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露西跟在她旁邊,也有些擔心地拍了拍周夫人的肩膀。

2020-11-06By 0 Comments

「夫人,消消氣。」

這麼多年來,她不是沒有見過周夫人發脾氣,可是能讓她氣得渾身發抖的,這還是頭一次。

歐陽清霜還是被抱回了她在周夫人家常住的房間,當初還以為是周夫人的一句玩笑話,現在看到的,她在這裡住的時間確實是比自己家裡還要長。

言晰當晚忙活到凌晨,睡了四個小時又起來。

周夫人和米洛一直保持著他睡覺前的姿勢和位置。

「你們……都沒有睡嗎?」

他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兩個女人。

沒有人來回答他,可答案是肯定的,這兩個人身上的衣服都還是昨天看到的樣子,沒有更換過。

「你們趕緊去睡一覺,通宵對身體的損耗太大了。」

言晰趕緊過去把她們兩個拉開。

沒有人動。

周夫人平時是個挺注意生活節奏的人,可現在她只想看到歐陽清霜醒過來。

「夫人,清霜小姐醒來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們這個樣子的。」

露西也走了進來,她知道夫人固執,只能抬出歐陽清霜來勸她。

聽到露西的話,周夫人才僵硬地動了動脖子,她的身體確實是大不如前了,從前通宵好幾個晚上幹活也一點事沒有。

現在她覺得有些吃不消。

她直起身,對同樣守了一個晚上的米洛說:「你也起來,洗個澡,去睡一覺。」

「謝謝,不用,我等她醒來。」

周夫人厲聲:「有言醫生在,快去!否則我就把你趕出去!」

她的警告起了作用,米洛用極慢的速度起身,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歐陽清霜臉上。

已經二十四小時了,她還沒有醒過來,要不是唇色蒼白得嚇人,還以為她只是睡得有些過頭。

米洛匆匆地洗了個戰鬥澡,很快就又回到了她邊上。

時間一長,確實有些熬不住,她躺到歐陽清霜的邊上,把手掌放在她頭下輕輕墊著。 歐陽清霜醒過來的瞬間她的手就感覺到了,立刻睜眼起身。

「清霜小姐?」

她緊張地看著她。

股神重生之軍少溺寵狂妻 歐陽清霜木然地看著米洛,眼睛里早就沒有了往日的光彩。

「我在哪裡?」

「在周夫人家,我們在F國。」

「那我是做了一場噩夢嗎?」

歐陽清霜問。

米洛看著她的眼睛,無法欺瞞。

「清霜小姐,都過去了,我們在F國。」

歐陽清霜從來伶俐,立刻反應過來:「所以,那都是真的嗎?」

米洛緊緊地把她擁進懷裡,即使是剛從被窩裡起來的她,身上也還是很涼。

她企圖用自己的體溫暖和她。

很快就感覺到身上有些濕意。

歐陽清霜從一開始的小聲啜泣,慢慢地變成了大聲的嚎哭。

她不在意這個時候到底有誰看到自己這個醜陋的樣子。

把所有的形象都給拋開。

她只想哭。

韋琪琪,那個人已經永遠地消失在世界上了,可是留給她的,全是傷痛。

「米洛……嗚嗚嗚……我好怕……她怎麼可以這樣子,我好怕,我夢見她了,她一直跟我說還不想走!!!」

「清霜……」

周夫人剛下樓吃點東西就聽見了樓上的哭聲,立刻放下手裡的餐具趕上樓,正好看到了歐陽清霜在米洛懷裡哭得不成樣子。

她輕聲喚。

語氣極溫柔。

「清霜,回家了啊,別怕,在周奶奶家,沒有人欺負你。」

鈺樓明玥長相憶 歐陽清霜雙眼通紅地看著周夫人。

眼淚還是不停地往下流:「周奶奶……我看到很可怕的事情,她就這麼跳下去了!」

言醫生也趕上來,看見早幾天還活潑明媚的女孩變成這樣,他也心裡一澀,有些疼。

「清霜小姐,我先給你做個身體檢查。」

他試著把歐陽清霜從米洛身上帶離。

可是她的反應很劇烈,激烈地反抗著他的手。

「我不要,不要!!!」她帶著嘶啞的哭腔抱著手邊的人:「米洛,你跟他說,不要離開我,求求你,別丟下我一個人……嗚嗚嗚嗚嗚……」

米洛兩眼也忍不住發澀,手在她後背輕輕地拍著。

「沒事了清霜小姐,你看下,我們在F國了,已經遠離了他們的。」

歐陽清霜閉上眼,立刻又張開。

她發現只要一閉眼,韋琪琪跳下橋最後的一個表情就又反覆地浮現在面前,似笑非笑。

她覺得她還很想活著的!

歐陽清霜不敢閉眼了,一直睜著,即使有風對她吹來一陣疼痛也沒敢閉上。

韋琪琪一直在她的腦海里盤旋。

那張僵硬的臉,被江水慢慢泡得腫脹。

可是嘴角還是在對她微笑著。

老公請接招 「好可怕……好可怕……」

她鬆開米洛,抓住自己的腦袋似乎想撕扯下來什麼。

言晰伸手把她的手往兩邊拉開,卻被她拚命地拍打。

指甲把他的臉上劃出了兩道傷痕。

沁出點點血跡。

周夫人也心疼地上去攔住她。

「清霜,清霜,冷靜一點,看看我,我是周奶奶,奶奶答應了教你學設計的,我們以後不回去,就不會再看到那樣的事情了。」 如此反覆了一周,歐陽清霜才終於能在他們的看護下睡上一覺。

即便是有人守著,她也還是睡得不安穩,尤其是半夜驚醒,總是莫名地哭泣著。

米洛片刻都沒離開過她身邊。

為了方便照看歐陽清霜的情況,言晰也住進了周夫人家裡。

他無比慶幸自己當初還修了一門心理學。

經常來找他諮詢問題的大多是遇見不痛快事的鄰居大叔,沒想到這個時候他的專業知識才真的派上了用場。

「米洛,你也休息一下,我會看著清霜小姐的。」

他說話的時候聲音沉穩,給人一種心安的力量,漸漸地取得了歐陽清霜的信任。

現在她在他面前,也願意露出脆弱的一面。

米洛搖搖頭。

言晰看著她眼底已經很明顯的黑眼圈,輕嘆一口氣:

「你這麼做只會讓清霜小姐越來越離不開你,她以後也還是要有自己獨處的時間,你這不是幫助她。」

米洛的臉色微變,她認為這樣的陪伴是一種保護。

可言晰是專業的醫生,通過他這段時間給歐陽清霜開的葯和所做的心理疏導,確實是有效果的。

言晰見她信了幾分,拿出身上帶的一小瓶藥片,倒出來一片遞給她懷裡的歐陽清霜。

「吃了它,好好睡一覺。」

因為安眠藥會產生依賴性,所以言晰一向不願給病人開這些葯。

歐陽清霜需要儘快恢復正常的生活軌跡,所以他才給了安眠藥,希望幫助她恢復正常的睡眠作息。

調理是長時間的,現在他只想讓這兩個人都好好睡一覺。

米洛給歐陽清霜端了杯水,看她服下藥片大概五分鐘。

藥力漸漸發作,她的眼皮合起一半。

米洛立刻把她頭扶著放到枕頭。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清霜小姐,睡吧。」

這次不用她再哄,歐陽清霜已經睡得死沉。

米洛露出這些天頭一次欣慰的笑意。

「這才對,你多笑笑,事情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的。」

言晰突然說。

米洛愣住:「謝謝你,言醫生。」

「謝我不打緊,你把這個吃了。」

言晰把小藥瓶里的藥片再倒出來,遞給她。

「我不需要這個。」

她立刻拒絕。

雖然知道吃完這個睡覺會很香,可她也知道,這樣的話清霜小姐要是出什麼事情,她的反應會非常遲鈍,無法及時出現在她身邊。

空姐的神醫保鏢 「你需要,米洛,你現在的狀態不比清霜小姐好到哪去。」

言晰一臉正色。

「你去照照鏡子看下自己的臉色是什麼樣子,天天待在清霜小姐身邊的你都是這樣的話,怎麼能指望她儘快好起來。」

米洛猶疑地摸了下自己的臉。

她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臉上肯定是顯而易見的憔悴。

「吃了吧,我周辰年紀大了,要保護清霜一個小姑娘還是足夠的。」

是周夫人,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門口。

米洛接過言晰手上的藥片,拿著剛才歐陽清霜才喝過的水杯就吞了下去。

她不想打擾歐陽清霜,趁著睡意還沒有襲來,自己回了房。 在經過周夫人身邊的時候,她輕輕低頭:「拜託您了。」

「嗯。」

周夫人的語氣平靜,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睡醒了再來幫忙。」

米洛回到自己的床上,萬千思緒都被一片安眠藥打敗。

言晰走到米洛的房間門口,看見她躺得筆直。

再回去的時候周夫人已經坐在了歐陽清霜床邊,輕輕地拿起她的手。

清霜的手十指青蔥細長,握在手裡很軟和。

周夫人把她手掌微微壓平,看到掌心清晰的三條紋路。

「您還會看相?」

言晰好奇地看著她,周夫人的手指輕輕地劃過歐陽清霜掌心那三條紋路,似乎在觀察什麼。

言晰只在小說里見過有人會看相算命,他的家鄉很多孩子一出生,家長就會拿著生辰八字去找先生看,據說能算出來這孩子一生的命運。

周夫人沒立刻回答他。

靜靜地在歐陽清霜手上描了幾次,才抬頭:「不會。」

「……」

那您老看這麼半天。

言晰只在心裡默默地開口,不好真真說出來。

「清霜情況怎麼樣?」

周夫人問。

說到正事,言晰神色嚴肅。

「正常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崩潰,她的心性又更小……」

周夫人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沉默不語。

「不過……」言晰想了想,說出自己的疑慮:「她的反應很激烈,有時候總讓我覺得不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什麼意思?」

周夫人把歐陽清霜的手放回她身側,替她掖了掖被角。

「她此前應該有出現過記憶缺失的情況,所以有時候我跟她對話,似乎不僅僅是看到了這場事故,還有另外的一些恐懼因素。」

周夫人語氣一沉:「別說了。」

言晰立刻打住。

「過去的事情我不管,以後她絕不能再受到這樣的傷害。」

周夫人盯著他的雙眼,這話既是對自己說,也是對言晰。

還有另外一邊房間睡著的米洛。

……

「阿升先生,很抱歉,我們沒有找到您說的這個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