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雲錦給澹臺靜宸看的那些畫面,連白鴻的眼也看不出什麼,不是因為雲錦手段有多高,只因為這些都是事實,是慕笙歌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罷了。

2021-11-02By 0 Comments

而要說起慕笙歌的曾經,就離不開躺着的那個女人。慕笙歌和她之間的故事算不得太複雜,可也不簡單。她們兩一起經歷了太多太多,從狐族到後來的沙丘山,這一路逃亡求生的路上,她曾被命運的利劍一次次逼近喉嚨,有多少次就差那麼一點,如果沒有躺着的那個人,她早放棄了。

那段她們一同不敢觸摸的過去,是那麼的觸目驚心。慕笙歌的腦中閃過無數畫面,那時候她還沒變成這樣,那時候她還只是一個空有九條尾巴的狐狸。

骯髒的地牢中,小慕笙歌瑟縮著身子躲在角落裏,她的手臂上全是傷痕,一隻大耗子從她腳邊跑過,讓如驚弓之鳥的慕笙歌不由得一抖,還那麼小的慕笙歌被折磨得差點就瘋了,是她!是她用滿是割痕,殘破不堪的雙臂緊緊抱着慕笙歌,一遍遍地告訴她不要害怕。

又一靜謐的夜,一個男人悄悄打開了牢門,摸索著朝陰影處探去,慕笙歌從睡夢中驚醒,卻被男人捂住了口,慕笙歌掙扎間她醒了。明明她傷得都快站不起來了,可見男人去剝慕笙歌的衣服,也不知道她哪裏來的力氣突然衝出抽出男人腰間的刀,一下穿破了他的身體。

無數個日夜,她們只有彼此,互相依靠互相安慰,終於那天狐族內亂,慕笙歌聽到她說:我們一起逃出去!

饑寒交迫的雨夜,慕笙歌和她躲在破廟中,她發着燒,她接着雨水一遍遍擦著慕笙歌的身體幫她退熱。風沙迷眼,黃煙陣陣的沙丘山,慕笙歌一頭栽了下去,在沙漠中行走數日,她們的唇都干到裂開,慕笙歌都說算了吧,是她扯下手臂上的帶子,用血為慕笙歌解渴。

善良如她,溫柔如她,卻是這麼個結果。每次想起過往慕笙歌就像被凌遲,她不忍再想,轉身離開了清雨宮,去時門口的宮人仍在睡夢中。

慕笙歌回了容華殿,先行回來的舒曜早就等著慕笙歌了,看到自己心心念念了幾百年的人終於出現心中激動不已,「宮主您終於回來了!我們終於成功了!」

舒曜說的是我們,對啊,是我們,而不是我。這個局本是她們一起精心策劃的,或許過程有些許不同,可結果是一樣的。

龍門寺中,慕笙歌好像什麼都沒做,又好像都是她做的。她沒有出面,也沒有動手,可她是誘餌,澹臺靜宸會跳入圈套唯一的誘餌,她告訴了她們澹臺靜宸死穴的位置,給了她們澹臺靜宸給她的香囊。

慕笙歌看似沒動手,可她利用了澹臺靜宸對她的愛,所以她其實什麼都做了。你說愛這種東西到底是什麼呢?沒有愛時,心裏是空的,而有了愛,心裏卻更空了。

慕笙歌也不禁質問自己,若是愛都能作為一種欺騙的手段,那這世上還有什麼是可以當真的?

見慕笙歌一直不理自己,舒曜又討好似地說:「暮雲宮每日都有人打掃,宮內我也讓人點上了宮主最愛的香。」

慕笙歌掃了他一眼,只是很冷淡地回了一個「嗯。」舒曜沒想到慕笙歌會是這樣的反應,一時間那些想說的話都噎了回去。

慕笙歌坐到了屬於她的宮主位置上,目光被腰間的流玉奪了去。相處了這麼多年,她自以為了解澹臺靜宸,難道都是假的嗎?不啊,不應該才是……

到底什麼才是真,什麼又是假?或許都是假的,又或許都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慕笙歌眼裏閃爍,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善與惡是她,愛和恨還是她,自己分不清,真的分不清了。

「宮主?」舒曜有些擔心慕笙歌,他感覺得到宮主回來之後就變了。

笑聲停止了,「沒什麼,你下去吧。」慕笙歌扯下腰間的流玉,朝着窗戶丟了出去。於公,她是天上宮的宮主,自己該殺她,於私,她是害她罪魁禍首,自己更該殺了她。

※※※※※※※※※※※※※※※※※※※※

過程會比較曲折和糾結,但是放心結局是he。求收哦!

。 顧家也沒想到,他們就要被葉秦川設計了。

葉秦川給手下下了命令,把那個求購貼接了。

手下人聽到老大的指令,很快把貼子接了。

這讓還在觀望的很多人痛心。

他們失去了一次讓路人甲幫忙的機會。

蘇雅一直等到有人接了求購任務。

才下線。

接下來自有人聯繫他。

而且他答應的任務基本不用本人出面,就要在網上完成。

為了嚴外婆她什麼都願意做。

因為嚴外婆是她最親近的人。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賈迎軍再也沒有出現。

蘇雅看著嚴外婆從期盼的眼神到失望,最後暗淡無光,最終死心。

怎麼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卻沒想到。

嚴外婆見到了蘇雅,心情較之前也好很多,又加了用了蘇雅抽時間提練好的中藥丸,醫生做完全身檢查告訴他們現在可以轉院了。

於是蘇父安排了包了一架飛機,為了保證嚴外婆在路上的安全,還重金聘請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保駕護航。

三個小時之後包機到達了京都第一醫院,這些在飛機起飛之前,蘇父都已經聯繫好了。

在這裡有全華國最權威的專家,相信嚴外婆在這裡會得到很好的照顧。

「雅雅,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這裡的醫生的護士都是最專業的。」

「謝謝爸。」

蘇雅發自內心的感謝。

她不是沒有能力,但是短時間要安排好一切,沒有一定的人脈還真不容易。

畢竟她也聽說了,京都第一醫院,預約的病人都排到半年以後了。

處理完這些,看到嚴外婆已經得到醫護人員妥善的照顧。

蘇雅和蘇父便離開了,幾天沒去公司,肯定有很多事,蘇父連家也沒回,直接去公司了。

而胡叔已經被提前安排來接蘇雅回家。

回到家裡洗了個澡。

打開黑市論壇。

就看見對方已經留言,葯已經拿到。

路人甲:「交易地點,你們讓我做的事。」

對方:「我們讓你做的事,因為涉及到機密,所以必須在我們這裡才能做。」

路人甲:「地址。我會派人上門,如果他解決不了,我親自上門解決。」

對方:「那希望路人甲先生可以言出必行。」

緊接著後面發了一串地址。

蘇雅查了一下,知道這是一個華國非常機密的地方。雖然不知道裡面是什麼。但是想也是和華國內務有關的。

蘇雅沒有回話就下線了。

沉思了一會,她又打開了x盟的軟體。

最近發現找自己組員的時候越來越多了。

sy:」我有一件事,需要你派一個人去做。」

窮的只剩錢:「為了老大,我願意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sy:」我發現你的中文越來越溜了。」

窮的只剩錢:「謝謝老大誇獎。」

sy:「你安排是一個面生的人,記住是面生,去這個地方。幫他們解決問題。」

打完之後,蘇雅複製粘貼了一串地址。

窮的只剩錢:「華國。」

sy:「對」

窮的只剩錢:「老大,易容不行嗎?一定要面生的,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嗎?」

sy:「不行。一定要面生的。而且黑客技術要好的。」

窮的只剩錢:「我這就去辦。」

sy:「如果有事情讓他撥打這一串電話。」

蘇雅發過去一串號碼,簡易斯一看這就是一個虛擬電話,還追蹤不到的那種。

於是簡易斯安排了人去做這件事情,不過安全起見,他讓手下帶著面具去的,不得不說簡易斯很聰明。

知道他們老大不想暴露自己。

所以當葉秦川的手下彙報人已經到了的時候,葉秦川便親自出面。

原來他們找路人甲是為了加固華國總控中心的防火牆。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有很多黑客同時攻擊華國總控中心的計算機防火牆,這裡藏了華國很多機密,如果一旦被攻擊成功,華國的的機密將一覽無餘,包括軍事作戰圖。

這裡的計算機技術人員已經和對方大戰一個月的時間了,眼看的就看的總控中心的防火牆快在撐不住了。

之前他們找過路人甲,這就是為什麼設計路人甲的原因,不過沒想到這個人,只參與幫華國破案,但是維護總控中心防火牆的事情,他壓根不管。

他們也想請x盟,但是那個費用實在是太高了,國家每年已經花費很多了,不會再花費一個億就為了請人來維護一下總控中心的防火牆。於是一直給相關領導施壓,讓他們的計算機技術人員解決。

這些人苦苦的支撐了一個月,快要支撐不住了,接連不休,已經有好幾個人暈倒了,對方攻破那是早晚的事情。

然後路人甲這次是個良好的機會。他們不光可以解決了這件事情,也可以把人扣住,為他們服務。

至於為什麼他們敢扣人,這也是非法區論壇上面傳出的,路人甲只有一個人。所以他是最好控制的,等到了這裡,威逼利誘還不是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也只能說葉秦川他們把路人甲想的太簡單了。

沒想到對方只是派人過來,自己並不出面。

不過轉念一想能被路人甲派來的,技術應該也不差。

等到接到人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對方一直戴著口罩和可視墨鏡,他們連對方的長相都沒有看到。

對方被蒙著頭套被帶到了華國總控中心,坐在一台計算機前面,只見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的,半個小時之後,對方的攻勢明顯弱了下來。

可是等防火牆快要加固了好的了時候,對方的攻勢比之前更加猛烈了,「路人甲也有一些抗不住了。」

小弟開口道:「我需要一個私密的空間。裡面不得有任何竊聽和監視的設備。」

葉秦川:「好,給他安排。」

於是有人把他帶到一個房間裡面,房間裡面只有可供休息的床,看來這就是這些技術人員的臨時休息室。

小弟很不屑,這裡的條件可比x盟差遠了,x盟給每一個人安排的休息室堪比五星酒店的總統套房。吃喝玩樂樣樣具全,不過能進x盟的人,也是經過種種考核,光考察期就要五年,如果在這期間完成了重大任務,那麼可以提前結速考察期,進入一年的實習期,一年之後才會成為x盟的正式成員。 秦天幾人轉身走向石屋,剛走到門口,就看到蘇玉坤拽著蘇文成,埋頭從屋內跑出來。

「撲通!」

蘇玉坤被馬洪濤撞倒,嚇得頭也不敢抬,直接跪地求饒,「扎巴兄弟,你已經如願殺了秦天,就放過我們父子吧!」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只求你網開一面。求你……」

「爸,」蘇文成一把拽起蘇玉坤,「你睜開眼睛看清楚,天哥還好好的站在你面前,死的是那個扎巴!」

「什麼死的是扎巴,不可能!」蘇玉坤搖頭否認,壯膽抬頭,正對上秦天黑沉的表情。

蘇玉坤楞在當場,不對啊,剛才扎巴召集來那麼多的毒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