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霍御乾動作敏捷跳上車子,陳譽發動車子。

2021-02-02By 0 Comments

“韓雪娜那邊的人手夠不?”霍御乾點燃一隻雪茄說道。

“嗯,留了五個弟兄。”陳譽回答道。

“韓少,霍御乾落了單,動手嗎?”一人朝韓洛殊彙報。

“不,還不到時間,告訴我們的人沒有本少的命令,誰也不準輕舉妄動!”韓洛殊眸子裏的陰鷙一閃而過。

傅酒和小思下午便出院了,小思不放心非帶着傅酒去藥房抓點藥。

“老闆,來點跌傷的藥。”小思說道。

那人抓着藥,打包好藥後正要給她,仔仔細細瞧了瞧傅酒,開口道:“誒,你是不是那個用手鐲抵債的人?”

傅酒聞言一愣,那人繼續道:“就是之前,有一乞丐欠了我們醫藥費,你用鐲子幫他抵得,後來我聽着我夥計說你讓丫鬟來取鐲子了。”

傅酒一聽,心裏明白了,原來是那檔事。

那人嘆了口氣,“小姐你不知道啊,咱都被耍了。” 傅酒臉上帶着疑惑,“此話怎講?”

那人道:“哎呀,小姐您走後,然後您瞧怎麼着?”

“那乞丐也不知從哪來的支票,就將您那鐲子給贖走了。”

說着,那人還頻頻搖頭嘖嘖兩聲,“咱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爲什麼……”

傅酒內心有些震撼,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被暴露在大庭廣衆之下,她臉色微變,忙叫着小思回家。

“少帥,劉副官接應的人就在前面。”陳譽開着車說道。

霍御乾面無表情點點頭,目光停駐在窗外,時刻注意着外面的情況。

沒想到一路順風和劉副官匯合了,霍御乾深邃冰冷的眸子輕輕一掃,“注意警戒,馬上要到省界線了。”

雲蘇省的界限是在山間

霍御乾與劉副官匯合後就換乘了馬匹,他時刻注意着周邊的風吹草動。

突然,一陣動靜,霍御乾猛然拉住繮繩,“掩蔽!”

霍軍動作迅速給自己找到掩體,“霍御乾!不是孬種你就正面跟我幹一場。”韓洛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霍御乾冷笑一聲,“呵,你是不是君子本帥可不確定。”

“那都無所謂了,因爲,你,今天必死無疑。”韓洛殊笑的很是陰邪。

“那本帥今日也小人一次,你可知西娜和你的兒子在我手上。”霍御乾慢慢從遮蔽物候邁出來。

他看見了韓洛殊,一身黃綠色軍裝,霍御乾瞳眸猛然一縮。

“你若是覺得她們重要,自己收了便是。”韓洛殊慢慢朝他靠近。

“倒是沒想到你會如此冷血。”霍御乾低沉冷厲的聲音,眉宇冷冽陰沉。

“本帥身爲沈軍二少,一個女人和孩子又算得了什麼?”沈洛殊眸子閃着不屑的深意。

“本帥與你的賬,該好好算算了。”霍御乾的手在褲邊收緊,語氣十分冷酷。

“樂意奉陪,等你死了,我會把傅酒接回京西。”沈洛殊嘴角噙着笑,眼裏盡是瘋狂的情緒。

“沈少帥想的到美。”霍御乾冷笑一聲,臉上帶着不屑。


“陳譽,把人帶上來。”霍御乾淡淡道。

黑車一直跟在霍軍後面,裏面坐着韓雪娜,她緊緊抱着自己懷中的孩子。

陳譽打開車門,“做什麼!”韓雪娜緊張的大喊道。

隨即,他面無表情的將韓雪娜帶過去,外面風大,韓雪娜連忙蓋住懷中孩子的臉。

她被帶到兩人對峙面前,韓雪娜看見沈洛殊臉上面露驚喜,“殊哥哥!”

沈洛殊見狀,面露難色,“雪娜,你很不聽話,這是你的懲罰。”

“殊哥哥!你……你瞧瞧他,是個男孩。”韓雪娜眼裏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可是沒動兩步,就被霍軍的挾制住。

“多可憐,沈少帥的心是鐵做的?”霍御乾嘖嘖兩聲,眼裏帶着嘲意。

韓雪娜猛然瞪向他,“霍御乾!你別想拿我來威脅殊哥哥。”

霍御乾嘴角一撇,愚蠢極致的的女人無藥可救。

“霍御乾,你是打不起嗎?”沈洛殊不去理會韓雪娜,似乎將她視爲不存在般。

“隨時奉陪。”霍御乾嘴角勾起。

陳譽將韓雪娜又帶回去了,生怕刀槍無眼誤傷他。

霍御乾與沈洛殊持槍對峙,兩人眼中都是對對方的狠厲。

霍御乾咬住牙,雙眼微眯,二人一齊短兵相接,兵刃相接。

霍御乾拉開了決鬥的架勢,眼睛裏面閃着兇光.

手握短槍,好像要把對方開膛似地,沈洛殊看到他窮兇極惡的樣子,絲毫不懼。

子彈咻得從二人耳邊劃過,驚險萬分。

霍御乾抓住時機,在沈洛殊未反應過來前又開一槍。

沈洛殊猝不及防右胸中槍,韓雪娜回頭正巧看見這一幕。

她瞳孔猛然一鎖,臉色剎那煞白,“殊哥哥!沈洛殊不可思議低頭看一眼自己冒血的胸口,他臉上盡是驚訝,瞳孔眸光逐漸渙散。

他不服!

雙方火力交戰猛烈,沈洛殊的人趕緊將他拉回去。

高處山頭上,傅酒站在那裏,底下的戰況她看的一清二楚。

沈洛殊中槍倒下時,她幾乎要喊出來聲音。

不!霍御乾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能開槍殺死了韓洛殊!

霍御乾在她心中的形象好感瞬間崩塌,她聽不清霍御乾再說些什麼,她只是看到霍御乾先是用韓雪娜母子威脅韓洛殊,又不依不饒朝着韓洛殊開槍!

他真的,他真的是一個卑鄙無恥,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是土匪!

管家痛心地在地上叩首,“少爺!少爺!”

傅酒眼裏含着淚水,攙扶起管家,“您節哀順變,地上涼,快起來吧。”

“傅小姐啊,您,您都看見了啊!這霍少帥當真是一個劊子手!”管家痛苦着哭喊。

管家找到了傅酒,說要帶着傅酒去見韓洛殊,因爲霍御乾要將韓雪娜交給韓洛殊,韓洛殊怕霍御乾一人不好對付,所以想着自己先請過去傅酒應付着。

傅酒哪能多想,跟着就來了,沒想到竟然撞見霍御乾翻臉不認人的一面。

“快,二少中彈了!”沈軍的人用擔架擡着昏迷的沈洛殊飛奔着。

汽車將沈洛殊接上車,直奔醫院。

地上屍體一片,有霍軍的,有沈軍的。

霍御乾略有些狼狽,髮絲微亂,臉上幾處黑污。

“子易,把那些沈軍的衣服扒了,代表身份的東西都損壞,屍體處理了。”霍御乾十分冷靜的說道。

劉子易點點頭,動作麻利帶着士兵去收拾戰場。

霍御乾早就料到了沈洛殊的身份不淺,但卻沒想到他竟然會是沈軍的人,這次跟沈軍正面衝突,若是讓沈宗澤逮住這一苗頭,誰能知道他會怎麼對付霍軍。

“回江城。”霍御乾現行帶着剩下的軍人撤回。


“大總統,電報傳來了,三少受傷住院了。”張副官急匆匆跑進來。

沈宗澤抽出口中的雪茄,吐出雲霧,眸子裏閃着精光。


“您要去看望嗎?”張副官試探問一句。

“他現在能以什麼身份……”沈宗澤冷哼一聲說着,又吸了一口雪茄。

“畢竟三少在韓軍那忍辱多年,屬下認爲,三少是個好苗子。”張副官說道。 霍御乾回到江城,已經是兩日後了。

傅酒魂不守舍地坐在沙發上,膝蓋上是那毛色雪白的貓,小九似乎也知道主人的不適,乖巧的趴在她膝蓋上,不厭其煩的受着傅酒的一遍一遍撫弄。

“少帥,韓雪娜這個女人如何處理?”劉子易問道。

霍御乾沉默片刻,淡淡道:“將她送回韓軍吧。”

劉子易領了令,就下去了。

小思很是奇怪看着傅酒,她心裏暗叫着小姐可千萬別再像之前一樣了!

但又不敢去打擾到她,小思只能頻頻裝作不經意間過去瞧她一眼。

“噔噔……”叩門聲響起。

小思動作十分麻利過去,“不要開。”傅酒回過神來,剛想開口制止,卻不料小思已經打開了門。

霍御乾一臉嚴肅的站在門口,傅酒隔着沙發遠遠望着他。

那一瞬間,她彷彿看見了閻羅在世一般。

是啊,霍御乾這樣的人,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可以殘害,又怎麼能放過一個無緣無故的陌生人呢!

“滾出去!”傅酒竭力的嘶吼道。

霍御乾神色一僵,他回來後就馬不停蹄直奔這來,心裏還掛念着那日傅酒摔得腿,哪知人家上來就是這幅樣子。

他的心情也一分一分降下去。

傅酒的眼神,狀態完全與那日送他出城時不一樣,就像是換了一個人般。

那日是懷春的少女般嬌麗,而今日卻如同含恨在心的女人。

“怎麼了?我今日剛回來就這般接見我?”霍御乾忍住了煩躁,面上露出笑容。

傅酒瞪着他,往後退縮,“魔鬼!”她低吼。

霍御乾眉頭更加皺了,他臉色有些陰沉,淡淡道:“你怎麼了?”

“你爲什麼……一定要殺人?!”傅酒嗓子沙啞,眼裏滿含淚水。

霍御乾吸咬一口口腔側壁,表情有些不耐煩,他大步向前,凌厲的一把抓住傅酒的手腕,將她從沙發上提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