,同意嗎?」

「同意,但這不可能發生。」

想等她鬆動?那也不可能發生!

「那我現在就要帶生生走。」她果斷道。

「你的身體狀況堪憂,生生也還需要留院觀察兩天,作為生生的父親,我認為你這麼逞強對你自己和孩子都不見得好,所以希望你暫時留幾天,之後你要去哪兒,我可以安排人給你買機票,訂好行程。」

葉思黎猶豫片刻,才說:「我……的行程我自己安排就是。」

「如果你要回玉城,我想提醒你你家已經被燒了,之前你氣成那樣,所以在我不想在沒經過你許可的前提下,就找人去裝修你的房子,你和生生去玉城只會居無定所,如果是要找莫錫元……關於莫錫元的事情,我想跟你說得清楚一點。」

「你說。」她的聲音驟然冷了下來。

「我是把周夢卿給放了出來,可我只是不想讓他再煩你,我也沒想到他們兩發展得那麼快,昨天我還派人去玉城探聽過情況,得到的消息是他們兩連結婚證都已經領了,兩家家長甚至決定共同出資成立一個慈善基金,利益也綁上了,從這點看來,他們雙方的家庭至少對這場婚姻非常滿。」

葉思黎瞬間僵住。

他們,竟然連結婚證都已經領了?

他們已經是正式的夫妻了?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想到那天莫錫元給她來電時候,他聲音語氣里的失落和難受,她也能體會到,他是有多麼的抗拒和周夢卿在一起這件事。

可是現在呢?

「我可以安排張嫂陪着你和生生回趟玉城,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去見他一面。」

最好是最後一面。

他在心裏默默地說着。

而葉思黎這時候,已經心亂得沒有辦法再回答他的話。

秦丞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她坐在床邊,看着一旁搖籃里睡得正香的生生,忽的流下淚來。

其實不是沒有想過這一天的。

在她選擇生下孩子的時候,也想過有一天他會另娶他人,也承認了,他們之間的差距,已經因為命運的作弄而無法彌補,再不可能走到一起。

可是,當他在醫院的走廊里,在常雲芬面前維護她的時候,她真的感動了,還曾經幻想過,他們的努力可以戰勝天意,他們可以幸福的走到最後。

但是這一切終究都是奢望,都是妄想。

他的家庭,容納不下她的存在。

其實事情發展到這裏,她也可以接受。

可是為什麼,他居然要娶周夢卿?

他那麼好的人,娶再好的女人她都覺得應該,可怎麼偏偏就是那個自私自利,為了自己的安全連家人性命都不管不顧的周夢卿!

命運對他,竟然也如此殘忍嗎?

與此同時。

婚紗店內,周夢卿穿着一襲潔白的婚紗,笑臉盈盈地向他走來。

有一瞬間,他以為自己面前的女人是葉思黎。

可當她開口的瞬間,那輕快急促的腔調語氣又瞬間將他拉回了現實。

她問,「錫元,你說這套好看嗎?」

一旁的婚紗店員連聲誇獎,「好看得很呢,周小姐你人漂亮身材又好,新郎都要看呆了呢。」

周夢卿聽到笑得眼睛都快彎得不見了,又問他,

「錫元,你說,我好看嗎?」

他卻說:「你不要說話。」

那晚的記憶再度爬上她的腦海,一瞬間,周夢卿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

。 李子孝態度強硬就是不肯答應做自己的師傅,孟穎心裡也是非常著急,李子孝的車技她是看在眼裡的。對於整天開著高級跑車的孟穎而言,能擁有華麗的車技是一件非常值得興奮的事情。

這樣的心理也出於攀比,開高級跑車的人可不是只有她自己,如果在別人面前將自己的車技華麗麗的展現出來,那又會是另一種心境。

「師傅你吃飽了嗎?」孟穎還是不死心,她不信李子孝沒有軟肋可以供她捏。

「不要喊我師傅。」李子孝擦了擦嘴,對於剛才的義大利千層餅他是沒吃出什麼特別的味道,要說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是用叉子吃完的。

「把你那世界頂級的車技教會我,我就不喊你師傅了。」

「你知道嗎?你很煩!我都說了多少遍了,我根本就不會賽車更不要說車技了,你還是另尋他人糾纏吧,姬若冰你吃飽了嗎?」

李子孝轉過頭髮現姬若冰還在吃一個披薩,一伸**過了她嘴裡的披薩。被搶走披薩的姬若冰一噘嘴不高興的說道,「你搶我的食物幹什麼?這裡的東西都非常的好吃,我才吃了個半飽。」說著她還打了個飽嗝。

「我倒!」李子孝捂著臉無奈到了極點,「你是不是餓死鬼轉世?都打飽嗝了還說自己只是半飽,要不要這麼沒出息?」

「我也沒辦法啊,誰叫我醒來的時候博士只……」說到這裡姬若冰捂住了嘴,她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孟穎一眼。

從剛才孟穎就非常在意姬若冰了,她吃飯的樣子就好像餓了很久的樣子,不過最讓孟穎在意的還是她那一頭的白髮,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那頭髮都不像是染的,如果是染的話就算技術再好還是會有黑色的髮根露出來的。

而姬若冰這一頭白髮都不用站在面前都能看出是自然生長的,換個說法染髮的話頭髮應該有些乾燥的感覺。

既然是自然生長的白髮,那就更讓人在意了,整個世界恐怕都沒有打娘胎里就是白髮的例子。姬若冰打破了世界乃至整個地球永恆不變的規則,人類都擁有好奇心的,孟穎也不例外,而且她的好奇心還是特重的那種。

「這位姐姐你的頭髮是從出生就是白的嗎?」

姬若冰剛想說話李子孝卻搶先一步說道,「她是得了白髮病,姬若冰咱們走吧。」李子孝不由分說的強拉著姬若冰來到收銀台,「請問我們吃的東西多少錢?」

「那位小姐已經結完了。」收銀員指著孟穎微笑的回答著。

李子孝看了一眼孟穎,搖了搖頭。算了,雖然吃了她的東西但是我也不會感覺到不好意思,她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為的就是讓我教她車技。

李子孝強硬的在心裡下著定義,他現在有些後悔當初救了孟穎,在那樣的馬路上自己也是救人心切才歪打正著秀出了那樣的車技。

後悔歸後悔世界上可沒有後悔葯賣,事已至此李子孝也只能堅守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信念。

「給我再來……」

「再吃你就成豬了!」

李子孝打斷姬若冰還想繼續點東西的舉動,拉著她走出了西餐廳。

一出西餐廳姬若冰一把甩開李子孝的手,噘著嘴一臉不高興的站在原地。

「你怎麼不走了?」

「哼!」

「能不能不胡鬧?」

李子孝就納悶了,怎麼自己認識的女生都這麼任性。而且姬若冰現在的表現和第一次見到她時簡直就是兩個樣子,第一次見她時渾身散發著陰冷,而且語氣總帶著一絲戲耍與玩味。而現在呢,她就跟個小姑娘並且還是個愛鬧彆扭的小姑娘一樣。

「我不理你了!哼!」

「哈?」李子孝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你為什麼不理我?」

「都不讓人家吃飽……」姬若冰摸著肚子,一臉委屈的說道。

「我真沒法說你了…你沒看出來我在極力的躲著屋裡那個女孩子嗎?」

「你為什麼要躲著她啊?不管怎麼看她都是個美女,你竟然躲她,這不符合你校園yin魔王的作風啊!」

「喂,你能不能不說這個校園yin魔王?我好好的名聲都被那群八卦女毀了。」

「依我看你在學校根本就沒有好名聲,要不然別人也不可能沒事總議論你,更不可能給你起外號。」

姬若冰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使得李子孝都暗自對她豎起大拇指,除了知識領域不足外姬若冰還是很聰明的,分析東西也很清晰,胡扯起來更是一流。

「是是是……我在學校名聲不好,你如果再在那裡站著我可就自己吃東西了啊!」

「等等我啊!你不能丟下我自己吃東西,孔子曾經說過,有好東西吃不喊上姬若冰是要爛嘴巴的!」

「我可不記得孔子說過這話。」

孟穎從西餐廳里走出來,眼睛眯成一條縫,隨後抬起手摸了一下垂在耳朵下的心形耳墜……

李子孝帶著姬若冰來到了S市的中心區,放眼望去全是一座座的高層,來往的車輛也變多了,馬路也變寬了。

姬若冰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眼裡充滿了興奮。

「李子孝快看快看那個樓頂有個好大的熒目啊!」

李子孝順著姬若冰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發現是一個名為「金橋」的百貨大樓樓頂放置著的大型熒目,這種熒目一般都是為了廣告能讓更多的行人看見才特地放在樓頂的,當然它還可以用來放電影或者電視節目。

「李子孝快看,熒目上現在正在唱歌。」

「我在看呢。」

不用姬若冰說李子孝也已經被熒目上四個帶著舞會面具的女生吸引了,雖然看不見她們的樣貌,但是正在跳舞的身段已經將她們是美女的事情公佈於眾。

「想要忘卻么,既然這麼苦惱,只是…只是…走過去了,是否就能相忘呢,逃不開的記憶,總是苦苦糾纏,難道一直這樣,細數時間的流走?如被允許,請讓我靜伴你左右,片刻也好,想把你牽回過去,離我而去的盛夏光陰,殘缺破碎的也好,請讓我永遠,呆在你心一隅……」

充滿憂傷的歌聲在優美的鋼琴曲中結束,帶著面具的四個女生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們是F-girls,剛才為大家演唱的歌曲叫ForYourPieces希望大家能喜歡,下周我們不見不散……」

「剛才那首歌雖然沒有聽懂意思,但是看著歌詞聽著曲子就感覺心裡非常的舒服,那種意境無法用言語表達。」

不光姬若冰就連李子孝也感覺心情非常舒暢,美妙的音樂再加上四個女孩天籟般的嗓音,非常能打動人的歌。

李子孝帶著姬若冰來到一家中檔飯店裡,讓姬若冰自己隨便點菜,自己則是用手撐著下巴想著剛才在馬路邊聽到的那首日文歌。

看著熒目上出現的歌詞,他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了蘇夢菡,那個和自己約定考上大學后就會回來見自己的女孩子。現在想一想有點可笑,那時候兩個人都還小,做出的口頭承諾經過了十多年可能早就被遺忘了吧。

「唉。」

「你嘆什麼氣啊?」

「快吃你的吧!博士是不是天天不給你吃的啊?看你這樣子就好像一年沒吃東西似的。」看著一桌子的雞骨頭,李子孝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在西餐廳的時候她可沒有少吃,到了這裡反而變的更能吃了。

「博士天天給我們注射一種液體,注射那種液體后在一定時間裡身體機能就會下降進而產生抵消餓意的成分。」

李子孝就像聽故事一樣,在某個時間段可以產生抵消餓意的成分,那過了那個時間段不還是會餓嘛!怪不得,姬若冰就跟一年沒吃過東西一樣。博士是個聰明人,他不可能會做出餓死自己研製……李子孝突然想到了什麼。

「你不是人造生命體么?以博士的頭腦他應該會將你的身體改成依靠某個能源生存才對,而不是依舊依靠攝取食物的能量這種笨方法。」

「這我就不知道了。」

這個博士到底是何許人也,他的腦袋裡到底裝著什麼東西,一點也讓人摸不透。明明連炸-彈都能設計的如此精密,沒道理會在能源這個問題上出現這麼大的錯誤,難道是忘了?應該不會,一定另有隱情。

越是深入李子孝就越覺得博士非常的神秘,不僅頭腦聰明過人,在某些事情上想的也異於常人。李子孝在心裡突然有了種想要收編博士的想法,不過也就是想想,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能讓博士感興趣的東西。

走在回學校的路上,姬若冰是一臉的滿意,反正有李子孝這個冤大頭在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只管放開肚皮吃。

「這是我醒來后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原來這麼美好,本來還以為自己被這個世界所否認,成為異類了呢。其實我還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事實真的像她說的這樣嗎?或許只有她自己心裡和看完她眼神后的李子孝知道吧。

「如果你喜歡,我……」話沒說完李子孝皺了一下眉頭看這前方,「看來有人要來阻止咱們上學啊。」

被李子孝這麼一說,姬若冰也抬起頭看向了前方。只見有六個人一人拿著一把斧頭排成一排向著李子孝逼近,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今天來的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再定睛看了六人一眼,看到最邊上的一個人時李子孝樂了。

。 「你胡說!」

聽到華晨曦氣急敗壞的聲音,華曉萌扣扣指甲說:「咱們見一面,你不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胡說了么!」

「你……」

「你什麼你,華晨曦,還是說,你不敢了?」

華曉萌的激將法還是管用的,果然,華晨曦答應了。

「地點!」

「這才對嘛!」華曉萌滿意的笑了,她選的位置還是蠻高檔的,茗心閣。

下午三點,華晨曦顯然已經到達了目的地,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華曉萌,她有些不耐煩的看了跟著她出來的傭人。

同時不停的給華曉萌打電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