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覺得那個小李的三觀有點問題,但是在背地裡說人家壞話,是種很不禮貌的行為,所以,她說了這麼一句含糊的話,讓張小曼明白原因!

  • on 2022 年 9 月 22 日
  • 14 Views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可惜的了!」

男女之間的這單事兒,張小曼一向看得比較開,也不會特別放在心上,反而鼓勵她:「往後,你就跟我專心搞事業吧!」

江雪純微微笑了,之後又正色道:「如果將來我真談了戀愛,也不會刻意的避開誰……」

戀愛是件很美好的事兒,如果東躲西藏的話,那樂趣就會少了一半,江雪純不想把自己的另一半給藏起來!

「沒問題!」

張小曼很乾脆的答,這種事兒,她一早就開始想過,而且由始至終,她都清楚得很:江雪純這人有自己的性格,不可能像個傀儡一樣聽自己的擺布!

而且,江小姐家境優渥,不差錢。

人家進娛樂圈,或多或少,都帶著一點遊戲人生的態度!

「你可以談戀愛的,也可以公開戀情,但是相應的,你會少很多男粉絲——有一得必有一失,你能承擔這個後果就行!」

張小曼言簡意賅的給她分析利弊,然後又說:「多一分自由,就要少一分名利!」

江雪純沉默了會兒,才輕聲道:「明白!」

掛斷電話,張小曼伸了個懶腰,捂嘴打了個哈欠!

宋如白在廚房裡做飯,她坐在客廳里,隱約聽見鍋碗瓢盆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像是一首交響樂!

有點困,可眼下不是睡覺的時候,張小曼索性去了廚房,準備找點兒活干,給宋醫生打個雜。

宋如白正在處理一隻螃蟹,看到她進來,道:「對了,今天和你爸去醫院,你爸一定很高興吧?」

張小曼嗯了聲:「一路上都在跟我尬聊,還問了我們什麼時候結婚,說要準備嫁妝給我。」

宋如白笑笑:「老人家,都喜歡這些個!」

頓了頓,他臉上的笑意忽然收斂了許多:「體檢結果出來了嗎?」

。 第六十三章完美計劃

「僅僅就是大師兄而已?」

「五年前,我失足摔下山崖命懸一線,是大師兄救了我。我欠他一條命!」

顧兮兮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明白了,傅鄭航再傻再蠢也反應過來了。

敢情,今天這漂亮妞主動送上門來根本就不是為了跟他舊情復燃的。

她是來給她的大師兄求情來着。

傅鄭航本來是打算毫不猶豫的拒絕的。

可是轉念一想。

這也未嘗不是一個好機會。

萬一……

萬一顧兮兮為了她那個大師兄什麼事情都願意做呢?

比如,給自己當小三?

自己手裏有她需要的籌碼,也不用費其他的心思去討好她了。

甚至連房車錢都可以省下來了。

想到這裏,傅鄭航強壓下心頭的竊喜,故作為難:

「兮兮,你也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就對你念念不忘。當年我追了你那麼久,不可能沒有一點感情的!如果能夠幫你,我肯定會幫,可那是我的親弟弟啊!」

顧兮兮咬唇:

「我知道你弟弟受傷很嚴重,我也不會讓你們平白無故的受傷。你們要多少錢,只要我力所能及,我一定會想辦法湊齊,只要你們願意放棄起訴。」

「放棄起訴?兮兮,你知道嗎?剛才我去看我弟弟的時候,醫生說有八成的概率是醒不過來的。這就等於已經下了死刑判決書了。你跟我提錢?你覺得我們傅家缺錢嗎?」

顧兮兮心一沉:

沒錯!

這一點她疏忽了。

如果說五年前的傅家,頂多也就算是一個暴發戶而已。

可五年後的現在,傅家已經是一個坐擁跨國公司的集團了。

怎麼可能會缺錢呢?

要知道,沛城中心醫院可是南部地區最好,也是收費最貴的醫院。

高級ICU病房一個晚上就能夠燒掉三十多萬。

能夠住得起這種病房的人,會缺錢嗎?

顧兮兮有點灰心了:

「那你們的意思就是,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

看到顧兮兮臉色落寞,傅鄭航就知道機會來了。

他悄悄的挪到了她身旁,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

天吶!

柔若無骨,說的就是顧兮兮了吧?

傅鄭航甚至無比的後悔了起來:

當年他怎麼就豬油蒙了心,放着顧兮兮這樣的人間絕色不顧,去招惹喬翹那種垃圾貨色了呢!

如果被抓包的那天晚上自己再忍忍,說不定顧兮兮就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這種絕色,別說五年了。

一輩子,也不會膩啊!

在傅鄭航的手剛剛碰到自己肩膀的那個瞬間,顧兮兮就覺得胃裏一陣翻滾。

她下意識的想躲開。

可是傅鄭航好不容易佔到點便宜,哪裏會放手?

他一把握緊她的肩膀,不讓她後退:

「兮兮,也不是什麼辦法都沒有的。」

顧兮兮原本掙扎的動作一頓。

傅鄭航更得意了:

「你自己也很清楚,當初我可是追了你整整兩年啊!誰不知道我傅鄭航看上的女人,在一起絕對不會超過兩個月?」

「可偏偏你,讓我堅持了兩年。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是真心誠意喜歡你,愛上你了啊!」

「高三那年,要不是喬翹懷孕了,你以為我會娶她嗎?」

「這麼多年了,每次午夜夢回,我眼前全部都是你的影子。」

「特別是剛才再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覺得當年那種感覺又回來了……」

顧兮兮被他這一番噁心的話,說的後背都麻了。

強忍着那一股噁心的感覺:

「你到底想幹什麼?」

傅鄭航毫不客氣的接話:「我喜歡你,想讓你跟了我啊,還能是什麼?」

聽到他如此毫不掩飾的話語,一陣被羞辱的感覺瞬間風起雲湧。

「無恥,齷齪!」

她一把推開了傅鄭航,轉身要走。

傅鄭航也不着急。

雙手環胸的站在原地,看着她要離開的背影:

「我就是無恥,就是齷齪,那又怎麼樣?我就是喜歡你,想得到你,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只要你答應跟我舊情復燃,就一次,我就可以說服我爸媽放棄起訴你的大師兄。」

「你——」顧兮兮震驚了。

傅鄭航滿不在乎:

「你今天過來找我,難道不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嗎?我傅鄭航這輩子就是嗜女人為命,特別是像你這種求而不得的女人。」

「別說我沒提醒你,要是我弟弟醒不過來,你的救命恩人就做好蹲一輩子大牢的準備吧!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吧。」

顧兮兮像是被驚雷劈過,僵在了原地。

傅鄭航得意洋洋的走了過去:

「乖寶貝兒,我也不逼你。你好好考慮一下,你有我的電話,想好了打給我。」

說完這話,他笑眯眯的轉身走了。

天知道,他是費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沒有上手的。

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最佳時機。

他必須要忍耐。

忍到顧兮兮坐不住的時候,主動送上門來。

到時候,他後面的計劃就可以如期的進行了。

說什麼陪他一次而已?

這麼絕色這麼完美的女人,一次么夠?

等他做好一切準備,等顧兮兮自己送上門的時候。

他會在房間裏面安放好攝像頭,把他們的現場全部都拍下來……

有了那段視頻,還怕顧兮兮以後不會隨叫隨到?

至於那個什麼慕千塵?

哼!

是死是活關他屁事!

顧兮兮為了他竟然跑到這裏來主動被自己吃豆腐,一看兩個人的關係就非同尋常。

說不定,就是她的姘頭。

這種男人自己又怎麼可能容忍他的存在呢?

顧兮兮不來這一趟也就罷了。

她來了,那個慕千塵這輩子也別想翻身,準備把牢底坐穿吧!

一想到自己完美的計劃,傅鄭航差點就要笑出聲來了。

。啊?

可是那些,不應當只是一個夢嗎?

不應該……只是一個假象?

「你是說,我真的……回到了八年之後的玄武城?」

泊孤對上她的眼睛,慢慢地開口說道:「也是,也不是。」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有許多事情,選擇權其實都在你自己手裡。你的不同選擇,造成的後果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兩百二十五章糾結死了 言清喬剛進院裏,還沒叫自己的小寶貝小曲呢,結果她那壯實的小寶貝就猛的撲上來,把她撞的心肝脾肺腎移了個位,還死死的捂住她嘴巴不讓她叫出來。

「二少爺等半天了,小姐你快找地方換衣服去。」

說着,懷裏一包衣服就塞了過來,看樣子是早就等著了。

小曲急匆匆的又要進屋內招呼言猛,末了還莫名其妙的瞪了言清喬一眼。

言清喬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小寶貝要變成小老虎了,嗷嗚一口能吃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