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順著秦毅的目光,異獸才知道原來自己中了秦毅的計了。就算它身上的防禦陣再怎麼厲害,但是只要有了傷口那就是致命的傷害。

2020-11-03By 0 Comments

剛剛它竟然給了秦毅放火的機會!

「你快住手!我保證回去以後讓附近的異獸都不靠近你!」異獸一改剛剛不可一世的表情,轉而和秦毅談起了條件來。

它可是修鍊了上萬年的時間才能到達了今天的這種境界的,如果是其他的大能來這兒晉陞而殺了它的話。那麼它死而無憾,可是偏偏來這兒的人是這麼個平平無奇的傢伙。

「你不需要這麼麻煩的,我來這裡就是為了讓你們來找我的。」秦毅任然是不以為意。

可是異獸卻是一臉的懵逼,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什麼時候起,這種實力的人也能進來魔炎山脈了?

可是它卻似乎忘記了,就算秦毅實力再怎麼差勁,它也是剛剛才敗在秦毅的手下的啊!

「你……」異獸還想再和秦毅說些什麼,可是卻發現身體裡面的狂躁越來越嚴重。它的整個身體就如同被烈火焚燒一樣,經脈之中的血液就如同被燒光了一樣的乾枯。

「不錯嘛!」紅塵一手搭在秦毅的肩膀上,對於這樣的結果,是她和清水都預料不到的。

畢竟這裡就不是秦毅這種實力能夠來的地方,這裡的每一隻異獸都是一個超級強大的存在。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秦毅對於剛剛異獸的話還是非常好奇的。

「嗯!」紅塵和清水對視一眼后,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這裡是每個大乘飛升的人要來的地方,來到這裡后吸取你所打敗的異獸的力量,然後成就一代大帝。當然,如果有些人打不過這裡面的異獸,就會隕落!」

秦毅感覺內心裏面上完匹草泥馬無情的狂奔而過,大乘飛升啊!

那可完全不是他這種洞虛期的人能夠仰望的啊!更何況於還有大乘飛升的人在此隕落?可是這兩個女人卻把自己扔到了這兒來,而且還全程看戲!

「你不用太擔心,你要是真有什麼危險我們也一定會救你的。這裡面的異獸至少都是上萬年的修行了,它們體內已經形成了獸晶。將每一個獸晶煉化,你都可以提升實力。」

秦毅一轉身,急忙在剛剛被自己燒了的異獸身上尋找獸晶。

很快,一顆晶瑩剔透的獸晶就出現在秦毅的手中:「這東西要怎麼煉化?」

「無需煉丹爐,其他和煉丹一樣。你一邊煉化,一邊吸收就行了。」

秦毅如法炮製,一塊獸晶足足的煉化了一晚上才終於全部吸收了。

「這感覺果然不錯啊!」秦毅調整身體裡面的元氣,感覺好了許多。

「廢話!人家修鍊了萬年的時間,就這樣被你給煉化成了你自己的東西了。你還好意思說不好?」紅塵對於秦毅的這廢話表示非常不滿意。

「我特別好奇清水晉陞的時候是怎樣做到的?」秦毅忽然好奇的看向清水。

畢竟,清水可是一條修鍊水系法術的魚。這煉化獸晶的操作,難道用水系法術也可以?

「對於一些水屬性的異獸,打敗他們之後,我是可以直接吸收他們的力量的。不需要煉化!」清水淡淡的解釋道。

「行了,經過昨天晚上的煉化。你今天的實力也有所提升了,我們快點兒去尋找下一個異獸吧!等你的實力提升到了合道,也就差不多了。」

秦毅也不再糾結了,直接跟著紅塵和清水出發。能夠提升實力,而且是這麼刺激的地方。他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少爺!」只是,月靈的眼中卻一直都是擔憂。如今聲音似乎都帶著顫抖的!

「傻丫頭我沒事,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而且,實力還提升了。我只有不斷提升實力,以後才能好好的保護你啊!」秦毅無奈的撫摸了下月靈的頭髮。

這丫頭,就是太過關心他了。

「可是少爺,昨天你都受傷了!」月靈擔憂的看著秦毅昨天受傷的位置。

「你忘了?我身上的青光,可是自帶治療作用的!」

月靈不再說話,只是低下頭去跟著秦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吼!哈哈,愚蠢的人類!來送死嗎?」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道尖銳的聲音。 順著聲音的方向,秦毅一行人走出去好遠,才終於看到前方有三頭異獸。其中一頭在中間位置睡著,而另外兩頭則站在它的兩側。左邊那頭異獸渾身毛髮都是紅色的,而右側的那頭異獸滿身毛髮都是紫色的。

就這陣仗只一看,就知道中間那頭異獸才是頭頭了。只是秦毅有些懵逼的是這毛髮的顏色,怎麼有點兒大紅大紫的感覺?

「人類,你們是忙著來送死嗎?」

「小紅你說這話不覺得蛋疼?我們是不是來送死的,你過來試試不就知道了?」秦毅擼起袖子,一臉不屑嘴角的笑容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欠揍。

「你……你叫我什麼?」如同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紅色毛髮的異獸一臉的憤怒,咬牙切齒的看著秦毅,身上的毛髮更是因為它的憤怒而跟著一陣一陣的顫抖著。

「哈哈!」旁邊一身紫毛的異獸對於秦毅的那一聲小紅卻是覺得非常的滿意。

「笑你大爺!」紅色異獸一跺腳瞪了紫色異獸一眼之後,便朝著秦毅發起攻擊。

只是,在它還沒靠近的時候,就被清水一揮手給扔了出去。

直到此時,三頭異獸才認認真真的打探了下秦毅一行人的實力。

剛剛因為秦毅一人走在前面,所以它們自然而然的認為秦毅是這群人的頭頭。就只留意到秦毅的實力非常的弱,至少還沒有達到能來這裡的實力。

可是如今看來,並不是這小子最強,他身後的這幾個女孩子,一個比一個強。甚至於還有人竟然是大帝!

「兩位大帝是來為這個小子護法的嗎?」異獸一臉的驚恐和不可置信,落在大帝的手中,它可是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的。

可是,既然是大帝,又怎麼可能會輕易去給別人做護法呢?

「沒事!你們喜歡怎麼折騰這小子,就怎麼折騰吧!」紅塵語氣平淡,一轉身就上到樹上繼續坐著觀戰了。

而清水則帶著月靈也一起坐到紅塵的身邊,似乎秦毅的事情和她們愛你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異獸猶豫了許久,雖然說這時候它們逃跑或許會是最明智的選擇。可是,面對秦毅這種萬年不見的食物,它們又怎麼可能輕易就放手?

「上!」猶豫了許久,領頭的異獸才終於做出了決定。

「吼!」得到命令吼,一紅一紫的異獸猛然撲向秦毅。爪子碰撞在地上的瞬間,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秦毅身上一個青色護盾,快速移動位置,在這一紅一紫的異獸面前,他就是一個影子一般的存在。就在兩頭異獸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毅就已經閃身來到異獸身後,飲邪出現在手中,對準紅色毛髮的異獸脖子刺穿了過去。

「吼!」一聲痛苦的哀嚎中帶著痛苦,痛苦中又帶著憤怒。

只是這一聲哀嚎是短暫的,短暫到紫色的異獸才聽見這聲音,回頭之時,紅色的異獸就已經倒地不起了。

「蠢貨!」一直在一旁觀戰的異獸這時候忽然雷霆大怒,兩隻爪子一抓地上,猛然起身對著秦毅的方向撲了過來。

「小子!你需要為你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我身邊的異獸你也敢動,今天就算有人為你撐腰,我也要將你碎屍萬段!」異獸此刻的憤怒,或許只有一旁的紫色異獸能夠深有體會。

畢竟,它們可是相伴了萬年的夥伴啊!今天竟然就因為這小子的到來,要讓他們就這樣分離了!

「小子!你就準備好受死吧,我們老大可是這一代的霸主。任何惹上它的異獸都不會有任何的好下場,更何況是你這個平平無奇的臭小子?」

紫色異獸咬牙切齒的看著秦毅,對於它來說,如今沒有任何事情比讓它看到秦毅被老大碎屍萬段來得更加興奮的了。

「所以你也認為只要是你出手,我就必死無疑嗎?」秦毅冷眼看著眼前的異獸。

或許從一般的定律上來說,這確實是必須的。畢竟,他不過就是一個實力在洞虛境界的修真者而已。雖然這在一般人的眼中,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可是,在這些異獸的面前,卻不過就是個不堪一擊的存在而已。

但是,他秦毅敢在這裡走下去,自然會有他自己的手段。

秦毅默默扔下一個陣法,暫時提升了已經的速度。然後利用自己之前在軍隊裡面學到的近身戰鬥,來到了異獸的身邊。

並且,他還一邊利用自己的元氣和青光混合。這不但能夠提升他的攻擊力,而且還能夠擾亂異獸的視線。這樣的話,他就更加有利的去找出這異獸的缺陷了。

一人一獸的戰場異常激烈,秦毅快速的移動,異獸的速度也不弱。秦毅暗自慶幸,還好剛剛弄了個短暫加速的陣法,否則現在還真不好說他和這異獸會是誰佔據上風呢。

只不過,這加速的陣法時間是有限制的。如果他再不找出這異獸的缺陷,然後一舉拿下這異獸的話,說不定一會兒吃虧的就只能是他自己了。

秦毅運起全身的元氣,注入到身上的青光,一道道凌亂的抽打在異獸的身上。

異獸對於秦毅這突然轉變的攻擊方法,有些適應不過來。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秦毅所做的這一切,在異獸看來不過就是一些花里胡哨的東西而已。

很快,異獸就針對秦毅這亂七八糟的攻擊發起致命一擊。對著秦毅的丹田位置發出一股強大的元氣作為攻擊。而後也整個身體撲向秦毅,滿口的獠牙還在滴著口水咬向秦毅。

秦毅很快就反應過來,一個轉身扔出隨身攜帶的石扇,石扇迴旋著飛向異獸,並在每一個撞擊之後都來回的旋轉回去繼續撞擊異獸。

而這石扇本是神器,每一次撞擊異獸都難以承受。艱難的應對著,可是卻也還能分的出精神去和秦毅對打。

「人類!你不要用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有本事就過來和我對打!」異獸已經被秦毅這忽遠忽近的戰場給弄得完全爆發了已經的脾氣。

忽然,秦毅目光鎖定在異獸左後腿上。在異獸小心翼翼的應對石扇的過程中,秦毅是看出來了。每次異獸都會刻意的去保護自己的左後腿。

「是嗎?」秦毅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異獸,不得不說這傢伙還真的是挺聰明的。將自己最致命的東西藏在左後腿上,這是很難讓人想象到的做法。只不過,如今這異獸運氣不好,遇上了他這個智商界的高手了。

秦毅運起青光,忽然發動猛烈的攻擊。而沒一下都是對著異獸的左後腿而去,與此同時,他的飲邪也出現在手上。若隱若現的寒光閃現在異獸的眼中,它心中竟然有些恐慌。

「紫毛,過來和我一起把這傢伙給弄了!」異獸憤怒的看著秦毅,既然這個人類發現了他的秘密。那麼,就一定不能讓他在繼續活下去了。

紫毛異獸雖然還處於失去紅毛異獸的痛苦之中,可是在聽見老大的叫喚聲后,便不顧一切的衝上去要殺了秦毅。或許,只有它自己才知道自己心中是多麼的想要殺了秦毅吧!

秦毅分心去防禦紫毛異獸,卻不料被那個領頭的異獸一爪子抓在手臂上。秦毅猛然彈回到自己原來站立的位置,伸手摸了摸受傷的地方。

而此刻坐在樹上的三個女子都是身體一陣顫動,差點兒就飛身前來加入秦毅的這戰場中了。

「我能解決!」秦毅似乎感受到了她們的激動,急忙一伸手阻止了她們的行動。

異獸見到這種情況,更是進退兩難。

這樣的話,要是這小子真有什麼不測的話。只怕那幾個女的不會輕易放火它們的,可是如果它放棄了攻擊這小子,要怎麼放的下紅毛的仇恨?而且,這小子已經知道了它的命門了,也是個不可能輕易放火它的人。

所以,倒不如背水一戰。至於輸贏就看命吧,雖然贏了之後這幾個女的不會放過它,但是至少它能夠報仇了。

「你不用擔心這是我和你的戰場,她們不會加入的。」秦毅看出了這異獸的擔憂,也就無奈的笑了笑。

實在沒辦法,這女人就是麻煩。有事沒事就喜歡瞎擔心他,他是那種需要別人保護的男人嗎?

秦毅再次調整了下自己的氣息,然後運轉身上的青光,對準異獸發起致命一擊。

而異獸也感受到了秦毅元氣中的凌厲了,急忙轉身運起護盾,並快速移動自己的位置,在躲避秦毅攻擊的同時,也要對秦毅發起攻擊。

「阿紫,既然你來了那麼我就先解決你吧!」秦毅的臉上依舊帶著壞壞的笑容,他本想一會兒再去解決這個紫色的異獸的。卻沒想到,這傢伙對他的仇恨竟然如此之深了。不顧一切的想要殺了他,那既然這樣的話……

秦毅忽然調轉了攻擊的方向,猛然沖向紫毛所在的方向。

而紫毛卻還在因為秦毅的那一句阿紫噁心不已,這傢伙是見到誰都得胡亂叫一通吧?

「死!」紫毛和領頭的異獸對視一眼后,均續集起力量,對秦毅猛然發起攻擊。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二合一,秦毅有些始料未及。他知道這兩頭異獸都不是好惹的,如今兩個一起上,他就更有的受了。

不過,在他秦毅的字典裡面可從來都沒有退縮這兩個字。

秦毅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急忙運起手中的青光,朝著兩個異獸攻擊而去。與此同時,他將手中的飲邪和石扇全都對著兩頭異獸扔了過去。隨後一個飛身,利用身上的火將兩頭異獸周圍的地方全部引燃,同時使用雷引來轟隆隆的雷鳴聲,並利用青光傳入兩頭異獸之中。

接過剛剛扔出的石扇,擋住兩頭異獸的攻擊。利用速度上的優勢,再次扔出石扇,接過飲邪,在紫毛的身上瞬間畫出四個大小不一的傷口。 而後快速移動,再次轉到了領頭異獸的身後。可是這異獸畢竟實力高出紫毛許多,沒那麼容易就讓秦毅得手了。一刀下去,落在了異獸的護盾上面。秦毅同時也被彈了回去。

「你果然有點兒實力!」異獸見到如今已經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紫毛,抖擻了下身上的毛髮,對秦毅發生怒吼。

這絕對是它這一生以來最大的恥辱,竟然被一個這種實力的人類殺了已經的手下。而且,自己竟然也拿這個弱得跟只弱雞一樣的人類沒什麼辦法!

既然這個人類敢惹自己生氣,那麼它就給他來點兒猛烈的。

「就算今天是兩個大帝都要幫著你,我也會讓你碎屍萬段!」異獸捶胸頓足的大聲吼叫,然後就地坐下,它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大、變大……

直到整個身體大得如同一座山丘一般,異獸才終於停止了這動作:「小子!爺爺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死去種什麼體驗。」

秦毅眯著一雙眼睛,都說一些厲害的異獸並不是以本來的面貌出現在別人的面前的。

他們會選擇一個固定的形態在人前走動,除非是遇上了真正的危險,才會顯出自己的本體。而一些異獸,則是隨著修鍊的程度越高,整個身體就會變得越大。

那麼,今天他遇上的這個傢伙。應該就是這種傳說中的東西了吧,難怪作為一個異獸,還能收下兩個這種實力的異獸,不錯!

只是秦毅卻沒有絲毫的放鬆,他猛然抓住手中的飲邪。再次在自己的飲邪上面畫下一個陣法,增加突破力度。畢竟,這種異獸的防禦應該是很強的。他不確定自己普通的攻擊能不能夠傷到這傢伙!

「我很樂意!」終於,秦毅提起手中的飲邪散發著淡淡的紫光,然後飛身朝著異獸的方向而去。

「兩位姐姐,我們真的不去幫助少爺嗎?」月靈的心也跟著秦毅的戰鬥而一陣一陣的顫抖著。她是真的特別害怕秦毅一不小心會受到傷害,雖然她是絕對相信秦毅的實力的。

可是如今她也是清楚的知道這地方的異獸是強大到何等境界的了,所以還真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呢。

「你放心吧!如果到時候你家少爺真的不行了,我們再去也不遲。有我們在,你家少爺還不會有什麼危險!」紅塵對於月靈是非常有好感的。

只不過,對於秦毅修鍊晉陞實力的這點上,她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無論有多麼的艱難,她都一定要看著秦毅自己解決了這所有的麻煩。

而清水也表示非常贊同紅塵此刻的決定,畢竟她們都是從這裡走出去的大帝。危險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們更知道能夠走過這裡所帶來的好處。

「受死吧!人類!」異獸對於秦毅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對準秦毅的方向又是爪子上的攻擊,還是周身元氣的波動進行攻擊。再加上它如同山丘一樣的身體靈魂的扑打向秦毅。

秦毅的力量對上這異獸終究還是弱了點兒,回想起自己可是剛剛才提升了實力的啊!現在竟然就這麼的不堪一擊,秦毅心中是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秦毅一伸手抹點嘴上掛著的鮮血,嘴角勾起一絲嗜血的微笑。他看著異獸的目光忽然變得可怕起來,他本不想如此的。可是今天的這種狀況下,他若不如此的話,可能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雖然說到最後紅塵和清水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出事,肯定會出手相助。但是,這畢竟不是他自己的實力,他想要通過自己來解決掉這傢伙。

秦毅動手抽出自己的一絲真元,融合著雷與火的力量,並將不少的青光注入到其中。然後扔向來異獸,同時秦毅提著飲邪追擊而上。

他知道自己如今利用真元殺死異獸,對於自己的消耗已經沒有之前的那麼厲害了。可是不管怎麼說,這終究還是一種消耗。他不能長期如此下去,否則還要怎麼奢求未來?

如果一旦傷及根本的話,那可就是無可挽回的事情。

想到這裡,秦毅再次下定決心,他一定要修鍊好好修鍊!

真元附著在異獸的身體上,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傷害。異獸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這傢伙竟然捨得弄出自己的真元來,只為了對付它?

不過無所謂了,這小子遲早都要死,提前奉獻一點兒真元也沒什麼。

異獸利用特殊的手段,將秦毅的真元從自己的傷口處提取出來,然後利用元氣包裹著吞入自己的腹中。

那一刻,秦毅忽然覺得渾身難受。

大爺的,那可是他的真元啊!這傢伙敢不敢再餓點兒?見到什麼都能吃的啊?

只是,秦毅的臉上隨即就出現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來:「既然你這麼喜歡吃,那就好好品嘗這味道吧!」

秦毅轉身,收起手中的飲邪和力量。他本來是想利用自己的真元對這傢伙造成傷害,然後在利用手中的飲邪配合青光打出傷害。讓這畜生再沒有翻身的機會的,可是誰知道這蠢貨竟然蠢到去吞噬了他的那一絲真元。

難道就真的不知道他的那絲真元裡面被他加入了點兒東西嗎?

「你的真元也不過如此嘛,在我的肚子裡面消化了,從今以後就是我的了。不過,我不僅僅是對你的真元感興趣,我對你也挺感興趣的。」異獸憤怒的看著秦毅。

這麼多年了,它可是一直都是老老實實的自己修鍊。雖然偶爾也會欺負一下別的異獸,然後搶奪它們的食物和修鍊資源,可是都沒有太過分。

但是今天,它這算是終於可以開葷了。一定要將這小子給殺了,然後飽餐一頓。再把他身上能用的力量,都給拿來自己用得了。

如果說這異獸剛剛還有所顧忌,顧忌紅塵和清水會隨時跑出來幫助這小子的話。那麼從它吞下秦毅的真元的那一刻起,它就可以肯定這兩個女的是絕對不會幫助這小子的。

否則的話,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小子的真元就這樣被它給吞併掉了。

「還在嘚瑟呢?」秦毅一雙手緩緩抱在懷孕,一雙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異獸。

如今這異獸,他只能想起來兩個字——真蠢!

「我這就讓你死!」異獸猛然站起身,強大的元氣再次以異獸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衝擊而去。只是下一刻,剛剛製造了恐怖傷害的異獸此刻卻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

「吼!啊……」異獸忽然感覺到難受異常,身體也跟著它的難受正在不斷的縮小。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異獸難受異常,捂著肚子不斷的在地上打轉。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秦毅,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我沒對你做什麼,是你自己作死!」這還能怪誰?

秦毅無奈的挑眉,他也沒想到幸福會來得這麼突然。這傢伙竟然亂吃東西,他秦毅真元是只要長了張嘴,就能夠隨隨便便的給吞了的嗎?

「難道你的真元有問題?」異獸忽然明白了過來,它自己作死?

他一直以來唯一可能出錯的地方,就是吞噬了秦毅的真元。

「你大爺的才有問題,老子那可是純純正正的真元。只不過我自己加入了點兒火和雷。」秦毅虛弱的坐在地上。

雖然如今抽出真元對他的傷害人沒那麼大了,可是也夠他受的了。

「你……」異獸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秦毅。它本來快要贏了的啊,可是為什麼非要那麼衝動?現在,竟然落得這麼個下場?

「死!」秦毅已經懶得再和這個已經廢得差不多了的異獸繼續糾纏下去了,如今他只想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然接下來可能還會有更難以控制的事情發生。

畢竟,如今的他已經是需要拿出自己的真元來,才能夠對付這傢伙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