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韓筱夜臉上露出一絲連自己都沒有覺察到的笑容,毫不遲疑地說:「沒錯,他們都是我最信賴的同伴啊!」

2022-04-21By 0 Comments

沐小花的臉上露出一絲深深的羨慕:「你真是一個幸運的人!有這麼多陪在你身邊!」

韓筱夜有些羞澀地一笑:「是嗎?你也這樣認為嗎?」

沐小花使勁點了點頭。

韓筱夜鼓勵地看了沐小花一眼:「小花,你現在還小,還有許多事都不懂!以後你一定要多做正義的事情!你要相信,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只有自己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你身邊才會有越來越多正直善良的同伴的!」

沐小花看着韓筱夜的笑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沐子陽摸了摸沐小花的腦袋,一臉慚愧地說:「以前是我沒有把小花教好!小丫頭,遇到你,真是我們兩個人的幸運啊!今後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只要說一聲,我和小花一定為你赴湯蹈火,兩肋插刀!」

韓筱夜搖了搖頭,說:「我只是隨着自己的心在做事,不需要你們的任何報答!」

就在這時,路遙忽然驚叫起來:「找到了!」

眾人一聽,都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到路遙身上。

路遙扶了扶眼鏡,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特里休琳,一種極為罕見的細菌,常年生活在野外的樹林之中,對於植物和動物沒有任何損害,可與自然環境和平共生。然而,一旦被人族接觸,卻會不斷啃噬人族的身體,給人族帶來極大的麻煩!」

瑪麗娜看了看特里休琳給人族身體造成的損傷,果然和沐小花臉上的傷口一模一樣。

瑪麗娜的聲音里透著慎重:「雖然找到了小花的病的源頭,但是治療的方法……我不敢保證是否有效!」

沐小花聽說眾人找到了自己的病的源頭,不禁喜出望外,連連點頭:「不管是什麼治療方法,我都願意試試!」

瑪麗娜看了沐小花一眼,眉頭微微一皺:「好吧,既然你同意……我們就試一試!不過這個方法要先把你臉上的細菌一點一點地找出來,然後用我的力量把它們全部消滅。但是,這個尋找的過程可能會碰觸到你以前的傷口……可能會很疼!」

沐小花毫不猶豫地說:「我不怕!」

瑪麗娜看了沐小花一眼,觸到她眼中的期待,終於點了點頭。

治療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雖然瑪麗娜儘力縮短了治療的過程,可是,還是用了五天的時間才把沐小花的臉完全治好。

治療結束的那一天,眾人的心情都彷彿被一束陽光照亮了一樣。

沐子陽拉着沐小花對着韓筱夜千恩萬謝地跪下:「小丫頭,你對我們爺孫兩人恩同再造!你的這份情我們兩個人一生一世也還不完啊!」

沐小花的眼中又露出一個花季少女該有的期待和憧憬:「姐姐,你真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

韓筱夜看着沐子陽和沐小花兩個人,眼裏升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們不必放在心上!從今以後,你們只需好好生活,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

沐子陽和沐小花眼中都流出了悔疚的淚花。

正是:

暖暖的陽光照射在窗前

你讀著曾經的故事

我聽得入神

忽然就有些倦意

微一合眼

時光彷彿回到初見的那一刻

也是一個薄霧散盡的午後

也是微微的陽光

你坐在樹下的草地

沉默地抱着一本書

而我

坐在樹的另一邊。 花蛇走了,在部族被傳奇破壞事件發生以後半年,他養好了身上傷勢,安置好了家中沙梨、蔻兒這些親人後,獨自在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離開了綠湖村,沒有驚動任何人。

直到第二天,蔻兒敲開了艾倫石堡大門,遞給他一封花蛇手書的書信之後,艾倫才知道花蛇外出遊歷了。

「呵,這個傢伙,可真怕我會挽留他嗎,也不讓我給他送送行!!」

艾倫搖搖頭,手書上花蛇只說了他要前往南邊前線,剩下也就是讓艾倫照顧好蔻兒她們云云,並沒什麼重要信息。

倒是隨後,花蛇離開村子遠遊的消息,傳到了黑頭、托尼幾人的耳中后,他們五人不為之震驚,雖然已經有了心裏準備,這些日子他們也在苦苦勸說花蛇留下,但是真當花蛇離開之後,他們還是不由覺得少了主心骨。

既然花蛇自己遠遊了,那麼艾倫也就沒了多少顧忌,開始重新分配了一下村中權柄。

這不是艾倫當面一套背面一套,只是之前艾倫要顧及花蛇的臉面威信,對他的安排自然不好輕動。但是要說艾倫沒有不滿,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比如村中中層頭目超過23都是矮地精,這就有些不穩妥了。

真要說功勞與才幹,矮地精因為勤於勞動善於學習,如今確實是村中日常食物最得力的助手,許多的事情離開了他們真心會變成亂麻。但是,一個部族首領有些時候,卻不能因為其他分支貢獻相對較低,就無視了他們的價值,尤其是荒野這種唯實力為尊的世界,只是依靠矮地精,是永遠無法強大起來的。

至少,以現在的能力手段來說,矮地精可重用,但決不能成為主流。

托尼在忐忑中,被奪去了主掌部族賬目統計的職務,重新交給了茶花打理,但除此之外,托尼其他的職權倒是一點沒變。黑頭的獵隊管理職權也被分化,交給了蔻兒這個年輕的小丫頭,只留下了綠湖村防衛治安的職權。

但是,帕瓦奧、大山他們這些老人,也沒有被重新召回村中,仍舊留在了礦場與激流灣的據點。

花蛇有一點應該算是誤打誤撞吧,那就是對帕瓦奧他們的安排,從長遠看,是對部族有很大好處的。

帕瓦奧、毛羅、大山他們幾個人,如今最年輕的大山,此時也已經40出頭了,算是熊地精中精力、體力最鼎盛的時期,可是同時也已經開始走下坡路,未來的前景並不算太好。而帕瓦奧、毛羅歲數更大一些,最大的帕瓦奧現在54歲,體力早過了巔峰期,打拚廝殺都不如以前的時候動作幹練了。

他們這些傢伙,隨着艾倫一起,將綠野部族經營到了如今的模樣,功勞苦勞都不少,但是隨着部族發展到如今的境況,他們的才幹見識反而成為限制部族發展的阻礙了。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艾倫一樣,不斷地學習新的知識,不斷求索,早年間帕瓦奧他們的遭遇與生活,讓他們的知識底蘊、性格成長都有很大缺陷,當部族弱小的時候,他們還能勝任當前的工作,但是隨着部族擴張,他們的短板便顯露出來了。

權力是個好東西,也是一個能在人心根深蒂固的東西,不是誰都能做到像花蛇一樣的灑脫。當嘗到了權力的滋味,當想要成為特權階層,讓自己的親族子嗣繼承遺產時,各種矛盾與隱患便開始在部族中滋生。

好在,艾倫不在期間,花蛇出於對部落發展的需求,將帕瓦奧、大山他們這些跟不上腳步的老傢伙們,趕到了偏遠的據點,其實也算是給艾倫清理了很多麻煩,同時還將這幾個人的仇恨給吸引走。

新生代如蔻兒、石生他們這些人漸漸成長起來,不管是從知識、認知上,還是行事風格上,這群年輕人都已經超過了帕瓦奧他們這些老人,唯一欠缺的,或許就只是一些經驗而已。

為了部族未來考慮,同時也為了培養更多的人才,也是時候讓蔻兒、石生、樹生這些少年們,開始慢慢接帕瓦奧他們的班了。新舊交替,本來就是自然循環,文化傳承亘古不變的規律,艾倫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只是對艾倫來說,毛羅、大山都是跟隨他很久的老人了,一直以來對艾倫跟部族都很忠誠、任勞任怨,如果沒有花蛇重新安排派遣他們的職權,換做艾倫在族長位置上,還真未必能忍得下心來,將他們幾個發配到礦場、激流灣去。

「不過,這傢伙要遊歷,也不知道學學我,帶上一群族裏的少年們出去走動走動!!』

艾倫可以沒有顧忌地述說花蛇的壞話,但是在他身邊的菲利普,卻是不敢對此有任何言語,只是低着頭沉默以對。

菲利普的變化很大,早年在綠湖村裝瘋賣傻吃了不少苦頭,加上他如今也是60多歲的年紀,已然步入老年,因此臉上多了許多的皺紋,同時那原本紅褐色的頭髮間,也多了許多斑白之色。

相比以前時還喜歡耍些小聰明,間或還帶着點人類貴族的高傲感,現在的菲利普無疑更加的沉穩,氣質上也少了幾分躁動,往艾倫身邊一站,便如同一塊沉默的石頭。

「對了,你說的那個河道改流的事情,要趕緊提上日程來。」

埋怨花蛇的話語沒有人應和,那就顯得有些無趣了,艾倫便只能將話題重新拉回來。

「這裏面裝的,是我從神殿花大代價兌換的改良版苜蓿草種,現在交給你了。牧場的選擇與河道改流的事情,你就帶着湯姆那混小子一起抓緊時間確定下來,我這邊好配合你們的工程。」

誰都不會想到,晉陞傳奇之後的艾倫,那一身強悍的實力,現如今卻是得當做一個苦勞力來使用。更改河道、開鑿無用山脈等等需要大量勞動力的事情,現在全都交給了擁有強橫破壞力的艾倫來干。

誰讓族群如今勞動力緊缺呢!!

像更改河道這樣的事情,在艾倫動用傳奇力量對地形進行破壞的話,最多不過一天的時間,便能大致完成主體工程;但要是換做部族派人來挖掘,且不說需要調派大量的人手,而且工期至少也得好幾個月才能結束。

旁人晉陞傳奇以後,多半會自抬身價,不屑於做這類低廉的苦勞力活兒,但是對於艾倫這個向來重視實效的人來說,傳奇再牛逼,它也不過是自己自保、發展部族的保障而已。

「好的。」

兩人就在石堡中,對族中一些問題進行討論的時候,門口傳來了有節奏的敲門聲。

「進來吧。」

乖巧的艾琳進了門,給艾倫與菲利普行了個禮靦腆一笑,最近時常喜笑顏開,眼神中彷彿帶着勾子,含情脈脈。有狗腿子萊納斯,悄悄來跟艾倫告狀,說艾琳姐跟石生大哥兩個人在搞對象了。

當時艾倫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先是一愣神,然後心情很是複雜,既有對小丫頭終於長大了的欣慰,又有一種自己種的白菜被豬拱了的鬱悶。

仔細想想,大山、毛羅他們在老去,而艾琳、蔻兒她們這些丫頭小夥子們也在慢慢成長,也都到了可以配偶的年紀了。

「族長,村子北面30裏外,有一隊200多數目的隊伍,朝我們的地盤行進。」

時隔幾個月時間,村子地盤再次出現一夥大規模的隊伍,但是給族人們帶來的影響反而不大。因為,此時的族人們都清楚,有艾倫這位強大的傳奇族長在村裏,再強大的敵人他們也不用再害怕了。

「他們都是些什麼人,你有仔細偵查過嗎?」

艾倫面容平淡,不以為意,隨口問道。

「這隻隊伍有些奇怪的是,他們當中超過一半的人都是我們地精種,而且都是被枷鎖、繩子束縛著的。」

艾琳之所以把這件事情報告給艾倫,就是因為這奇怪的發現。作為陰影天賦者,艾琳可以摸到目標很近的距離,獲得最詳盡的情報,遠不像之前村中的斥候那樣,看見了艾倫他們的回歸,卻無法過於接近。

「……這樣啊,那沒事兒了,應該是來找我的,我出去一趟。」

艾琳疑惑的地方,正好給艾倫一個提醒,或許這一支隊伍的到來,是源自於他與阿爾比安的那個約定。

「對了,菲利普,去跟其他人打聲招呼,西南角的牢營得再收拾寬敞點!」

臨走前,艾倫突然回頭,跟菲利普吩咐了一句,讓他愣了下,然後微微頷首。

艾倫還是不習慣飛行,雖然飛行時從天空俯瞰大地,會有一種掌控一切的錯覺,可別樣的風情,可艾倫還是喜歡這腳踏實地的感覺,這樣他更有安全感。

所以,去北邊攔截那支艾琳口中的隊伍時,艾倫還是邁著矯健的步伐,甚至都懶得騎乘村門口拴著的戰馬。

來的隊伍帶着大量的地精,地精還被束縛著,極有可能是一支捕奴團。而能帶着一隊奴隸,大老遠跑到綠野平原這麼偏僻地方的捕奴團,要麼是腦子有問題,要麼是目的明確。

再聯想到之前在蔓莎城外,與阿爾比安的那次交易談判,艾倫有理由懷疑,這是前來跟他們部落交易的捕奴團。

「站住!!沒看到我們的隊伍嗎?小心把你給抓起來!!」

艾倫緩緩接近這支隊伍,距離還有一百多米時,便被團隊中最前方那名手持弓箭的精靈弓手給喝止住了。

艾倫眼神銳利地打量著這支隊伍,其中手持各種武器的傢伙,來自不同的種族,有四大文明種族也有荒野種族,而在這隊伍中間,則是一群衣衫襤褸、面色疲倦而憔悴的地精,很顯然這就是一支捕奴團。

「不說話??那我就不客氣了!!沒想到還主動送上來一個綠皮,正好逮住了賣掉!!」

艾倫大量對方隊伍的空擋,精靈弓手便有些不耐煩了,帶着陰惻惻的笑容不善地舉起了手中長弓,拉動了那支弓弦。

「住手,寇尼特!!」

就在眼前的精靈弓箭即將脫手之時,他身後傳來一道沙啞而頗有些氣勢的呼和聲,不過這精靈雖然聽到了呼和聲,但左手人就死放開了弓弦,一支箭矢飛也似的射向了艾倫。

艾倫微微皺眉,右手往前一伸,拇指中指輕輕扣在一起一彈,箭矢就在他的眼前,被直接給擊飛上半空,直到消失在視野中。

嘩!!

一群捕奴團的成員,紛紛舉起了武器,眼神警惕而慎重地望向艾倫。

能這般輕描淡寫地,將寇尼特弓箭彈飛,不僅需要銳利的眼神,同時還有強大的實力,至少眼前這支隊伍里,沒有這樣的人存在。

「這位地精先生,請問你攔住我們的去路,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隊伍中,走出來一名矮壯的矮人男性,嘴唇周圍長滿了一圈濃密地、棕黃色的鬍鬚,濃密到甚至看不到他的大嘴了。對方全服武裝,走路叮叮噹噹的,整個就是鐵桶一樣的裝扮,身後還背負着一面齊他高的盾牌,腰間搖晃着一柄方頭錘。

「我是這綠野平原唯一的主人,綠野部落族長艾倫.威特,想必你們應該知道我吧?」

其實,艾倫本可以不用過來迎接對方的,這樣反而會顯得他心情急迫。但是剛剛經歷了傳奇襲擊的事情,部族損失不小,如果艾倫的猜測錯誤,對方並不是阿爾比安口中的合作夥伴,那麼艾倫就準備直接在這荒野之中動手,強搶了這隊伍中的地精。

而且,身為族長主動迎接對方,至少也證明了自己的態度誠懇,不是嗎?

「啊!!原來你就是艾倫族長,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矮人聽到艾倫的自我介紹后,眼神一陣閃爍,沒想到這次阿爾比安給他們找的合作對象,身手這麼強悍。

「我是響尾蛇捕奴團團長,亞利貢.博克斯,這是我的隊員們。」

「都把武器給我放下,這位是我們這次貿易的交易對象,別給我丟人了!!」 「三天?」蘇清風定定的看向上官晏,說道:「上官公子是不是不知道從晉安到江陵要走多長時間?」

「我不管你要走多長時間,既然我給了錢,哪你們蘇家人就必須給我想要的東西!」上官晏表情冷峻的說道。

「上官公子未免有些太霸道了,你這樣我還怎麼談生意?」蘇清風一步也讓的說道。

上官宴聞言,垂下了視線,冷冷的說道:「既然沒誠意,確實不如不做!」

蘇清風面無表情的臉上嘴角一抽,最終還是妥協了:「三日後,公子再來吧!」

上了賊船,那是說下就下的?

上官晏沒再說話,起身出了包間,從後門出了百味齋。

站在小巷之中,他抬頭看向二樓從左往右數第三扇窗子。

這扇窗子正是春花秋月包間的一扇後窗。

此時包間里,南宮玥、南宮雲雁兩人正在熱切的討論著沈從文摔下去的慘樣。

忽然南宮玥似有所感的看向後窗的方向。

南宮雲雁正等著她說話,見她愣愣的看著一個方向,也跟著看去,卻只看到一扇緊閉的後窗。

「怎麼了?」南宮雲雁納悶的問道。

南宮玥還在看著那個方向,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哪裡好像有人在看著自己一樣。

「沒事,我去看看。」她沒有說出自己的直覺,而是起身走過去,打開後窗探頭往外看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