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璃姑娘說他這個樣子很好看,別人把他當妖怪,那是因為不懂欣賞!再說,他現在名義上是為花琉璃辦事的。

2022-06-11By 0 Comments

別院裏的丫鬟,到沒人瞧不起他,或者給他難堪,這些都是他以前不敢奢望的。

咳……

扯遠了!

花琉璃看着已經做好的火銃,看了看,道:「鋼珠呢?」

「姑娘,鋼珠是已經做好了,只是……」

「只是沒有讓它發射的燃料!」

花琉璃聞言笑道:「燃料的話我知道怎麼弄,不過我得找些東西!」

硝這東西不怎麼好找,但是像硫磺跟木炭就容易多了。

木炭是取暖用的,花家跟別院都有,硫磺得到話在空間就有!而硝石的話,大葛村的不老峰就有,其他地方肯定也有,只是……

但她還沒找到。

「那就勞煩姑娘了!」

花琉璃笑了笑,將火銃收起來道:「你再做一隻出來,不要拼裝好!」

像火銃這樣的東西,不能找一個人得生產,得多找些人,分開生產,而且生產人與生產人相互不能見面,以防他們之間再有什麼關聯……

目前這是花琉璃想到的最好辦法。

「知道了!明天晚上差不多就能做好。」

「我知道了,明天的時候我再過來!」

花琉璃將火銃以及配套的鐵珠帶走!路過藥店,她買了十斤硫磺!只要找到硝石就能做出不少火藥來。

回到花家,就聽到花想容的憤怒聲:「焦侯艮,你莫要欺人太甚,那兩個孩子當初是怎麼丟,你他娘的心裏清楚,現在大言不慚的跑來我花府要人,真以為我花家好欺負不成?」

「你們若是善待明月與逸晨,他們會有家不回嗎?」

月傾城的聲音有些哽咽,花琉璃最見不得她娘哭!

如今這家人都欺負到自家門上了,她不會坐視不管。

「焦大人,好大的官威啊。都跑來我們將軍府撒野了!」

江明月聽到花琉璃的聲音,從月傾城身後跑出來,抱着她的腿道:「琉璃姐姐,他們是壞人,把我跟哥哥賣了,見我長的漂亮就想把我帶回家!哼~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得什麼主意?是想讓我嫁給老男人!」

花琉璃聞言,牽着江明月道:「明月,你如何知道他們要將你嫁給老男人的?」

江明月,哼了哼道:「本來我是不知道,後來跟哥哥在館子吃飯的時候,聽到那個壞女人跟另外一個女人說,要我嫁給她什麼大伯子!」

花琉璃聽后,震怒的看着焦侯艮,冷氣嗖嗖往外冒。

她含着捧著的小丫頭,竟被焦家的人如此算計?

「休要聽這臭丫頭胡說,我是他大伯還能害她不成?」

花琉璃牽着江明月,冷哼一聲道:「親爹都有可能害孩子,更何況大伯了。這明月跟江逸晨是我救得,如今你們這些所謂的家人突然冒出來認親,更是要將小丫頭嫁給老男人,除非她自己同意回焦家的,不然你們就是說破天我都不會答應讓她離開。」

焦侯艮聽后,怒瞪雙眼,只可惜他那雙眼實在太小,即便努力瞪,也沒有花琉璃的大。

「花琉璃,他們是我們焦家的子孫!」

「放屁,他們兩個姓江,不姓焦!」

花想容一臉憤怒,自己媳婦兒喜歡的孩子,而且江明月曾為了救她媳婦兒連命都不顧,這份情誼,值得他花想容保護他們。

「璃丫頭!」

江逸晨看着花琉璃,開口道:「這事,我來處理!」

從被花琉璃買回去開始,他發誓,只要這小丫頭需要,自己就是豁出性命,也要幫她達成!於是他拚命讀書,終於學有所成,能為她所用,他努力幫她多賺錢,開分店,只為讓她能輕鬆點兒。而他也在不斷的實踐累積經驗。

「好!」

花琉璃讓月傾城帶着江明月回屋,至於花想容,自然要向門神一樣防備着焦侯艮!

這男人在官場上就是個陰險小人。

他得保護好自己閨女,免得被人算計。

「那是我們焦家的孩子。」

花琉璃呵呵笑了笑道:「江逸晨!」

「嗯?」

「焦大人聽到沒有?他姓江,跟你們焦家沒一點兒關係!」

焦侯艮氣的肝疼,指著花琉璃顫抖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再亂指,信不信爺爺將你的手剁下來喂狗?」

見花想容一臉怒容,嚇得焦侯艮忙收回自己的手道:「花將軍,你們霸佔我就愛焦家子孫,就是告到皇上哪兒,你們也沒理!」

「焦家子孫?你確定你的所作所為被告到皇上哪裏,你頭上的烏紗帽能保住?」

江逸晨說完,冷冷的看着焦侯艮。

「你跟着他們有什麼出息?總有你後悔的一天。」

說完冷哼一聲,甩袖離開!

花琉璃看着焦侯艮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告訴皇上?

她求之不得呢!

不過……

就是不知道司徒錦派侍衛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如果有眉目,她到不介意將事情捅到皇上跟前,反正說來說去都是他們這裏有理。

弟弟為大哥而死,留下一雙兒女,結果大哥不光霸佔了弟弟財產,逼死弟媳還將他的一雙兒女發賣!

最好這種事能被百姓所知曉!

於是……

看着花琉璃一臉奸詐的笑容,花想容渾身發冷,她閨女露出這表情,這是要坑人的節奏啊……

焦家這是要倒霉的節奏啊。

肯定是了,璃丫頭跟明月那丫頭關係好,如今被人這麼欺負,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丞相,」荀彧悲情道:「在下最後再為丞相進一言——初心莫忘啊。」

說完便搖了搖頭,轉身顫巍巍的走了出去。

曹操站在書案後面,愣在那裡,眼睛默默的注視著荀彧離去。

他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二十年前,二十六歲的荀彧剛剛來投,與他日夜縱論天下大勢的場景。

那時他雖然剛剛

《三國從救曹操長子開始》第二百七十七章魏公國建立,曹操大封官 在每個村子的實力都不均衡的情況下,想要完成主線任務,喬安真心覺得這種可能性很低。

這個夜晚,除了喬安之外,大家基本上都沒怎麼睡。

整個村子都在為即將到來的可怕災難做準備,哪裏還有時間睡覺。

第二天一早,江帆和章勁就帶着自己身邊的左膀右臂走了。

風清宴也跟着這二人一起去了,臨走的時候還帶走了唐陽。

喬安揮手送別這群人,反正只要不是讓她去,誰去都無所謂。

吃過早餐,喬安正想在村子裏溜達一下,卻被其他人叫去幫村子佈陣。

原來是有一位主修陣法的同學,提議在村子四周圍布下一個陣法,用陣法來暫時阻擋那些人面樹的攻擊。

龐俊等人都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

可要佈置一個包圍整個村子的陣法,這工作量有點太大了。

光靠那位會陣法的同學肯定不行,大家便分工合作,拿着那位同學畫的陣圖幫着一起佈置陣法。

喬安適時的提了一點小小的意見,將陣法的威力提升了許多。

那位學陣法的同學還以為喬安也對陣法感興趣,說什麼也要和喬安交流陣法方面的知識。

喬安費了半天功夫才把人打發走了。

眾人花了兩天時間才把陣法佈置完成。

龐俊等人也不可能看着另外四個村子遭殃,所以把陣圖復刻了四份,交給了其他四個村子的人,讓他們自己想辦法把陣法佈置起來。

等五個村子的陣法都佈置好后,終於在一個清晨,人面樹開始攻村了。

村子外頭,密密麻麻的人面樹開始走出詭林。

他們將整個村子團團包圍。

人面樹上一張張的人臉看上去詭異可怕,有村民認出某幾張臉正是之前死在詭林里的狩獵小隊成員的臉。

人面樹想要攻村,喬安等人當然不可能讓它們進入村子大開殺戒。

他們利用陣法將所有的人面樹阻擋在外,自己則躲在陣法內向人面樹發起遠程攻擊。

還別說,這個法子還挺管用,不過幾分鐘的工夫,就已經有好幾棵人面樹被消滅了。

可消滅了幾棵樹壓根兒沒什麼用。

因為還有源源不絕的樹海向著他們移動過來。

這些樹就像有生命一樣,用自己的根須在地底不斷移動。

遇到陣法阻擋時就開始撞擊陣法。

喬安看得出來,再這樣下去陣法最多還能撐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后陣法就會被徹底破開。

到時候大家將陷入一場惡戰。

而同一時間,進入詭林的風清宴等人也正遭遇着攻擊。

攻擊他們的不止人面樹,還有樹林之中的遊魂。

這些遊魂一個個殺傷力極強,而且怨氣極為深重,一看生前就死得很慘。

還好風清宴等人都是高手,不會輕易的栽在一群遊魂手中。

「怎麼辦,我們還是沒有找到那個源頭所在。

這些樹都已經開始攻村了,我們的任務不會失敗吧!」有人受不了的說。

「我真的好累啊,再這樣下去我們不是被人面樹和遊魂殺死,就是自己把自己累死吧。」

打從進入詭林,他們就一直在戰鬥,先是和人面樹斗,又是和這些遊魂。

再這樣下去,他們所有人是不是都要累死在這裏啊!

這人的擔心也是大部份人的擔心。

人的體力是有限的,如果不能在體力耗盡之前找到那個所謂的異變根源。

他們全軍覆沒不過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會找到的,我們還有時間,大家不要灰心。」風清宴喝了口水喘了口中氣說道。

「老說會找到,可我們明明什麼也沒有找到,再這樣下去,我們肯定都會死的!」

「早知道這麼危險我就不來了,說不定和大家一起待在村子裏迎戰那些人面樹會更安全。」

「大家不要這樣說,我們要有信心,我相信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徐語冰這時站出來說道。

風清宴淡淡的掃了徐語就一眼。

這個女人恢復得還真是快,明明那天在神廟的時候受了那麼重的傷。

今天再見時,這女人就像沒受過傷一樣,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把自己治好的。

對這個女人,風清宴是半點好感也沒有的。

竟然趁著那天他們幫她對付那個邪物的時候自己帶着人逃跑,把那邪物丟給他們這些救她的人。

這女人人品這麼差,和她靠近,他還怕被人出賣呢。

風清宴的眼神徐語冰當然看見了,可那又怎麼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