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靈藥總盟的反應跟他猜測的所差無幾,沉寂數年的靈藥總盟,的確是想借助這次的煉天靈壇大賽一鳴驚人,重新成爲衆人心目中當之無愧的靈藥師聖地。

2021-02-01By 0 Comments

而他之所以敢不計後果地在雷動域大開殺戒,其實也是賭了一手靈藥總盟的態度。他甚至懷疑,自己在雷動域鬧出的動靜雖然很大,但未必不是靈藥總盟想要看到的局面。

想要一鳴驚人,不鬧出點大動靜又怎麼可能做到呢?當然了,林隕這次的動靜,不可否認確實是有些超出了靈藥總盟高層們的意料之外。

“明白就好。”

程義沒好氣地白了林隕一眼。

旋即,在他的催促之下,林隕和許蔓蔓二人便是一同走入了煉天靈壇大賽的決賽場地。跟之前的兩次比賽不同,這一次他們並沒有來到那處熟悉的廣場,而是被朱恆等考官直接帶離了皇城,來到城郊一處僻靜偏遠的別苑。

“這不是張天師的別苑嗎?”

“沒錯,我曾經聽爺爺說過,這裏就是張天師專門用來煉丹閉關的別苑。聽說這裏守備森嚴,有着數十道危險的禁制手段保護,就連羽化境強者都不敢擅闖。”

“帶我們來這裏做什麼?”

參加決賽的二十人皆是露出了困惑之色,他們原本以爲決賽的場地應該還在皇城纔對。可朱恆卻是帶他們來到了張天師的別苑,這又是什麼意思?

ωwш ●ttκā n ●℃o

“不必再猜測了,這裏就是煉天靈壇大賽決賽的場地。”

朱恆淡淡道:“你們應該感到榮幸,這次決賽的比賽項目其實是由張天師親自設計的。也因爲這樣,我纔會將你們帶到這裏來。”

“張天師親自設計的比賽項目?!”

“怎麼可能?煉天靈壇大賽明明一直都是靈藥總盟和皇室聯手舉辦的,爲什麼這次張天師會插手?”

“張天師他老人家的心思你能猜得透嗎?此舉必定有他的深意!”

不少人面露驚色,開始議論紛紛。

衆所周知,張天師雖然一直都待在大秦帝都,但他並非是屬於皇室和靈藥總盟任何一個勢力的人。他跟三大靈藥師世家的老祖們其實都一樣,算是自由的靈藥天師。

但他並沒有像那三位靈藥天師一樣去刻意經營自己的家族,只是任由其發展,而且張家三代到張源這裏其實都是一脈相傳,可謂是人丁凋零。

“張源,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爺爺他老人家的心思一向難以捉摸,這件事情也從未跟我提過。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如果我真知道的話,那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參加煉天靈壇大賽嗎?”


面對旁邊之人提出的問題,張源搖了搖頭。

他在上一輪比賽中的成績雖然不算很好,但晉級決賽的對象卻是由兩場比賽結果進行綜合評估的。於是,他很幸運地正好卡在了第二十名的位置,勉強進入了決賽。

“肅靜。”

朱恆還是一如既往地鐵面無私,他一聲冷喝下所有人都停止了議論。在他的帶領下,衆人進入了別苑之中,穿過樓臺小道,一路來到了一處山洞之前。

洞口上方,還刻着三個大字:“淨心洞。”

“怎麼會是這裏?”


張源忍不住驚呼道。

這一聲驚呼,可謂是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

張源連忙閉上嘴, 群穿三百渣 。他跟其他人不同,他自小就來到這處別苑不知道多少次了,當然知道這淨心洞到底是什麼地方。

淨心洞,這是他那位爺爺張天師專門用來煉丹的地方!除了張天師本人以外,無論是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就算他是張天師的親孫子,他也從未進過任何一次。

可現在呢?張天師居然會主動開啓淨心洞,把這裏當成煉天靈壇大賽的決賽場地?

“爺爺他到底在想什麼?”

張源暗道。

朱恆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上前解開洞口的禁制,打開了淨心洞。在他的帶領下,林隕等人依次進入淨心洞內,剛入洞口便有一股令人神清氣爽的濃郁靈氣撲鼻而來,所有人的表情都是神采奕奕。

衆人的視線所見之處,更是佈滿了各種珍稀無比的天材地寶。

“那是五百年份的問心冥藤!還有無妄神葉……”

“千年的天山雪參!這可是能夠用來煉製九品丹藥的奇藥!”

“畜生啊……這麼多的天材地寶,要是隨便拿走一些,都能夠發家致富了吧!”

或是架子上,或是石墩上,各個地方都擺放着外界萬金難求的各種千百年藥材。他們無一不是露出震撼之色,也只有靈藥天師纔有這麼大的手筆了吧!

“雲燁,你怎麼了?”

其中一名相貌平平的參賽者在震驚過後,才發現自己身旁的雲燁今天似乎一直都沉默寡言,跟平常簡直就不像是同一個人。他和雲燁的關係還不錯,所以能夠察覺出後者的異樣。

尤其是在看到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寶後,雲燁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雲燁並沒有回答他,只是一直用異樣的眼神盯着走在前方的林隕,那眼神中帶着一絲茫然。

“難道是太緊張了?”

那人暗道,倒也沒有太過在意。

畢竟,作爲一位靈藥師在看到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寶後,有些異樣情緒也是正常的。

“這淨心洞乃是張天師煉丹的場所,這裏所有的天材地寶都是屬於張天師的。如果你們想要偷偷拿走的話,本考官個人倒是沒有任何的意見。”


看出了衆人眼中的貪婪和火熱,朱恆淡淡道。

此話一出,所有人就像是被澆了一盆涼水,立刻冷靜了下來。朱恆話中的意思很簡單,你們想拿走張天師的東西可以,人家當考官的沒意見,但作爲主人的張天師又會怎麼想呢?

除非這天下是他們家的,否則他們敢得罪一位靈藥天師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走到淨心洞的盡頭,這裏擺放着一尊巨大無比的青銅鼎爐。雖然是平平無奇的青銅之色,但其鼎身上卻是隱隱有着靈芒溢出,濃郁至極的藥香氣息更是瀰漫着整個淨心洞。

最令人震撼的是,當衆人的視線被青銅鼎爐吸引住時,所有人的心神都不禁沉入其中! 俠客董小川 ,那個時代混亂無比,妖魔作亂,人心邪惡,猶如地獄一般。

就在這最黑暗的時刻,一尊來自天際深處的鼎爐陡然降臨於此。鼎身化作五大幻神,震懾四方妖魔,穩定人心安定。

片刻失神過後,衆人才反應過來他們看到的只是幻象而已。他們的內心震驚無比,終於意識到這絕不是一尊普通的鼎爐!

“下品天器鼎爐——五方幻神爐。”

張源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道。 “天器鼎爐?”

林隕眼中精芒微閃。

不僅是他,在場衆人的注意力都忍不住被這尊碩大的青銅鼎爐給吸引了。一聽到五方幻神爐的名字,有些見識不凡者更是忽然想到,這尊鼎爐不正是張天師曾經名震帝都時所用的天器法寶嗎?

二十幾年前,張天師還是名聲未顯,行事低調。直到有一次,他前往靈藥總盟辦事時正好遭到了某位靈藥總盟長老的挑戰。而在那場煉丹比鬥中,張天師便是祭出了這件五方幻神爐,一舉煉製出九品丹藥,贏得了那場比鬥。

也正是那場煉丹比鬥,張天師纔在帝都一鳴驚人,直至成就瞭如今的靈藥天師之位。

“解。”

朱恆走上前去,一聲低喝下精神力齊出,那五方幻神爐的爐蓋驀然被掀開來。剎那間,從那爐內竟是分別涌現出了二十道深藍色的焰火,每一道焰火從爐內出現後,竟是憑空在空中凝聚出了飛禽走獸的形狀。

或是猛虎、或是大象、甚至就連豺狼毒蛇等動物的形狀都有。

“百獸鬼火!”

看見這一幕後,有人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聲道:“這不是天地玄火中排名第七的百獸鬼火嗎?”

“不錯,這正是百獸鬼火。”

朱恆淡淡看了衆人一眼,解釋道:“張天師事先將百獸鬼火分成了二十份封印在五方幻神爐中,而這也正是今日決賽的比賽項目。”

“天地玄火的威力想必不用我多說,你們心裏也很清楚。 最強棄少 !無論你們用什麼手段都可以,但切記,千萬要量力而行!這些百獸鬼火暫時擺脫了張天師的禁錮,都可以算得上是無主之物。可如果你們不小心令其暴走的話,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決賽的成績排名,將由你們用時的多少來決定。現在,本考官宣佈開始!”

伴隨着朱恆的宣佈聲,包括林隕在內的參賽者們皆是不約而同地向前靠近了數步。他們一個個神色警惕,根本就不敢太過靠近這些百獸鬼火。

天地玄火的危險性衆所周知,尤其是這種排名前十的百獸鬼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這些人裏,縱使是曾經學習過相應的控火之術,也不敢說有多少把握能夠降服這二十分之一的百獸鬼火。

“降服天地玄火?真是有意思。”

林隕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他也是萬萬沒想到張天師居然會設計出一個如此特殊的比賽環節。要知道,就算他身上有着青霜冷焰,但這也絕不是他有把握降服百獸鬼火的理由。

當日,他從張源手中贏來的青霜冷焰顯然是被張天師提前降服過的,所以張源才能夠將其順利地轉給林隕。可現在這百獸鬼火併沒有任何外力的制約,純粹是無主之物,想要降服它根本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

而林隕甚至連控火之術都沒有學習過,又該用什麼辦法去降服百獸鬼火呢?

“百獸鬼火,聽我號令!”

跟林隕不同,像墨痕和許蔓蔓他們這些有強大背景勢力的天才弟子,顯然都是有學習過控火之術的,畢竟他們在靈藥師的修煉上一直都有人悉心指導。無論是墨家老祖還是靈藥總盟的那些長老們,必定會傳授給他們強大的控火之術。

甚至可以說,在場二十名參加決賽的人裏,除了林隕一人以外,其實都學習過相應的控火之術。

“那位張天師難道是在刻意刁難我不成……”

林隕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在來到帝都的第一天,就已經向七長老程義提過要學習控火之術的請求。可對方卻是以張天師提前授意爲藉口,讓他先贏得煉天靈壇大賽的首席之位後,再傳授給他控火之術。

可現在呢?

這決賽的考覈項目,考驗的偏偏就是控火之術!

難不成那位張天師根本就不想讓他林隕奪得首席之位,才故意設計出這一環節的?

“林隕,你會怎麼做呢?”

張源的目光時不時瞥向林隕,心中暗道。

他算是知道一點實情的,畢竟他前兩天才代替自家爺爺向林隕傳過一次話,他更清楚林隕現在根本還沒能學習到任何一門控火之術。

沒有控火之術在身的林隕,又該如何降服這百獸鬼火?

“罷了,多少也得拼一下。”

林隕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平復下心中躁動的情緒。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就這麼幹等着輸掉比賽,即便是沒有控火之術,他也得想別的辦法去降服這天地玄火。

如此想着,林隕便是試探性地將手掌覆蓋向眼前化身成巨象形狀的百獸鬼火,那妖豔的深藍色焰火,在其瞳孔中顯得是那般刺眼。

那恐怖的高溫瞬息間燃起,竟是將他的手掌燒得嗤嗤作響。他忍着劇痛,就算是他如今的強大肉身,都無法承受住這百獸鬼火的灼燒!

天地玄火,果然非同小可!

跟其他人不斷打出印法禁制去控制百獸鬼火的舉動不同,林隕無異是一個另類。

“真元之力!”

林隕臉上閃過一抹決意,立刻動用了自己全部的真元之力包裹住這道百獸鬼火,想要以蠻力去制服它。天地玄火雖然桀驁難馴,但他眼前的百獸鬼火併非是完全體,而是二十分之一,與本體的威力相差甚遠!

強行制服的話,未必沒有可行性。

嗤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