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項諄笑道:「三姐我覺得你現在真的挺美!」

2022-04-14By 0 Comments

「滾!」三皇子對項諄怒目而視。

恨不能拔刀砍了這個王八蛋。

兩人也是爭鬥多年,三皇子這樣子,項諄別提多幸災樂禍了。

可惜,蘇文搖頭道:「不行啊,我是真的辦不到…」

這可不是假話。

眼看沒有機會奪位,項諄和三皇子,也是下了命令,讓這些部曲各自回歸本職。

項飛燕瞅准機會,把蘇文叫了進去。

低聲問道:「大強,你覺得這兩人要不要殺了?他們可是跟我奪嫡之人啊!」

蘇文笑道:「為何要殺?他們雖然跟咱們有過衝突,可是你一旦登基,這大楚天位高手便盡數被你驅使,這兩人縱有通天的能耐,難道還能反了天?不依舊得老老實實聽你命令?」

看着項飛燕有些猶豫,蘇文繼續忽悠道:「你想啊,朝堂上,有多少人支持你?你我之事,傳遍京都,那麼多人都知道,你也知道那群讀書人的尿性,一個個矯情的很,你是個女子,又是與我有些…是不是?他們心裏能舒服嗎?」

「到時候上了朝廷,一個個跟你陰陽怪氣,你總不能都殺了吧?」

「這朝堂上,咱們總得有點自己人!」

「這倆人,本來就是在朝中有些勢力,又是皇室子弟,這不就有自己人了嗎?對不對?」

項飛燕噘嘴道:「可是我想讓你當宰相,到時候不就有自己人了?」

呵呵!蘇文暗自冷笑。

你真拿老子當免費勞動力啊?晚上打樁還不算,白天還要打工?

從小看着自己老爹跟個生產隊的驢一樣處理政務,蘇文對這個職位,那是半點心思都沒有。

蘇文大笑了起來:「哈哈!我才不要當什麼宰相,你就給我封個王爺,到時候我就滿帝都亂晃,是不是,那多爽,政務啊,還是交給你吧。」

項飛燕有些失落,說道:「那你多委屈啊。」

蘇文笑道:「而且現在那個章墉不是乾的挺好的嗎?你真以為你當了皇帝,就可以想怎樣怎樣?你把我換上去,底下的官吏陽奉陰違,我還得想辦法挨個收拾。而且我這個人,出出主意還行,要是真說去處理政務,那可真得一團糟,你不會以為我什麼都會吧?」

蘇文一臉壞笑道:「你要是實在心裏過意不去,就給我封個將軍,再給我調撥千八百個美貌女兵。」

「去你的!也不怕累死!」項飛燕是肯定不會答應這個條件的。

又是一天過去,來到了晚上…

時間終於到了。

項鼎朗聲說道:「大楚皇帝項飛燕繼位,願我大楚萬世長興!永存天地!」

一聲宣高,響徹京都。

所有人都蒙了。

包括官員在內,眼看宮中那般激烈,根本無人敢入內。

如今一聽,竟然是項飛燕繼位。

要知道,這可是大楚第一個女皇帝啊。

而且比起一直聲勢頗高的太子,三皇子等人,項飛燕在之前可謂是平平無奇。

如今竟然逆天登位,成為大楚第一個女皇帝!

多本 請神容易,送神難。

周小山就知道新編二十二師和二十六師這群混蛋不願意走。

他們的很多訓練科目只進行到了一半是事實。

可是人家龍雲那邊火燒眉毛了也是事實。

看過了給他們兩個師準備軍械以後。

寧可讓敘府訓練的新兵先期開拔昆明,兩個新編師說什麼也要再呆三個月,完成訓練在走。

還想讓周小山即可撥付軍械。

他們想的不要太美。

「這件事沒有必要再談了,當初和康廳長交易,是賀主任和康廳長找上門來,希望幫忙。訓練兩個新編師,也算是為國家民族打鬼子凝聚一份力量,如果你們真要有覬覦永州的想法,就別撈這個神了!我66軍留守永州,巴中,廣元的警備部隊雖然不多,殲滅你們兩個整編師還不成問題的!」

145師調川南,168師調重慶周圍。

永州空虛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如今周小山居然說川軍留守部隊能消滅兩個訓練好幾個月,裝備等同的整編師。

胡鏈和廖耀湘都露出你哄我的表情。

賀國光對周小山遠比他們了解。

知道這小子不屑於唱空城計。

「小山,66軍留守四川的隊伍,究竟還有多少人?」

「怎麼,賀主任是想給我們撥發軍餉?」

當初周小山帶著錢回四川,帶著警備旅支援山東,臨走時候代馮天魁囑咐秦國梁放手徵兵練兵。

永州械修所,南江兵工廠,巴中和廣元兩個炸藥廠附近都是一個警備旅的兵力。

再加上劉文輝,李家鈺還各自有個旅在永州。

加上永州表面上那點兵力。

66軍留守的部隊幹掉兩個新編師問題不大。

「狗屁,私自擴軍,不上報軍委會,上峰追究下來,秦國梁吃不了兜著走!」

康澤黑著一張臉,見誰都像是欠他幾百萬一樣。

有人說那個眼神,跟臨行刑的劊子手一樣!

在他眼中,除了委座,這世界沒有人有資格跟他攀交情。

「誰讓你們覬覦川軍兵工廠的,永州械修所,巴中,廣元的炸藥廠以及上游產業鏈,不要兵保護?我們那是工廠保安隊!怎麼,康廳長想去告密?老子66軍不怕!」

說翻臉就翻臉,誰不會啊!

雖說會跟康澤虛以委蛇,可是周小山真心想做了這個混蛋。

「康廳長,生意老子不做了,明天就讓人把古董給人拉到金陽去!」

說完的周小山還不解氣。

「來人啊,把這群翻臉不認人的畜生趕出械修所,敢反抗一律給我開槍!想打我永州的主意,老子讓你們全部陪葬!」

胡鏈,廖耀湘都有點傻。

他們從來沒看見過一向彬彬有禮的周小山這幅面孔。

一翻臉,什麼黨國要員,什麼川康綏靖公署的頂頭上峰,全都不認了。

「小山,我們什麼時候打過永州的主意?我們都沒有做過,你不能把屎盆子扣我們腦袋上。」

賀國光連忙站出來。

周小山身邊的警衛可允許他靠近,拉動槍支保險,把槍對著幾個國軍高級將領。

「索要槍械,裝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老子有勇氣養白眼狼,就能把這白眼狼一起滅了!信不信,明天我就讓新編二十二,二十六師全部消失?」

「小山,你能不能大度點,你也知道,兆民心情不好!」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心情不好儘管去拿腦袋撞牆,別人怕你康廳長,未見的我會怕你!」

周小山對康澤這種光靠狠辣殺人起家的劊子手,特別厭惡。

他深刻明白,對付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知道你比他還要狠,你比他更無顧忌,從而忌憚你。

康澤看著賀國光殺人的眼睛望過來,本來要在咬牙切齒的表情頓時收了起來。

要是一鼓作氣把永州拿下來,控制住兵工廠,打掉川軍的底氣,讓一盤散沙的川軍回歸一盤散沙,動手是值得的!

如果永州還在川軍手上,有了源源不斷生產的軍械做底氣,甫系川軍和鄧錫候靠在一起,吸引其他派系川軍附逆,連委座的忌憚。

他鬱悶的吐了一口長氣。

「小山,我脾氣直,剛才衝動了!」

康澤怎麼也想不到。

周小山用古董為代價,給兩個師提供武器,也提供訓練,不單純是為了對日作戰。

歷史上,新編二十二,二十六兩個師在緬甸,戰鬥力雖然底下。

逃跑的本事可不弱。

跑回來的別動隊員,又回到了康澤身邊。

讓這個聲名狼藉的特務組織,死灰復燃了!

著名的渣滓洞集中營,許多烈士都是康澤的別動隊把人給抓進去的。

為了徹底剪掉康澤的羽翼。

周小山決定把這幫兵練成國民革命軍的王牌。

訓練這幫特務並不容易,周小山可派出了最好的新兵訓練人才以及標兵。

還時不時派特務營的人盯著,自己親自製定訓練大綱。

為了醫治這些人的痞性,剛集結起來就用軍法殺了二十幾個膽大妄為的。

每天的軍事訓練,夜間學習過程中。

還得像後世的傳銷一樣,拚命的喊著殺敵立功,殺敵做大官,在戰場上拼前途的口號。

「康廳長,你我打交道到今天,分歧太多,動不動就刀兵相向,我怕我那天忍不住,把你殺了!以後你別來永州了,你我們動手是小事,川軍和中央軍動手,國家打亂,民族也亡了!」

作為特務頭子的康澤,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盯著川軍,尤其是盯著川軍不要和共黨來往。

如今軍統進不了四川,中統在四川被川軍連根拔起。

康澤的別動隊也集結起來。

他本人不來永州盯著怎麼能行。

賀國光連忙打圓場。

「小山,為了黨國一起共事,難免出現分歧,牙齒和舌頭也能咬住,你和兆民都是四川老鄉,這個用不著吧?」

「新編二十二,二十六師也開拔吧!不要留什麼辦事處,留守處的尾巴,去雲南也可以,去川南也可以!」

「那不行,人家胡鏈和廖耀湘還要在永州讀陸大呢!」

「沈虹,來的正好,幫我勸勸周小山,他要這麼干,消息傳到重慶,軍委會又會有人說川軍桀驁不馴,意圖謀反!」

成品倉庫這麼大動靜。

連沈虹也聞訊趕來了,一臉著急的樣子,周小山怕嚇到她,乾脆揮揮手,讓川軍和駐紮兵工廠衛隊撤了。 說是一座小山坡,但面積還真不小,地勢嶙峋險惡,剛進入其中,便是大量毒氣噴涌而來,猶如鋼刀在身上刮過。

外人若是不小心誤入其中,光是這些毒氣就能要了他們的命。

可惜這些對聖靈之體沒有任何效果。

進入裡面后,才發現別有洞天,假山嶙峋,水缸大小的金剛石隨時可見,這些金剛石乃是打造暗器的不二材料。

一顆房屋大小的金剛石下,生長著一株通體雪白的花朵,花瓣共有七朵,形態奇特,透出陣陣霧氣。

方才所有的毒氣,便是從這朵花上面傳出。

傅源頓時樂開了花,這是一株極其罕見的金石花,生長到了九片花瓣后,便可進化成為一株聖葯,眼下只有七朵花瓣,不過對於傅源來說已經夠用了。

金石花不需要任何藥材輔助,可以單獨煉成淬體丹,而且藥效極其霸道,可強行給人洗精伐髓,令骨骼血脈進化。

尋常人吃了金石花后,可以立馬實現脫胎換骨。

傅源上前拔出金石花,便牛嚼牡丹的吃了起來,藥效入體后,體內血液快速竄動,渾身炙熱,靈海沸騰,境界修為雖然沒有任何鬆動,可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肉身之力較之以往更加強大。

甚至不需要聚集靈力,單憑肉身之力,就可以承受尋常靈武境高手的刀砍斧鑿。

吃完金石花后,傅源又在周圍四處看了看,發現沒有其餘的奇珍異寶后,就離開了。

至於這些可以用來打造暗器的金剛石,傅源是真的沒看在眼裡。

手裡有了十荒劍,對於其餘任何兵器,都不如法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